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骆彤 > 《鬼面君心》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五章

作者:骆彤

言喜自外面回来,身上还挂着薄汗。

“言喜,大人找您。”言喜虽为小兵,但在府里的地位和这些下人毕竟不同。下人们对他自然尊重些,不敢过于放肆。

“大人找我?大人找我是为了什么事?”言喜随口一问。司徒青找他多半有事。没事时司徒青喜欢独处,毁容之后更是如此。

“不知道。不过大人挺生气的,不知为了什么事。那种怒只有大人刚毁容那时才有。”

“这样?”

司徒青刚毁容时谁也不见。只要有人一接近,便像疯狗似的,又是骂人,又是摔东西。就连替他医脸的大夫,也被他硬生生地丢出房。那种阵仗,言喜一想到就直冒冷汗。

“小心点。”

“嗯。”其实做人家下属的还能怎样小心?只能乖乖的等大人发泄完怒气。

在回廊,洪若宁和言喜碰上了。她一向起得晚,今早的一阵雷吼让她睡得不安稳。

“言喜,去哪?”洪若宁不雅地伸了个懒腰,嘴开得老大。

“呃,去大人那儿。大人有些生气。”

生气?他又生气了?

“算了。你家大人常生气。让他发泄一下怒气,气一发完,便会没事。”说着说着,洪若宁顺手拿出了手巾。“不过也真为难了咱们。老是成为出气筒。”

寄宿于提督府,她可不认为自己就是主子,能对下人呼来喝去。她和他们一样,在这混口饭吃。要有个不好,司徒青脾气一发,将她赶出府。她还是得收拾她那小得可怜的包袱,把嫁衣富了,换些银两度日。要不就死皮赖脸地回刘家,嫁那白痴儿子。

“把汗擦擦吧。”言喜额上挂着的薄汗让她看不惯,觉得整身都黏了起来。

言喜顺势接过手巾,往额上抹去。

“言喜,急着抹汗,还不快给我滚过来。”

“大人?”言喜连滚带跑地追到司徒青书房,不敢多耽搁一刻。

“大人,您找我?”

“下人们没说吗?”司徒青见言喜手上还掐着洪若宁的手巾,口气更加恶劣。

“说是说了,只是不知大人为何生气?”言喜避得远远地,不敢多近一步。

司徒青一声轻哼。“这东西是你昨晚送进来的?”司徒青用下巴点了下在墙边的碎片和食物残骸,面目全非的样子让言喜花了好一会儿才认出。

“是……呃,不是。”这怎么说好?东西是他送来的,但却是由洪若宁带进书房。

“到底是不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选一个,别给我打哈哈。”

“我……”

言喜不懂司徒青是为了那一件事而生气。若是为了他送茶点来,他没胆子说;若是为了洪若宁将东西带进书房,那他更不能说。他怕大人一怒之下,将她给赶出府。

“我没说过,入书房前要先知会我吗?”

“大人说过。但是……”洪姑娘没先知会大人吗?他记得自己曾再三叮咛,就怕犯了大人的禁忌。洪姑娘她……

“但是……”不能供出洪姑娘,但也不能说是自己所为。若说是他,大人铁定不会相信。

“但是什么?现在编谎不嫌晚吗?”司徒青碰的一声,将坚实的木桌拍得四分五裂。

“言喜,你先出去。这事儿我和他说明。”言喜没合上房门。洪若宁在门外听得一清二楚,也明白他闹什么脾气。既然,事因她而起,她又怎肯让旁人代她受过?

“还真护着他。”司徒青满嘴醋意。人是他救的,但她却对该死的言喜……

“洪姑娘,你可别说……”

“别说什么?”司徒青瞪了两人一眼。他们究竟瞒了他什么?

言喜对洪若宁摇了摇头,在司徒青的瞪视下停止。

“言喜别说了,你先出去。”她赶着灭火,而他却火上加油。

“洪姑娘,我……”

“出去。”他要一个解释,她得给他。

“大人。送东西进来的是我。”

“出去。”

“大人,这和她无关。”言喜急了。盛怒之下,大人会不会对洪若宁不利?

“出去。”司徒青又劈烂一张椅子。

大人都赶人了,做下属的还是先走为妙。

言喜一走,司徒青顺手掷了张椅子,将门打合。

“过来。”司徒青端坐在椅上,对洪若宁呼喝,口气不善。

哇,他以为他是谁?好大的口气。洪家虽然不是官家,但是以洪家的财力向上送钱,不信扳不倒司徒青。坏就坏在她现在正在逃婚,否则……

“过来。”

好吧。这就是寄人篱下的悲哀。

洪若宁缓缓向司徒青移动。

“过来。”司徒青不满她移动地过于缓慢,猿臂一伸,将她抱上自己健壮的大腿。

“我是在移动嘛!凶什么凶?”

