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慕枫 > 《同志宿夜!》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七章

作者:慕枫

为了筹备婚礼相关的事宜,如举行婚礼的场地、喜帖的式样、席宴设于何处……等等的问题,斐邂一直都和宿夜一起行动,更是多了许多和他独处的机会,她根本就无法贯彻她最初的决定——不和宿夜见面。

仿佛是上天故意要和她作对似的,她不仅没能和他保持距离,反倒是更深陷在他的魅力之中,更加地爱上他了,然而宿夜始终都没有察觉。

该说是他迟钝,抑或是她隐藏得太好?自始至终,她都只是他的妹妹。

“小邂,怎么了?”宿夜墨镜后那一双令许多女孩着迷的深情眸子正仔细地捕捉斐邂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丝毫没有遗漏。

此刻他们刚忙完一整天的工作,好不容易才能够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休息。

漫不经心地搅动杯子内的蓝色饮料,她完全没有听见他的问话。

“小邂。”他加大音量。

她猛地一抬头,“嗄!什么事?”她的晶眸中有措手不及的狼狈。

他看着她多久了?虽然隔着黑的墨镜,她仍旧可以凭感觉知道他正在凝视自己。

“为什么不快乐?”他不只一次捕捉到她脸上偶尔出现的落寞和挣扎,难道在她的心底深处仍是反对双方父母再婚吗?

不快乐?!斐邂反射动作地用手抚了抚脸,“有吗?”她表现在脸上了吗?

她是不快乐而且痛苦,他为什么要这么关心她?为什么要对她这么温柔?为什么要让她更无法自拔地迷恋着他?

“不能告诉我吗?”他的声音更形低柔,有一股令人无法抗拒的魔力。

她几乎忍不住要冲口而出了,“我……没事,我很好啊!”她挤出一丝笑容想取信于他,殊不如笑容里极淡的苦涩出卖了她。

将她的表情悉数看在眼底,心疼的感觉蔓延开来,还夹杂了一丝心痛,他心疼她的落寞和挣扎,心痛自己无法成为她可以依靠倾诉的对象。

她的不快乐显而易见,却还是不想告诉他,看来他还是一个失败的哥哥。“你的表情却告诉我不是那么一回事,说实话,你还是不赞成他们结婚吗?”

她的头摇了一半,“没……”

“我要听你的真心话。”宿夜又道。“不要再瞒着我了,我知道你的心里一定有事。”

有事尽闷在心里是会闷出病来的。他索性站了起来,一屁股坐到她的身边去。

斐邂慌了起来,迭声否认,“我哪有什么心事,你太多心了啦!”她下意识地往更里面移了移,拉开和他之间的距离。

她那下意识的闪避行为全落在他的眼底了。宿夜又再次受到打击,苦涩地询问:“我身上有传染病吗?”

她瞪大眼睛,因为他奇怪的问话,“什么传染病?”他生病了吗?

“那得问你了。”他单手支着下颚,墨镜后的眸子正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她。

她仍是一头雾水,“问我?我不知道啊!”他说的究竟是什么事?为什么她都有听没有懂?

他慢条斯理地指了指两人之间的“鸿沟”——在只能坐两个人的椅子上还能留下一条鸿沟,由此可见她是多么地努力和他划清界线了。“这是什么?”

“呃……”她呐呐地说不出话来,满心满脑装的都是尴尬,想不出该如何解释她的举止……啊!原来他的传染病指的是她划清界线的这件事。斐邂倏地恍然大悟,想通了他刚才的一番话,但是,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她该如何解释一切,

宿夜还在等着她的回答,刚刚他稍稍回想了一下打从两人认识以来的相处情形,赫然发现似乎是在她成了他的绯闻里的女主角,掀起喧然大波之后,她便开始刻意地和他保持距离了,那么……她是因为不想再上报,不想再让别人有机可趁,所以才这么做的吗?

