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慕枫 > 《同志宿夜!》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四章

作者:慕枫

当宿夜记起要打电话给阿豪的事时,已经是三天后了。

“之前你找我有什么事?”虽然慢了三天,他还是记起来了。

“有……吗?”一时之间,阿豪似乎忘了,他极力思索了好半晌,“照片登出来了。”没错,就是这件事。

“照片?什么照片?”宿夜摸不着头绪。他的照片经常上报或者杂志,那是很寻常的事,有必要如此慎重其事地提起吗?

“我们的合照。”阿豪没好气地说。

宿夜恍然大悟,“哦!是慈善酒会上被偷拍的照片,是不?”他的口吻无关紧要。

“对,不仅许多人信以为真,就连我未来的老婆都怀疑起我来了,这都是拜你所赐。”阿豪有气无力地说,他果然成为夜的绯闻主角。

他轻笑了一声,“那种八卦周刊不必理会,过一阵子大众就会慢慢淡忘了,至于美玲那边……你好好跟她解释清楚不就得了。”他口中的美玲是阿豪的女友。

阿豪满怀郁闷,“最好是那样。”

夜太危险了,他最好别再设计夜,不然,他和美玲的未来可能会被夜玩掉。他们父子的事就由他们自己去解决,牵红线不是他的专长,况且夜又对那王小姐没兴趣。

宿夜挥舞着手不让斐邂继续拍照,“下一次再搞这种把戏,上周刊的就不只是照片而已。”他轻描淡写的语气传递出无限的可能。

在电话另一端的阿豪闻言惊出了一身冷汗,“放心,不会再有下一次了。”谁也料不准夜会做出什么样惊天动地的事情来,不过,横竖他都不想再上报,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话题。

他天生就是适合在幕后运筹帷幄,所以,他才会成为夜的经纪人,替夜的演艺生涯作最好的规划。

“很好,”宿夜满意地绽出一缕笑意,“看来我们达成共识了。”

斐邂把握机会又拍下一张照片。

“对了,后天有一个杂志专访,你没忘吧!”阿豪提醒道。虽然这一个月是宿夜休息的时间,不接任何通告,不上任何节目,不过,这一个专访是很早以前就敲定时间了,不论如何都不能失约。

“有你不时地提醒,我能忘得了吗?”宿夜打趣地道,阿豪一直是很尽责的。

“那么好好休息吧!”阿豪的话另有含意,还带了点看好戏的心态。

宿家大大小小的事他都了若指掌,宿伯伯和女友出国旅游的事,斐邂以妹妹身分住进夜的家中,夜得尽兄长之责好好照顾她……等等他都一清二楚。

宿夜当然也听出了阿豪的弦外之意,他莫可奈何地回了一句,“谢谢你。”他的视线始终追逐着斐邂纤细的身影,目光复杂难解。这种半大不小的年轻女孩最是难以捉摸,他着实不知道该如何和她相处。

就在宿夜打算挂断电话之际,阿豪突然想起什么似地道:“等等。”

“还有事?”宿夜又把话筒拿起。

“最近陈郁莲有来找我问你的住址,她希望能私下再见你一面。”

陈郁莲是宿夜前不久才分手的女友,亦是圈内人。

她想要做什么?“我不想和她见面。更不想和她有任何瓜葛。”他不想受到打扰。

当初交往是各取所需,她希望借着和他传绯闻来打知名度,而他并不介意帮她,所以,他们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

将近半年的交往无关乎爱情,只是满足彼此生理上的需要而已,他并不认为那样有何不妥。

“迟早她会查出来的。”阿豪就事论事地说,只要有心有钱,要查出宿夜的住址并不难。

“到时候再说吧!”宿夜不甚在意。

来或许十分奇怪,他和陈郁莲交往近半年的时间,却从不曾带她回他的住处……正确地说,他是从不带女人回来。

斐邂好奇地望着他,“你不想和谁见面?是女人对不对?”

结束和阿豪的通话,宿夜笑着揉乱她的短发,“想学狗仔队挖掘我的绯闻吗?”

