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慕枫 > 《同志宿夜!》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八章

作者:慕枫

宿夜上一次和斐邂碰面是在四季酒店的火焰厅,父亲设宴款待所有应邀来参加婚礼的嘉宾,而那已经是半个月以前的事了。

父亲的婚礼结束后,他便身不由已地投入一连串的电视通告、新月宣传造势活动,还得上广播节目受访,为下一张专辑收歌……他几乎忙得连好好休息一下的时间也没有,却还牺牲睡眠时间去找斐邂,就为了想看看她好不好,不料却连一面也没见上。

她是特意躲着不见他吗?

虽然没有见面,但是,她的消息却还是一丝不漏地传进他的耳中,好像是故意的,燎总会把小邂和栩一同出游的事巨细靡遗地转述给他知道,也不管他是喜欢还是讨厌,迳自说个没完。

打从他认识栩以来,他头一次觉得栩的存在有些碍眼,他干么不回纽约去,栩还有工作的,不是吗?老缠着小邂做什么?

缠……着……协…邂?!

宿夜为自己脑海中浮起的念头大吃一惊,为什么他会因为栩缠着小邂而心浮气躁?

他对小邂的这一股占有欲是怎么一回事?他厌恶看见她和其他男人太过亲近又作何解释?他只想把她留在身边。

把她留在身边?!

宿夜再一次受到莫大的震撼,这不是一个当哥哥该有的想法,他应该为她遇到好对象而高兴才是,但是,为什么他怎么也挥之不去想把小邂留在身边的想法,他不想把她交给其他男人。

难道他是喜欢上小邂了?

宿夜怔忡了仿佛有一世纪那么久,才慢慢地接受了那个令他错愕的念头。

但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把她当成妹妹一般疼爱,有的应该也只是兄妹之情而已,什么时候开始变质了?

“叮咚、叮咚、叮咚!”门铃声急促得像是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

“谁呀?”宿夜捻熄手中的烟,对打断他的思绪的门铃声显露出不耐。

“我这就去开门。”女佣快步走向门口。

门一开,气急败坏的阿豪手上抓了份报纸冲到宿夜的面前。

宿夜冷眼瞅着他,“火烧屁股啦!”

阿豪把报纸摊开在他的面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和陈郁莲之间发生什么事?”

宿夜懒洋洋地将视线投射在那一份摊开的报纸版面上,斗大的字赫然跃入他的眼中——

陈郁莲今面对媒体公开为情自杀的内幕——

有一抹森然的寒光自他深邃的眼眸中掠过,他以极快的速度流览过那一篇报导的内容,而后僵沉了一张俊脸。

那一篇报导中把宿夜写成一个喜新厌旧的负心汉,而斐邂成了工于心计的女子,使用诡计拆散他和陈郁莲,然后将他据为已有……

“我以为你们是好聚好散!”现在却又爆出这么一个始乱终弃的罪名来,几乎令阿豪傻了眼。

“显然她并没有同感。”宿夜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冰块。“她怎么说我都无所谓,但是,她犯了个大错,不应该把小邂也拖下水。”

阿豪开始担心起来,“大部分的人都会声援弱势女子,这对你是极端不利的。”

轻则会让宿夜的演艺生涯蒙上一片阴影,让他的歌迷和影迷留下不好的印象,重则可能会就此断送了他大好的前程啊!

“这样一来媒体记者们又会追着小邂跑了。”他此刻满脑子都在想该如何转移媒体记者们对斐邂的注意力,压根儿没想到自身的麻烦。

“她不会有事的,你现在该想的是要如何渡过这个难关。”阿豪重重地叹了口气。

在新戏即将上映的这个时候闹出这种丑闻,肯定会影响到票房成绩,问题是一个接一个就像连锁反应一样,恐怕会令所有人都疲于奔命。

“小宋呢?”宿夜出乎意外的冷静。小宋是他的宣传。

“在公司应付那些媒体记者,我们应该赶紧想想对策来挽回你的名誉。”蹙紧的眉宇显示出阿豪正为那个大问题苦恼不已。“尽量把伤害减到最校”

宿夜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心中有了决定,“准备一下,待会儿不是有个电视通告吗?”

