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慕枫 > 《同志宿夜!》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五章

作者:慕枫

转眼间,一个月就过去了。宿扬和许雅娟也已经结束为期一个月的澳洲之旅,于昨日返抵国门了。

既然娟姨已经回来了,他的责任也可以卸下了,该送她回家去。

这会儿斐邂正在收拾她的东西。

宿夜懒洋洋地倚着房门,漫不经心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你很聪明,要怎么做你自己决定。”

她的动作忽地停顿,侧着脸看向他,“如果我还是反对他们结婚呢?”

“总有一天你会赞成的。”他有把握。

她不懂他为何那般肯定,“我并不希望我母亲再婚。”

“这就表示你还不够成熟。”他淡淡地说出。

斐邂闻言立即想抗议,却被宿夜的一个手势给挡了下来。

他又道:“从以前到现在你和娟姨一直是相依为命,只有彼此,我可以体会你害怕母亲被抢走的心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现在或许你可以陪伴在娟姨身边,可是,有一天你会长大,你会谈恋爱、结婚,另组一个属于你的家庭,到那时候有谁能陪伴娟姨?她只能孤孤单单地过完后半辈子。”

她没有办法反驳,像是突然丧失了语言能力。 光是想像他所预期的未来景象,她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她曾看过电视上为独居老人所做的一系列专题报导,每一个的晚景都相当凄凉,让人忍不住为之鼻酸,她无法想像……

“如果你不认同我的话,现在可以反驳了。”他的话已经说完了。

她还是无言以对。

宿夜微微笑,等着。

她收回视线投注在身前才整理一半的衣物上,“我……要想一想。”

“当然。”他欣然同意,他相信她一定也会希望自己的母亲能够幸福快乐。

稍后在送她回家的途中——

“我还可以去找你吗?”她不确定地问。

他不假思索地道;“当然可以,你就像是我的妹妹,可爱的妹妹。”

当哥哥的感觉还不错,虽然她这个妹妹老爱没大没小地直呼他的名字,不肯乖乖地叫他一声二哥,不过,总归是多了一个妹妹。

“我不要当你的妹妹。”她冲口而出。

宿夜错愕不已。她她不要当他的妹妹,为什么?

他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你讨厌我吗?”回想这一个月以来的点点滴滴,他自认是一个相当称职的哥哥,为什么她会说出那样的话?

讨、厌、他?!怎么可能!斐邂一个劲儿地猛摇头,她好喜欢他的,从歌迷时的崇拜到认识后的心动,她喜欢他的程度日益加深,完全臣服在他的个人魅力之中,无法自拔。

但是,他本人却毫无所觉。对他而言,她只是一个小女孩,一个可能会成为妹妹的女孩,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宿夜被她的言行搞混了,“这是表示你并不讨厌我?”他意指她的摇头。

“我喜欢你。”她鼓不起勇气看着他。

以往,参加他的演唱会时,她可以在台下挥舞着萤光棒,声嘶力竭地喊着宿夜我爱你,而此刻却无法直视他说出喜欢,全是因为心境转换的缘故,身为歌迷时,她清楚地划分现实和幻想,因为偶像是公众人物,是属于大家的。认识私底下的宿夜后,她发现他更多不为人知的另一种面貌,虽然不若萤光幕前的酷、冷、神秘,有一点唠叨、急躁和早晨起床的低血压,却让他更像普通人一些,让人更想亲近他。

知道他擅于烹饪食物,手艺媲美五星级饭店大厨的人,除了亲人、朋友外,她大概是第一个尝到他手艺的人,她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优越感,但是随即又被挫败取代——他只是把她当成妹妹而已。

他松了一口气,他是打算当一个好哥哥的,要是被妹妹讨厌的话,不就等于被判了死刑?幸好、幸好!“我也喜欢你啊!”他又把视线调回前方的路况上。

虽然他亲口说了喜欢,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说的喜欢和她的意义不同。

但是一个光芒四射,俊逸倜傥的Superstar,她这样爱上他会不会太不自量力了?

