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冰梅 > 《白老鼠情妇》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二章

作者:冰梅

  十几分钟后,直升机降落在一座小岛上。

  看着周围葱郁的树木,刘雨只能眨眼再眨眼。这是哪儿?传说中的私人岛屿吗?那个南宫先生就住在这里?

  「走吧,别浪费时间了。」罗均腾一把将刘雨拉出机舱。

  三人坐上汽车,那原本连在一起的树木像是中了巫术似的,让开一条平坦的柏油路,蜿蜒的延伸至远处。

  「这……这是哪儿?」刘雨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主人的岛屿。」

  「主人?」

  「就是南宫先生。」罗浩元露出安抚的微笑,「他是我们的主人。」

  「你们的……主人?」刘雨难以置信的看着罗浩元,「现在还有主人仆人?」

  「当然有,因为我们的命是主人救的。」

  原来是这样啊!刘雨点了点头,放心不少。看样子南宫先生是个好人,虽然这种救了别人却要他们当仆人的行为实在有失厚道,但他总不至于冷血。

  「我们是自愿跟着主人的。」罗浩元再次开口。

  「是吗?」刘雨不好意思的笑笑,「这么说南宫先生的人很好了?」

  人很好?罗浩元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是啦,南宫成是不坏,他不会杀人放火,也没有偷蒙拐骗,但他绝对和「人很好」三个字扯不上关系。

  「对吧?他是个好人吧?」刘雨期待的看着他,眼眸晶亮。

  罗浩元几乎要被罪恶感淹没,正当他忍不住良心谴责而要说出南宫成目的时,目的地到了。他连忙从汽车里钻出来,好险、好险,他差点就背叛主人了。

  ***看言情独家制作***www.kanyanqing.com***

  虽然从直升机、私人岛屿和上千万的酬劳来看,刘雨已经意识到这位南宫先生很有钱,但当她走进这幢巨大的房子时,还是倒抽了口气。这里没有华丽的装饰,也不是布置得金碧辉煌,但那巨大的面积令人咋舌。

  「罗先生。」一个微微发胖的中年妇女走上来,「主人在房间里。」

  「谢谢。」罗均腾点了点头,对自己的弟弟道:「我上去报告,你先和她留在这儿。」

  他走后,罗浩元说道:「郭妈,能不能麻烦妳拿点喝的来,我快渴死了。」

  待她一离开,罗浩元连忙拉住刘雨低声道:「妳千万不能在主人面前提起他妹妹的事。」

  「怕他难过吗?」刘雨不解的看着他。那为什么还要找个容貌相似的人来?

  「是的。」他沉重的点点头,虽然良心已经频频出现警告的红灯,他仍然咬牙道:「千万不能提,否则主人会发狂的。妳知道,他和……小姐的感情非常好。」

  「那为什么还要找我来?」她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这个……」没想到不怎么精明的刘雨会问这个问题,罗浩元僵了一下,幸好这时罗均腾走了过来。

  「主人叫妳过去,不是你,是妳。」

  「我?」

  「快点,别磨蹭。」他说着,再次转过身往前走。

  刘雨迟疑的看了罗浩元一眼,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一路上,刘雨都在猜测那个为妹妹痴狂的男人长什么样子,她不禁将他想象成钟楼怪人.虽然知道自己的想法很幼稚,但想来精神不正常的人就是如此;可是当她看到南宫成时,嘴巴大得几乎能塞下一颗西瓜。

  南宫成的确不正常,但他的不正常却是那种令人惊艳的不正常;是的,惊艳。

  也许一个男人用惊艳来形容太不合适,但这的确是他给刘雨的感觉。

  他的皮肤是褐色的,五官的线条并不柔和,但是他站在那里,就彷佛天地间的精华都集中到一人身上;他全身上下并没有女性的阴柔,但是任何一个女人也没有他这样的美貌。

  「你先出去吧。」南宫成开口道,声音冰冷。

  「是。」罗均腾鞠了个躬,出门前瞪了刘雨一眼,仿佛警告她不要轻举妄动。

  什么嘛!刘雨委屈的扁了扁嘴,好像她是会吃人的巫婆似的。搞清楚,是他们把她骗来的耶!

