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金盈 > 《太后出嫁!?》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八章

作者:金盈

本以为李世英会怒气冲冲的抗命,不去淑妃那儿,并且想尽办法突破飞云宫外的重重禁军,只为纠缠她。

但他没有。

[太后,你的眼睛肿得厉害,是昨儿个整夜没睡吗?]红秋叹了一口气,在姜永芳的眼睛周围涂上一层薄薄的消肿药膏,「你这又是何苦呢?这是迟早要看开的事啊!」

她又怎会不知道?只是心不从己,自己明明叫心不准想,可心却偏偏去想,她也只能对镜苦笑。

曾几何时,镜中那个自信满满的太后成了为爱消瘦的女人?

才想着,小喜子就忧心仲仲的踏进门槛。

「昨夜,皇上确实上淑妃那儿了吧?」她佯装漫不经心的问,因为她是太后,所以关心皇帝的「后事」

镜子里,她没看错-小喜子摇了摇头。

她想忽略,却没办法否认心底有簇雀跃的火一化正在有力的跳动着。

「那幺……他在哪儿?又做了些什幺?」她的声立里听不出」点情绪波动。

「他一直待在紫霞宫,与……与文大人秉烛夜谈。」小喜子小声回答,似乎很心虚。

「文大人?」她偏着头思索,想着朝堂之中谁姓文。

「是今年的文状元。」小喜子补充。

今年文武状元的殿试时间订在她脚踝受伤、偷懒不垂帘听政时。

「看来这个文大人和皇上很谈得来。」她没漏看小喜子和红秋、绿冬们交换了眼神;身处深宫数年,她怎会不知这些眼神中所隐藏的涵义。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吧,外头的人是怎幺说的?」

小喜子、红秋、绿冬沉默不语,只是专注地为她打扮。

「怏说!」她催促。

红秋这才勉强开口:「外头已传得沸沸扬扬……说文状元和皇上……嗯……嗯……」

「有龙阳之癖?」说完,姜永芳哈哈大笑起来,「这皇上真是聪明,演了一出还要再演一出。」她气愤的推落镜台上的胭脂水粉,心里那股刺痛的感觉是什幺?

嫉妒?伤悲?李世英不可能有龙阳之癖,她曾深刻地体会到,不是吗?

「太后,」小喜子担心地唤着。

「没事。」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重重的吐气,紧紧握拳;她好想叫那个文大人离皇上远一点,不要毁了天子的威严!

「太后?」

是绿冬的声音,再度提醒了她的身分-太后;不是寻常女子,也不是他的妃嫔,她是太后,是他的「母亲」

「上早朝吧!」

***

早朝时百官齐聚,却少了左丞相、右丞相的身影,即使如此,早朝还是得开始。

帘后,姜永芳在皇帝开口、百官禀奏之前,率先出声。

「这些日子以来,哀家卧病在床,无法议政,甚感愧疚。幸闻皇上主政,听政认真,处置合宜,哀家深感安慰;经再三考虑,且思及皇上已长成,故哀家认为该是让皇上亲政的时候了。」

群臣静默,目光游移。

她的目光转向坐在龙椅上的身影-

李世英竟不耐烦的打着呵欠!

明明十分愤怒,可出口的声音还是很平静,她又说:「另外,哀家也想到皇室血统延续的问题;皇上登基已久,虽不乏嫔妃,但皇后之位虚悬,哀家想请皇上挑选一位妃子封后。」明明是那幺不愿开口促成的事,却还是轻易的从口中吐出,说出来之后,她不觉轻松,反而心情沉重,「皇上同意吗?」

他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缓缓转头望向帘后的她,一脸寒鸶。

「朕……倒是有个人眩」

仿佛一把利剑穿心而过,那些拥抱、那些甜言口蜜语根本什幺都不是,在紧紧抱住她的同时,他的心里仍想着他的皇后人眩

「哀家想知道那人是谁。」她不能显露一点妒意。

「那人的名字叫作……姜、永、芳。」他邪气的对她一笑。

宫里还有第二个姜永芳吗?没有,只有太后一人。

此话一出,群臣哗然。

她也瞬间楞祝喝!皇上不但坏了脑袋,还疯了吗?!

「哀家是太后,不能当你的皇后。」古今中外,哪一国的太后曾降了辈分去当皇后?没有!

「有律法规定太后不能当皇后吗?」他说得悠哉。

「荒唐,」她怒喝,愤怒之外,更多的是惶恐。难道李世英真的要把他们之间的丑事公诸于世,让她受万人指责、遗臭万年吗?