“才不是。”她只是想多知道一些他的事而已。“我的头发都被你弄乱了啦?”

他以指为梳地替她把头发梳顺,“你只要把书念好,不必理会那些无关紧要的风花雪月。”他的绯闻向来是一桩接着一桩。

其实多了个小妹妹可以疼爱的感觉也挺不赖的,只是她怎么也不肯叫他哥哥,恐怕他得花一些时间来说服她赞成父亲和娟姨步上红毯。

斐邂的脸微红,他的靠近让她心跳加速,他身上特有的淡淡香味让她几乎要醉了,“快点,我们再来拍照。”再不移注意力,她恐怕会醉倒在他的怀里。

他微蹙起眉头,“还拍啊!你不累吗?”都已经拍完三卷底片了。

“不会啊!”回答的同时,她又拍了一张。

他的照片可有价值的,尤其还是这种难得一见的居家生活照,一方面她可以好好保存,一方面又可以大赚一笔,真是太完美了。

看着她闪闪发光的眸子,他不难猜出她要那些照片另有用途,“不必急在这一时,以后多的是机会。”在成为一家人之后。宿夜在心中补上一句。

斐邂把玩着手中的相机,“下次我还可以拍你?”她喜出望外。

“嗯!”他应允,只要不是裸照就都好商量。

“你……”有一个问题始终在她的心中,让她困扰不已。

“怎么了?”他瞥了她一眼。

她很想问个清楚,却不知道能不能问,“呃……没事。”

他把她的欲言又止看在眼底,挑起一抹浅浅的笑,“想问什么就问吧!”把事情憋在心里是很不健康的,憋出病来就不好了。

“真的可以问?”她必须再确定一次。

他点点头。

她开心极了,不过,问问题仍是相当地小心翼翼,“有一本杂志登出你和某个男人很亲密的照片,而且还影射你是同性恋者,是真的吗?”

“你说呢?”他笑着反问。

她的神情流露出些许困惑,“我不知道。”

他是男同志票选出来最性感的艺人,若真有男人爱上他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但是,他也和不少女明星传过绯闻,更是让人对他的性向感到扑朔迷离。

宿夜低笑了起来,“照片上的男人是我的经纪人阿豪,刚刚那通电话就是他打来向我抱怨的,那张照片也让他的女朋友对他有所怀疑了。”

看着他低笑的模样,斐邂的脑中倏地灵光一闪,“你是故意的!”她脱口道。

“宾果。”他弹了弹手指,眼充满赞赏地投注在她的脸上。

“为什么?”她想不通。一般艺人都会极力避免绯闻,就怕会让原本就短暂的演艺生涯提前结束,难道他不在乎?

“谁要他和我父亲联手设计我去参加那一场与相亲无异的慈善酒会,这只是一点小小的回馈而已。”宿夜的眼中闪着坏坏的光芒。

她看得双眼发直。

他好笑地瞅着她,“干么这样瞪着我瞧?我多了一只眼睛还是一个鼻子?”

像是做坏事被逮个正着似的,她仓皇地调开视线,“你难道不介意歌迷会误信那些八卦,认为你是男同志而不再支持你吗?”

她也是他的歌迷之一,虽然她不会因为这样而不再喜欢他,但是,那并不代表其他歌迷也一样。

宿夜漫不经心地微扬起漂亮的嘴角,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不论我喜欢的对象是同性或异性,我还是我,我的歌唱技巧和演戏才能并不会因为那样而改变,我仍旧会呈现出最好的一面来回报歌迷对我的支持,若有人因为我可能是同性恋而排斥我、讨厌我,抹杀了我所有努力的成果,那么我也毋需多说些什么了。”他并不是很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他只需做真实的自己即可。“但是,我怜悯那些思想狭隘的人。”

爱情并不局限于男人与女人之间,男人与男人、女人与女人之间也是会有爱情的发生,真正的爱是没有条件、不计代价的。

她完全赞同他的论调,但是,现实而残酷的问题却不能置之不理,“若是你因此而不能在演艺圈内生存呢?”她希望那永远也不会发生。

“如果真发生了那种事,我老爸会是最高兴的人。”他说得事不关已。

“嗄?”斐邂心想,难道他一点也不在乎吗?