“你是怕再和我传出绯闻吗?”他的语气轻快了起来。

虽然他并没有猜中事实,却是给了她一个再好不过的借口。

“对啊!我可不想老是上报亮相,我只是一个平凡人而已,不想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闲聊话题。”再过不久她就要成为大一的新鲜人了。

她以极其优异的成绩考进台湾最高学府——台大,对于这个结果感到惊讶的人只有宿夜,他不知道她的成绩竟是如此优异。

他对于她的说词并无怀疑,仅是伸手又揽住了她单薄的肩膀,“哥哥疼爱妹妹可是天经地义的事。”他说得理直气壮。

她的脸色有些黯然,不过,仅仅是一瞬间而已,随即恢复正常,“可是,其他人并不知道啊!”她正在尽全力克制想投入他怀中的冲动。

“或者你希望我公开说明我们之间的关系。”他凑上前去打量她的神情。

斐邂不置可否地道:“只要别再让媒体盯上我就行了。”一旦公开了他们的兄妹关系,接踵而来的势必是一大群想透过她的介绍和宿夜交往的女孩子们,她还未坚强到可以替自己喜欢的人介绍女朋友。

“好吧!”暂时他还是按兵不动好了。

其实他对她的关心程度一直有增无减,他自己也明白,不过关心自己的妹妹——虽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没有错吧!

但是,他没有察觉的是他竟可以敏锐地感受到斐邂的每一个情绪波动,这是以前从不曾发生的事,即使是和陈郁莲交往的半年里,他也不曾费心去了解她、关心她……有个答案似乎已经呼之欲出了。

斐邂有一口没一口地啜饮着面前那一杯蓝色的饮料,视线四下乱飘就是不看他。

宿夜原本还打算说些什么,窗外一抹高挑的女子身影夺去了他的呼吸,紧紧捉住了他的目光。

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人!方才经过窗前高挑的长发女子有一张和温美人分毫不差的漂亮脸蛋,他几乎要以为是温美人出现了,若非对方身着女装打扮……

宿夜掏出一张千元钞置放于桌面上,二话不说立即拉着斐邂追了出去。

斐邂莫名其妙地任由他拉着冲出店外,没头没脑地奔跑了好一阵子,她压根儿就不知道他是在追逐着什么东西。

终于,他又发现了那个像温美人的女孩子就在前头不远处。

“小姐,请等一等。”他唐突地开口。

那个长像酷似温栩的女孩子闻声停下步伐,四下张望找寻出声的人,而后回头。

见状,宿夜立即上前去。

斐邂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猛追着人家,非得找到她不可!他们认识吗?随即斐邂又推翻了自己的猜测,若他们是朋友的话,他应该知道她的名字才是。

斐邂自宿夜的背后探出头来,想要瞧清楚那个女孩子的长相,却因为映入眼帘的那一张绝美容颜而猛地一怔,久久不能言语。

她从没见过这般美丽的女人,眼睛、鼻子,红唇都像是出自上帝手下的艺术品般完美无瑕,即使是稍浓的眉毛在她的脸上看来亦不突兀,反倒是在漂亮的眉宇间添了一股英气。

然同为女人,她也忍不住为对方的美丽心折。

美丽女子的目光打量了一下在宿夜身后的斐邂,然后又回到宿夜脸上,“是你叫住我的吗?”她漂亮的眼飘上一抹困惑。

斐邂差点跌倒在地,这么漂亮的美女竟然有着略微低沉而且沙哑的声音,真是太……太不搭轧了。现在她相信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也相信上帝是公平的。

这个声音……宿夜的心头一震,这个声音分明也和温栩极为相似。怎么会有如此巧合的事?真的只是纯粹的巧合抑或是另有不为人知的隐情?

见他不话,她又问:“先生,我们认识吗?”