  「说话。」南宫成离开窗户向刘雨走来,他的步伐看起来并不快,但他们之间的距离却迅速的缩短。

  「说话?说什么?」

  「什么都可以。」他已经走到她面前了。

  「什么都可以,那要我说什么?」她傻傻的道。

  南宫成不再答话。她说的已经够了,她的中气十足,声音里并没有异常。他抬起她的脸仔细的观察着,肤色健康、气息正常、眼睛明亮。

  「你、你做什么?」刘雨结巴道。天啊,这个男人想做什么,这样抬着她的脸,不、不会是想吻她吧。想到这里,她的心跳快得彷佛要从胸中跳出来。

  「妳心跳过快,有心脏病?」他的语气不太确定,因为没有其它迹象证明。

  「没、没有。」心跳过快?你这样抬着我的脸,我要是不快才有病呢!心里这么想着,她的脸蛋就越来越红了。

  「发烧了吗?」另一只手抚上她的额头。

  刘雨的脸瞬间变成夕阳中的红云。

  「温度正常。」南宫成拧了下眉。没有他不了解的生理现象,但这个女人身上却出现了两个疑点。

  当然!她一向是有名的健康宝宝,如果人类都像她这样,医院只有关门一途。

  「你、你能不能放开我?」虽然被这样的男人关心很幸福,但刘雨实在害怕自己的心会从嘴里跳出来;而且,她那仅存的理智正试图警告她,这个男人并不是对她有好感,而是因为她长得像他亲爱的妹妹。

  南宫成没有答话,大手从她的额头、后脑到脖子整个摸了一遍。

  刘雨身体发软得几乎瘫倒在地。这个男人,未免太过分了吧。

  「把衣服脱了。」他终于停止摸索。

  「什、什么?」这句话让刘雨从遐想中醒了过来。

  「把衣服脱了。」他的话一向不说第二遍,但看在她的份上只好再说一次。

  「什么?」刘雨猛地向后退去。

  「把、衣、服、脱、了。」他皱起了眉,从来没人敢让他把一句话重复三遍。

  刘雨吞了口口水。搞、搞什么鬼,怎么这家伙连音调都没有提高,她就彷佛听到比姐姐的刘氏吼功还要恐怖的声音;而且,她不自觉的搓了下手背,这屋里的冷气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强,害她寒毛都竖了起来。

  「南、南宫先生……」她硬着头皮开口,「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我来这里,并、并不是……」

  「脱衣服。」南宫成又重复了一次。他开始怀疑自己竟然变得这么有耐心。

  「我不要!」她终于尖叫了起来,「虽然我和你们签了合约,你也不能这么对我。我还没嫁人,恋爱也没谈过一次,就算现在性关系开放了,我也不要这样,你给我再多的钱也不行!我认罚,不就是三千万吗?我一辈子做牛做马还给你还不行吗?你放我走吧,以你的条件要哪个女人不行,何必为难我呢?南宫先生……」她急促的说着,眼眶渐渐红了起来,只差没跪在地上哀求。姐姐,呜,姐姐,妳在哪儿啊?快来救我呀!

  南宫成再次皱了下眉,决定自己动手。

  「南宫先生我……」她突然停了下来,惊恐的看着南宫成手上蓦然出现的手术刀,锋利的刀锋闪着冷冷的寒光。呆愣了两秒,她反射性地跳了起来,「我脱、我脱,南宫先生,你千万别激动,我脱、脱、脱……」

