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慕枫 > 《同志宿夜!》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九章

作者:慕枫

翌日一早,各大报纸的影剧版上赫然都出现了一张宿夜和温栩的接吻特写,而且还是各种角度的取景应有尽有,照片看起来是相当的完美,有股诡异的协调感,而且引入人胜,让人有种未能躬逢其盛的遗憾。

照片会引起骚动是必然的结果。向来宿夜的一举一动都是瞩目的焦点,即使是一点芝麻小事也可以大作文章,更何况是这等大消息,记者们更是非得大书特书一番不可了。

温栩愤愤地将报纸撕毁成一堆碎屑,却仍不能消褪他心中的熊熊怒火,他这下子可真的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而那个该剁成八块的罪魁祸首——宿夜却跑得不见人影,留下一大群守候在外头等着堵他的媒体记者,让他寸步难行。

早知道这一趟台湾行会如此多灾多难,他就死也不会来了。

“叮叮!”倏地,温栩手上的精密通讯表响了起来。

他按了个键,一片超薄的液晶体萤幕升起,立即出现了火疆似笑非笑的脸。

“三少。”他稍稍收敛了一下怒气。

火疆颌首,“栩,照片拍得很不错,你和夜倒是挺登对的。”

“三少,我是被那个臭小子设计陷害了,我和他之间什么也没有。”那一些混淆视听的接吻特写仿佛已经在温栩的身上烙了印,令他百口莫辩。

火疆不疾不徐地表明态度,“爱情是不分性别的,只要真心相爱,我会祝福你们的。”

“三少——”温栩好想骂脏话,当然是骂把他害到这步田地的宿夜,真是去他的OOXX,他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会认识夜!

※※※※

宿夜公开承认他是同性恋者的行径引来了两极化的反应,有人赞赏他的勇气,亦有人鄙视他异于常人的性向;有人支持他的爱情,亦有人坚决反对这种违反自然生态的结合,在网路上也引起激烈的讨论。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太令人震惊,也令宿夜所签约的唱片公司措手不及,害怕他会毁在这个“丑闻”上,所以,他们决定暂缓出片计划,先观望一下社会大众对这个事件的反应为何,然后再评估他这个“商品”是否还有投资的价值,之后再作决策,毕竟现实是很残酷的。

“在作决定之前,你为什么不先和我商量一下呢?”气了两天,阿豪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再去生气了,他的头发八成气白了一大半。

“你会同意吗?”宿夜换了个坐姿,懒洋洋地掀了掀眼皮,锐利的眸光有一下没一下地透射出来。“不会。”他知道阿豪肯定不会。

阿豪无言以对,结果正如他所说的一样。

※※※※

“这不就结了。”

“事关你未来的演艺生涯,你为什么不能慎重一点?”阿豪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有很深的无力感,他这个经纪人算什么?枉费他还特地作了规划,准备让夜进军世界。

“我是很慎重地作了这个决定。”基于对他的歉疚,宿夜认真地回答。

慎重?!他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你在乎你的演艺事业吗?”其实在阿豪心中是惋惜多过于生气。

“当然。”宿夜毫不犹豫,“但是,相较之下我更在乎小邂的感受,在那个时候不论我如何解释我们之间的关系,都改变不了社会大众先人为主的观念,所以我别无他法了。”即使再重来一回,他的作法依然相同。

阿豪的表情缓和了下来,掺杂一点新奇,“你为了她不惜毁掉辛苦多年的成果?”

宿夜微微一笑,“的确是如此。”

“你爱上她了。”阿豪的语调半是肯定,半是陈述,心想若非是为了爱,他怎么会作这么大的牺牲?

“恐怕是。”他点头。

“她知道吗?”阿豪又问。

宿夜摇了摇头。

“那么去吧!我等你的好消息。”阿豪贴心地说,反正近期内他的电视通告、新片宣传、新专辑的筹备工作全都停摆了,什么事也没有,就让他专心去处理感情问题好了。

在这个诸事不顺的时候,至少还有一件会令人感到高兴的事——夜恋爱了!