宿夜的目光流览过她曼妙的曲线,温美人生平最讨厌被人错认性别,所以,应该不会打扮成女人的模样才是。

他按捺下心中的质疑,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宿夜,你长得和我的一个朋友好像。”

美丽女子轻笑出声,“先生,这种搭讪的手法已经过时了。”

“是吗?”真的好像,简直与双胞胎无异。宿夜笑了笑,“由此可见,我并不擅长跟女人搭讪。”向来都是女人跟他搭讪的情形比较多。

“哦!”美丽女子落落大方地伸出手,“我是萧羽,萧蔷的萧,羽毛的羽。”

宿夜握住了她的手,“很高兴认识你,以后有空可以约你出来坐坐吗?”他相当懂得把握机会。

这或许是上天给他的另一个机会,他的初恋对象是温栩,而眼前这个萧羽的长相和温栩如出一辙,唯一的不同是她是女人,毫无疑问,她正是他会喜欢的类型。

萧羽略微思忖了一会儿,视线转到他身后的斐邂身上,“她是?”

“我的妹妹斐邂。”他把斐邂自身后拉出来。

“呃!你……你好。”她硬着头皮打了招呼。

她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在这里做什么,看着喜欢的人向另一个女人搭讪,让自己伤心离过吗?她何苦要这样和自己过不去呢!

萧羽漂亮的眼迅速掠过一抹高深莫测,而后是一抹玩味升起,“为什么你们的姓氏不同?”

“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斐邂解释道,也因为如此她才会陷入这种痛苦中。

要是她和夜真的是兄妹就好了,她也就不会对他产生超出兄妹之情的情愫,可以安安分分地当一个……

“原来如此。”萧羽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啊!我还有一点事得去办,这是我下榻的旅馆电话和行动电话,有空再联络吧!”留下资料后,她便翩然离去。

看来他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孩子。斐邂涩涩地想。

不论从哪一方面来看,自己都远不及方才离去的萧羽,她真的是个令人为之惊艳的大美女,而且气质优雅。

虽然很不甘心,但是,她却不得不承认他们站在一起既登对又出色,她根本就是多余的嘛!思及此,她的心情又低落了。

斐邂不理会兀自沉溺在思绪中的宿夜,转身就往反方向走。

咦!人呢?宿夜猛地回过神来,发现斐邂已经拉开一小段距离,即将消失在转角处。

“小邂、小邂!”他频频呼唤地追了过去,然她却置若罔闻地加快步伐。

手长脚长的宿夜不费吹灰之力就追上她了,“别生气了,会变丑的。”他自知理亏,自己刚刚的确是冷落了她。

甩掉他的手,她口气不佳地道:“对啦!我本来就没有萧小姐那么漂亮。”她又打算继续走。

宿夜好笑地将她拉了回来,“其实你这样就已经很可爱了,没必要和别人比较。”他并不是在安慰她,而是真的那么认为。

可爱归可爱,能够吸引他的目光却是萧羽,而不是她。“你喜欢她?”明知道问了只会令自己更难过,地还是忍不住问了。

喜欢萧羽吗?不,其实还谈不上,他会注意到她是因为她长相神似温栩。

“记得我过她长得和我的一个朋友很像的话吗?”他再一次提起。

她点点头。

“他叫温栩,是大哥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初恋情人,”他想,横竖栩都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他也就毋需再隐了,“这一次他应该也会一同回来。”

“为什么分手?”她很想知道。

在说话的同时,他们已漫步走到停车的地方。

宿夜打开车门坐进去,“他并不喜欢我,没有交往何来分手呢?自始至终都只是我在单恋他而已。”此时说来虽已淡云风轻,当初他得知温栩是个男人时所受到的震撼恐怕是永生难忘了。

“嗄?!”她为之错愕不已。

她没有想到竟然会有女人不喜欢他,这太……太令人惊诧了,也更引起她想见温栩一面的欲望,想清楚“她”不喜欢夜的原因。“那你现在还爱着她吗?”

一定是的,不然他也不会冲动地追了过去!就只因为萧羽有一张神似温栩的脸。

宿夜摇头笑了,“全都过去了。”

真的过去了吗?斐邂的心头始终盘踞着这么一个大问题。

※※※※

“你一定是斐邂喽!”宿燎的脸上挂着温文尔雅的笑,直直地走到斐邂面前。

“初次见面,我是宿燎,你的大哥。还没回来之前,我就已经听夜和老爸提起过你的事,很高兴多了一个可爱的妹妹。”另外,他还听栩提过她应该是喜欢夜的。

他的眉宇、眼角、唇畔都有和夜相似的痕迹,只不过他似乎沉稳内敛多了。

“大哥、”她有些腼腆。

他微微一笑,又介绍了其他人。

宿夜发出不平之鸣,“差别待遇,为什么你肯叫他大哥,却不肯叫我二哥?”斐邂的注意力被一抹正自外头转进客厅的身影拉了过去。

咦……耶……蔼—她极度惊诧地指着来人说不出话,“他……”长得和萧羽一模——样!