他误以为她问的是为什么他父亲会是最高兴的人,“我老爸一直希望我可以回去继承家业,要是我不当歌星的话,正合他的意。”

“那你自己呢?”她又问。

“我?”他挑了挑眉,笑意蔓延开来,“并不一定是得当明星才能唱歌啊!奇怪的理论、奇怪的小孩!”他脱口而出的评语遭来她的白眼。

她讨厌他把她归类为小孩,那样子似乎她和他之间的距离更加遥远了。

“好、好,我知道你不是小孩子,我会记住的。”他轻易地把话题带了过去,“即使唱歌不再是我的职业,我喜欢唱歌的心情依然不会改变,随时随地我都能够尽情地高歌一曲,即使没有听众也无妨。”

“不,”斐邂订正他的话,“不会没有听众的,至少,还会有我,我会永远支持你的。”

对于那一些名利,他其实是看得很轻,得失心亦不重,但是,她的话仍旧令他深深感动,尤其在他尝过演艺圈的人情冷暖之后,“谢啦!”

在他刚出道没有任何名气的时候,着实受到不少的冷落和轻视,而后他于半年间急速窜红,成为演艺圈的宠儿而备受礼遇,在许多人前倨后恭的对待后,他领悟出一个事实——

大多数的人都只会毫无建树地锦上添花,懂得雪中送炭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之后数年宿夜的名气更是如日中天,传遍每一个有华人的地方,成为名副其实的巨星。

※※※※

斐邂和小雨坐在一家相当有名的冰淇淋专卖店内享受美味的冰淇淋,马路对面有一个超级大的看板,上头正贴着宿夜的海 报。

“昨天电视播出的演唱会实况录影,你看了吗?宿夜好帅呢!”小雨的声音中仍有未褪去的兴奋。“而且,演唱会的最后好多歌迷都哭了呢!”

当初她们在台北市立体育馆听他的演唱会时,情绪亦是High到最高点,又叫又喊的,几乎把嗓子给喊哑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呐喊,直到此刻回想起来,她仍旧会全身发热呢!

演唱会结束前的离别气氛特别感伤,也特别容易令人落泪,若非亲莅现场是无法感受到的。

“对啊!我们那时候不也一样激动。”斐邂的心头上压着一块大石头,沉甸甸的。

小雨没有察觉她的异样,“报纸上说宿夜今年预定会有三部电影作品问世,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去看。”

“嗯!”斐邂点点头,决定把宿夜的事告诉小雨。“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说,不过,在之前,我希望你答应我要保守秘密。”

塞了一口冰淇淋,小雨频频点头,“没问题,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我认识宿夜。”斐邂小小声地道,避免引起别人的注意,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什么嘛!小雨翻了翻白眼,“那算哪门子的秘密?认识宿夜的人要多着呢!我也认识他啊!只不过他不认识我而已。”

“我是认真的,我们现在住在一起。”斐邂把面前盛冰淇淋的容器推开。

“哈!”小雨的直觉反应是大笑一声,“小邂,你是不是太会幻想了?你和宿夜住在一起?那是不可能的事,别闹了!”她摆了摆手。

斐邂有些气结,自己可是想了一些时间才决定把一切告诉她,而她却不相信!

“我没在开玩笑。”斐邂定定地看着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要怎么样她才肯相信呢?

“今天是四月一日愚人节吗?”小雨瞟了她一眼。“好吧!你已经达成目的了,我被你的话吓了一大跳。”自己这样说够配合了吧!

“再过几天才是愚人节。”她就这么没有信用吗?真是的!“记不记得我曾经跟你过我妈有意再婚的事?”斐邂正色道。

“当然记得啊!”小雨不明白她这么问的原因为何。“干么突然提起这件事?”

斐邂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对方姓宿,是宿夜的父亲,如果我妈和宿伯伯结了婚之后,我就成了宿夜的妹妹。”这下子她总该相信自己的话了吧?

