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冰梅 > 《白老鼠情妇》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十章

作者:冰梅

  之后的很多天刘雨都怀疑为什么在那一刻,她会有种是在被求婚的感觉。明明他早就不顾她的意愿开始准备婚礼了,后来又用几乎是强迫的方式让她说爱他,那她怎么会生出被求婚的感觉呢?难道她真的有被虐倾向?

  但是没等她想清楚,婚礼的日期就到了。

  此时她坐在屋顶,呆呆的看着夕阳,明天,她就要正式嫁给那个男人了。说不清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能嫁给自己爱的人应该是幸福的吧,而且他还口口声声的说爱她。

  现在的刘雨真的希望自己再笨点,那么她就会以为南宫成是真的爱她的,那么她就可以开开心心的结婚了。要是不知道多好,永远都不知道,就让她懵懂的被他当成老鼠研究,只要不知道,就是幸福吧。

  「夕阳的确凄美,但也不至于让人落泪吧,刘小姐想到什么了?」

  刘雨回头看了眼身边的汤姆,摸了摸脸,才知道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哭了,她赶快擦了擦泪水。「没什么。」

  「没什么,那刘小姐为什么不开心,明天就要做新娘了。」

  「我说没什么就没什么。」她有些恼怒。

  汤姆看了她一眼,「刘小姐还是不想和南宫先生结婚吗?」

  刘雨低下头,没有答话。

  「为什么?刘小姐为什么不愿意和南宫先生结婚?」

  「他、他不爱我……」她小声道。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出来,但细想,除了他,她也没别的人好说了。她在这里没半个朋友,本来还能和罗浩元说上几句话,但自从那次她从刘家逃走后,他就没再出现在她眼前过。对此,她感到几分内疚,她知道他是因为她而被调开的。

  她无法和南宫成在这个问题上沟通,因为他会很固执的告诉她他爱她;她也不能和罗均腾谈这个问题,那个家伙看她的眼神总是怪怪的,仿佛她是什么吃人的猛兽,而她对他也实在没什么好感。

  房子里虽然还有很多人,但他们都是那么忙,不是忙着分内的工作就是忙着研究观察。那个梁律师虽然经常来,对她也很和善,但她总没忘记他说过的谎话。

  在这个房子里,能说上话的好像也只有这个外国人了,虽然他的语调总是怪怪的,不过人真的不错。

  「南宫先生不爱妳?」汤姆睁大眼,不明白为什么她到现在还是这么认为。

  「嗯,他不爱我.我对他来说是特别的,但那只是因为我的病。」她的声音低低的,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如果她的身体健康,他一定看都不会看她一眼吧。

  「刘小姐,我不是说了,妳很健康。」

  「也许是检查不出什么病,但既然他说我有病,那我就一定有病。」

  听了这话,汤姆几乎快昏倒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南宫成会爱上刘雨,两个人根本就是一对爱情白痴嘛!先是一个认为对方有病才会另眼相看,好不容易等他明白不是那么回事,另一个又接受了这种思想,非要认为是自己有病,对方才会另眼相看。

  天啊,这一对到底想绕圈子绕到什么时候啊?

  他深吸了口气,既然南宫先生已经由梁先生给敲醒了,那提醒刘小姐的伟大任务就是他的了。

  「刘小姐……」他很严肃的开口,「我可以用任何东西保证南宫先生是爱妳,而且是很爱很爱。」

  刘雨的嘴边露出一丝苦笑,摇摇头,没有说话。

  「好吧,妳既然不相信,那我们就来证明一下。」

  「证明?」她不解的看着他。

  他点点头,「妳认为要怎样才算是爱妳的呢?」

  「我……」怎样才算是爱?她想了想,好像看注册送58元体验金里只要男主角说出这三个字,就是真的了;但她的情况显然不同。

  「妳是要南宫先生上刀山下火海,还是要他剖心挖腹?」

  刘雨瞪大了眼,「汤姆,你说什么啊?」她有这么血腥吗?

  「那妳要什么证明?」

  「我……」她再次低下了头,「我不知道。」是啊,到底要怎样才能证明他是爱她的呢?

  汤姆为难的想了想,「妳一直认为南宫先生对妳特别是因为妳有病,对吧?」

  「不是以为,是真的如此。」

  「好吧,如果真的是因为病,那南宫先生应该不会嫉妒是吧。」

  「嗯?」刘雨不解的看着他。

  「我是说,如果南宫先生爱的只是妳的病,那应该不会因为妳而嫉妒别人。」

  「应、应该不会吧。」事实上不也是如此吗?如果他真的爱她,怎么会让一个男人整天跟在她身边?

