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慕枫 > 《同志宿夜!》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十章

作者:慕枫

经历一段混沌不明的暧昧时期,顺道修生养息之后,宿夜原本陷入胶着困境而停摆的演艺工作又再度活络了起来,他独特的魅力再度征服了歌迷,他的人气更是扶摇直上,无人可以匹敌。

多数的歌迷们虽然曾经因为他的同性恋者身分而感到迷惑,甚至排斥,但是历经一番缜密的思考之后,他们仍旧愿意继续支持他。

对于宿夜和温栩之间的禁忌爱情似乎已经渐渐被社会大众接受了,甚至还有人自愿要替他们筹备一场世纪婚礼。

宿夜正在棚里为今天的专访作结论,他清闲自适地道:“爱情并没有固定的模式,也没有界限,爱了就是爱了,两情相悦并没有错,只要不伤害到别人,就可以俯仰无愧地昂首阔步。”

阿豪和宣传、工作人员站在角落,对宿夜充满自信的言谈和举止全然的心折。

当初爆出极具震撼性的消息时,绝大部分的人都认为他已无法在演艺圈内继续生存了,但是,任谁也料想不到的结果出现了!

宿夜非但没有被击垮,反倒更炙手可热,消失在演艺圈的反而是以弱女子姿态博取同情的陈郁莲,当然宿夜是最大的原因,他不在乎陈郁莲要如何毁谤他,但是,牵扯上无辜的小邂,她无异是在自掘坟墓,他不会轻易作罢的。因此,他放出话表示自即刻起陈郁莲和她上过的节目都在他的拒绝往来户名单里头,这就是他的报复。

他主演的电影“魔鬼契约”才刚下档,虽然上映之初碰上他的“丑闻”,他并未参予宣传的工作,不过,片子仍是叫好又叫座,票房创下历年来的新高,并且在各大影城、电影院造成相当奇特的景观,

同期上映的还有一片日片、两部西片,宿夜的“魔鬼契约”几乎是场场爆满,反观其他三部片子却是乏人问津,形成极端强烈的对比。

宿夜朝阿豪走去,俊脸上有抹疲 惫掠过。他不介意生活比往昔更加忙碌不堪,但是,让他没有时间和小邂相处,他可就不太高兴了。

“接下来要到第三摄影棚参加一个大型综艺节目的录影,还有半小时,你可以先休息一下。”阿豪翻了翻行事历。

宿夜点了下头,目光越过他瞧见一抹颀长的身影,整张脸亮了起来,而后一抹坏坏的笑浮上嘴角,迅速地蔓延开来。

阿豪回过头瞧见一张绝美却带怒的容颜——是温栩。

他那一张漂亮的脸蛋在台湾已经是人人皆知的标志了,也等于是各个摄影棚的通行证,不论是哪里他都可以通行无阻,这是他和宿夜成为公认的一对“情侣”唯一的好处,而坏处……多到不知从何说起。

“这么好来探我的班啊?”宿夜极为开心,揶揄地咧大迷人的笑容。

温栩的眼底掩上一片阴郁,“我有话跟你说,私底下。”他知道周围有许多人在注视着他和夜的一举一动,其中不乏记者,他得小心一些。

宿夜欣然同意,“好啊!我有半小时的空档,到楼下对面的咖啡厅坐坐好了。”

温栩没有异议。

跟阿豪交代去处之后,宿夜便偕同温栩下楼,前往大楼对面的咖啡厅。

点完饮料,待服务生离开之后,温栩满脸阴霾地压低声音,“你想玩到什么时候?”他满腔的怒气像高温滚沸的岩浆濒临爆发。

宿夜打算回答他的问题,正巧服务生送上饮料,便停顿了一下。

服务生送上两杯咖啡和一大杯呈淡金黄色的不知名饮料,上头还插了两根吸管。

“我们并没有点这个饮料。”宿夜笑容可掬地向服务生说明。

服务生回以一笑,“是我们店里的招牌饮品——情人果茶,我请你们两位喝的,希望你们可以幸福快乐地长相厮守。

温栩的脸愈见铁青,宿夜谢过她的好意,眼睛亮了起来,肆无忌惮的笑意迅速蔓延开来,像野火燎原般一发不可收拾。

真是太有趣了!那个女服务生居然要他们像普通情侣一样分享那一杯情人果茶,栩肯定会更气。

果不其然,他视线一拉高立即对上一双冒火的眼眸,一不小心肯定就会被烧成一堆灰,“挺有趣的,是吧?”世上还是有可爱的人。

“是很有趣。”温栩的声音像是自齿缝进射出来,感觉差了十万八千里。

类似这样子的事他已经遭遇过好几次了,有时走在路上也会突然冒出一个陌生女子来对他说:“加油,我会默默地你们的。”