现在还来得及,只要和他保持距离,不私下和他见面,她应该可以退回到当个纯粹歌迷时的心情,那样或许会比较适合她。

宿夜讶异于她变化多端的丰富表情,一会儿羞怯,一会儿高兴,然后是失望和淡淡的落寞,像是失去了某种珍爱的东西。

他以单手操纵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则越过排档上方轻轻拍了拍斐邂的脸颊,“什么事不高兴?”他觉得这个年纪的女孩适合无忧无虑的快乐表情。

她不着痕迹地往车门移去,避开宿夜的碰触,“明天要模拟考了。”她胡乱找了个借口,只要能够蒙混过现在就好。

他并不了解她的成绩究竟是属于哪个等级,所以只好这么说了,“不要给自己太多的压力,只要尽了全力,对得起自己就好了。”

一个人的价值并非在于成绩的好坏,许多爱子女心切的父母却看不破这一点,给了子女太大的压力,终至将他们逼入绝境,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局面,届时后悔也已经无济于事了。更何况读书是为了增加知识、充实自己,不是为了考第一名。

“嗯!”斐邂轻轻点了下头。

“要不要我和娟姨谈一谈?”他心血来潮地提议。

“呃!”她一愕,有些措手不及,“不必了,我妈并没有给我压力,我的压力来自于我自己。”

事实上,她从不曾让母亲为了她的成绩操心。撇开她反对母亲再婚的事,她其实是个懂事,毋需家人操心的好孩子。

宿夜宠溺地笑笑,“用功读书是件好事,不过,别绷得太紧,偶尔也得休息,放松一下自己。”在说话的同时他已停妥车子了。“到家了。”

斐邂下了车,吃力地想把行李拉出来。

“我来吧!”宿夜接替了她要做的事,轻易地就把沉重的行李提了出来。

“谢谢!”她伸手要接过行李。

他阻止了她,“反正,我也要和你一起上楼,我来提就行了。”这个行李箱对她而言太重了。

他不给她回答的机会,一马当先地行经大厦管理处跨进电梯内,斐邂只好追了上去。

到了八楼B座,他们还没来得及按下门铃,门便已经打开来了。

许雅娟立即紧紧把女儿抱在怀中,她们整整有一个月没见面了,这是打从小邂出生以后,头一次分开这么长的一段时间,虽然在那期间,她天天打电话回来,但,总比不上见面。

宿夜没打断她们母女感人的“久别重逢”,迳自将行李提进屋子里放着。

终于,许雅娟放开了斐邂,转向他道谢,“这一个月来谢谢你替我照顾小邂。”

“自己人不必客气,如果没事的话,那我也该回去了。”他原就不打算待太久。

“坐下来喝杯茶嘛!”

他婉拒了,“不了,我还要回去看看我老爸。”不然,改天恐怕会被登报作废。

“等一等。”斐邂记起一件事。

“小邂……”许雅娟不解地转头看她。

宿夜挑了挑眉,“有事?”

斐邂二话不地拖着他走向她的房间。

进了房间,一眼就看见墙上的超大海 报,他想不看见都有点困难,除非是瞎子。

CD架上有三、四十张CD,其中他的就占去了一半,而且连他刚出道的第一张CD也有。这会儿,他相信她的确是一路默默陪伴他走过来的忠实歌迷。

斐邂找了枝签字笔给他,“能不能帮我在墙上的海 报上签个名?”

就为了签名?!宿夜一脸讶异地瞅着她,“只要签名?”他真的是弄不懂她的思想逻辑。

他本人都已经在她面前,和她共同生活了一个月,她却还像个普通歌迷一般要他签名,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他比不上一张海 报吗?

“嗯!”至少,在以后还有这一张超大的签名海 报是属于她的,她会好好保存的。

纳闷归纳闷,他仍旧是依言在海 报上签了名,“还有其他事吗?”