“你……”阿豪一脸狐疑地望着若无其事的宿夜,觉得不对劲,太不对劲了,向来上通告都要三催四请的人这会儿竟然主动提醒他上通告的时间,真的太不寻常了,夜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怎么?”宿夜把他的狐疑全看在眼里,表面上却不动声色,“还是丑闻一传开来之后,连通告也不必上了?那我倒也乐得轻松一下。”

“你想做什么?”阿豪单刀直入地问。他确信夜一定有了什么打算却无意知会他,而那个打算势必不能两全其美。

“没有,你太多心了。”宿夜摊摊手,俊脸上波澜不兴,瞧不出一点点的蛛丝马迹。

既然明知道阿豪铁定会反对他的决定,而且会反对到底,所以他也只好做了再说,一旦生米煮成熟饭,阿豪也只有接受事实的份了。

虽然这么做会对不起事事为他演艺事业着想的阿豪,但是,他别无选择了,他的演艺事业固然重要,却仍旧远不及小邂,他要保护她不受一丁点委屈。

“暂时你还是先保持沉默,不要回答任何一个相关的问题,知道吗?”在还未想出万全之策时,保持沉默是最好的作法。“我已经事先知会过制作人和主持人了,他们会避开那个敏感的话题。”阿豪怕的是守候在现场的记者们会提出一个比一个尖锐的问题。

“唔!”宿夜含糊地带过。他已经打定主意了,任谁也改变不了他的决定。

既然要想解决之道,就得先了解事情的原委,阿豪问道:“为什么没告诉我她的自杀是为了你?”

“她是为了她自己。”扯了扯嘴角,宿夜的声音饱含不屑与鄙夷。若她以为这样就能够毁了他和小邂,那她可就大错特错了。

阿豪有点明白了,“她希望留住你,对吧?”

宿夜没有否认。

阿豪可以理解陈郁莲的心理了,因为得不到,所以要毁掉。“可是,你也该先让我知道啊!”他也好有个心理准备,才不至于如此震惊,措手不及。

事实上,宿夜也没有料到她会这么做。“现在再说这些都已经太迟了。”是她不义在先,就别怪他不留情面。“如果你打算让那个现场直播的节目开天窗,那我们可以慢慢地谈,我有很多的时间,嗯,就从拍完戏回台湾之后开始说吧……”

阿豪打断了他的话说从头,“走吧!其他的留到车上再说。”

宿夜无异议地朝门口迈开步伐。

※※※※

在摄影棚外聚集了为数惊人的媒体记者,耐心的守候全是为了一丝丝可以访问到宿夜的小机会,想知道他对于陈郁莲的指责有何看法。

阿豪站在角落看着宿夜和主持人的谈笑风生,心中正兀自庆幸节目已经接近尾声了,而所有的事情都很顺利,不料宿夜却主动提起——

“我不否认陈郁莲的自杀是为了我,但是,我不爱她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此言一出,现场所有的人俱是一惊,其中尤以阿豪蒙受的震撼最大。

夜究竟在搞什么?他完全傻眼了,这是现场直播的节目,即使喊暂停也来不及挽回了。

女主持人把握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追问下去,“那么你是承认对她始乱终弃了?”

“不,”宿夜微微一笑,“那一个罪名太重了,我承担不起啊!”

冷汗自阿豪的额头冒出来,夜他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为什么不先跟他商量呢?

女主持人几乎臣服在宿夜迷人的笑靥里,几乎是使尽力气才拉回一丝理智,“据说两位曾经交往过将近半年的时间,是否真有此事?”