温栩扬起眉毛,“怎么啦?”

宿燎则是略作介绍,“他是我的好友温栩,栩,这是我妹斐邂、”

温……栩?!斐邂的表情古怪,仿佛捱了一记闷棍,呐呐地道:“温栩是男的……”她一直以为……

“有人说我是女的吗?”他欺上前去,漂亮的脸上显露出薄薄的怒意。

宿夜不假思索地横跨了一步,挺身挡在她的身前,“别吓着她。”

温栩重重地哼了一声,走了开去。他此刻的心情无比恶劣,恶梦何时才会结束?

宿夜转向斐邂,以戏谑的口吻说道:“我没告诉你吗?我的初恋情人是男人,有人欺骗了我纯纯的感情。”他唱作俱佳地表演。

温栩怒瞪了他一眼,心想,将来要是让这小子知道自己扮成女人,肯定会被大大地取笑一番,唉!

斐邂仍不时偷瞄着温栩,难怪夜的初恋情人会是他,一个大男人拥有这么漂亮的一张脸,真的是暴殄天物,太浪费了——

宿夜伸手遮住了她的视线,“再这样下去,你的眼睛会脱窗的。”

他一直都知道栩是个漂亮的男人,不论男女老幼都会喜欢上他,但是,小邂不时偷瞄栩,眼眸中还闪烁着梦幻般光芒的举止却让他没来由得不悦!

“什么嘛!”她拉下他的手,莫名其妙地抬眼看向跟前的宿夜,她做了什么了吗?

漂亮的人和漂亮的东西通常会吸引众人的目光,她只不过是多看了几眼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夜自己不也是老盯着他瞧。

火疆和宿燎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者淡淡地说了一句,“栩现在没有女朋友。”他的言下之意是指她可以加把劲。

连尹泪也不甘被冷落地轧上一脚,“温大哥是个很温柔的人哦!只要别提起禁忌的话题就好了。”

“什么禁忌的话题?”斐邂接下话。

“他最讨厌别人说他很漂亮或误以为他是女人那一类的事。”连尹泪诚实地回答。

温栩好笑又好气地投去一瞥,她可是毫不客气地全都做了。

火狼抱着儿子先行上楼休息去了。

宿燎索性问道:“喜欢栩吗?”他的态度摆明了是要牵红线,为的是要刺激宿夜。

其实他们一群人好几天前就抵达台北了,没有立即现身是在策划该如何让穿着女装的温栩和宿夜在毫不突兀的情形下碰面,所以那一天为了让宿夜不经意发现女装打扮的温栩,温栩已经在那扇窗户外来来回回走过好几趟了,说有多奇怪就有多奇怪!

“我……”张了张口还来不及说些什么,斐邂便被宿夜拉了过去。

“小邂的年纪还小,不必急着交男朋友。”他并没有去深思自己反对她交男朋友的原因究竟为何,只是直觉反应就那么做了。

“夜,你这是保护过度了。”宿燎也不急着点醒他,“而且,对象是栩,你应该了解他的为人吧!他不会做出让小邂伤心的事。”

干么把他推出去当炮灰?温栩微拧着眉峰,目光由宿燎身上调向火疆,而后恍然大悟——

在场的男士们除了当事人宿夜以外,就只有他一个人是自由之身,其余都已是有妇之夫。

只有自己具备资格佯装斐邂的追求者,让宿夜产生嫉妒的感觉,激出他潜藏的占有欲,继而让他的爱情觉醒过来。

好吧!既然是为了朋友,那他就辛苦一些也无妨……但。为什么吃力不讨好的工作都得由他来做,其他人只需动动口即可?

