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简璎 > 《琥珀不要闹》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五章

作者:简璎

「大姊,吃饭了!」朱震佟不耐的敲了两下门板,然後脚步声咚咚咚沉重的离去。

朱绿佟连忙推开江琥珀,她瞥到化妆镜里的自己,唇办在他的吸吮下变得嫣红无比。

「你——」

她慷慨激昂的正想好好教训他一顿,没料到他薄唇绽笑,大手搭上她的肩,替她打开了门。

「我饿了,你一定也饿了,我们出去吃饭吧。」

一下楼,他们就闻到阵阵菜香。

「学长、姊,快来吃饭。」朱澄佟不但煮好一桌丰盛的洼肴,还把长发放下,戴上粉红色的发圈,清秀又惹人怜爱。

「哇!我妹妹真是太优秀,这看起来真是好吃极了,将来一定是个贤妻良母。」

朱绿佟一拉开餐椅就夸张的赞叹起来,目的是为了增强妹妹的自信心,也让汪琥珀发现自己妹妹的内在美。

「对!对!我们小澄儿又文静又乖巧,像她这么善良的女孩子,现在已经很难找了。」朱显让跟著大力夸证。

虽说这些孩子们距离婚嫁年龄还早,但如果他们对彼此有意,他是很开通的,绝对不会反对。

堂堂江氏集团的继承人和他的小女儿,男的俊挺,女的文雅,怎么看都像是天生一对。

一顿饭就在朱显让和朱绿佟拚命夸奖朱澄佟,以及朱显让大谈当年勇之中度过。

「谢谢伯父的盛情招待,这顿饭我吃得很尽兴,菜色都很美味。」在客厅里喝著餐後红茶,江琥珀客气地说。

听到心上人的夸奖,朱澄佟高兴得羞红了脸,她垂睫敛眸,安安静静的啜著茶,连头也不敢抬。

而朱绿佟比妹妹更诡异,只要一跟江琥珀的目光交会,就心慌的瞥过视线。

「为了表示谢意,我想邀请伯父和三位朱同学到游乐园玩。」江琥珀薄唇勾起一抹笑,提出邀请。

「我不行、我不行!」朱显让笑笑的摇著手。「我要打理店里的事,你们年轻人去玩就好了,不必管我。」

「我才没兴趣咧。」正值叛逆期的朱震佟冷冷的别过头,看他的电视。

「我也……」朱绿佟本来也想拒绝,可是突然感觉到有个人在扯她的袖子。

她转头看到妹妹哀求的眸子。

如果她也不去,胆小的澄佟是绝对绝对没有胆子自己跟江琥珀独处去玩的。

她撇了撇嘴角,心不甘情不愿的改口。「我也……想去。」

唉,又要舍命陪君子了。

www.kanyanqing.cn

舍命陪君子的结果是——

君子玩得很痛苦,而原本打算舍命的那个人却玩得不亦乐乎,不太想回家。

「我不行了……」从海盗船下来,朱澄佟头昏眼花又想吐,那些飞天遁地的游戏搅得她七荤八素,中午吃的饭菜都快吐出来了。

「朱同学的脸色很苍白,我们到咖啡座休息一下吧。」江琥珀很体贴的提议,但他一直与苦主保持小小的距离,半点搀扶的意思也没有。

「那快走啊!」朱绿佟扶著妹妹,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亏他人长得那么高有什么用,也不会过来帮忙扶一下她孱弱的宝贝妹妹,真是不体贴。

「澄佟,你想喝点什么?」朱绿佟看著妹妹苍白的脸庞,心里实在担心。

朱澄佟病撅撅的趴在桌上,闭起眼睛,痛苦的说:「学长,姊,我什么都不想暍……我要睡一下……」

「真是巧啊!朱绿佟,居然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网站路窄,在这里遇到你。」一名同在露天咖啡座休息的大男孩离开夥伴走过来,一双眼睛不停的打量著和朱绿佟在一起的江琥珀。