即使多年来的努力成果会因此付之流水也无妨,他希望夜能够幸福,能够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

“叮咚、叮咚!”

等了半晌之后,门内依然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丝毫回应。

宿夜不死心又按了按门铃,这一次比刚才急促且持久,“叮咚、叮咚、叮咚!”

在上楼之前,他曾麻烦大厦管理员替他拨过一通电话确认斐邂是不是在家,他知道她就在屋内,只是不肯出来应门而已。

“叮咚、叮咚、叮咚!”持续不断的嘈杂电铃声音已经引起对面A座住户开门探视了。

他依然故我,“小邂,我知道你在里面,如果你不怕吵到邻居,那就别理我。”他会一直接门铃,直到她开门见他为止。

“叮咚……”

对面A座住户的脸色愈见难看,似乎已经蓄势待发要冲出来扁人了。

终于紧闭的门拉开了一条细缝,斐邂自门后探出半边脸,低声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不让二哥进去吗?”宿夜不答反问,神色自若地缩回凌虐门铃好一会儿的手指。

她莫可奈何地拉开大门,“请进。”

宿夜大刺剌地越过她走进屋里,“你明明就在家,为什么拖这么久?”

“我……我在睡觉。”情急之下,她只好胡乱地找了个借口搪塞。

“是吗?”他拉长尾音,表明了是不信。刚刚那一阵嘈杂刺耳的门铃声恐怕连死人都会被吵醒,她却还能拖那么久!

“是啊!呵——”斐邂还特意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佯装出刚睡醒的样子。

她的视线眷恋地胶着在他的身上。半个多月的避不见面,她备尝思念之苦,压抑情感的煎熬,而此刻他就在她的眼前,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这时她才发现自己有多么想念他的身影、他的一切,对他的感情并没有如预期般的渐渐淡释,反倒是愈见浓烈,她没有办法命令自己不爱他……

“大学生活还能够适应吧?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挂心她的一切似乎已经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了,即使在他的演艺事业遭受挫折的此刻,他最关心的仍旧是她。

“一切都很好。”他为什么要这么关心她?即使只是兄长对妹妹的关心也会令她更眷恋着他。

不经意地一转身,宿夜却发现她又在两人之间隔出了一段距离,“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你老是刻意地和我保持距离,甚至避着不见我,该给我一个原因吧!”这一回他非得弄清楚不可。

“没……没有啊!”他附近的氛围充斥着他特有的气息,她不敢靠太近,怕一个把持不住便会迷失在其中,她很害怕会愈陷愈深。

他为什么要来找她?在这个她还无法释怀的时刻,她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他。

他的温柔和关心会让她更无法割舍那一份感情,更痛苦不已。而他爱的人是温栩,她没有办法面露微笑地他和温栩,她做不到。

“你在说谎。”宿夜轻易地看穿了她伪装的若无其事,带着剖析的目光让她无处躲藏。

斐邂闪避他的目光,“我没有。”她说话的口气不自觉地透露出一丝急躁。

“那么你看着我再一次。”宿夜的脚跟一转,一步一步地朝她逼近。

结果,斐邂退得更远。

她的举止不啻是作了说明,“你有。”他不肯有一丝一毫的放松。

面对他的逼问,她终于失控地叫道:“对,我是刻意和你保持距离,躲着不见你,不接你的电话也不回你的电话,因为我不想见到你。”

“为什么?”他不解,他做了什么事让她这么讨厌吗?应该没有吧!