她摇摇头,这就已经足够了。

她已经下定决心往后不再见他,直到她能够调适好心情面对他,会有那么一天的,她相信只要不见面,她就不会再继续陷下去。

很快的,她就可以回复到当一个歌迷的心情,也才能够当他的妹妹。

※※※※

只可惜人算往往不如天算,有份专门挖掘名人隐私的杂志登出好几张宿夜和斐邂出双入对的照片,指称斐邂是他的新欢,而且两人还共筑爱巢,同居在一起。

报导中还公开了斐邂的基本资料,如姓名、年龄、星座、血型、就读学校……等等。

一夕之间,斐邂仿佛成了名人似的,成为媒体记者竞相追逐的目标,更曾有记者在上下学的途中将她拦截下来,为的是要访问她。

在上课的期间,每每一到下课的时候,就有许多同学跑来教室外探头探脑,想一睹她的庐山真面目,因而将教室团团围住,挤得水泄不通,还惊动了数位教官前来强制驱散。而且,她还因此被校长点名召见,询问她是否真和宿夜同居。

曾经她以为要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名人并不简单,而她却只因为和宿夜传出绯闻立即声名大震,知名度还远远超过许多新人歌手,真是好笑极了!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只好由宿扬腾出时间来接她放学回家。

“斐小姐,你和宿夜是什么关系?”

“斐小姐,你和宿夜是如何认识的?”

“你们何时开始拍拖?何时同居?”

一拥而上的记者群几乎要把她给淹没了。

斐邂抿着唇、低着头,快步地走向宿扬停在一旁的车子,丝毫不理会身旁记者们的问题。

“斐小姐……”

“斐小姐……”

她低下头坐进车子内,关上车门,把一切扰人的噪音隔绝在车外。

“呼——”她重重地吐了口气。

“还好吧?”宿扬发动车子离开。

“累死了,就好像打了一场野战一样。”她现在知道被媒体记者追着跑的感觉,这简直不是人过的生活,她真佩服那些明星能够长期忍受这一些,换作是她,肯定早就精神衰弱了。

“学校方面有没有什么问题?”他发现后头仍有记者跟着。

“除了教室变成动物园,同学们会对我指指点点,品头论足一番外,倒也没什么大问题。”她的轻描淡写中隐藏了许多严苛、尖酸、不留情面的言词,其中大多是出自眼红嫉妒的歌迷们。

虽然她也是宿夜的歌迷,不过。她可是不同于那些失控的人,她是很理智的。

宿扬不着痕迹地甩掉了车后的跟踪者,“小子,可以坐起来了。”

小子?!斐邂僵直着身体坐在前座,难道是宿夜吗?他此刻不是应该在大陆拍摄饮料和电影的吗?

她没有回过头去证实的勇气,更因为她已经决定不见他了。

原本躺在后座的宿夜坐了起来,“要让我知道是谁拍了这些照片,非要他好看不可!”他愤愤地将手中的杂志扔开。

宿扬的眼底飘过一丝玩味,难得夜也会为了杂志上所刊登的八卦绯闻生气,这可是打从他成了绯闻王子以来的头一遭。

以往,不论杂志如何大肆渲染他的绯闻,甚至绘声绘影地描述他和某个不知名的男子过往甚密,关系非比寻常,就差没有明白地写出他是“男同志”这三个字而已,对于此,他仍旧不当一回事,即使外头已经掀起台风了,他依然故我地过他的生活,丝毫不受影响。

这一回他生气是因为对象是小邂的缘故吗?宿扬暗忖着!

“小邂,你在生我的气吗?”刚刚宿夜已经亲眼看见这个绯闻对她造成的诸多困扰,即使她赌气不理他也是人之常情,这下子他离好哥哥的目标愈来愈远了。

“没有。”声音有些闷闷的,她还是没有回头,“这件事又不是你的错,是那些无所不在的狗仔队造成的。”谁教他是一举一动都会受到万人瞩目的Superstar!

