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莫辰 > 《恋爱高血压》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四章

作者:莫辰

连续几张票子跳票,舒通公司终于宣布倒闭,房子遭法院查封拍卖,车子也被拖走;一夕之间,舒家一无所有。

房子未拍卖掉之前,舒苡荷和父亲依旧住在房子里,住的问题解决,吃饭的钱也还有,就是高利贷每个月三十万元的利息付不起。

怎么办?那间什么钱多多财务公司威胁的话言犹在耳,舒苡荷至今还心有余悸!

父亲说的没错,这个社会很现实,当周遭亲友知道他们没钱了,个个都敬而远之。看来,她只能靠自己想办法了。

抱膝坐在床上,她幽幽的望向窗外,想着该如何在一夕之间赚到三十万?

不,应该是赚到三百万。

也不对,连利息最少要三百三十万才够。

如果能中乐透就好了,可她心知肚明,中乐透的几率太低,就算让雷给劈到了,都还不见得会中。

她不禁想起那个要她当情妇的男人,如果早知有今日,她当初真不该把他的名片给撕掉。

她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突地,她的目光在不经意间,停在远处一栋大楼的一整面墙壁上。这面墙壁她天天都看,就从来没去注意到它,此时此刻,它竟鲜明得几乎抢眼!

距离虽远,可由于上头的够大、够派头,她还是能清楚地看到内容。

上面写着缺钱急用的人的心声——

奇异融资公司;免抵押品、利率合理、合法经营、拨款快速、贷款轻松,是您最佳的选择……

这真是她的救星,她立刻下床换衣服,打算到这家奇异融资公司贷款。

出了门,由于心急,也由于快到下班时间了,她直接拦一辆出租车,容许自己在经济拮据的情况下浪费一次。

上了车,她说了地址,便深靠进座椅中,等着到达目的地。

“小姐,椅背后面有报纸杂志,你可以看一下。”司机怕客人坐车无聊,服务周到。

“谢谢。”舒苡荷不好拒绝,从椅背后面的袋子里抽出一本杂志。

她根本无心看杂志,只是随意翻着,然而一篇篇幅不算大的报导,却吸引了她的目光。

投机浪子柏震奇,据他的情妇透露,他偏爱有酒窝的女人,所有跟过他的女人,皆有酒窝。

柏震奇以炒作股票出名,他经营的奇异融资更是具规模,资金庞大,他本人则有“投机浪子”之称……

奇异融资?不就是她要去贷款的这家融资公司?舒苡荷往下看完这篇报导,确定奇异融资是家合法公司,也由报导中多少了解了柏震奇这个人。

好奇怪哦!怎么会有人偏爱有酒窝的女人?没想到自己脸上这对酒窝也会有人特别喜欢!

而柏震奇这个名字,她像是在哪里听过?

下了车,舒苡荷朝奇异融资的所在大楼走去。

进了大楼,舒苡荷发现这栋大楼颇为高级,里面全是知名公司的办事处,奇异融资则位于顶楼。

上了电梯,到了顶楼,只见一室的明亮,装潢比银行还气派,接待人员无论男女全穿着制服,说起话来像是受过严格训练。

“小姐你好,敝姓康,很高兴为你服务。”一个小姐亲切地过来打招呼、递名片,接着有人送上茶水。

落座后,舒苡荷开始询问有关贷款的问题,接待小姐的回答让她放心地提出要贷款的要求。

可当接待小姐跟她要任何可以保证有能力偿还的证明文件及是否有保人时,她却提不出来。

“我一时还找不到工作,亲友现在都跟我们保持距离,小姐,请你通融一下。”舒苡荷要求道。

“舒小姐,我们免任何抵押品,可必须要有这两样保证,否则风险太高。”接待小姐耐心解释。

舒苡荷也知道天底下没那么好的事,可她受了影响,还花了生活费坐了出租车来,又务必得借到钱,她只好鸡蛋里挑骨头,决定即使用“番”的,也要给他“番”到这笔贷款。

她说:“你们的不是说免抵押品、利率合理、合法经营、拨款快速、贷款轻松?没说要什么能力偿还证明和保人啊!

“对不起,这是公司规定,我实在爱莫能助。”

“你们就是那么写的,我是看来的,如果你们不让我贷,就表示你们蓄意欺骗!”