“因为见到你会让我很痛苦……”感觉一股热气袭上眼眶,视线模糊了起来,她一直很努力地压抑自己的感情,而现在已经濒临极限了。一想到他爱温栩的事实,心痛便又无法遏止地蔓延开来,紧紧地攫住她。

痛苦?!宿夜的眼底飘上一抹不舍和心疼,他从不知道他的存在会给她带来痛苦。

望着她悲伤的神情,他感觉像是心头破了一个洞,汩汩地流出浓稠的液体淹没了他的心,令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了,只有她会让他有这种像是整颗心揪在一起的感觉。

“我一直在努力不要让自己喜欢上你。但是,真的很难,我没有自信能够当你的妹妹,更没有办法祝福你和温大哥……”斐邂一古脑儿地把心底的话全都倾倒出来,“以后我们尽量不要见面。”她倒宁愿他是讨厌她的,那么一切会容易些。

不要让自己喜欢上他?!祝福……他和栩干么?以后尽量不要见面?

宿夜一连受到三次惊吓,好半晌才恢复正常。

他没有听错吧?她那第一句话的意思是表示她已经喜欢上他了吗?“你喜欢我?”喜悦的感觉这时才慢慢地自他心底浮现。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对。”她垂着眼,任由滚烫的泪水滴下,她不敢抬眼去看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她这么一坦承之后,或许他们连兄妹也当不成了……不过,这样也好,斩断关系之后,原本不该有的奢望也就会一一灭绝。

看着她的眼泪扑簌簌地掉落,难受的感觉侵蚀了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他没有办法漠视她的泪水,“我也喜欢你呀!别哭了。”

她激动地摇头,溢出眼眶的泪四处飞溅,“不,那是不一样的,我对你的喜欢早已超出手足之情,我希望你只属于我一个人。”而那是不可能的,他爱的人是温栩,她嫉妒温栩。

宿夜张开手臂将斐邂娇小的身躯嵌入他的怀中——那仿佛应该专属于她的位置,触碰到她的掌心益发灼热了起来,“好啊!”他不想再看到她的眼泪,他想要好好地用心呵护她。

她安静地伏在他的胸膛上,任由他搂着她。

就这么一次……她纵容自己偎着他,被他的气息紧紧包围着,她忙着将这种幸福的感觉刻在心底;水远记住,而没有听清楚他说的话,“什么?”

“我说好啊!”他撩起她柔亮的发丝把玩,凑近鼻端嗅了嗅,有淡淡的洗发精香味。

他说好碍…什么东西好啊?明知道自己该离开这个怀抱,她却舍不得,想多待一会儿,贪婪地想多汲取一些温暖。

她刚刚说了什么?斐邂开始回想,而后有一句话跃入了她的脑海中——我希望你只属于我一个人。

而他的回答竟然是——好啊!她错愕地抬起头瞪着他。

他顺势俯下脸吻去又自她的眼眶中滑落的泪珠,动作轻柔犹如羽毛拂过。

那轻轻的一吻带给她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她使尽全身的力气将他推开了去。

他竟然吻去了她脸上的泪!脸上被他的唇碰到的地方开始发烫。哥哥不应该对妹妹做这种事,“你……你……”她突然口吃。

而宿夜……在笑!她的感觉开始错乱,他看她的眼神里似乎多了一丝什么,她不出具体的形容,但是,就是不同于以往了,而那令她心慌意乱。

“你喜欢的人是温栩。”她定了定心神。

他就知道她误会了,“你相信我上节目所说的那一番话?”

“如果你不爱温栩,又怎么会在电视上公开承认?”她的心又隐隐作痛。

宿夜有些遗憾地道:“很可惜,栩压根儿就不相信我对他的爱。”他自己也不信。“而且,这会儿他大概恨不得把我剁碎了喂狗。”

她听得是一头雾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他们不是相爱的吗?现在几乎全国的人都认定他们是一对情侣了,难道不是?她的心中又燃起一小簇希望之火。