  不管了,失身虽然可怕,但总比没命来的好。她才二十三岁,虽然一事无成,但也不想就这样找上帝报到。

  她说完,双手颤抖地开始解扣子,但手术刀已抢在她解开之前划了下去。

  伴随着尖叫,刘雨只觉得身上一凉,她的正式套装成了两片破布。但南宫成并没有因此而停手,连着两刀,她那身卡通图案的内衣也同时报销了。

  此时的刘雨吓得连哭泣也不敢,生怕一不小心刺激了眼前的疯子,让他把自己给肢解了。

  将她剥得一丝不挂后,南宫成满意地收起刀子。「躺到床上去。」

  浑身哆嗦着,刘雨爬到了床上。心里第一百次后悔没有听姐姐的话,早点去相亲,如果她早点嫁人,现在也不会变成这样吧。呜……她连恋爱都没谈过啊。

  从头到脚翻来覆去的,南宫成对刘雨做了番彻底的观察。

  突然,有人敲门。

  「进来。」说话的同时,南宫成拉了一条毯子盖在刘雨身上,这举动使得他不禁对自己拧了下眉。他从不认为身体有什么好遮掩的,但此时他竟不希望别人看到她的身体。

  「主人。」罗浩元低着头,眼光却尽量的往上瞟,借着眼角的余光,他看到裹在毯子里的刘雨。他暗暗的松了口气,还好,这丫头总算没有一进来就被肢解。

  「什么事?」南宫成的身体移了移,正好挡住罗浩元的视线。

  「哦……」罗浩元连忙回过神,「晚饭已经准备好了,主人。」

  「知道了。」

  「那……属下告退。」他回过身,猛然发现地上的几块碎布,心里虽然疑惑,仍不敢停留的走了出去。

  「起来吃饭。」待罗浩元走出房间后,南宫成才开口说道。当他走到门边却发现刘雨还没下床,转过身,「起来吃饭。」

  「我、我没有衣服……」刘雨终于忍不住地哭了出来。

  没有衣服?他再次拧了拧眉,发现自己真的不喜欢别人看到她的身体;而且,也非常不喜欢看到她的泪水。

  ***看言情独家制作***www.kanyanqing.com***

  当刘雨穿着南宫成的衬衣和裤子,跌跌绊绊的出现在餐厅的时候,郭妈手中的盘子失手摔到地上,罗浩元的嘴大张得下巴几乎脱臼,就连罗均腾也瞪大了眼。

  南宫成扫了众人一眼,和往常一样坐到自己的位子上。

  被那双漆黑的眸子一看,几个处在震惊状态的人立刻回过神。郭妈连忙利落的清理打碎的盘子,罗浩元闭上了嘴,罗均腾垂下眼,一切恢复正常,但众人心里却着实充满好奇。

  如果说南宫成身上还有什么「人性」的东西,那恐怕就是他的洁癖了,虽不严重,但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碰他的东西,就算是他不用的,他也宁可烧掉。但是现在,这个丝毫没有任何奇特之处的女孩,竟然可以大剌剌的穿著他的衣服?

  「坐。」南宫成指了一下自己身边的位子。

  刘雨低着头坐下,心里尴尬得要死。虽然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她不仅被这个疯子看光,而且还穿着他的衣服出来,让众人都以为他们之间有了什么。

  「吃饭。」南宫成再次开口。

  众人又一次跌破眼镜。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吧?号称一字千金的南宫成怎么突然话多了起来?虽然他总共只说了两句话,加起来仅仅三个字,但他在餐桌上向来是甚少开口的。只要他拿起餐具,众人就知道可以开始用餐了。

  刘雨拿起叉子,看着面前的盘子实在不知要如何下手。她是跟着刘云吃过西餐,但也只限于普通的牛排和披萨,并没有见识过这种汤汤水水的阵势;更何况,她现在怎么可能有胃口。

  「吃。」冰冷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刘雨反射性地直起背脊,抓起面包就往嘴里塞,生怕这个男人再借机发什么疯。

  看她不要命似的往嘴里塞着面包,南宫成的眉再次聚拢。果然,还没等他动手将那块面包拿走,刘雨就噎到了,他想也不想地将自己的杯子递过去。

  「谢、谢谢。」面包终于咽下去了,她吞了吞口水,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老天!刚才她真的以为自己会噎死,看起来这里的几个家伙都不像会救她的样子;虽然那个嘴边经常露出笑容的家伙似乎和善些,但还不是骗了她。

  「明天下午三点前将一号手术室准备好。」南宫成开口道。

  也许是危机感刺激了刘雨一向不怎么灵光的大脑,也许是其它人脸色太过古怪,她战战兢兢的问:「我、我能问一下,是谁要动手术吗?」

  南宫成看了她一眼,说出一个肯定的答案:「妳。」

  「我?」她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我要动手术?」

  「不错。」

  「为什么?」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不为什么。」

  「不为什么?那我为什么要动手术?」她瞪着南宫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南宫成皱了下眉,他从不曾向病人解释原因,但看刘雨非知道不可的神情,他说道:「因为妳得了一种怪病。」