不理会她的轻嗔,铁臂一紧,将她圈在怀里。

司徒青的力道和炽热的皮肤,让她下意识地想逃。这样的亲昵,她还不能习惯。

“送东西进来的事我会解释,现在可不可以……可不可以……”虽然不习惯,但在他怀里好舒服。

“现在给我解释。”

“可不可以……”洪若宁指着另一把完好的椅子。“先放我下来,我坐着,解释给你听。”

问他意愿?他的答案当然是不准。

“你不要我解释啦?”

司徒青的回答是当场劈了那张椅子,并把她圈得更紧。

“昨晚,我随便晃了晃。看言喜要送东西进房,所以就替他接了这差事。”洪若宁掏出手巾,替他清了清手上的木屑。“哇,你真皮厚肉粗。劈了两张椅子,手却一点红肿也没。”

“一张桌子,两张椅子。”司徒青纠正。“然后呢?”

“然后我就送进来啦。”洪若宁避谈看到了什么。就怕他会发飙,把她也劈了。

“就这样?”洪若宁要将手巾收回,却被司徒青夺了去,贴内收着。

“就这样。”

“所以……你都看到了?”该死的。他该无时无刻戴好面具。他不想又吓坏她。

“看到什么?兵书?只看了书背,其他的,我不曾翻动。”她当然知道他指的是啥,却故意将话题扯远。

她明知道他说的是啥,却……不愿面对吗?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司徒青将头搁到她嫩颈边,嗅着她的幽香,连带着轻吐自己的气息。他早想这么做,但碍于他的这张脸……直到看见言喜和她亲近,他才失去理智,暂时忘却自己的丑陋。她大美,而他太不堪。

“我问过了。言喜要我问的。但是你没有回答,你在桌上睡着了。我以为你默许了,所以我……”

“所以你闯进来。”

闯?好吧,如果他非要这么说也无妨。

“嗯。”

“你看到了?我是指我的……我的……”

“我看到了。看到,你的脸。受伤的那面,看得清清楚楚。”

司徒青将洪若宁转过身抱着。他终于得看她的惊愕和嫌恶。 别人的眼光他稍能容许,但若是她的……他越来越在乎她,一静下来,脑海里总自动出现她那张清丽的脸蛋,她的慧黠、柔美、善体人意,在在掳获他的心。即使明知他俩的差距,他仍妄想摘星。

“我看到的是,”洪若宁顿了顿,带雾的眼眸看透面具似的盯着他。“真真实实的你。称不上好看,有点吓人,但我不讨厌。”纤纤玉手来到他脑后,轻扯系带。她不想再隔着面具与他相对。

“别怕,让我看看你。真真实实的,不必借着灯火、不再隔着湖水。”洪若宁的声音有点哽咽。他受了好多苦。不争气的泪水终于淌下,湿了她的衣襟,也使他慌了手脚。

“别哭,别哭。”他将她紧抱在胸前,轻拍着背安慰。

“我不……不在意,但你也……别在意……好吗?别在意了。”洪若宁吸吸通红的鼻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看他自我厌弃,她会心痛。

“别哭了。哭花了脸,我不喜欢。”他的粗厚带茧的指腹,轻柔地抹去她脸上的泪痕。

她说不在乎他的脸,但他却仍不能释怀。他不要她的怜悯。她太好,而他太糟。她值得更好的男人……

司徒青终究没解下面具。

***

刘府大厅

“咳咳,不准。我不准你娶那女郎中过门。”躺椅上,刘家老太爷干咳着,枯瘦的身躯如风中残柳般剧烈颤动。最吓人的是那双凸眼,和消瘦的脸颊相较,大得吓人,眨也不眨地瞪着孙儿——刘劭镛。

“爹您先别生气,气坏了身子不好。让我劝劝他,相信镛儿会回心转意。”刘夫人轻拍老人的背脊顺气。

“你这孩子也真是的。先是为了不想娶妻而装疯,现在又为了娶一个女郎中想气坏爷爷。”刘夫人转向刘劭镛,满脸的责难。虽然,娶个女郎中也未尝不可。但婚姻之事,向来由长辈做主。晚辈即使不肯,也不该违抗。

而一旁的刘劭镛则是坐在一旁,喝茶兼嗑瓜子,将两老的话全当作耳边风。

“镛儿,听话。先娶了洪家小姐,要娶几个偏房、要纳几个小妾,一切随你。就算要纳那女郎中为妾,只要别做大,都无妨。”

“这我也知道。但就怕人家不肯。”

“肯的,洪家小姐一定肯。要再不成,有爷爷和娘给你撑腰。”

废话。他说的才不是洪家小姐。洪家给聘礼收了那么多,那小丫头哪敢不同意?