“她现在还是学生,应该专心在课业学习上。”宿夜得冠冕堂皇,教人无从挑剔起。

温栩的唇畔有抹笑容正慢慢地扩大,“我会负责监督她的学习成绩,嗯?”他可是“四季研究所”少数越级就读毕业的高材生之一,总有资格指导她的课业吧!

情势所逼,他似乎只有答应一途了。强自按捺下心中的不快,宿夜勉强同意,“那么我宝贝的妹妹就交给你了,要有什么差错的话,我可是惟你是问哦!”

“太过分了,我又不是东西,为什么没有人问问我的意思呢?”斐邂气愤地叫道,将她的怒气凝聚起来的是宿夜那俨然是她亲哥哥的态度。

不公平、不公平!她是那么地喜欢他,喜欢到心都痛了,可是,他却没有任何感觉,她不要再待在他的身边了,那么,她至少可以不必亲眼目睹他和其他女人卿卿我我、浓情蜜意的样子,——那一天很快就会来临,他会和萧羽在一起的。

“我要回去了,再见。”她的眼神一黯。

宿夜起身,“等等……”

宿燎阻了他,抓过车钥匙抛给温栩,“可要把小公主安全送到家哦!”

“没问题。”接下凌空飞来的钥匙,一转身,温栩便忍不住窃笑了起来。

“为什么不让我去?”宿夜很不悦。

宿燎显然早就料到他会有此一问,不慌不忙地解释道:“该给栩和小邂独处的机会吧!”任何人都可以一眼看出小邂眼中对夜的爱恋,偏偏他本人却是完全莫宰羊,真是教人气结!宿燎暗忖。

宿夜无法反驳,他是该感到高兴的,若小邂真能和栩有结果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但是,他的心情却快活不起来,仿佛压了块大石,几乎要连一口气也喘不过来了。

他不爱瞧见他们在一起,却没有理由,为什么?宿夜陷入沉思之中……

※※※※

“对了,几天前我认识了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子,你有双胞胎的姊妹吗?”在车上,斐邂努力地找话题和他说话,为的就是不想让他有机会提起和宿夜有关的事。

“没有。”温栩故作讶异地扬了扬眉,“我们真的长得很像吗?”那种丢脸的事能忘就忘吧!

“真的!”她用力地点点头,“就像是双胞胎似的。”

废话,那个萧羽是他粉墨登场的角色,同一个人当然长得很像啦!“好吧!我回美国之后会记问问我父母,看看是谁做错事。”

斐邂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喜欢夜,对吧!”温栩漫不经心地瞟了她一眼,语气相当肯定。

笑容倏地隐没,斐邂霍地转头瞪着那一张绝美的容颜。为什么他会知道?她从没和任何人提过,而小雨是打从一开始就明了一切的人,也是唯一的一个,为什么?“他是我的二哥,我……当然喜欢他了。”光是这么一提,她的心便隐隐作痛。

为什么其他人都可以轻易地察觉出她对他的感情,偏偏就他本人毫无所觉呢?呜……她好想哭。

“没有其他?”温栩犀利的眼神像是可以透视人心。

她垂下眼睫毛,“没……有。”既然她都已经决定要放弃了,也就毋需再提。

温栩并不打算追问下去,“那我在台湾停留的这一段时间,你可以陪我吧!”

“我?”陪他“为什么要她?“你不必为了我大哥的话特地找我陪你。”她相信只要他愿意,等着陪他打发时间的女人怕有一“拖拉库”那么多,怎么也轮不到她,这一点认知她还有。

“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好强人所难,就当我没提过这件事吧!”他以退为进,其实他内心暗忖着,要是缺了女主角,这出戏可就唱不下去了。

“我……我不是不愿意……”斐邂开始解释。

“那么就是答应喽!”他顺着她的语意推论。

她转念一想,反正最近也没事,和他出去逛逛,顺道散散心也不错。“好吧!”

“就这么说定了。”温栩眼中的光芒倏地大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