  「不是应该,是绝对如此。我跟在南宫先生身边也几年了,可从没见过他为了哪个古怪的病症嫉妒别的医生。所以,我们就做个试验吧。」

  「试验?试验什么?」

  「假装妳爱上我,我也爱上妳,然后我们来看看南宫先生会不会嫉妒。」

  「如果不会呢?」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有点怕。虽然明知道他不爱她,但却不敢去证实。

  「如果真的不会,那我就拼着被南宫先生追杀的危险,把刘小姐送出去。」不会才有鬼呢!

  「啊?」

  汤姆点点头,「既然他不爱妳,那就没必要结婚,妳当然没必要留在这里,所以如果真的不会,我就送妳出去,而且尽我最大的能力,不让南宫先生找到妳。」

  「这……」刘雨犹豫着。真的要证明、真的要离开吗?他不爱她,她当然要离开,而且她还要去找姐姐。但为什么想到离开心却这么痛?她不是只有一点点的爱上他,什么时候爱得这么深了?

  「刘小姐不想证明吗?还是妳宁可就这样结婚?」

  是的,她宁可就这样结婚,什么都不想的过下去。她这样想着,但心头却彷佛有自主意识的点了点,「好。」

  「既然这样,那就请刘小姐配合了。」汤姆脸上笑着,心里却有点打颤,不知道这么做南宫成会怎么收拾他。不过,到现在也不能不做了。

  「怎么配合?」

  「嗯,妳只要笑就好了。」

  「只要笑?」

  「对,只要笑,其它的一切都交给我来做。记得,不管我做什么,妳都要笑,起码也不能流露出抗拒的神色。」

  「好……」她迟疑着,点点头。

  刘雨一直认为因为南宫成的关系,这个房子里的人都比较古板;特别是汤姆,她一直觉得他不像美国人,起码不像她印象中的美国人。但现在她知道自己错了,原来这个家伙平时的彬彬有礼都是假象。

  就像现在,他那条粗壮的手臂就缠在她的腰上,歪着头,蓝色的眼睛深情款款,要不是知道一切都是假装的,就连她自己都会认为他们真的是情侣。

  「笑!」汤姆说着,还用手将她的一缕头发从脸上拂开,「笑啊,小雨。」

  刘雨笑了,不用照镜子她也知道自己笑得比哭还难看。

  「错了,我亲爱的小雨,不是龇牙,是笑,两唇向上翘,对,再翘。好,保持下去,然后凑近我耳边说话。」

  「说、说什么……」她哆嗦着。保持下去,那不如杀了她还容易点。这么高难度的动作怎么可能保持下去啊?他的手臂缠在她腰上,又这么深情似的看着她,而她还要对他笑;虽然知道一切都是作假,但她总有种红杏出墙的感觉。

  「随便,说什么都可以。快啊!」

  「还是算了吧,汤姆,我觉得有人正在看着我们。」而且目光冷森。她的后背直感到一阵阵凉意。

  「我们就是要有人看的,亲爱的小雨。」他说着,头更低了几分,「快点,我们马上就能知道结果了。」

  什么意思?她疑惑着,不过在汤姆的催促下,她还是缓缓的踮起脚尖,正待她要凑近他耳边时,腰部猛然感受到一股可怕的力量;还没等她回过神,就听到砰的一声,汤姆横着飞了出去。

  「汤姆!」她尖叫着,想要去看看情况,但她的身体却被什么东西固定着,连一下都不能动。她回过头,看见南宫成那可怕得犹如暴风雨夜晚似的脸。

  她吞了口口水,「你……」

  南宫成恶狠狠的看着她,一向平静的眸子此时却彷佛有两团火焰似的燃烧着,他的牙咬得喀喀作响;就在刘雨认为自己也会和汤姆一样飞出去的时候,他将她整个人扛在肩上。

  这是第一次,刘雨在南宫成将她扛起来的时候没有反抗、没有尖叫。她的本能告诉她,此时只要有任何一点点的刺激,南宫成就会变得非常非常的可怕,而她的下场也一定会非常非常的惨。

  所以虽然这个姿势令她非常难受,她还是强忍着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看言情独家制作***www.kanyanqing.com***

  砰的一声!刘雨被扔到床上,南宫成的身体紧接着压了下来,没等她发出声音,就狠狠的吻上她的唇。他激烈的、反复的,带着惩罚意味的蹂躏着她的唇,舌头猛烈的与她的纠缠着。

  嘶的一声,她身上的衣服被撕扯了下来。

  他压着她的身体,不容她有一丝一毫的抗拒或移动,两手不停的在她身上探索着;直到她几乎要窒息的时候,他的唇才离开,但立刻就向下移去。

  他吸吮着她的脖子,在她的身上留下一片片的痕迹。她是他的,她是他的!