眼里没有惊喜,朱绿佟挑了挑秀眉,不客气的回道:「翁宇庆,想不到你还活得好好的。」

这个家伙很讨厌,是她以前读的那所学校——西雅高中的同班同学,也是篮球队的队长,仗著人高马大,经常欺负她。

「哈哈。」翁宇庆发出愉快的笑声。

能够和他如此针锋相对,就是他喜欢她的原因。

在西雅高中的时候,虽然他常常欺负她,但其实他是喜欢她的,她鲁莽又坦率的性子常常闯祸,得罪人而不自知,若不是有他私下罩著,她早被看她不顺眼的小太妹打到太平洋去了。

他原打算在毕业典礼当天向她表白的,没想到她却无预警的转学了,向来鸭霸的他又拉不下睑去询问别人她的电话,只好一直抱持一份淡淡的遗憾在心底。

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到她,真是太好了,他不会再错过上帝给他的机会,

「笑什么笑,你牙齿又不是很白。」朱绿佟咕哝著,很自然的接过江琥珀递到她面前的汽水,咕噜咕噜喝完了。

「你是圣柏亚的江琥珀吧?」翁宇庆认出了对手。

他们西雅篮球队在上次北区联赛时,狠狠输了圣柏亚五十多分,沦为各校的大笑柄。

他永远不会忘记,当时领军圣柏亚篮球队的,就是江琥珀这臭小子。

「别来无恙,翁同学。」江琥珀姿态优雅,微微一笑。

翁宇庆傲傲的哼了哼。「我好得很。」

「是吗?」江琥珀闲适地说:「那真是可喜可贺。」

妈的,什么跟什么?翁宇庆啐了声,不想在他身上多浪费时间,直接对暗恋两年多的意中人提出邀约。

「朱绿佟,同学们都很想你,礼拜天有个烤肉的联谊活动,你来不来?你那个胆小鬼妹妹也可以一起来。」他的问法依旧很倔傲。

「好啊!」反正她也很想见见老同学,又可以吃她喜欢吃的烤肉,她最喜欢这种一举两得的活动了。

www.kanyanqing.cn

小妇人第一次的排演,除了朱绿佟之外,每个人都不紧张,因为他们都是老班底了,只有她是新加入的。

「会长来了!」有人大喊。

一阵骚动让朱绿佟也跟著拉长了颈子。

大家在看什么,为什么好像很轰动的感觉?

「我真是羡慕你耶,朱绿伲」坐在她旁边,饰演大姊玛格的郭瑜婷戳了戳了她的手臂,钦羡地说:「你演的乔和会长有很多对手戏,最後还会亲吻,天底下没有比这个更幸运的事了!」

「什么会长?」朱绿佟一头雾水,有听没有懂。

「学生会长江琥珀啊!」郭瑜婷奇怪的看著她。「难道你不知道江会长要演罗礼吗?」

朱绿佟呆了呆,脑袋一片空白。

她压根就不知道江琥珀要演罗礼,她还要跟他亲吻?不要闹了!赵慕岚只先给她一半的剧本,她根本不知道後面要演些什么内容。

「朱同学,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听到声音抬起头的她看到了江琥珀在对她笑,他笑得好莫测高深,像她这种单细胞的人根本猜不出来他在想什么。

然後,整个排演过程,她都如在云端,整个人轻飘飘的,不知道自己在演些什么。

幸而排演在一个钟头後结束了,她赶忙逃离现场,不然她快窒息了。

为什么会是江琥珀?早知道要跟他一起演戏,她就忍痛割爱了。

看看刚刚他造成的轰动,排演一结束,一堆女生拿著他的相片等他签名,盛况不亚於明星出常

他有什么魅力?充其量不过笑起来好看一点罢了,有那么迷人吗?真是够了

「累了吧,喝杯茶。」有个纸杯递到她面前。

她霍然抬头,枫树下,站著玉树临风的江琥珀。

「我不要喝。」她刻意不看他顽长的身躯。

绝对、绝对不能再跟他有任何接触,喝他的茶更是大禁忌、大罪孽,是不聪明的人才会干的蠢事。

他的薄唇漾出一抹迷人的笑。「是奶茶。」

「奶茶?」她愣了一下,还是无法抗拒她心爱奶茶的魅力,接受了他的好意。

哎,讲什么大禁忌、大罪孽,那太小题大做了啦,反正只是杯奶茶而已,喝了又不会少块肉,她不喝反而显得心里有鬼。

咕噜咕噜的喝完,她的表情有著意犹未荆「真好喝耶!」

「当然。」这可是母亲的独家秘方调配而成。「如果你喜欢,每次排演的时候我都会带一杯给你。」

「再说啦!」她假装不甚在意地把纸杯扔进垃圾桶,然後飞快走向礼堂。

纵然欣喜有这项好福利,可是也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啊,女孩子嘛,还是要有点矜持才像话。

可是,他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呢?

是因为发觉了澄佟的内在美,所以先巴结她这个大姨子吗?

想来想去,似乎只有这个可能,因为他总不会看上震佟或她老爸吧?

「明天见。」江琥珀温雅的声音自她身後传来,

「明天见。」自然的脱口答完之後,她才想起明天是礼拜天耶,又不上课,要到哪里见啊?