“传绯闻是宣传电影惯用的手法,我只是配合宣传而已。”他的说词合情合理。

“为什么陈郁莲会信誓旦旦地说你们曾经相爱过?”女主持人又提出疑问。

“她八成是幻想过度了。”他浅笑如斯,“我是不可能会爱上她的。”

“为什么?”

他斩钉截铁的语气更是引起所有人的好奇,包括女主持人、现场的工作人员,还有守在电视机前面的广大观众。

阿豪和宣传们个个是面色如土,不敢揣测宿夜会说出什么骇人的话来,更没有勇气去想像这个节目播出后会有何反应,一切大概只能听天由命了。

所有的人全都屏息等待宿夜关键性的答案。

他轻描淡写地吐出,“我是同性恋。”

一时之间,所有人全都怔住了,就连女主持人也忘了要问问题。

血色迅速地自阿豪的脸上褪去,他不敢相信宿夜居然当着全国观众的面说出自己是同性恋者,这……老天爷干脆现在劈死他算了,他就不用伤透脑筋去收拾夜捅出来的娄子。

从来就不曾有过任何一个艺人明星敢公开承认自己是同性恋者,宿夜可说是第一人。

许久,女主持人才又回复正常,眼底有着惋惜,“那么你有恋人吗?”这么俊俏、有魅力的男人竟然是同性恋,真的是太暴殄天物了。

“有。”他必须如此说才能取信于人。

“能出他的名字吗?”她也知道这是不能强求的,只是顺口问一问而已。

为了保护小邂不受伤害,只好把栩拖下水了……宿夜用充满感情的声音说出温栩的名字,“他叫温栩,是我的初恋情人。”他可没说谎哦!

在其他人眼中,此时的宿夜十足像个恋爱中人,盈满柔情的双眸更是令人心神荡漾,无法自己。

众人对他深爱温栩的事再无怀疑,却不知那只是他精湛的演技。

“今天谢谢宿夜来上节目,希望你的恋情能够顺利。”女主持人伸出手。

“谢谢。”他也和她握了手。

终于,节目结束。

阿豪像是死了一次,他和数名宣传、工作人员立即上前去护下宿夜,挡下所有的媒体记者,不让任何人突破防线靠近宿夜。

“宿夜,请问你何时发现自己是同性恋者?”

“宿夜,陈郁莲的自杀是为了胁迫你不能和同性恋人温栩在一起吗?”

“请问温栩是哪里人?”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请问你为什么有勇气承认,难道不畏惧大众的异样眼光吗?”

“对不起,无可奉告。”阿豪冷冷地回道。

宿夜则是抿着薄唇不语,在众人的护卫下迅速地走出摄影棚,坐上车子离去。

※※※※

宿宅内

四个“英英美代子”的人正在观赏一个现场直播的节目,而这一集的特别来宾是宿夜。

“她八成是幻想过度了。”电视上的宿夜浅笑如斯,“我是不可能会爱上她的。”

“为什么?”

宿夜轻描淡写地吐出,“我是同性恋。”

守在电机前的四个人俱是一怔。

火疆最先恢复,“燎,录下来。”

宿燎依言而作。

女主持人眼底的惋惜清晰可见,“那么你有恋人吗?”

宿夜肯定地回答,“有。”

“能说出他的名字吗?”女主持人又问。

宿燎和火狼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都再确定不过宿夜会说出何人的名字,除了温栩不作第二人想。

果然,只见宿夜在现场用充满感情的声音道:“他叫温栩,是我的初恋情人。”

关闭电视后,四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在电视上公开表白耶!真是浪漫,如果对象是小邂就太完美了。”连尹泪边拭去眼角逸出的泪——那是因为笑的缘故,边叹道。

“就和燎当初做的一样,不愧是兄弟。”火疆的记忆向来不差。

宿燎仅是笑了笑。

火狼则是红了脸,“三少爷……”