宿夜倾向前去,“真的没有生气?那你干么让我对着你的后脑勺说话?”

他的心中隐隐约约有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斐邂似乎有意无意地避着他,在他动身前往大陆之前曾找过她好几次,却始终没见到她的人,她若不是不在家,就是没人接电话,而他在电话答录机内留言要她回电,也都如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下文。

这时回想起来,赫然发现她是蓄意避不见面的,他心中的震惊久久不能平复。

上天是故意要考验她的吗?明知道她正在努力调适心情,淡释她对他超出歌迷、妹妹应该有的情感,却偏偏在这个时候爆出她和他的绯闻,让她在此时不得不面对他。

作了好一会儿的心理准备,斐邂才徐缓地转过头去看他,不料,却被一张近在咫尺的姣美容颜夺走她的呼吸,心跳亦如擂鼓般急促响亮。

她努力平复心中的骚动,试着以平静的语气道:“你不是在大陆拍摄饮料和电影吗,怎么还有空跑回台湾来?”

宿夜若有所思地瞅着她不放,“饮料已经拍摄完毕,至于电影延个几天不碍事的。”

在大陆北京一接获这个消息,他立即赶拍完片,扔下拍摄一半的电影赶回来,只怕这个时候整个剧组正为男主角失踪而忙得焦头烂额了,阿豪肯定也会气得跳脚。

斐邂被他炯炯的目光看得心虚了起来,慌慌张张地掉开脸望向车窗外飞逝的景物,脑袋中闹烘烘地完全无法思考。

倏地,车子上的行动电话响了起来,暂时打破有些滞闷的气氛。

宿扬按了个钮,阿豪的声音立即透过话机充斥在车子里头——

“宿伯伯,夜是不是在您那儿?”由声音中的焦躁听来,不难想像他此刻气急败坏的神情。

宿扬看了宿夜一眼,那一个眼神里有换手的意思。解铃还须系铃人,他自个儿惹出来的事就得由他自己去处理。

宿夜清了清喉咙开口,“恭喜,你押对宝了。”向来,不论他跑到哪里去,阿豪就是有办法把他揪出来,这也算是专长吧!

“干么闷不吭声地跑回台北,连个交代也没有?为了找你,所有的工作人员差点把北京翻了过来。”阿豪在彼端抱怨连连。“你也知道的,这部电影的拍摄进度已经落后许多了,而你居然还跑得不见人影,叫我怎么跟李导演交代啊?”

“给我两天的时间处理这件事,事情解决了,我会立刻赶回片场去的。”这是唯一的方法,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宿夜摆明了不给讨价还价的空间。

“这不像你!”

不像吗?他微微一怔,并未多加琢磨那其中所代表的意义,“当然啦!这一回绯闻的女主角是我可爱的妹妹,我怎么能袖手旁观。”

阿豪没再多说什么,仅是殷殷叮嘱,“接下来的行程全被拍片、录制新专辑、新戏宣传、电视通告排得满满的,到时候你可别又给我出花样。”

“放心。”宿夜爽快地允诺。他是不会主动去把麻烦揽上身,不过,要是麻烦找上他,那可就不是他的错了。

“其实你也知道的,应付这种绯闻最好的方法就是置之不理,人是很健忘的动物,过一阵子就会慢慢淡忘了,你要是公开澄清,搞不好会引来更多的注意力,”阿豪顿了一下,“好好想一想吧!”

宿夜其实也知道阿豪说的是实话,但是,这么一来就没有他可以为她做的事了,事情是因他而起,受苦的人却是无辜的斐邂。

待电话挂断后,斐邂才幽幽地开口,“阿豪大哥得没错,这种事没必要公开澄清,过一阵子热度就会减退了,我不在乎的。”

宿扬正要直接把车子开进大厦内的停车场,却突然听她喊道:“等一等。”

他放缓车速,“怎么了?”