想来,大概是刚刚众人围观的浩大排演把他弄昏头了吧!

www.kanyanqing.cn

周日上午,当朱绿佟神采飞扬的下楼,准备和妹妹一起去乌来烤肉时,她看到了一个不速之客,那人站在收银台前和她老爸相谈甚欢,旁边是一脸又害羞又高兴的妹妹。

「你来干么?」看著江琥珀一身轻松的休闲打扮,她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姊……你不要这么凶啦。」朱澄佟连忙过来附在她耳边说。「学长要跟我们一起去烤肉,我们可以搭他的便车。」

「对、对!你们赶快去吧,有琥珀跟你们一起,我很放心。」朱显让笑咪咪的催促。

堂堂江氏集团的少爷对他的小女儿这么用心,就算要澄佟高中一毕业就嫁过去,他也不会反对。

朱绿佟撇了撇唇,但在妹妹哀求的眼光下,还是上了气派的宾士轿车。

要不是看在澄佟的份上,她才不会再搭他的色狼车哩,她可没忘记他在这车里是怎么强吻她的……

「在想什么?」江琥珀黑眸里有著浓浓笑意。

「哪有。」她口气不善地回答,生怕自己内心正在想的事被他察觉了。

朱澄佟因为胆小,不敢跟江琥珀坐在一起,朱绿佟只好坐在他们中间。

一路上,她都觉得自己的身体很僵硬,但她拒绝承认那是因为他坐在她旁边的关系,一定是她昨晚没睡好,所以才会这样:

幸好烤肉的地点很快就到了,这儿依山傍水,风景秀丽,微风徐徐不说,再加上有大树荫遮阳,是个绝佳的烤肉地点。

「天哪!那不是圣柏亚的学生会长江琥珀吗?」

「他怎么会来这里?」

「他好帅哦!跟传说中一模一样耶!」

「听说他爸爸更迷人,我姑姑曾跟他妈妈同班过,他们的爱情故事在学校里很轰动哦!」

此起彼落的赞叹声从江琥珀下车的那一刻发起。

朱绿佟不悦的翻了个白眼。她就知道会有这种情况,这个人是明星,天生就是当白马王子的料。

「姊,学长好受欢迎哦。」朱澄佟与有荣焉,感到喜悦。

「笨蛋,这有什么好高兴的?」朱绿佟受不了的扫了单纯的妹妹一眼。「他受欢迎表示你的情敌又增加了,待会烤肉的时候,你要好好黏在他旁边知不知道?」

「哦!知道,我知道了!」朱澄佟把她的话奉如圭臬,点头如捣蒜。

但是开始烤肉之後,围著江琥珀的西雅高中女生一大摊,弱小的朱澄佟根本连边都靠不上,只好郁卒的到溪边去散心。

「朱绿佟,我们两个一组烤肉。」翁宇庆走过来对她提议。

她看了他一眼。「干么?想要我当冤大头,自己去游泳快活,然後放我苦命的烤,你再回来吃现成的对不对?」

翁宇庆笑了。「我保证不会那样。」

「你的保证能信,猪都会飞喽。」她才不信他哩,她要去帮没用的妹妹占到江琥珀旁边的位置,澄佟是她的宝贝,她可不容别人欺负她。

「天哪!朱澄佟落水了!」

听见大喊声,所有人都放下烤具飞奔过去。

「真是傻丫头,不过是抢不到江琥珀身边的位置,干么想不开跳溪啊!」朱绿佟叨念著,双腿不停,飞快地奔过去。

她要救妹妹,翁宇庆也想趁此机会好好表现,可是有个人比他们俩更快的脱掉衣物,迅速自湍急的溪水里救起了朱澄伲

然後,他毫不犹豫,对著没有气息的她做口对口人工呼吸。

「哇——」

好多震撼、讶异、羡慕的叹息声响起,其中包括赶过来,正目瞪口呆看著眼前这一幕的朱绿伲

他们接吻……他们在接吻……

虽然明知道江琥珀只是为了要救人,而且救的人还是她的妹妹,可是,她的心里仍旧不是滋味。

朱澄佟咳了几声,把胸腔里的水吐出来之後,幽幽转醒过来。

看到湿著黑发的江琥珀,赤裸著劲瘦又结实的上身近在她眼前,耀眼得像天神,她的芳心一阵乱颤,几乎迷失心神。

「朱澄佟,刚刚江琥珀对你人工呼吸耶!就是亲你啦!」有个女生语带羡慕的讲了出来。

朱澄佟的双颊在太阳下红得快烧起来。

「人工呼吸有什么了不起,我也会做埃」翁宇庆不服气的低声嘀咕,把发愣中的朱绿佟一把拉到了旁边。

「干么?」她还没从妹妹和江琥珀亲吻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为什么她心里的反应会那么大?她不应该会在意啊,反正她又不是学校里那些女生,她不迷江琥珀的……