“对,爷爷会替你做主。如果洪家小姐不肯,大不了休了她。反正咱刘家不愁找不到媳妇。”刘家老大爷见孙子有软化的迹象,一时高兴,也就忘了装咳。

“爷爷,您的病呢?忘了装,又露馅了。”刘劭镛凉凉地拿了个果子,往嘴里塞。

“咳咳咳……”不愧是他的孙子,精明得没人可比。

“镛儿,爷爷又害病了。”

“哦,‘又’害病了。是不是‘刚刚’又吹了冷风?”刘劭镛望了眼紧闭的门窗。哪有一丝冷风能渗入?

“镛儿,别开玩笑,爷爷病得好厉害。”刘夫人忙着圆谎,装模作样地探了探老大爷的额头。

“这样?”刘劭镛走近,也探了下老人的额头。“冒汗了。爷爷,您穿得太厚。脱些下来比较舒服。”他动手除了条被子。还好有个郎中准娘子,否则,不被骗才怪。

“镛儿,就算不打算娶洪家小姐,也得将她寻回来呀。 毕竟,爷爷会定下这门亲事,全是为了替你冲喜。你若不装疯,她也不会逃婚。她会逃婚,全是因为不愿嫁你。所以,这件事你有责任。”除了动之以情,他们早计划好另一招——说之以理。

“我有责任?”从头到尾,他只不过装疯卖傻。这件事哪有牵扯?“就算我有责任。但洪家小姐逃婚,至今下落不明。我从何去寻?”

“老大爷。”刘家精锐的情报部门不巧打断三人的对谈。

“进来。”在刘夫人的令下,房门被推开。

“又有什么事?和我内定的小娘子有关?”刘劭镛率先问了。他急于把洪若宁这麻烦丢开,没啥好气。

“找到了。洪家小姐已经找到。”

“找……”噗地一声,刘劭镛半口茶喷出。

“对。在提督司徒青府里。”

不,不会。他居然看到爷爷和娘不善的冷笑。不,是他看错了。

***

刘劭镛被放在厅上,身边跟着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兄弟林绍宇。

“绍宇,你确定洪姑娘人在府里?不会是爷和娘整我的另一个把戏?”

“少爷,不会吧。”他不敢确定。刘家情报网传来的讯息应该可靠,但一扯上刘家的老顽童,一切就很难说了。

“不会吗?”但他明明看见那老顽童的奸笑。一切只是他想多了吗?

“绍宇,我说过,咱们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你一定要叫我少爷,我不习惯。”

“少爷,绍宇这样叫您已经好多年了。您应该不至于不习惯。”林绍宇不自称“小的”是因为刘劭镛的那份尊重。刘家对他林家的好,他理应服侍少爷。

“算了,说不过你。”

林绍宇不仅是刘劭镛的贴身侍卫,更是刘家情报网的成员之一。擅长的不仅只是武功,也有几分口才。若是有理,刘劭镛也辩不过他。

“少爷放心。洪小姐的样子绍宇记得一清二楚。只要她人在提督府里,就一定能找到人。”

刘家要寻人,自然连近日的画像都备上。刘家情报网的要求一向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只告知人在哪里,却寻不到人,任务不能算完成。除非有相当把握,否则不会为了强抢功劳,而打草惊蛇。

等着,等着。言喜和洪若宁的谈笑声从左侧的园圃传来。

“绍宇,我们先去探探,找找乐子。”

“少爷,君子非礼勿听。咱这样不是作客之道。”

“非礼勿听?不听,不打探,我们的消息从何而来?咱们这行的师祖,还不就是喜欢探人隐私,比别人多生张嘴,多生只耳?”打探情报全靠问和听,刘劭镛说得没错。不过,只要他少爷感兴趣,就算没有这冠冕堂皇的理由,他也绝不放弃。作客之道?这东西他可没有。

“若提督大人出来了呢?”

“他呀。还不简单。咱就说:‘提督大人,好雅兴。不知您种的是什么奇珍异草?’呐,这不就结了。”刘劭镛的面皮还不是普通的厚,就连说那段话还刻意装出附庸风雅的样子。

“少爷……”

“走了,走了。”不顾绍宇的反对,刘劭镛拉着他的手肘,硬是把他拖到一旁的园圃。还恶劣地拉他躲在柱子后。

“言喜,你家大人最近在忙什么?好几天没见到人影。”

“在忙海战的事,敌手是倭寇和红毛,上一次大人就吃了败仗。”言喜说的正是司徒青脸被炸伤的那一场战役。还好洪若宁没有细问,否则他又不知该怎么回答了。

“他们这么厉害,他会不会有危险?”大明的海防虽然称不上弱,但面对和中国海盗相勾结的倭寇、红毛,一直是不胜其扰。甚至下令禁海,放弃沿海渔民的生计。

“这倒难说,上一次大人就吃了败仗。听说是我方出了奸细,否则不会同时遇上倭寇和红毛。说不定内好把消息卖给了两方,要不就是他们彼此互有联络,互通声息。”要不是那次战役,否则大人不会毁了原本俊美无俦的脸,不会变得阴阳怪气。一思及此,再美的花也无心贪看。

“这倒容易,他有奸细,难道咱们就没有?”洪若宁偏头想了想。“那我看倭寇方面奸细的人选好找些,红毛就不是这么容易。呐,咱们的人一到船上,就在酒菜里下泻药。 别说是船坚炮利,怕他们连站都站不稳,还打什么仗?”