  「南、南宫成……」刘雨喘息着,「你弄疼我了……」

  南宫成没有听到,此时的他几乎已经失去理智。他只知道要占有她,拼命的占有她,将她嵌在自己的身体内,化在自己的血液里,让她和他合为一体;只有合为一体她才不会再跑,只有合为一体她才能永远是他的。

  「南宫成,你……」她的话没说完,嘴就被堵住了。

  而他也在同时,以一个有力的贯穿占有了她。

  「妳是我的!」他一边不停的占有她,一边低吼,「妳是我的!」他的声音不大,却包含着一种焦灼的痛苦,吐出的气息炽烈,仿佛能把人整个烤成焦炭。

  「妳是我的……」他一遍遍的重复,动作越来越粗暴,冲刺越来越迅速。

  刘雨此时根本就说不出任何话,她就如暴风雨中的小船,只能无助的跟着他飘摇。

  终于,一切都静止了下来。

  但南宫成并没有离开她的身体,他凝视着她,「妳是我的。」他一手放在她的脖子上,抚摸着那里的青紫,好像她敢反驳,他就会毫不犹豫的掐死她。

  刘雨睁开眼,愣愣的看着他。「南宫成……」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的眼睛彷佛暴风雨中的海面,而在那波涛汹涌里又带着浓浓的悲伤?

  「妳是我的……」他重复着,声音越来越低,但却越来越痛苦。

  「南宫成……」刘雨感到自己的心揪成了一团,为他。

  「妳是我的、妳是我的……」

  「我是你的……」她轻声道,并伸手抱住他的背。不管了,反正她是笨蛋,就算这个男人不爱她,她也要爱他:就算这个男人把她当老鼠研究,她也不离开他。

  仿佛是她的安慰起了作用,他终于不再重复那些话,眼中的悲伤也渐渐的退去。他从她身体退出来,很轻的吻着她的鼻、她的眼、她的脸、她的唇;他停了下来,轻柔的吻着她的唇,渐渐的加深,不过不同于先前的粗暴,而是很柔和的深吻。

  当两人都快被这个吻搞到窒息的时候,南宫成才抬起头,很严肃的看着她,「以后不准再和他说话。」

  「嗯?」她拼命的呼吸着。

  南宫成拧着眉,「不准再和他说话!」

  「谁?汤姆?」

  她的话刚一出口,他的唇就压了下来,又是一记深长到窒息的吻。

  「不准提他。」

  「不、不准?汤……」她眨着眼,刚要说出汤姆的名字就见他又压了过来,她连忙捂住嘴,「不提不提,我不提他了。」开玩笑,再来一次她真的会窒息的。

  他盯着她,「不准再和他说话!」

  刘雨吞了口口水,「但是……」

  「我说不准!」他的脸色再次凝重起来,两眼闪着火花。

  刘雨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南、南宫成,你是在嫉妒吗?」

  嫉妒?南宫成拧了下眉。他当然知道什么是嫉妒,但他怎么会嫉妒?

  「没有。」他回答得很肯定。

  刘雨不禁有些失望,哀怨的看着他。这个男人,果然是为了研究她。

  「我说不准再和他说话!」

  「好啦,不说就不说。」她有些生气的推开他。死男人、臭男人,撒个谎会死啊,既然都敢说爱她了,那就顺带也说嫉妒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说实话、为什么就不能让她稍稍的幻想一下?

  「也不许和别人说话。」

  「呃?」

  「不许提别人的名字。」

  「啊?」

  「答应。」他很严肃的看着她,觉得这真是个好办法,早就应该如此了。最好是把她关在这个房间里,那么她就跑不了了,她永远都会在他身边了。

  「什么?」

  「答应,不再和别人说话,不再提别人的名字,答应。」

  「南宫成!」她终于忍不住的叫了起来,「你太过分了吧!你又不爱我,怎么可以这么霸道,连和别人说话都不可以。」

  「我爱妳。」他很严肃的道,并盯着她,彷佛这三个字就可以解释一切。

  「你不爱!」她是认命的要当老鼠,不过可不要认命的把他的不爱当作爱。

  「我说,我爱妳。」

  「你哪里爱我?你连嫉妒都没有,哪里爱我了?」她气势汹汹的瞪着他。死男人、臭男人,睁着眼睛说瞎话!