「哦,哪里荒唐?」他挖了挖耳朵,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他是故意要激怒她的,她得冷静应对,不能自乱阵脚,让事情一发不可收拾。

深深吸一口气,她摆出严母的架式。「自古以来,太后等同于皇帝的母亲,既是母亲就不能成为儿子的妻室,明白吗?」为什幺她得这幺认真的向一国之君解释这种事?

「这种事……朕早就知道了,不过朕不认为这种旧规矩适用于我们。」他低头看向讶然议论的群臣,朗声宣布8太后不是朕的亲娘,而且你不过虚长朕五岁而已。」

昏了!她要昏了……可为什幺她还没昏,得清醒地目睹这一切?

「荒唐!」她再怎幺想,脑子里也只有这两个字。

他却气定神闲的白龙椅站起,伫立于丹墀之上,信誓旦旦的继续宣布:「大安王朝只有一后,不管是太后还是皇后,都是姜永芳。太后可以自己选择,是要当太后还是皇后。」

「荒唐,」她只能吼得一次比一次大声。

「臣以为万万不可。」刘御史再也受不了的站出来谏诤,「太后毕竟是先皇的皇后……」

对、对!继续讲下去。姜永芳在心中为刘御史加油。

「朕不在乎太后的过去,只要太后的未来。」他又说出爆炸性的告白。

刘御史楞了一下,「可这样会让大安王朝遭受其它国家的嘲笑……」

「得了,」李世英挥挥手,「大安王朝被嘲笑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多一桩又如何?爱笑就让他们去笑,太过在乎会得不偿失。」

刘御史无言以对,只能求救似的望向帘后,「太后……」

她还指望刘御史呢!难道文武百官中,就没一个可以跟皇上讲道理的人吗?

[不知百官对朕和太后的婚事意见如何?如果大家不反对的话,就请统统站着吧!]他开心得笑眯了眼。

剎那间,群臣动作一致的跪倒,大殿之上气氛紧张,喘息声此起彼落。

李世英气黑了睑,指着群臣破口大骂:「你们存心跟朕作对是不是?」

「太后!」刘御史抱着必死的决心道:「臣请太后继续垂帘听政,皇上年纪尚轻,有些事情考虑得不够周全。」

「请太后继续听政。」群臣一致说道。

她仍不能卸下重担吗?他是故意演这场闹剧绊住她的。

姜永芳气得紧握拳头、用力磨牙。

「信不信朕下令把你们全都斩了?」李世英频频跳脚,演得倒挺逼真的。

「请太后继续听政。」

且把皇上的叫嚣声当狗吠,把很有智能的太后留住才重要;百官都是这幺想的。

「朕亲政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你们这些老头子全都赶回老家!」

「皇上,你闹够了吗?」她突然开口,「身为君主应谨言慎行,听听你刚刚说了什幺,简直是胡闹!」

「哦!」他回头望向帘后,「看来太后已有所选择。」

他有给她选择的机会吗?没有!

缓缓地自帘后王座站起,姜永芳看着群臣、看着他,再怎幺不甘心也只能打消让他亲政的念头;但她不会妥协,绝不会。

总有一天,她一定会得到自由,一定!

冷哼一声,她转身就走。

「哈!哈!哈!」

他得意的朗笑声对她来说是一种羞辱。

***

「去死!」

匡唧!

一个瓷瓶被用力地砸向墙,碎成千片万片坠落在地,加入同伴的行列成为垃圾。

瞧!又一个瓷盆被砸得粉碎。

「太后,这个行吗?」小喜子努力地抱来一个大人高的花瓶。

「可以。」愤怒使人变得孔武有力,姜永芳大喝一声,就把那个一人高的花瓶高举过头,用力砸向墙。

花瓶还没碰到墙,就自动落地,成了碎片。

好喘!她改拿花瓶、海碗砸墙泄愤。

「母后!」淑妃、辰妃各自带着宫女,捧来让太后发泄的瓷器。「母后尽量砸吧!儿臣这边多的是。」

她毫不客气的拿过瓷器,继续发泄。

该死的李世英!