小雨瞠目结舌地望着她,“我从不知道你这么会编故事,要是能把你脑中的构思化成文字,搞不好可以写成一篇浪漫的爱情小昵!主角就是你和你的梦中情人——宿夜,嗯!这倒是个不错的点子,不定还可以出一本小说呢!”

听那语气,小雨压根儿就不相信她的话嘛……倏地,灵光一闪,斐邂记起了稍早去相片冲洗店拿回来的照片还放在她的包包中呢!

“等等,我给你看些东西,你就知道我说的全是真话,不是唬弄你的。”她立即探手伸进包包中,一阵摸索之后取出三不相簿来。

不就是几本相簿嘛……念头才刚浮起,小雨便被相簿中唯一的主角给震住了!

宿夜?!她瞪大眼睛直直地望着眼前摊开的相簿。

不是她眼花吧?她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照片中的男子依然是扬着笑的宿夜,真的是他!

由照片的拍摄手法看来的确是毫无技巧可言,画面也不够唯美,有时连旁边的茶几也入了镜头,半掩的门只有一角,垃圾桶……等等,而且,宿夜身上的穿着相当随性,没有华服、没有特别作造型,却无损他迷人的风采,更添一股自然的帅气。

照片一张一张地翻看,每看过一张小雨的惊喜就增加一分,她看到更多面貌的宿夜。

许久许久之后,她的视线才自相簿移向斐邂的脸,惊呼,“天哪、天哪……”她再无疑问,只是兴奋的心情却久久不能平复。

“嘘!”斐邂示意她噤声。

小雨反射动作地捂住嘴巴,四下瞄了瞄,确定没有引起别人的侧目才松了口气。

“现在你相信了吧!”斐邂把相簿合了起来。

小雨忙不迭地点头,“哇!你真是超级幸运的,什么也不必做就认识了宿夜,而且还住在一起!”为什么这种好康的事就只有落在小邂身上?

能够认识宿夜的确是斐邂生命中最大的惊喜,也是她长久以来的盼望,她是真的很感激上天安排她和宿夜相识,真的。

她开始把事情源源本本地说了一遍,包括她和宿夜第一次碰面的糗样……“真的好可惜,我差一点就可以拍到他穿着性感内裤的模样。”直至此想起,她仍奋是懊恼不已。

小雨的脸迅速飞红,红潮立即蔓延至耳根,她无法克制自己的思绪,不由自主地去想像宿夜仅着一件内裤的性感模样,脸又更红了。

斐邂着地红通通的脸,促狭地道:“哦——脸红了,你在想像限制级的画面哦!色女。”

小雨红着脸否认,“才没有呢!”

“最好是没有,不然你老想着其他男人的裸体,你男朋友可是会吃醋的哦!”斐邂取笑道。

小雨不理会她的取笑,正经八百地道:“他一定失身了。”

斐邂一时没有意会过来,愣愣地问:“失身?谁失身了?”

“宿夜啊!”小雨毫不迟疑地道。“还没认识之前,你就已经觊觎他很久了,尤其当他浑身上下只穿一件性感内裤时,你怎么可能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顿了顿,她随即又补上一句,“他肯定惨遭你的蹂躏!”

斐邂忍不住申吟了一声,“拜托,我哪有能力蹂躏他啊!”她只是一介柔弱女子而已。不过,小雨倒是中她的愿望了。

虽然……她是真的很想非礼他,然后负起应负的责任,但是实际去做的困难度太高了,所以,她终究只是想想而已。

况且,她和宿夜相差了九岁,在他的眼中她只是个小妹妹、黄毛丫头,他肯定不会把她当成对象的……顿时,她像个泄气的皮球。

小雨看了她许久,“你还是很喜欢他?”

