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简璎 > 《琥珀不要闹》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六章

作者:简璎

江宅的气派完全超乎朱家姊妹的想像。

踏入金色微高的门槛,看著令人叹为观止的离梁画栋,姊妹两人张著嘴巴对看一眼,心里同时有股声音,这就是所谓的豪宅深院吧!

「我来介绍,这位是我父亲、母亲和两个妹妹,琉璃、水晶。」

江琥珀把家人介绍出场,江忍微笑看著儿子带回来的女同学。

纱纱也是一副婆婆看媳妇儿的高兴模样。

「别客气,当自己家一样就行了。」江忍薄唇微勾,绽出一记酷肖江琥珀的从容微笑。

朱绿佟看著他中年俊挺的五官和怡然自在的举止,不由得想起自己大老粗一个的父亲,

她摇了摇头,真是天上人间,完全不能比。

「少爷、少奶奶,殷先生他们到了。」佣人来报。

殷邪与藤真砂衣子神仙眷侣般地挽著手进了江宅玄关,後面跟著的是样貌出众的一对儿女殷香茴和殷柏睿。

「咦?有别的客人吗?」砂衣子惊喜地看著身著圣柏亚制服的朱家姊妹,「好漂亮的……两位同学。」

朱澄佟害羞的垂下了头。她当然知道人家是在称赞姊姊,顺便把她拉下水……哦,不不,是顺便也给她面子才对,因为从小到大,没人说过她漂亮。

走出豪宅迷思,已经恢复正常的朱绿佟对於砂衣子的夸奖没啥反应,她的注意力全放在美丽优秀的殷香茴身上。

看来传闻是真的。

唉,这么一来,澄佟是没有什么搞头了。

这个殷香茴左看右看,无论家世外表都比澄佟和江琥珀速配,不是她要灭自己人的威风,人家堂堂的跨国集团的总裁,怎么会挑一间小超市的老板来当亲家呢?

她和澄佟还是识相点,赶快吃饱走人比较妥当,留在这里怪不自在的,她已经开始想念她的狗窝了。

因为抱持著捞一顿就走的想法,朱绿佟一到江宅餐厅坐下後,也不管自己正在跟什么大人物用餐,二话不说,就埋头猛吃。

後来因为菜实在太好吃了,她舍不得太快走,就耐心的等待上菜,直到甜点送上,她才惊觉时间的流逝。

哇塞!不知不觉,她居然在这里吃了两个小时。

她抬头,看到坐她对面的江琥珀正盯著她看,唇角带笑,黑眸也带笑,摸样温文而慵懒,不知道已经看著她多久了。

她抬高下巴轻轻一哼,

无聊!

女朋友不看,看她干什么?

她傲然转头看著旁边的妹妹。

朱澄佟依旧羞答答、中规中矩的坐著,拿著叉子,斯斯文文的吃著松派。

「这……这是什么?」在派里咬到金属物,朱澄佟惊呼一声,众人的目光移向她,她吐在掌心一看,赫然是只秀雅的金戒。

「老天!是你!」纱纱兴奋的指著她喊。

「老婆,你又做了什么好事?」知妻莫若夫,江忍知道爱妻仍保有少女的梦幻情怀,三不五时就会搞浪漫。

「是塔罗牌的命定恋人要你这么做的对不对?」聪明的砂衣子一下就猜出她在玩些什么。

「对!对!」纱纱忙不迭承认这是纸牌的玩法,兴奋的说:「塔罗牌的指示,它说把戒指放在幸运派里,吃到戒指的人,就是我们江家的媳妇,这么说来,我们江家的媳妇就是——」

朱绿佟正听得起劲且替妹妹高兴之际,发现嘴里也咬到了金属物。

「哇靠!这是什么?」她连忙吐出来,滚到大理石桌面的,竟然是只一模一样的金戒。

纱纱满脸的错愕与震惊。「怎么回事啊?」

她只有放一个啊,怎么会冒出两个戒指?难不成、难不成……她的眼里出现兴奋与惊疑不定。

难不成,那盛派的盘子是个聚宝盆,什么东西丢下去就会长出更多、更多……

「纱纱,世上是没有聚宝盆那种东西的。」仿佛会读心术的殷邪很好心的打碎了她的美梦。

「是……是我啦。」江水晶小小声,不安的自首。「我也是算塔罗脾的,看到琥珀哥哥带两个女同学回来,就……就玩玩看喽,把跟妈咪一起买的母女戒丢到派里一起烤,谁知道妈咪也有玩,就……变成两个嫂嫂了。」