“舒小姐,只做重点,没法写那么多,任何一家公司的都是如此,条件也一样,只是我们公司的资金雄厚。”

“那是你们设计上的问题,反正你们已经违反了公平交易法。小姐,你还是让我贷,我保证不会跑掉的。”

“嘴上保证是没用的,真的需要有能力偿还证明和保人。”靠嘴巴说就算数,他们公司肯定早倒了!

“那你请你们主管出来,我要他跟我解释那是怎么回事?不然我到消基会告你们,让你们拆了!那一大片要花不少钱吧?”她让钱给逼急了,所以敢大胆要挟。

接待小姐被她的无理取闹烦着,却是不敢恶言相向,她只好说:“我去请示我们主管。”

舒苡荷露出得逞却迷人的一笑,眼里闪着动人的光芒,且不忘礼貌地说道:“谢谢你哦!”

接待小姐无奈地走进柜台,到她的直属主管柯立恒身边,将舒苡荷的基本资料递给他,然后在他耳边轻声叨絮着。

柯立恒听完接待小姐的报告,走出柜台来到舒苡荷面前,舒苡荷朝他礼貌地一笑。

他突地倒退了三步,像是见到鬼或是仙女般的惊讶!

舒苡荷连忙敛了笑,无辜地问:“先生,我什么地方吓到你了啊?”

“没有、没有!”柯立恒连忙回道。是因为她给他的整个感觉,尤其是那对酒窝,好像小意!

jjjjjj

深夜。

电话铃声无预警的划破沉寂、扰人清梦!

不论如何,半夜赫然响起的电话声,总带着那么一点危急的意味。

本来嘛!谁会半夜不睡,闲着无聊打电话玩?也难怪会听起来像是呼天抢地、鬼哭神号、分外刺耳,让人心戚戚、意惶惶。

柏震奇被电话声硬生生地从睡梦中唤醒,他在蒙胧中迅速接起电话。

“老大!”柯立恒出声喊道。柏震奇在他眼里就如同他的老大,从孤儿院时他就这样叫他。

“该死!你知道现在几点吗?”柏震奇咒骂着。

“没办法,我到现在才有空。老大,你猜我在忙什么?”

“阿立,有事快说、有屁快放!我怎么知道你在忙什么?”

“我替你找到结婚的对象了。”

柏汉升要柏震奇结婚取得资金托管权,他是答应要结婚了,可想到要从此和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同枕共眠一辈子,他难免惶恐。

于是,他想到要以签契约的方式找个女人结婚,不但随时可以离婚,没有太多的束缚,还可以一举两得地等小意的消息。

可偏偏那些名媛淑女、大家闺秀,绝对不会有人愿意陪他玩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契约式婚姻。她们看中的是他柏震奇的才能和财势,皆意在长久利益,否则不会柏氏小少爷想结婚的消息在企业界里传开后,大家明知他投机浪子的名号,还纷纷送来相片和资料。

所以,他把这个难题交给阿立去办。

“找到了?你办事挺有效率的嘛!”

“老大,从今天下午到刚刚,我就是忙着把这女人的底细摸清楚。她算得上是大家闺秀,可家里公司倒了需要钱。”柏震奇交代要把对方的情况摸清楚,免得将来请神容易送神难。

睡意仍浓的柏震奇听得“雾煞煞”,也可能是他还无法集中精神思考较艰深的话,因为他睡前喝了点酒。

在如此情况之下,他不耐烦地吼道:“把话说清楚!是什么大家闺秀?这和家里公司倒了需要钱有关系吗?”

“老大,你不是要我帮你找个契约新娘,还得是个名媛淑女、大家闺秀吗?”

“没错。”

“你也知道名媛淑女、大家闺秀不会陪你玩这种游戏,我想利用她需要钱跟她签契约谈条件,一举两得嘛!”

“阿立,我愈来愈少不了你了!”柏震奇大喜过望。

“老大,还有你意想不到的……”

“找到了就好,你把我的条件跟她说清楚,她缺钱就给她,记得打合约,免得日后又纠缠不清、哭哭啼啼,我要睡了。”柏震奇实在是没精神听柯立恒多说,他打断他的话,并且挂上了电话。

柯立恒也挂上电话,自言自语道:“真是的,也不听我把话说完,这个女人很像小时候的小意,不但有酒窝,还有一股小女孩未染世俗的稚气,一定可以取代小意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他能体会柏震奇对小意为何始终难忘,毕竟他可以说是全程参与他和小意那段如胶似漆的童年。

jjjjjj

她真的在一夕之间赚到了三百五十万!