宿夜凑上前去尝了一口,“不错耶!满好喝的,你要不要喝一口看看?”还有另一根吸管嘛!

温栩恶狠狠地瞪着宿夜脸上可恶的笑容,心中有股想要撕之而后快的欲望,“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他可没那个心情玩你侬我侬的肉麻游戏。

宿夜笑了笑,“横竖你都已经被我拖下水了,干脆就好人做到底吧!现在拆穿一切会让小邂再度成为众矢之的,那我之前的心血不就都白费了!”

温栩完全无法反驳,因为他说的全是实话,但是……他的名誉啊!

“而且……这是你前一阵子老缠着小邂不放的代价。”宿夜虽然也是因为那样子察觉自己的心意,可是那也着实令他烦躁了好一阵子。

唉!爱吃醋的男人。“小邂她愿意当你的地下情人?”温栩不死心,犹在作垂死的挣扎。

“为什么不?”宿夜又喝了一口情人果茶,不该辜负人家的好意,“她并不想再度引来媒体的高度关注,有你当我名义上的情人,媒体记者就不会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而且她也会减少许多情敌,没什么不好啊!”不过,后者并不是重点,对他而言,他只在乎她一个人,她以外的女人都无关紧要。

希望又再度破灭,温栩像个泄了气的皮球。算了,反正他也不会在台湾待很久,就暂时忍耐一下好了。

“算了,目前就维持现状吧!”他莫可奈何地认命了,“不过,你可别又给我搞其他花样,否则。 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哦!”

“保证不会。”宿夜举起右手作发誓状。

温栩嗤哼了一声,起身打算离去。

宿夜也跟着站起来,“这么急着走,不留下来参观录影吗?”时间差不多了,他也该回摄影棚去了。

温栩很不以为然地白了宿夜一眼,“没兴趣。”他又不是留下来玩的,他还有正事要办呢!

宿夜笑笑,走去柜台付了帐,然后和温栩一前一后地出了咖啡厅。

“你这么说可就太伤我的心了,枉费我们情同‘夫妻’……哎哟!”宿夜一不小心就撞上了突然停下步伐的温栩,他申吟了一声,幸好没有撞得太用力,不然,鼻子肯定会歪掉,呼!好险。

温栩霍地旋身瞪他,黑眸中闪着几簇阴光,“不要挑战我的忍耐限度。”

宿夜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已数名记者围了上来,你一言我一句地提出问题了——

“温先生不是台湾人吧?”

“两位来这里约会吗?”

“能不能够拍张两位的合照?”

温栩转过头,视线一一扫过说话的人。

原本他们就都已经知道温栩是个拥有绝美容貌的男人,只是没有预料到在近距离见到本人后,竟会被他的美丽震慑得说不出话来,而且还会不由自主地脸红了起来,心脏也卜通卜通地在胸腔内急速鼓动着,仿佛见到梦中情人一般。

宿夜不着痕迹地将众人目瞪口呆、脸红心跳的样子纳进眼底,忍不住在心中窃笑,他们现在的模样就和他十六岁那一年第一次见到温栩时相同。

温栩捕捉到他眼中一闪而逝的笑意,杀人似的目光立即射过去。

他赶紧摒退笑意,免得被他如利刃般的目光当场刺死。

温栩吝于吐出一个字,甚至一个单音节,不理会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包括宿夜,转身就迈开步伐。

在场众位记者皆是一脸错愕,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目送他离去。

宿夜清了清喉咙,出来收拾残局,“不好意思,他那个人一向不爱出风头,而且,我们刚刚有一点小争执,所以他在生气。”他状似无奈地摊摊手苦笑。

众人皆忘了刚才的事,促狭地低笑开来。

“小俩口吵架啦!”有人打趣。

“多让他一些就没事了。”有人传授秘诀。

宿夜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是这样子的吗?下次我会试试的。”