“也难怪了,谁教我设计了他,害他现在被媒体记者的紧迫盯人搞得快发疯了”不过,他们谁也不欠谁,谁教栩也扮成女人欺骗了他。

斐邂愈听是愈胡涂了,不过,媒体记者的紧迫盯人的确是可以把人搞得快抓狂,那种苦头她也尝过。

心底有个模糊的念头冒了出来,她努力地想要捕捉住那个念头弄个明白,因而松懈了防卫。

宿夜乘机摆布了她,他在沙发上落了坐,然后将她安置在他的腿上,她茫然的表情十分惹人怜爱。

以往,他为什么没有发现她有这么多令人心动的特质?而现在,她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和举止都可以吸引他的目光。

想了好久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她决定宣告放弃,茫然的焦距慢慢地集中起来,对上一张近距离的俊脸,她直觉地屏住呼吸。

她和他什么时候靠得这么近?近到她可以感觉他的呼吸,他温热的鼻息拂过她的脸庞,而且——她正坐在他结实的腿上!

这一惊非同小可,她立即就要站起身,不料却被一双有力的手箍制住,动弹不得。

那一双手就搁在她的腰际,掌心散发出来的热度正隔着薄薄的衣料熨烫着她的肌肤,臊热她的心。

不对劲,真的很不对劲,而且是大大的不对劲,他现在对待她的态度不像是哥哥,反倒像是……像是带点宠溺的情人。

他像是带点宠溺的情人,噢噢!她八成是昏了头,不然,怎么会有那种感觉?斐邂的脸皱成了一团。

“你……你放开我。”她吞了口唾液。“椅子很大,我坐旁边就好。”反正,不管怎么,她都不应该坐在他的腿上,给人的感觉太暧昧了。

“喔!”他应了声,随即让她滑下他的腿,不过,他并没有放开她。

她狐疑地看着他,不知道他究竟想做什么。

宿夜似笑非笑地站起身,拉着她走向另一张只容得下一人的沙发,他一屁股坐定位之后,再度将地安置在他的腿上。

这下子她可没话了吧!他屁股底下的张沙发椅只能坐一个人。

他是故意的!她有十足的把握。“你是宿夜吗?”她觉得不像,一点都不像。

“看不出来吗?”他笑着反问。他还是他,只不过他理清了心中的感觉。

斐邂的身子不自觉地往后仰,将两人之间的距离稍稍拉开一些些,“你变了。”

他察觉到了,又将她搂近了一些,“坐好,小心摔下去。”她还感觉不出来吗?

靠得太近让她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僵直着身体动也不敢动,心跳却开始加速。

宿夜睇凝着她,闲适地开了口,“我是故意在电视上承认我是同性恋,并且把栩拖下水的。”对于现在的情形,他相当满意。

“为什么?”她呐呐地问。

通常真正的同性恋者都会极力地隐藏起自己,避免暴露在大众的面前,一方面是害怕其他人异样的眼光,另一方面还得承担许多无形中的压力,身心都会备受煎熬,所以,他们还是宁愿隐身在暗处,而他却把麻烦往身上揽,她想不通。

是什么原因让他作出这项决定,而且不惜会赔上他在演艺圈的大好前程?

他漾出微笑,轻描淡写地道:“因为要反击。”惟有这个方法可以将她隔绝在暴风圈外,还能打击到陈郁莲,两者兼顾。

“你还可以用其他的方法,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斐邂的声音倏地隐没,莫非……她的心中一动。

原本许多媒体记者都已经盯上她了,她也因为摆脱无所不在的记者们而跷了一天课,而宿夜在电视上说的一番话轻易地转移了媒体记者们的注意力,只是害苦了温栩,温栩代替她成为媒体记者追逐的对象。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而那个答案却令她傻了眼——她是唯一一个因为他那一番话得到益处的人,他是为了保护她而承认自己是同性恋。