舒苡荷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两张平放在桌上、唾手可得的支票,再转头看向咖啡厅外的天空。

晴空万里,没有打雷的迹象,她可以不用遭雷劈,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她需要的钱。

而支票为何会开两张?这是应舒苡荷的要求,一张面额三百一十五万,一张三十五万。

“舒小姐,你可以多要一点,柏先生不会在意的。”柯立恒说。

舒苡荷连忙摇摇头,“不用,这样就够了,我已经很感谢了。 毕竟我什么都不需要付出,只是和柏先生做对有名无实的临时夫妻。柯先生,请你替我跟柏先生说谢谢。”

“你真的确定三百五十万就够了?”惟恐她将来后悔,柯立恒再给她一次考虑的机会。

“真的够了。”做有名无实的临时夫妻,她可是什么都没损失,怎么好意思狮子大开口?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可以签约了。”这世上竟还有这种思想单纯的女孩,有机会揩油她不揩!

“可以。”舒苡荷连忙点点头。

柯立恒拿出一式两份的合约摊在桌上,“柏先生的要求都在里面,你看一下,若没问题就可以签约了。”

舒苡荷点点头,注视着合约内容。

柏震奇的要求有几点:婚姻期约暂定为一年,必要时由柏震奇提出离婚;同住一个屋檐下,但互不干涉生活,有名却无实;未离婚之前,她不得做出损坏他名声之事;不得透露这是一桩契约婚姻。

很简单,也很合理,舒苡荷拿起笔签下名字和盖手印,接着接过那两张加起来三百五十万元的支票。

“柯先生,就这样吗?”由于太简单合理,她认为有必要问一下,免得将来有纠纷。

“就这样。只是,暂时有一个地方需要你配合一下。”柯立恒接着说:“我家老爷还没有马上要出国,必须暂时麻烦你和柏先生同房。不过你放心,柏先生会睡地板。”

舒苡荷点点头,“我睡地板也没关系。”顿了一下,她继续说道:“柯先生,我有个请求。”

“请说。”

“我不想让我爸爸担心,我骗我爸爸说柏先生和我是一见钟情,所以我希望柏先生见到我爸爸时,能表现得自然一点,喊得亲切一点,简单说就是要有那种幸福的气氛。”

“当然,这也是柏先生希望的。他希望有第三者在时,除了我之外,你们让人看起来是对幸福夫妻。”

舒苡荷点点头。

柯立恒收起其中一份合约,另一份推到舒苡荷面前,“舒小姐,柏先生还要我提醒你一件事。”

舒苡荷赶紧收起支票和合约——至今她还不太能相信这么轻易就拿到三百五十万,边回道:“什么事啊?请说。”

“你和柏先生是打了合约的,离婚的时候要干脆一点,千万不要哭哭啼啼或是再回来纠缠不清。”

“不会的,我不会哭哭啼啼或是纠缠不清的,白纸黑字写得很清楚,请柏先生放心。”

“那我先走了。”柯立恒起身,“舒小姐,这个星期天就举办婚礼,你要赶快准备一下。”

舒苡荷跟着起身,“好。”

柯立恒举步前,犹豫了一下,像是有些不放心地开口说道:“舒小姐,容我提醒一句,不要爱上柏先生,你就会走得干脆一点。”

他如此不放心,是怕日后又得处理这些因柏震奇魅力所引起的感情事件,尽管他们每次都有跟女人约法三章。

柏震奇禁不起女人烦,总把那些杂七杂八的感情问题丢给他处理,他不放心也理所当然。

舒苡荷听得莫名其妙,他说得好像她一定会爱上这个柏先生似的,怎么最近的男人都这么自大?她不禁想到那个要她当他情妇的男人。

“柯先生,我为什么会爱上柏先生?”她直接问。

柯立恒被这么一问,也有些尴尬地回道:“我的意思是……只是提醒,因为柏先生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很多女人会情不自禁,你们又在同一个屋檐下,所以,我只是提醒、只是提醒,没别的意思。”

听他如此慎重叮咛,舒苡荷不禁好奇,问道:“柯先生,那如果真爱上柏先生,会怎么样?”

“会自讨苦吃。”

他的回答让她觉得不服气0既然是在同一个屋檐下,也许是柏先生会爱上我呢!”

柯立恒一听,突地噗哧一笑,“那是不可能的。舒小姐,柏先生的爱,在一个记忆中的女人身上。”

他的笑好像她多不自量力似的0哦!”她尴尬地回道:“谢谢,我会记得你的提醒的。”

柯立恒笑着举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