火疆瞄瞄尚在录影机内的带子,“记得把带子放给栩看。”交代完毕,他立即带着连尹泪离开,打算趁这一回来台湾,顺便四处玩一玩。

宿燎克制不住地又是一阵笑,他可以想像栩看见这卷带子时会有的表情——肯定是脸色铁青、咬牙切齿,外加吐血也说不定。

从头至尾,他只觉得很好笑,丝毫不担忧夜的演艺事业会毁于一旦,也不担心全台湾,甚至全球华人都会认为夜是同性恋者。

他这个大哥是不是太无情了些?但是……真的很好笑,哈……

是夜,看过宿夜在电视上的公开告白,温栩正暴跳如雷,像座快要爆发的火山一般,不停地轰隆作响,周遭释出炙人的热气。

“谁?谁是他的恋人啊?那个臭小子是吃错药啦!”温栩的声音像是自牙缝中迸出。

宿燎要笑不笑的样子看来有点滑稽。“夜说得也没有错啊!你的确是他的初恋情人。”

“但,我们什么时候成为恋人了?”温栩逼近他,咬牙切齿地质问。“看看你弟弟做了什么好事?他要当同性恋干我屁事,干么拖我下水?”

这下可好了,连他也被贴上男同志的标签!见鬼了,他最近走的八成是霉运,不然祸事怎么会接二连三地找上他!

“哎哎!冤有头债有主,别把怒气发泄在我的身上。”宿燎一脸无辜,“我可没叫他那么做。”

温栩的怒气稍稍收敛了一些,不论他再怎么生气都不该牵怒其他人,“对不起,我气昏头了。”他努力地压抑下想杀人的冲动。

拍拍他的肩膀,宿燎不以为意地道:“没关系,我可以体会你现在的感受。”自己应该替夜一些好话,消消栩的怒火,免得发生惨案。

“其实夜会这么做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他的话才说了一半,电话铃声立即突兀地响起。

“铃……”

宿燎离电话最近,顺手拿起话筒,“喂!”随即他把话筒递给温栩,“找你的。”

会是三少吗?不对呀!三少没有道理会舍弃他自己设计的精密通讯表不用而改用电话碍…那么是那个臭小子了。“喂!”

电话的另一端果然传来宿夜特有的嗓音,“美人,看过我在电视上的公开告白了吗?”

“你——”温栩气得几乎要七窍生烟了。

“有没有爱上我了?”宿夜仍是语带戏谑,“是不是想立刻见到我啊?”

“是啊!”而且更想扁他一顿。温栩在心中补上了这么一句。

“我现在就在街口。”

闻言,温栩二话不说立即挂断电话,掉头就往屋外而去。

才刚走出宅子,他立即瞧见不远处的街口停了一辆抢眼的白色敞篷车,而宿夜正倚在车门上。

温栩踩着重重的步伐来到他的面前,一副要兴师问罪的模样。“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我们什么时候成为恋人了?”

“漂亮的人即使是生气也很迷人。”宿夜仍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不把他的怒火放在眼里。

温栩逼近宿夜,粗鲁地揪起宿夜的衣襟,“回答我的问题。”他要知道夜是为了什么而牺牲他的名誉。

“为了不让小邂被媒体记者纠缠,我只好给大众一个新的方向、新的目标。”宿夜也不啰唆,坦白承认了他那么做的目的。

单单只是为了让媒体记者转移对斐邂的注意力,所以陷害了他。温栩胸臆中沸腾的怒气几欲破闸而出了,“就为了替她解围,你不惜谎称我们两个是恋人?!”好一个重色轻友的小子!

“你是我的初恋情人,没错吧!”宿夜还是笑盈盈地任由温栩揪住他的衣襟。

温栩毫不客气地一拳招呼过去,“见鬼的初恋情人。”他才不希罕。

挡下那一拳,宿夜顺势抓住他的手,凑上前去低语,“或者我该称呼你一声萧小姐?”

萧……协…姐?!温栩一怔,脑中霎时一片空白,夜为什么会……难道他知道了?