「果然是母女,两个都是天才。」江忍摇著头笑。有这对天兵妻女,他的生活一点都不会寂寞。

纱纱不自在地绞著手。「哎呀,忍,你不要这样夸我们啦,邪和砂衣子都在,怪不好意思的。」

江忍、壳邪、砂衣子三人对看一眼,很疑惑,那是称赞吗?

朱绿佟没心情听他们在笑谈些什么,她愣愣地看著桌上的金戒,有几秒钟的失神。

江家未来的女主人?

别傻了,又不是在写童话故事,堂堂大集团,怎么可能白目到只凭一只戒指决定未来的女主人是谁,她是不会作这种白日梦的啦!

www.kanyanqing.cn

圣柏亚话剧社的小妇人公演,如期在寒流侵台的圣诞节上演。

公演这天,从礼堂大门口一直到校门口,堆满了祝货江琥珀演出成功的花圈、花篮与花牌。

其中当然不乏与江家情谊深笃的章家、伍家、严家、殷家所送的花篮,伍恶还送了母校一株巨型圣诞树,上面结满了圣诞饰品和礼物,让学弟妹们乐歪了。

圣诞铃声响起,舞台上的演出正精采。

「我昨天打电报给你母亲,布鲁克回覆说会马上回来,今夜可以到达,然後一切就没问题了,你高不高兴我这么做?」江琥珀用著兴奋的语气又急又快的问。

又演到最令朱绿佟紧张的部份,她的心狂跳难休,台下有无数双的眼睛正在看著他们,她不能失常,绝对不能失常……

她强自镇定的听完江琥珀的对白,然後,一把扑上去,激动的搂著他的脖子,跟排演时一样,欣喜若狂的大叫。「噢!罗礼,噢!妈妈!我好高兴啊!I

演出渐人佳境,他轻轻拍著她的背,在她渐渐冷静下来之後,用腼腆的表情倾身吻了她的唇。

跟排演时的点吻不一样!

朱绿佟惊骇莫名的瞪大美眸,感受苦唇齿交触的酥麻滋味。这样亲密的接触後排的人或许没办法看清楚,但坐在前排的人一定看得很清楚!

他好大的胆子!竟敢公然在舞台上吻她,他不怕触犯校 规吗……不,不对,应该是他不怕她给他狠狠的一巴掌吗?

「噢,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的举动太可怕了,可是你不顾哈娜反对而这么做,实在是太可爱了,我才会忍不住往你身上扑啊!」

她结结巴巴的说著原本该用屏息语气说出的台词,那「原本该要」的一巴掌没有挥出去,否则赵慕岚非追杀她不可。

「我不介意。」他大笑整理好自己的领带,俊脸上意气飞扬的模样跟剧中的罗礼还真像。

直到公演结束前,她都一直看到他望著她微笑,似乎是吃定了她不敢在这时候张扬他偷吻她,真是个可恶的浑小子!