  「我得了一种怪病,我怎么不知道?」

  他看着她,没有回答。

  见他一本正经,刘雨也不禁半信半疑起来,「你……是医生?」

  南宫成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我得的是什么病?」

  「不知道。」

  「你这个疯子!」刘雨终于叫了出来。

  其它人吓得哆嗦了一下,大家心中不约而同地将她和死人画上等号。

  「我没有疯。」南宫成的语气平静。

  「你还敢说你没有疯?你竟敢要把我放到手术台上像青蛙般地解剖?」

  「妳有病,自然要检查。」南宫成拧着眉,不太喜欢她把自己和青蛙扯在一起。「况且妳并不是青蛙。」

  「你也知道我不是青蛙啊!」她咬牙切齿的道,「那你还敢拿我做试验!根本说不出我到底有什么病,还敢给我动手术。」

  「动过手术自然就知道问题在哪儿了。」他会将她从里到外都检查个仔细,一定要找出那奇怪现象的根源。

  知道个大头鬼!刘雨在心中暗骂,上了他的手术台,她还能活着下来才神奇呢!「我不要。」她强硬的道。

  「妳要。」他的声音平静,口气却是不容拒绝。他不愿意动的手术没人能逼他做,但如果是他要做的手术也同样不容别人拒绝。

  「我不要!身体是我的,我说不要就不要!」

  「放肆!」虽然知道南宫成不喜欢别人插嘴,罗均腾还是忍不住,「在这里,没有妳拒绝的权利。」

  「你们……」刘雨浑身颤抖地看着眼前的几个人,的确,在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她置喙的余地,他们要拿她当青蛙、当小白鼠,当什么都可以,就算她不同意、不答应,根本没人会考虑她的意见。

  想到这里,她一咬牙,拿起桌上的餐刀,抵着脖子。「我死也不动手术!」

  南宫成的眉头几乎要打结了,「把刀子放下来。」

  「我不要,除非你答应不给我动手术。」

  「妳有病,必须动手术。」

  「我没病!」她尖叫。

  「我说妳有病,妳就有病。」

  「那我也说你有病,你是不是就有病?」什么见鬼的逻辑!他说有就有?去他的!自己再白痴也活了二十三年,更混到大专毕业,总不至于连这种疯话都相信。

  「听我说,刘小姐。」罗浩元笑着说,「主人是世界上最好的医生,如果他说妳有病,那妳的身体里一定有某种潜伏的疾病,而且非常严重,所以妳最好……」虽然他看不出她有什么病,但既然南宫成说有,那她就一定有。

  「如果真有病,那就让我病死!我宁愿病死也不要动手术!」尤其是让这个疯子操刀。

  「妳不会死。」南宫成的语气异常森冷。

  闻言,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刘雨也不禁打了个寒颤,她吞了口口水,有骨气的挺直背脊,「笑话,你说我不会死,我就不会死了吗?我偏要死!病死、摔死、饿死、冻死、自杀死,但不管我怎么死也不想被你解剖死,说什么也不要!」

  「我说,把刀子放下。」南宫成从椅子上站起来,瞇细着眼道。

  「你得答应不给我动手术,我才要放。」

  「我必须知道妳得了什么病。」

  「那我还不如这样死了算了。你、你不要过来……我、我真的会自杀哦。」她一边后退,一边看着他朝自己走来,持刀的手不自觉的用了点力,一丝红色顺着冰冷的刀锋渗了出来。

  南宫成的眼中瞬间闪过一道寒芒,就在电光石火的剎那,他伸出长臂,没等刘雨反应过来,刀子就到了他的手上。

  刘雨尖叫着瘫倒在地,脆弱的神经终于被一整天的压力绷断,眼前一黑,她陷入了昏迷。上帝,就让她这样死了吧!这是她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南宫成盯着昏迷中的刘雨,极为厌恶她脖子上的那抹红色。

  「主人。」罗均腾的声音里带着惊慌,「您受伤了。」

  「拿药来。」他说着,蹲下身将刘雨抱了起来。

  「主人,让我来吧。」罗均腾再次开口,「您的手需要马上处理。」

  南宫成不理他,径自将刘雨抱回房间,丝毫不在意因为夺刀而受伤的手。

  罗浩元连忙将止血药送过去,直到妥当处理刘雨的伤口,南宫成才漫不经心地用碘酒消毒自己的手。这个女人一定得了什么奇怪的病,否则他绝不会对她如此关注。但到底是什么病呢?有什么病是他看不出来的呢?

  「主人。」罗浩元小心翼翼的道,「要郭妈帮刘小姐准备哪个房间呢?」

  「不需要。」

  「那,要把她送回去吗?」也许主人这次真的被这个小丫头惹毛了。他满怀期望的猜想着。

  「她睡这里。」她的病一定要好好观察。

  「啊?那主人您……」本来想问南宫成打算睡在哪里的,但在接到一个冷漠的眼神后,罗浩元便聪明的闭上了嘴。天啊,这个看起来活蹦乱跳的小姑娘到底得了什么奇怪的病,竟然引起南宫成这么大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