“有趣。绍宇,这姑娘有趣。虽然,想法还不成熟,但这做法和我一样,喜欢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是块宝、是块宝。 比我家那小娘子有趣得多。起码不会随口说说,就灌我三天黄莲水。”说到快处,又忍不住拉拉绍宇的手臂,就怕他听漏了。

“少爷,她就是洪小姐。”洪若宁的画像他看过,这种清丽的容貌任谁也不会轻易忘了。

“洪若宁?就是她?”不会吧,她可没一点闺阁风范。起码他所知的千金小姐不是她这样,也不会同男人独处。

“是她没错。”

“看来我丢了块宝。不对,是被这块宝给丢了。”

“少爷。走了吧?”他清楚得很,少爷的事他自会处理。要选谁他自己心里明白,如果喜欢洪小姐就会放弃那女郎中。

“等等,我再看一眼。”

“别看了。”

“还长得不错呢。好啦!看够了,咱们回厅上去。”

一回到厅上,不一会儿司徒青就出厅来。

“不才刘劭镛,见过提督大人。”刘劭镛起身相迎。

“请坐,刘老板。你的名我久仰了。这位是?”司徒青瞥了林绍宇一眼。看他暴跳的太阳穴,就知道他身怀绝技,武功不弱。

“我的随从。大人喜欢?若是喜欢,绍宇又肯,在下自然放人。让他为朝廷效力。”刘劭镛别有深意的瞥了绍宇一眼。

“和刘老板一样,是个人才。刘老板自己留着,这样的人才放在我这儿是浪费了。”既然刘劭镛还没表明来意,司徒青也不好催促。

“闲话不多说,不才今日来是想向您问个人。”

“问谁?”

“洪若宁,他是我远房的表妹。不知是否在大人府里?”

洪若宁?他们有亲戚关系?

看见司徒青迟疑,刘劭镛马上想到什么了。

“我这远房表妹可刁了,老是说她是孤女,就是不肯认咱家人。她一定是这么和您说的。”会逃婚,又住在人家府里,她一定得这么说。

“是。她是在我府里。你来带她走?”司徒青的拳头不自觉握了起来,正被眼尖的刘劭镛瞧见。

“大人,您和我表妹……没什么吧?”刘劭镛试探地一问,想确定自己的猜测。

“没有。”司徒青飞快地回绝。

但这么激烈的反应反倒让刘劭镛起了疑心。

“还好。否则,我这妻子怎么过门?”

“妻子?”司徒青眼前的景物仿佛坍了一角。她是他未过门的妻子!

“没错。是妻子,只差还没过门。没过门她就逃婚了,现在还盼大人成全。”刘劭镛答得恭敬。

齐人之福他是不敢妄想,免得他的小娘子喂他吃砒霜。如今,最好让那丫头先他一步过门,这么一来错自然不在刘家。不是刘家想毁婚,而是洪家小姐不守妇道,明明收了聘礼,还与人勾搭。有情人终成眷属嘛。不过那丫头可得赔上名誉。

“她犯了点过,现在押在府牢里。没我的命令,不准放人。”

“大人,这怎么可以?若宁是刘家明媒正娶的媳妇,连聘礼都收了,就等着过门。怎可以您一句不准就……”

“想过门,找别人去。言喜,送客。”若宁?叫得可真亲热。

“大人,您这……”

“拖出去。”

“你这个鬼脸,别绑着我的若宁呀。”提督府的两个守卫,一人一边,架着刘劭镛的胳臂往外拖。而林绍宇晓得主子的把戏,干干脆脆地往大门口走,不想和他一起丢人现眼。

“丑鬼脸,你好大的官威。只要若宁清白一天,刘家绝不罢休。咱们走着瞧。”狠话才落下,砰的一声,刘劭镛被硬生生地丢下地。

“兄弟,拉我一把。”

早等在门口的林绍宇哪里理他?迈开步伐,往前走去。

“算了。”刘劭镛自个儿爬起,扑扑身上的黄土,跟上前去,搭着兄弟的肩头。

“喂,你该和我演那场好戏。”

“别。您要猴要自个儿去,别拉我下水。还有那句‘只要若宁清白一天……’,您岂不逼他和洪小姐搞得不清不白?哼,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