「江学长,你演得好好哦!」

公演一结束,要献花给江琥珀的女生立刻蜂拥而来,其他没人理会的壁花只能乾瞪眼靠边站。

还没脱下戏服,朱绿佟就跑到外头透气,自动贩卖机里的热奶茶勾引著她,可惜她身上连一块钱都没带,要不然在这冷飕飕的天气里,喝一杯热腾腾的奶茶肯定可以让她压压惊。

「喝杯热奶茶吧。」

一只熟悉的纸杯递过来,还有熟悉的声音。

她转身,江琥珀已站在她身後,俊美的面孔噙著笑,手里捧著一杯她每次都说不要,却又喝下去的热奶茶。

她接过热奶茶,边喝边指控。「你这败类!干么偷亲我……」

「别说教,这样浪漫的节日不适合说教。」他拿下自己的米色长围巾,体贴的围到她颈上,牵起她冰凉的小手。

「要去哪里?」她莫名其妙的被强势的他带著走。

他步履不停,牵著她形色匆匆。「一个可以看到雪景的地方。」

「哪有可能?」他们现在可是在台湾北部耶,况且今天冷归冷,就算跑到合欢山,也还不到会下雪的温度啊,有钱人最会唬烂了。

「没有不可能的事。」像怕赶不上什么似的,他的脚步更快了。

然後,她看到校园後山的大片草地上,停著一架直升机。

十分钟之後,这架直升机载著她和他到了机场,他们上了江氏集团的专机,飞往日本北海道。

在她高三这年的圣诞,她首次亲眼看到了雪景,陪伴在她身旁的人,是江琥珀。

www.kanyanqing.cn

从台湾到纽约,朱绿佟生平第二次搭飞机,主导人依旧是在她生命里,直到她大一的这年,仍然无法定位的汪琥珀。

「真的是很奇怪耶,干么要我来呢?是他们两个在谈恋爱,又不是我在谈恋爱,为什么倒楣的是我?」

枯燥无聊的在飞机上待了十七个小时,那简直像过了一世纪,虽然江琥珀很阔气,替她买的是头等舱的机票,她依然快被闷疯了。

原本江琥珀寄来的飞机票是邀请她和澄佟一起到纽约度圣诞的,偏偏想来想得要命的澄佟得了急性盲肠炎,住院来不了。

而压根就没想过要来的她,却在妹妹楚楚可怜的眼泪攻势下心软,答应替她来看看他好不好,帮她拍一些他的照片回去,聊慰她相思之苦。

真搞不懂,澄佟都已经是高三生了,还那么迷江琥珀做什么?

再说江琥珀因为在美国出生,拥有绿卡的关系,一从圣柏亚毕业,就远赴美国,进入赫赫有名的学院就读,生活肯定很精采,澄佟还呆呆的在台湾相思个什么劲。

美国漂亮惹火的洋妞这么多,江琥珀会把澄佟放在心上吗?

为了避免澄佟被他白白的耽误青春,她此行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突击检查!

为了这个主要目的,她特意重划机位,提前一天到纽约,准备让那个伪君子露出他的恶狼尾巴,让她天真、单纯又善良的妹妹,不要再被披著丰皮的狼给继续欺骗下去。

拖著沉重的行李——里面有三分之二都是妹妹托她带给江琥珀的礼物,坐进机场的计程车,朱绿佟的眼神充满了「捉奸」的雄心壮志,全速朝江琥珀的地址前进。

www.kanyanqing.cn

深夜十一点半,一间公寓响起持续不断的门铃声。

汪琥珀从鱼眼中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那令他朝思暮想的绝艳面容……她不是明天才会到吗?

他立刻开了门。

看到门内的熟悉身影,一身狼狈的朱绿佟扑进他怀里。

不由分说地,她先来上一段惹人关心、启人疑窦的痛哭。

「怎么回事?你不是明天才会到吗?」

他连忙把抽噎到打嗝的她拉进屋里,带到沙发坐下,让室内的暖气温暖她冻坏了的身子。

「我……」她委屈又可怜的说:「我被计程车司机抢劫了!」

虽然她个性强悍,但在人生地不熟的纽约,遇上彪形大汉的抢劫,依然让她吓坏了。

「他有没有非礼你?」江琥珀神情凝重,紧紧握著她发冷的双手,黑眸里燃著叫人害怕的森冷火焰。

她摇了摇头,吸了吸红通通的鼻子,颊畔还垂著泪珠。

「可是他抢走我所有值钱的东西,还包括行李,里面都是澄佟要我带给你的礼物,惨了,这下我怎么对澄佟交代……」

听到这里,他心头的大石总算落了地。

若是她在这里受到了伤害,他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把她大老远的叫来,只为一解相思之苦。