大马路对面传来阿豪的叫唤声,“夜,录影时间快到了。”他指了指楼上。

“我得去录影了,失陪。”语毕,宿夜立即穿越马路走向他,准备开始接下来的工作了。

※※※※

温栩心不甘情不愿地被宿夜拉到台大来,他们两个衣着轻便,分别戴了帽子,力求朴实毫不起眼地穿梭在台大校园里找寻斐邂的身影,手上还应景地抱了几本厚重的书。

“你要来找小邂关我什么事?干么非要拉我一起来?”温栩边走边抱怨。

“这样比较万无一失。”有栩的护航,即使被眼尖的记者逮着了也不碍事。宿夜的目光自压低的帽下像雷达般地扫射过每个女人的身影。

※※※※

“你想得倒好,我又没有义务要当你的挡箭牌,况且现在是我的上班时间耶!”这可是旷职耶!“要是害我被三少Fire掉,我肯定找你算帐。”不过,抱怨归抱怨,温栩还是跟着他的脚步前进。

“到时候我负责养你,行了吧!”宿夜坏坏地咧大别具意义的笑容。

温栩踹了他一脚。“谁要你养来着?再开这种劣质的玩笑,你会死得很难看。”

“扁我的时候记得别弄伤我的脸,”那也是商品之一,他已经有先见之明了。谁教他已经玩上瘾了,老爱开栩的玩笑,被扁是早晚的事!

蓦地,宿夜的眼睛一亮,找到她了。不过,在另一道身影也映入他的眼中时,俊脸倏地僵沉了下来,幽暗的眸中燃起阴森的寒光。

醋坛子又打翻了。温栩见状,好笑地暗忖。

※※※※

斐邂懒得理会那个无聊男子,迳自抱紧书本加快脚步,企图摆脱他。

赵志铭不死心地追了上去,亦步亦趋地跟在她的身边,“别这么快就把我三振出局嘛!试着了解我,日后你一定会爱上我的。”

“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不过我并不想了解你。”斐邂头也不回地说。

打从她入学以来,他便缠上她了,而且就像打不死的蟑螂,老是在她的身边打转,而其中必定有什么缘故。

她深知自己并不是那种会让人惊艳或一见钟情的美女,而且之前她和他根本就不认识,他会这么巴着她,委实不太寻常。

虽然他长得也颇为英俊,她却看不顺眼,在她的眼中谁也及不上宿夜。另外一点,她也早就耳闻过他的风流史了,会相信他的人是大笨蛋。

赵志铭突然拉起她的手,放置在胸前,“斐邂,你难道完全感受不到我的心意吗?我的心脏是为你而跳动的。”他说得挺顺口流利的,像在演三流的爱情肥皂剧。

斐邂的鸡皮疙瘩都快掉满地了。“赵志铭,放手。”她连名带姓地叫他,不高兴他突然拉住她的手。

他并未松手,“感觉到我的心跳了吗?”

她奋力地抽回手,“你不必白费力气和时间,我不会爱上你的。”什么心脏是为她而跳动,简直就是肉麻当有趣嘛!

“为什么?”他似乎无法置信,居然会有女人对他的追求不心动。

“就只是不来电而已,你可以转移目标了。”她说得很直接,懒得再拖泥带水。她的心只装得下宿夜,再无其他空位给别的男人。

“因为宿夜的缘故吧?”他的眼中有明显的恶意让人畏惧。

“不关你的事。”她绷着脸。

“他都已经抛弃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你还希望他会回心转意吗?”

“那是我的事。”她转身就走。她认为没必要向他解释或说明什么,他爱怎么就随他去,夜有多爱她,她自个儿知道就行了。

赵志铭露出真面目了。“怎么?拿起桥来了?你真以为自己是个大美女吗?别笑掉人家的大门牙。”他已不复方才的深情,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斐邂停下步伐,“我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个大美女。”这一点毋需他来告诉她。不过,她不明白的是他究竟意欲为何?

“充其量你也只不过是一只别人穿过的旧鞋而已,我会追你是因为你曾经是大明星的女人,我想看看有什么不一样。”他说得极为恶毒。

原来他是……唉!真是一种米养百样人,想不到还有这种变态。她懒得和这种人生气,就当是一只疯狗在乱叫乱吠好了。“呃……”夜怎么会在这里?