“宿伯伯,我要下车。”她瞧见—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大厦前的中庭,“我朋友在中庭等我。”

宿扬把车子停下,“小心些。”

“我会的。”她下了车朝那人走去。

宿夜疑惑地探出车窗外瞟了瞟,对方是个男生,会是她的男朋友吗?

“老爸,那是小邂的男朋友吗?”车子开又始移动,宿夜的视线调了回来。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得那个男孩子和斐邂站在一起看起来并不相配。

“她没提过,你娟姨也还不知道。”宿扬把车子停妥,下了车。

宿夜戴上帽子和墨镜后也下了车,两人并肩走向大厦管理处。

“老爸,你先上楼去吧!我在这里等她就行了。”他随意地倚墙而立。

宿扬先行上楼去了,宿夜则是一脸莫测高深地看着斐邂和那个男孩站在中庭谈了好一会儿,约莫有十几二十分钟吧!然后那个男孩离去,斐邂走进大厦管理处。

“他是你的男朋友吗?”

她吓了一大跳,霍地转过身面对声音来处,看见随性倚墙而立的宿夜,心跳又仿佛是脱缰的野马不受驾驭,“我以为你先上去了。”

“我在等你。”他扬起嘴角,“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那个男孩配不上她。

“不是,只是同学而已。”每每靠近他,她便会不由自主地注意起他迷人的一举手一足,一颗心也“卜通、卜通!”发出极大的声响。

嘴角上扬的角度形成微笑,宿夜高兴地搭住她的肩膀,“交男朋友可不能随便,要睁大眼睛选择,至少,条件得比我好才行。”

斐邂故意忽略他的手正搭着她的肩膀,漠视他一个不经意的碰触所引起的骚动,“那我恐怕交不到男明友了。”打趣的口吻不隐藏着她的难受。

显然她调适得还不够,她仍旧无法抗拒他的魅力,无法不为他心动。若是他知道她喜欢的人是他,会有何种表情?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挺会说话的嘛!”

在她眼中,他是最完美的情人,她不认为世界上还有条件比他更好的男人,她很喜欢他,只可惜对他而言,她只是妹妹,只是妹妹……“还好啦!不要太崇拜我,我会不好意思的。”她勉强振作精神,不让他看出她心底真正的感受。

如果他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偶像,她就不会对他有期待,偏偏他就这样进入了她的生活,给了她更大的希望,因此也更加贪心了。

“什么时候考试?”宿夜不经意自眼角瞟见了刚刚离去的那个男孩又折回。

“七月初……咦?”她也瞧见了;“你怎么还没回去?”她以为他已经离开了。

男孩的视线一度胶着在宿夜的脸上,随即宣战似地指着他,“我不会输给老头子的。”

老……老头子!宿夜有些啼笑皆非地瞪着他,“很好,那么等你的条件胜过我的时候,才有资格再来追求她,了解了吗?”

“我一定会成为比你更好的男人,让她喜欢上我的,再见。”男孩自顾自地把话说完就转身离去。

宿夜眼里的笑意泛滥开来,是全然的开心,“看来他是相信杂志上所写的事喽!”

“相信的人可多着呢!”斐邂避重就轻地回答,“不然,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追着我跑了。”她没说的是——她朋友会向宿夜宣战是因为她告诉他,她喜欢的人是宿夜。

“也好,这样一来正好可以替你挡掉一些闲杂人等的纠缠。”他可不想太早把宝贝妹妹交给其他男人。“这也是这桩绯闻唯一的好处了。”

“他们也该结婚了。”她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她已经开诚布公地和母亲谈过了,也表达了她的祝福。

喜欢上一个人,会想要和他厮守在一起。这是她对宿夜的崇拜转为喜欢之后体会出来的,她希望母亲能够幸福,也相信宿伯伯会好好照顾母亲的。

“这倒是,他们也已经交往好几年了。”他点头附和,而后睁大了眼,“你……”

“我想通了。”她轻描淡写的回答里包含了许多复杂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