「澄佟花了好多心思挑选礼物,我真是猪头一个,居然连行李也保护不好,我……」

她瞠著水眸,看著蓦然欺身将她压进沙发,吻上她柔软红唇的江琥珀。

他……他跟几个月前,他们最後一次见面的那天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他的头发长了一些,有种翩翩美少年的丰采,手臂的肌肉好像更结实了,大概是美国汉堡吃多的关系吧。

她还记得他来美国留学之前,专程上她家吃了顿饭,她老爸和澄佟都对他的即将远行依依不舍,只有她没啥感觉。

但是或许真像别人说的,思念总在分手後。

连他出发那天,特意请司机来载他们去机场送行也故意不去的她,却在後来发现,没有他三不五时的打扰,她还真不习惯。

而他到美国之後,他母亲常打电话要她和澄佟过去江宅玩,拒绝不了妹妹的请求,她只好每次都陪著去了。

奇怪的是,每次她去江宅,他母亲总会叫她去他房间帮她拿东西,有时是一支笔,有时是一本书,总之都是无关紧要的一些小东西。

然後,她就会很巧合的接到他打到他自己房间的电话,叫她在他房里找礼物,找到就是她的。

而那些漂亮、令人爱不释手的礼物,她都很聪明的以江琥珀的名义,转手拿给了澄佟,让她高兴高兴。

现在,面对从认识至今已经不晓得偷吻过她几次的他,她……她该用力推开他才对,但她竟然感到意乱情迷,被他夺去了气息不说,在他身下的她、被他动情揉抚著胸部的她,没有任何的不适与不悦。

为什么会这样?

是今晚的她特别脆弱吗?

「江琥珀……我……」她没有对他发脾气,反而润了润唇,在他放开她的唇,得以呼吸时。「我心跳得好快,我好像……身体不舒眼。」

「你没有身体不舒眼。」他沙哑的低笑。「那是因为你也喜欢我。」

这美丽的小笨蛋总算开窍了,不枉他的耐心守护。

「别闹了……这怎么可能?」她的眼神迷蒙,艳容热辣辣的变红。

「可不可能,你很快就会知道了。」他笑了笑,抱起她走向卧室。

www.kanyanqing.cn

在纽约欢度圣诞假期的五天里,朱绿佟觉得自己像个豪门少奶奶,吃香喝辣不说,江琥珀还买了好多礼物,要她带回去给她老爸、澄佟和震伲

看著驾驶座里的他,她感觉他又成熟了许多。

虽然他们同年,但他就是有种少年老成的男人味,而她,却还像个毛躁的小女孩,对大学的课程没有兴趣,对未来也一片迷惘,完全不知道自己毕了业之後要做什么。

真搞不懂,为什么他好像对什么事都胸有成竹?

就拿现在来说吧,她不知道他车开得那么好,以前只坐过他家司机开的车,而此刻倒落操控著方向盘的他,有著自信如常的眼神,很难让人不注意他。

他日渐成熟的转变,在她初到他公寓的那一夜,就连迟顿如她也深深体会到。

那夜,热吻过後,他抱起她走进房间,她屏息的以为他想怎么样。

结果,他只是把她放在他高级的席梦思名床上,要她洗个澡再休息,然後就绅士地走了出去,自己去睡客房。

她在他那高级的七彩按摩浴缸里,看著浴室液晶电视里的节目,脑袋一直想著两人发生的激烈热吻。

那晚的吻跟以前他吻她时都不一样,他的舌头热得像带有火苗燃烧她,她根本还来不及承受他的攻势,他就一波波的进攻,在她的唇齿之间挑逗、吸吮,害她的心脏差点跳出胸口。

她不免要想,这些都是他到美国之後练就的好功夫吗?