宿夜挟着雷霆万钧的暴怒冲了出来,一把揪住赵志铭挥手就是一拳,打掉了赵志铭的一颗牙,却还是消褪不了满腹的怒气,若不是斐邂拦他,恐怕赵志铭会被打个半死。

事情发生得太快了,赵志铭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即使能够有所反应,肯定也不会是宿夜的对手。

“算了,别跟他一般见识。”斐邂完全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宿夜可舍不得她受一丁点的委屈,这个混帐小子却说话来侮辱人,孰可忍、孰不可忍!

温栩则是在一旁看好戏。难得会看到夜如此火爆易怒,不好好欣赏岂不是太浪费了!

鲜血自赵志铭的口中淌了下来,看起来相当的怵目心惊。

渐渐的,有一些学生聚拢 过来。

温栩劝道:“人愈来愈多了,我们快走吧!”要是让人发现他是宿夜,而且还动手打人,肯定又是丑闻一桩。

宿夜的眼中闪着令人背脊发凉的寒光,他伸手在一旁的花圃里抓了一把土塞进赵志铭的嘴里,“嘴巴放干净点,不要再有下一次。”吐气如丝,他的口气温和得近乎诡异,令人胆战心惊。

“咦……哟……映……失水?呸呸!”满口的泥土让赵志铭说起话来不清不楚,没半个人听得懂。

宿夜知道他想说的是——你究竟是谁?

挑着冷笑,宿夜逼近他,微微拉下鼻梁上的墨镜,只让他一个人瞧见自己的长相。

“兀……嘿?!”他怔祝是宿夜?!怎么可能……

宿夜不再理会他,拉起斐邂的手穿过围观的人群走了开去。

唉!情人的眼中是容不下一粒沙子的,更何况还是这么大的一个人。温栩落单地走在他们后面,他是很认命的。

走了好一会儿,宿夜才开口,“他缠着你多久了?”他的语调残留一丝不自然。

她自长睫毛下偷觑了他一眼,小小声地道:“打从开学一直到现在。”

“三个多月了,而你居然只字未提过?!”他气坏了,握着她的手却意外地轻柔。他就这么不值得依靠吗?

“这一阵子你都很忙,而且又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所以……”她就没说了。

不过,刚刚他因为赵志铭辱骂她而怒不可遏,甚至动手教训人的举止让她感到备受重视,但是,她不希望他再为她打架,毕竟他是公众人物。

“再忙也不及你的事重要,下次再有类似的事一定要告诉我,知道吗?”他要她的承诺。

斐邂的头点了一半,“可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才行。”她也有要求。

“说吧!”

“尽量不要动手打架,你是公众人物,一言一行都得小心才行。”她必须替他着想。

宿夜笑了,“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强而有力的手臂环上斐邂的腰,他把她拉进怀中,享受软玉温香抱满怀的美好,而后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她几乎要融化在他的怀中了,蓦地想起此刻身在公共场所,要是不小心被认出来……

“不行。”她气喘吁吁地推开他

“怎么了?”他的唇抹了笑。

“被人家认出你来就不妙了。”低声道,是真心地为他设想。

他满不在乎,“要是被认出来,就公开我们的事。”在他的心底,他其实很希望向全世界宣布他真正的情人是斐邂“如何?”

她微蹙着眉考虑。

宿夜轻轻地以唇碰了碰她的眉心、鼻梁,而后再度攻占了她鲜艳欲滴的红唇,温柔地吸吮了起来,墨镜后的眼眸里有满满的柔情快要溢出来了。

他在她的唇畔低喃,“我爱你。”

“好。”她无暇多想。

许久之后,他才不得不在自制力溃不成军之前前离她诱人的唇。

斐邂睁着迷蒙的眼瞅着他,仍旧有些如梦似幻的感觉,很难相信这般出色迷人的男子竟然成了她的男朋友,而且他还是她的偶像。

即使只是再普通不过的服饰穿在他的身上,他依然可以穿出属于他自己独特的味道,依然像个发光体似地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宿夜并不在乎他们热情拥吻的画面引来多少人的侧目,他在意的是她再这么深情款款地凝视下去,他肯定会控制不住自己。得冷却一下体内骚动的欲望才行,嗯!说话、散散步好了,这样比较安全。