「母后,消消气,干嘛跟皇上那种不讲理的人计较?」淑妃笑着献上她用过的瓷盘。

呵!李世英,连你的女人都不站在你那边。

「就是呀,皇上就爱胡说八道、混水摸鱼,母后别把他的话当真,这样只会气坏身子而已。」辰妃跟着献上缺了一角的酒壶。

哈!李世英,原来你一点信用都没有。

「混帐!」她怒吼出声。

「母后骂得好。」淑妃、辰妃异口同声地道。

「你们骂朕骂得挺高兴的嘛!」

三个女人同时转身,瞧见皇帝李世英就站在她们身后,他正悠哉的挖着耳朵,嘴角带笑。

「不过……可以骂得好听一些吗?」

淑妃、辰妃心虚的后退数步,只有太后姜永芳毫不畏惧,她抄起一个花瓶丢了过去。

「啊!」

众人低呼,目睹那个花瓶破空而去,不偏不倚的……掠过不动如山的皇上脸边。

「看来你练习得还不够哦!」他意有所指的说着,目光瞥向墙边的那堆垃圾。

[你……你……你……]她指着他,怒气冲冲的冲到他跟前,指着他的鼻子开骂:「你做人失败啦!」

[是吗?]他敛起笑容,目光往下移,停在她的肚子上,[看来朕还得多加努力。]

她岂会不知他话中的涵义。

「下流!」她一巴掌挥过去,发出响亮的声音。

啪!

「啊!」众人倒抽一口凉气。

太后打皇上,还是打已经长大的皇上,代志大条了!

被打偏脸的李世英转过头来,冷冰冰、阴森森的目光直瞅着她,「姜永芳!」

她高傲的挺胸,「有种就把我杀了。」

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重、紧张、恐怖,谁都无法预料下一刻会发生什幺事。

突然,他笑了,色迷迷的摸了一下姜永芳的脸颊,「你绝对可以深刻体会到朕到底有没有种。」

「无耻,」她尖声大叫,抬脚就要踹过去。

「母后!」淑妃、辰妃急忙拉住她,「不要气,冷静、冷静。」

她冷静不下来!

「我跟你的梁子结定了!」

他拉了拉衣服,轻松地说,「可不是吗?这个结还是死结呢!」

「你别以为你能称心如意,要是如了你的意,我就不是太后!」

他笑咧了嘴,「当然,你成了皇后嘛!」

「放屁!」姜永芳快气疯了。

「皇上,你就不能修点口德吗?」淑妃哀怨地望着他。

「皇上,你怎能把歪主意打到母后身上?」辰妃无奈地摇摇头。

「你的心里还有伦理吗?」姜永芳厉声质问。

他两手一摊,「没有。」

三个女人同时傻了眼,只见他走到太后跟前,抓住她的肩膀,沉声宣告-

「所以……芳儿,你就认命吧!」语毕,他的唇堵住她的小嘴。

「天!」众人惊叫一声,手上那些赞助太后泄愤的瓷器全掉落在地。

除了小喜子、红秋、绿冬低头叹息之外,所有的人全看傻了。

姜永芳也傻了,她杏眼圆睁,脑袋里乱轰轰的;这……李世英竟敢当众轻薄她!在他的妃子面前、在她不熟识的宫女面前……她的名节彻底毁了!

他稍稍离开了她的唇,笑睑着她,「芳儿,你输定了。」

她这辈子还没输过!在没来得及想清楚之前,她已经下意识地出手了;只见她突地蹲下身子,抓住他的大腿往上一抬,使出一记过肩摔,重重的摔昏他。

***

「这是他自找的,怪不得我。」姜永芳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可是满心的愧疚仍挥之不去。

她竟然伤了皇上,皇上若有个万一二市位谁来继承?大安王朝谁来统治?

诸位皇子、公主都各奔天涯去了,就算要找也找不回来;就算找得回来,他们也不会有心治国。眼前唯一可以指望的人只有李世英-一个坏了脑袋的疯皇帝!

烦死了……她仰头灌进烈酒,遥敬天上明月,暗咒在天上的先皇-老好巨猾的老狐狸!你分明是想害死我、累死我!

「芳儿好雅兴。」

「喝!」她猛然回头,竟看见李世英就站在她身后的柱子旁,眼眸带笑、衣襟半敞。

真是色胆包天!她又灌了一口酒。

「飞云宫外的禁军在干什幺?」几百名士兵竟挡不住他?他有绝世武功吗?

「朕是皇帝嘛!」他耸耸肩,「走到哪儿,哪儿就开一条路。」

他倒是很懂得如何利用本身的优势嘛,可恶!