「在想什么?」停好车,他绕到副驾驶座,甚有风度的替她打开车门。

她下了车,倚站在车边歪头看著他,一脸思索。「在想你怎么变得那么会接吻。」

他笑了。「女孩子说话要含蓄一点。」

她挑挑秀眉。「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她不是替自己问的,她是在捍卫澄佟的权利,如果他胆敢在这里搞七捻三,她才不会让自己疼爱的宝贝妹妹跟著他哩。

「我本来就很会接吻。」他搂住她的香肩,迎著第五大道上的风,与她亲密的并肩在橱窗林立的街道上行走。

「是吗?」她斜睨他两眼,浑然不察自己正被他密实的搂在臂弯之中。

他微微一笑。「别怀疑在下的技巧,以前是怕吓坏了小姐你,所以才浅尝即止。」

他的话让她陷入了一阵错愕。

什么意思?

意思是,他每次吻她都是有预谋的,不是……意外吗?

「不要再把我叫你找的礼物转送给别人,我会不高兴。」他的声音忽然在发愣的她耳际响起。

不想在刚才那个恼人的问题上多做停留,她马上针对他的话加以反驳。「我又没有转送给别人,我是拿给澄伲」她的语气非常的理直气壮。

他剑眉微抬,把她当小孩子似的,揉了揉她的头发。「除了你以外的人,都叫别人。」

「什么?」她不服气,哇啦哇啦的又想反驳,却被他拉进一间高级饭店的旋转玻璃门里,害她赶紧住嘴,以免看起来没气质。

「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她小声地问著气定神闲的他。

走过她身旁的洋人看起来都好高尚,不但服装考究,一个个不管男女都高头大马。

但是奇怪的,才十八岁的他,在他们之中却一点也不显得逊色,反而有种令人欣赏的从容气质,让往来的洋美眉都心折地多看了他几眼。

「赏雪。」他简单的回答她的问题。

自在她房间看到飘雪摆饰的那一天,他就决定往後的每一年,都要陪著她一起赏雪。

「可是,纽约还没下雪埃」自从她来到纽约之後,天气虽然酷寒,但连点雪也没下。

「很快就会下了。」他恍如预言大师,微扬的好看嘴角绽出一记迷人的笑。

她哼了哼。「我听你在盖……」

他们正走在精品走廊上,特别设计的橱窗里有件大衣吸引了她短暂停留的目光。

那是一件中性的黑色大衣,款式潇洒俐落,质料看起来很上乘,穿在高挑的她身上,一定很好看。

她下意识瞄了眼标价。这次来玩,老爸慷慨地给了她一笔零用钱,如果大衣的价格还可以,她就买下来当自己的圣诞礼物。

但是,一看到那个令人咋舌的价钱——五千美金,她立刻打消了念头。

太离谱了,怎么那么贵,衣服里是有镶钻石吗?

果然是外国的月亮比较圆,连外国的大衣都比较贵,她才不要买,那些钱够她回台湾买个十几二十件大衣来穿个够了。

「江少爷请。」饭店二楼西餐厅的金发侍者迎上来,将他们带往显然是事先订好的位子。

朱绿佟坐了下来,开始东张西望。这餐厅好漂亮,从大片玻璃窗望出去,可以看到饭店中庭的圣诞树灯与装饰,还有一位指挥家在带领唱诗班唱圣歌。

「江少爷,这是您吩咐的特调热奶茶。」侍著用美丽的古瓷杯,送上两杯热呼呼的奶茶,杯面还飘浮著一层诱人的奶精旋涡。

「太好了。」朱绿佟立刻啜起她最爱的奶茶,娇艳动人的脸庞上,有著幸福的表情。

江琥珀带笑凝睇著她,用奶茶拐她真是屡试不爽。

「哇!真的下雪了耶!」

她惊喜的看著窗外天空飘落的雪花,想要和对坐的江琥珀分享,却意外撞著他黑湛的眼眸。

她慌忙避开他的目光,心却已经被撞了一下,再也无法抽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