「朱绿佟,我要跟你交往。」翁宇庆握住她的双肩,要她正视他的存在。

搞什么,她不知道在发什么呆,眼睛看起来毫无焦距。

「什……什么?」她眨了眨眼睛。

老天,今天的刺激真的太多了,一向爱恶整她的西雅高中恶人王翁宇庆,竟然对她提出交往的要求?

「我说,我要跟你交往。」翁宇庆又粗声说了一遍,并激动的摇著她的双肩。

「各位同学,很抱歉,」江琥珀温雅的声音不疾不徐地扬起。「因为朱同学惊吓过度,我们就先回家了,愿你们玩得愉快。」

说完,他轻松抱起仍旧虚弱的朱澄佟,一只手还勾住朱绿佟的手,强迫的将她们带回车上。

他当然不会给翁宇庆告白戍功的机会,今天他会跟来,目的也在於此。

在游乐园时,他就看出翁宇庆对朱绿佟有好感。

「学长……谢谢你。」好不容易,朱澄佟羞怯而完整的表达自己的感谢之情。

「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很快就到了。」江琥珀温文的说、

朱绿佟满不在乎的看著车窗外的风景,嘴里还哼著不成调的歌。

他对澄佟很体贴嘛,为了她,肉也不烤了,自己连半块肉都没吃到耶,还这么早爬起来,真是冤枉。

不过,澄佟今天的落水有了代价,可是她的心为什么感觉酸酸的?

www.kanyanqing.cn

江琥珀坐在钢琴前,优雅修长的十指滑过黑白琴键,弹出动人旋律。

「真是文武全才,什么都难不倒会长。」林友真痴迷的望著舞台上正在排演罗礼弹琴一幕的江琥珀。她是话剧社的副社长,这次演出老四艾美一角。

朱绿佟很想不听江琥珀的魔音传脑,可是悠扬的琴声听久了,她居然也跟众人一样,出现陶醉的表情。

想到那天他救澄佟时的英姿,她竟然开始出神。

「喂、喂!」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朱绿佟,该你上场了!」

朱绿佟眨了眨迷蒙的眼,看到赵慕岚的脸出现在她面前。

她连忙提起戏服的裙角上台。今天她有一大段要跟江琥珀一起排演的对手戏,她好紧张,昨天她甚至还破天荒的失了眠。

「我昨天打电报给你母亲,布鲁克回覆说会马上回来,今夜可以到达,然後一切就没问题了,你高不高兴我这么做?」江琥珀用著兴奋的语气又急又快的问。

今天他们要演出的部份是——贝丝病危,罗礼不顾佣人哈娜的反对,悄悄发电报请四姊妹的母亲回来。

听完,朱绿佟按照剧本所写,激动的搂著「罗礼」的脖子,欣喜若狂的大叫。

「噢!罗礼,噢!妈妈!我好高兴啊!」

他轻轻拍著她的背,在她按照剧本渐渐冷静下来之後,表现腼腆地倾身吻了「乔」一下、二下。

「乔」霎时回过神来,羞怯的往後退……

直到排演结束,朱绿佟一颗心仍狂跳不已。

她不停回味拥抱江琥珀时的悸动感觉,还有他亲吻她……她的脸颊不受控制的染成了玫瑰色,心里的震撼大到让她害怕。

下了台,她才看到妹妹来看他们的排演。

「姊,你们演得好逼真哦!」朱澄佟崇拜的说。她就万万没有胆子在台上展现自己。

「朱同学,你也来了。」江琥珀还没换掉戏服,考究的西装让他看起来更加英挺逼人。

「学长……」朱澄佟又害羞的低下了眼。

「上次伯父留我用餐,今天我想请两位到舍下吃顿便饭,不知你们意下如何?」他带笑的黑眸只看著朱绿佟,低著头的朱澄佟根本不晓得眼前是什么状况。

「谢……谢谢学长。」朱澄佟又害羞又高兴。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可以「登堂入室」了,真的好兴奋哦!

本来想一口回绝的朱绿佟照例屈眼在妹妹祈盼的口气中。

她心想,吃饭就吃饭,反正吃了只会多块肉,又不会少块肉,谁怕谁?

再说他到她家吃过饭,她不上他家讨一顿吃回来,岂不吃亏,她当然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