「三更半夜,你来这里做什幺?」

「何必明知故问?朕来找你一起睡。」

「作梦!」她先把手上的酒壶往他的头丢去,接着抽出绑在腿边的匕首,对他喝道:「哀家决定从今以后不再收容你这个坏孩子,要睡去别的地方睡!」

「朕偏不走。」他从容地走近她。

「走开!当心哀家伤了你上哀家的架式可不是摆好看的。」她狠狠地说。

他顿了一下,「朕相信你的确有两下子,不然何以在民间过了那幺久的日子,还能保持清白之身等着朕?」

他竟然调查她?哼!查就查吧,她的过去没有污点,只有一段段的伤心回忆。

「拜那些市井流氓所赐,我的爪子可利得很!」她挥了挥匕首,增加气势。

「朕相当感谢你为了朕这幺洁身自爱。」他又向她走了过去,似乎完全没看到她手上的匕首。

「这就让你瞧瞧哀家的厉害!」纤手舞动银光闪烁的匕首,凌厉的向他刺去,她不忘大喝一声加强效果:「让你痛死!」

风冷冷的吹过……

「芳儿,继续呀!」他低头看着抵在心口上的匕首,不动如山。

她咬牙抬头,「你怎幺不闪?」

他笑,「芳儿,你下得了手吗?」

她气得将匕首抵在他的脖子上,「信不信我杀过人?」

「信。」他还是一副不怕的样子,「能死在芳儿手上,朕作鬼也风流。以后大安王朝就麻烦太后多费心了。」

卑鄙-.在这当头拿国家来要挟她。

「朕明白,在太后心里国家永远排在首位,朕永远屈居于下;不过只要芳儿待在朕身边,朕甘之如饴。」欲伸手拥住她的肩膀,却被她躲开,他露出了沮丧的神情。「唉!朕好遗憾之前浪费了许多时间,只因朕把你想成坏女人;直到那夜帮你找纸鸢,朕才知道自己看错你了。」

他逼近她,匕首在他的脖子上割出血痕;但他仍不惧怕,继续靠近她。不得已,她只好赶紧把匕首抽开,他就这幺顺势地用力抱住她。

「芳儿为了国家,绝对不会伤害朕;芳儿不知道为了什幺,打算燃烧生命保卫国家、保护皇室。朕好感动,忍不住就喜欢上你了。」

她僵住了。

他喜欢她?口舌发干、心儿乱跳,千想万想也想不到,这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网站竟然喜欢她,不是为了他娘的仇而折磨她。

「芳儿可有一点喜欢朕?哪怕是一点儿也好。」

百感交集、五味杂陈,心惊的她无话可说。

「朕太喜欢你了,所以朕决定要把你这向往自由的纸鸢紧紧拉住,到死都不会放开,不择任何手段。」

什幺?她有没有听错?她的头皮突地发麻。

「所以……你死心吧,乖乖地留在朕身边,当朕的皇后。」

「混帐!」姜永芳一脚踩上他的脚,趁他吃痛时再补一脚,这一脚改踹他的肚子,接着把他踩在地上,郑重声明:「皇上,哀家是太后,不是普通女子,你可别搞错了。」说完,她转身就走。

「不准走。」

谁鸟他呀!

「你今晚要是敢离开朕的身边,朕就死给你看。」

啧!拿死威胁她?小孩子。

「不信你转头看看,看朕是不是说到做到。」

她的脚步一停,头不由自主的缓缓转过去,心顿时凉了、冰了;不知何时,他竟捡起地上的酒壶碎片往手腕划去,鲜血正汨汨地流个不停。

「你疯了吗?」她惊叫,跑过去抬起他的手,紧紧按住伤口。

「是呀!为你疯狂。」

她怕!好怕这样疯狂的爱,他的爱太激烈、太沉重,她负荷不了。

「来人呀,宣御医……」

未出口的命令被他的手捂住,只见他炙热的双眸紧盯着她。

「在疗伤前,让朕好好爱你一回。」

杏眼圆睁,她拉下他的手,「你会死的。」都受伤了,他还想着那档事!

「小伤,死不了的;可若你不答应,这道伤会更深。」他又去拾酒壶碎片。

「等等,」她叫,绝望的闭上眼睛,深深吸气。

「太后,」门外,小喜子担忧的问:「有事吩咐吗?」

「芳儿如何决定?」

「好。」她无奈地回答,颤抖的手伸向腰带,在他灼人的目光下缓缓解开。

「太后!」门外,小喜子仍未离开。

「宣刘御史秘密进宫。」拼着最后的理智,她下了命令,旋即被他扯了过去。

他粗暴的撕碎她身上的衣裳,将她卷进疯狂的爱欲漩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