“嗯。”斐邂的心意始终都不曾改变。

“他是……”小雨本想说宿夜是聚光灯下众所瞩目的巨星,和她们生存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不过,终究是作罢,因为两条原本平行的生命线开始有了交集,也许……也许还会有奇迹也说不定。

“他是当红的偶像明星,也可能会成为我的哥哥。”斐邂轻叹了一口气,释出更多的无奈,那些事实她比谁都清楚。

说出来或许有人会认为她太贪心了,在命运安排

她将以妹妹的身分进入宿夜的生活中之后,她却不想只当一个妹妹,还希望能被他喜欢,为他所爱。

在距离拉近之后,她发现萤光幕上的他和私底下的他有些微不同,但是,她却更喜欢他了。

“你们并没有血缘关系,还是可以有未来远景的,虽然他是当红的偶像明星,喜欢他、恋慕他的女性多得数不清,但是你比其他人拥有更多的机会,占更大的优势,要懂得好好把握、善加利用。”小雨并没有鼓吹她的意思,只是稍加分析一下情势而已。

任何一件事在做之前,没有人能预测结果会如何,不论是成、是败,只要用心努力过就不会后悔。

※※※※

宿家经营的高级餐厅遍及全省,高达三十多家,而且还在持续增加当中,身为董事长的宿扬不在,视察的责任便落在宿夜身上了。

餐厅光是大台北地区便有八家,稍早,他便已先行去视察过了。

原本他还在思索他要南下到各家餐厅去视察的这段时间里,他该找什么人来照顾斐邂比较妥当,凑巧遇上了她一连近十天的春假,他理所当然地就带她同行了,顺便也四处走走。

第一天,他们住宿在清境农场旁的香格里拉空中花园。

昨儿夜里,他们坐在阳台上啜饮着香醇的卡布奇诺,享受难得的优闲,耗到很晚才就寝。

而今儿个一大早,斐邂便醒了,也许是因为兴奋吧!她硬是把宿夜挖了起来,要他陪她到清境有名的景点之一——思源地散步。

清晨漫步其间,茵翠的池面上飘着淡淡的雾影,高广的天空下,成片浓绿荫深的大树高耸入云,微风幽幽迥旋,仿佛有绿色的小仙子在林梢间昵喃低语,浓郁的芬多精漫泗在空气中,在每一次深呼吸的吐纳间,让人心神清爽,隔宿的浊气尽消。

也因景色怡人,颇具北欧风光之美,所以思源地素有“台湾小瑞士”、“雾上桃源”的美名,于今易名为“清境小瑞士花园”。

里面除了保有原来的地理样貌、美丽林相及湛绿池水外,还规划了挪威森林广尝主题花圃、赏枫区、落雨松步道、欧式喷泉花园,并设置餐饮及纪念品贩卖部,累了还可以在露天咖啡广场上小憩。

宿夜依旧戴了帽子和墨镜掩去他大半的脸,漫步在斐邂身后。

年轻真好!看着她充满活力和朝气地在前头东跑西走,他不禁摇摇头有感而发。

这儿既名为花园,当然以花为主题,时常会有不同主题的花卉展,此际整个园区包围在郁金香的艳色俪影之中,万紫千红漫园而开,绿野间一片锦绣,美不胜收。

她几乎要醉了,醉在花海里。

“不累吗?”他扬声问。

走在前头的斐邂闻声停下步伐,旋过身,“不会啊!夜,你走快点嘛!”

宿夜加快步伐跟上.来到她的身边,“我大了你九岁,你不能直呼我的名字,应该叫我二哥。”他探手捏了捏她的鼻子。

相处之后,他发觉她其实相当活泼热情,而且率真,会坚决反对娟姨再婚大概是因为害怕,害怕没有人会记得她死去的父亲,害怕母亲有了另一个新家庭之后,便不再重视她。

也难怪了,她才十八岁而已。若是这件事也发生在他十八岁的时候,他的反应大概也和她一样,搞不好还更激烈呢!所以,他相信只要好好地开导她,假以时日她便会把一切都想通的。

“叫名字比较亲切一点.也不会突显出大叔你的年纪。”斐邂戏谑地道。

“大叔?!”他先是惊诧,随即垮下脸,“我才二十七岁,还不到被叫大叔的年纪。”好歹他也还是年轻少女们的梦中情人。

“那我就叫你夜喽!”那是她早就决定了的。

两个人单独出游,虽然一半是为了公事,不过,她还是很高兴,感觉像是情侣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