此刻温栩的脑中正轰隆作响,他完全无法思索应对之道,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宿夜。

宿夜趁着他错愕之际,另一只手缠上他的腰,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吻上了他的唇。

霎时,闪光灯四起,按快门的声音不绝于耳,隐身在暗处的记者纷纷把握最佳的时机拍下珍贵的画面,然后赶着回去写稿。

温栩的反应慢了好几拍,呆呆地瞪着眼前放大的俊脸、唇上温热的接触……蓦地,一个念头窜进他混乱的脑袋中——夜在吻他。

他猛地使力推开宿夜,反手就是一拳送上,这一回可就结结实实地招呼上宿夜的肚子了。

“唔。”好痛!宿夜一连退了好几步。栩下手真重,一点也不留情。

温栩胡乱地擦了擦嘴唇,咆哮冲口而出,“该死的,你干么吻我?”他漂亮的眼眸里透射出一股想要杀人的强烈欲望。

“这是你欠我的。”宿夜的眼中亮起一簇光芒,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我欠你?”温栩还在擦嘴。太恶心了,他竟然和宿夜接吻了!

“对,因为你欺骗了我纯纯的感情。”那个吻对宿夜而言是一个仪式。

“关我屁事!”温栩的口气不佳。

是夜自个儿没把眼睛放亮一点,误把他一个大男人当成女人,怪得了谁?他都还没找夜算帐呢!

“这是告别之吻,”宿夜心想,年轻时对栩的倾心爱慕是该作个结束了。“告别昔日的初恋情人。”

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想守护一辈子的对象了,而那个对象即是——斐邂。

※※※※

开学已经一星期了,大学里多彩多姿的生活和资讯的确是让斐邂忙得没有时间去想起和宿夜有关的事,但是,同班同学里仍有不少学生是宿夜的迷,谈及他的消息是在所难免的,她没有办法拒绝。

拜和宿夜传过绯闻之赐,几乎整所大学的学生都认识她了,不论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对她指指点点,在她的背后窃窃私语,或者围着她打听和宿夜有关的消息。

这半个月以来,宿伯伯和母亲不只一次地要她搬去与他们同住,她却以该独立的理由拒绝了,其实只是她怕和宿夜见面的次数一多,会更无法割舍那一份感情,所以她竭尽所能地避免和他碰面。

但是,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宿夜俊逸令人心折的神采就紧紧地霸住了她的脑海,不留一丝空隙,她根本就忘不了他,这样真的很痛苦。

原以为她的生活可以平静一阵子,虽然其中夹杂了不为人知的痛苦,但是,陈郁莲面对媒体公开为情自杀的原因像是在她平静的生活中投下一枚炸弹,粉碎了她的平静,再度引起喧然大波。

为此她今天没去上课,又窝在家里了。毋庸置疑的,大厦门口必定又聚集了一大群媒体记者——这是经验之谈。

但是,最令她震惊的是夜在电视上公开承认他是同性恋?!恋人是温栩。

电视萤幕里仍在播放着不知名的连续剧,她怔怔地盯着萤幕,目不转睛的,却是什么也没有看见,什么也没有听见,眼前残留的是夜深情的容颜,耳际缭绕的是他充满感情的告白,挥之不去一次又一次地刺痛她的眼,刺伤她的心。

她原以为自己可以慢慢淡释对夜的感情,假以时日便能够退回到妹妹的位置上,不再有非分之想,她也一直在努力着,但是,好难,真的好难,她的心完全不受控制。

虽然她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夜会有恋人,纵使对象不是温栩,也会是其他人,但是,亲耳听见他说出来,她却难受得几乎要喘不过气,她的心在那一刹那间仿佛碎成了千万片。

他爱的人是温栩,那已经是铁一般的事实了,任谁都会深信不疑,若不是真爱,他又怎么会公开承认温栩是他的恋人,他是同性恋这等重大的事!

身为他的妹妹,她应该衷心地为他找到真爱而高兴,但是,伤心的泪却一颗一颗掉落,止也止不住,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心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