“对了,下个月八号我得到纽约去录制我的新专辑,恐怕有一段时间不能陪在你身旁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事打电话给我。”他一定会“马不停蹄”地赶回来,而且是以最快的速度。

闻言,斐邂的脸上微微流露出失望不舍的神色,原本她和忙碌不堪的夜相处的时间已是少得可怜了,下个月他又要到纽约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要见他一面就更困难了。

“怎么啦?”他明知故问。

“那我们又要分开一段时间,不能见面了。”她努力地收拾起不舍的心情,他是要去工作,她不能任性,必须要学着成长。“我会想你的。”

宿夜好笑地补充,“虽然我可能得在纽约待上一段时间,不过,你可以来陪我啊!快放假了,不是吗?”他把玩着她柔软的发丝。

斐邂恍然大悟,之前的落寞一扫而空,“喔——你是故意的。”害她着实伤心了一下下。

“不然,我怎么能够知道你会不会想我呢?”他促狭的声音臊红了她粉嫩的脸蛋。

“讨厌啦!”她不好意思。

“你的头发长长了。”他的手指上缠绕着她的发丝,感觉起来像丝缎般光滑,而且,也增添了一丝妩媚的女人味,融合了天真和成熟,更是令他怦然心动。

“你喜欢我留长发还是剪短发?”她问得很认真,毕竟女为悦己者容。

“不论长短,我都喜欢。”这是真心话,他吻了吻她的秀发。

斐邂红着脸抱住他结实的腰,把脸埋进他的胸膛,模糊地低喃,“我爱你。”

他没听清楚,“什么?”但是,听起来很像是情侣间的三字箴言,他的心情飞扬了起来。

“我爱你。”她又说了一次。从一开始,她就已经喜欢上他了,而且喜欢得无法自拔。

宿夜故意揉乱她的头发,“我也爱你。”

果不其然,斐邂立即嘟着嘴抬起头来抱怨,“我现在看起来一定像疯……”

他乘机偷了一记香,“那也一定是个可爱的疯子。”

她皱了皱鼻子,疯子就是疯子,哪还有分可爱跟不可爱。“你爱我的哪一点?”

“全部。”他点了点她的鼻子,“我可能没有办法具体地说明爱上你的原因,但是,你的模样、一举一动,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牵动了我的每一根神经,我没有办法不看你、不想你、不爱你。”

斐邂恐怕连发根都红透了,但是心里甜蜜蜜的无比幸福,她真的很高兴爱上他。

远远落在后头的“孤单老人”——温栩摇头晃脑地把他们亲密的举动全看在眼里,照这种火热的情形看来,搞不好他们很快就会有爱情的结晶出现了。

人家一对亲密地打得火热,他却来这儿吹西北风……真是的!早知道他就应该抵死不从,留在办公室核对帐册,看看营运报告还比较有实际效益,而不是在这儿吹西北风无所事事。

他太过于专注自己的思绪中,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前头那两个人的动静。

待他回过神来,举目望去,正好瞟见一辆白色敞篷车绝尘而去,他怔了怔,有股似曾相识的感觉……那一辆好像是夜的爱车?!

他刚刚发现的事实像是晴天霹雳,轰得他的脑袋一片空白。

他是硬被夜那小子拖过来的,而人家大爷方才、刚刚、前一刻载着心爱的女人潇洒惬意地扬长而去,完全把他这个歹命的人忘得一干二净,一点也不留痕迹。

他早就知道夜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没想到夜竟然忘了他的存在,把他扔在这儿!

温栩咒骂连连,气得差点吐血,绝对、绝对、绝对没有下一次了。

他在全身上下的口袋摸透透,只找出数张信用卡,连一百元的现金也没有。

这下可好了,屋漏偏逢连夜雨,他原本还打算搭计程车回去的,结果他身上连半毛钱也没有,想搭公车都成问题呢!

不晓得公车或者计程车接不接受刷卡?温栩愤怒地将墨镜丢在地上,然后踩得支离破碎来泄恨!

可恶的夜、该死的夜!等他回去后,这笔帐有得算了。

一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