“怎么不说话了?”宿夜好奇地觑她。

她的眼泛起一层雾气,“你那么做是为了我。”顿时,她心中涨满了感动。

他盯着她水气氤氲的明眸,就怕又凝聚成泪,再度泛滥成灾,只好默不作声。

她把泪意逼了回去,他待她那么好,为了保护她可以舍弃他如日中天的演艺事业,即使他只把她当成妹妹,也已经足够了,“二……哥,谢谢。”这是她头一遭叫他二哥,她决定了,不论有多困难、有多痛苦,她都会学着当他的妹妹。

宿夜似笑非笑地睨着她,“还是叫我的名字好了,我不想当你的哥哥。”

她瞠目怔怔地问:“为什么?”嫌她是个大麻烦吗?还是……

他将她的手纳入掌心,沉稳而诱人的嗓音掺入醉人的柔情,“我爱上你了,所以,没有自信再继续当你的二哥。”而后他的微笑浮起。

她怔在当场,反应不过来。

他好笑地唤回她的神智,“有这么难以置信吗?”他深情的眼眸会勾人。

斐邂仍未自震惊中回复,喃喃地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八成是在作梦。”有种踩在云端轻飘飘的不踏实感,让她有置身在梦中的感觉。

“我可没有。”他扬起声,目光浏览过她的脸蛋,而后停驻在她粉嫩的红唇上,她粉嫩的红唇捉住他的目光,润泽的唇色诱惑着他去品尝。

不假思索的,他凑上前去,顺从心意地吻上斐邂粉嫩的唇。

痒痒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搔弄着她的唇瓣,她凝神细看,却猝不及防地撞进两泓黑幽幽、深不见底的湖水里头,相距一寸的俊脸显示出一项骇人的事实——宿夜正吻着她。

她诧异地张口要叫,却没有发出声音。

他趁势长驱直入,挑逗她的舌,一点一滴地加深两人之间的缠吻。

那一个吻征服了她的意志,像是微量的电流贯穿了她,酥软了她的身体。

幸好她此刻是坐在他的腿上,否则,她酥软的双腿恐怕无法支撑身体的重量。

宿夜笑着退开,“清醒了吗?”盯着她红肿的唇瓣,更多的笑意跃入他的黑眸之中。要不就是他的吻技退步了,所以她才会昏昏欲睡……应该还不至于吧!

斐邂滚烫的双颊像是被火烧灼般,温度还在持续上升中,“你……你……”她吐不出完整的字句,唇上还留有自他的嘴唇传来的热力。

“没有哥哥会这么亲吻妹妹的,相信我的爱了吗?”他的笑意有增无减。

她怔怔地轻抚着唇,“你……你真的爱上我了?!”她氤氲的明眸中浅浅地散发出迷惑。

“我不介意再向你证实一遍。”他作势又要吻她,只不过,他也怕一个不小心会控制不祝

她吓了一跳,双手抵着他的胸膛,阻止他再向前靠近,迭声道:“我相信,我相信就是了。”

“真的?”他瞅着她。

她点点头,“可是……”她还有疑问。

“可是什么?”

“我和温大哥长得一点都不像……”她偷偷地瞄他的表情,见无异状才又继续了下去,“我一直以为你会爱上萧羽。”

宿夜隐忍着笑意,该跟她说萧羽其实就是温栩吗?算了,给栩保留一点形象好了!“我若爱上萧羽,那必定是移情作用,而不是真正的爱。”

斐邂的眉毛拱了起来,形成新月状。

那么他对她的爱是真爱喽!她其实是深信不疑的……自然而然的,她又记起他的演艺事业所遇上的危机,她很担心。

他看到了她未出口的担忧,笑道:“毋需强求,一切顺其自然就好。”一旦他没有办法再被观众接受,他就此退出演艺圈,回去继承家业也好。

“可是……”她迟疑着。

“没关系,即使不再有歌迷支持我,只要有你一个人就够了,到那个时候我就只唱歌给你听。”他相当的豁达开朗,这是他自己的抉择,他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