  他拧着眉,不知道为什么不嫉妒就是不爱。

  「哼!没话说了吧,看到我和汤姆……」

  「我说了,不准再提他的名字!」他一把抓着她的肩,摇晃道,「不准!妳没听到吗?不准!」

  「我要提!」她不甘示弱地吼了回去,「看到我和汤姆那么亲密,你都不嫉妒,你怎么是爱我?你根本就不爱我!」

  「我爱妳!」他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气急败坏。

  「不爱,你不爱。」刘雨吸了吸鼻子,觉得自己真是可怜,指控似的说:「你没有生气、没有难过,你只是发火,还打了汤姆,你为什么要打他,你又不嫉妒,他又没有做什么。」

  「他搂着妳。」他咬牙切齿的道,一想到那个场景他就满心怒火,而且,还有丝微的恐惧,彷佛她会消失似的。

  「他搂着我又怎么了,你不是天天搂吗?」

  「我不喜欢他搂妳,我不喜欢任何人搂妳,妳只能是我的,我的!」一开始,他说得很慢,但异常坚决,到了后面更加了几分狂热。

  刘雨傻傻的看着他。突然有些反应不过来。她只能是他的?他不喜欢任何人搂她?他、他他他他……他是在嫉妒?

  他真的是在嫉妒?刘雨觉得自己的头有点发晕。

  「你、你爱我?」她干巴巴的道。

  他点了下头,眉拧了起来。

  「你真的爱我?」她的嘴巴张得大大的,样子要多呆就有多呆。

  但看在南宫成眼里却是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他的眉头舒展开了,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

  刘雨傻傻的被吻着,一直到南宫成离开她的唇,才反应过来。「天,你真的爱我!」她说着,一把抱住他,将头埋在他的怀里,觉得自己真傻。他生气、他发火、他打了汤姆,不都是他嫉妒的表现吗?不过这个男人比她还傻,居然连自己是否嫉妒也不知道。

  南宫成有些惊讶她的热情,不过立刻的,他的眼中就多了份笑意。

  ***看言情独家制作***www.kanyanqing.com***

  除了两个主角,把所有人都忙翻天的婚礼终于举行了。在确定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得差不多的时候,罗均腾离开大厅,来到一个房间里。

  「谢谢。」看到他端的盘子,汤姆立刻坐了起来,龇牙咧嘴地道着谢。

  罗均腾放下盘子,停了好一会儿,才说出两个字:「多谢。」

  「嗯?」汤姆不解的抬起脸。

  「你不用这么做的。」他指了指他还没有消肿的脸,「他们今天反正就要结婚了。」就算那个女人永远不知道主人是真的爱她,也注定逃不开的。

  汤姆的嘴边露出一丝苦笑,「我也是为了自己。」他吃了口蛋糕,「我可不想这里再上演什么失踪记或追求记。」他是来学医的,不是来看肥皂剧的,虽然南宫成的肥皂剧看来非常过瘾,但毕竟不能把时间都浪费在这上面吧。

  现在终于好了,他虽然挨了一拳,但刘小姐也可以确定南宫先生是真的爱她的,想来以后不会再出现什么问题了。

  汤姆想的很合理,但他忘了,南宫成和刘雨之间根本就没有合理一说。此时,就在这个房子的一个房间里,正如火如荼的上演着一场争吵记。

  「我要姐姐!」刘雨高声叫道。

  南宫成拧着眉,一张俊脸实在黑得不能再黑了。他爱她、她也爱他、他们结婚了,她永远是他的了;但她竟然还要姐姐?

  「我要姐姐,你要帮我找到姐姐!」

  「我们结婚了。」他沉声道。

  「是啊,不过不管怎样,我要姐姐!」想到姐姐竟然没有参加她的婚礼,她就难过。

  「妳爱我。」

  她的脸稍稍一红,臭男人,这话怎么可以这么轻松的说出来!

  「我也爱妳。」

  她的脸更红了。

  「不准妳再要姐姐。」他下结论似的说。

  「我要!不管,你一定要帮我找到姐姐。」她可是非常清楚他那恐怖的找人本领。

  南宫成咬着牙,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

  「妳爱的是我!」

  「是啊,不过我也爱姐姐。」看到他的眼睛一瞇,她连忙道:「姐姐是我唯一的亲人,她和我一起长大,一直那么照顾我,现在她失踪了,我当然要找到她,否则我会担心的。你不希望我担心吧?」

  他不希望,但她为什么要为别人担心?她只要想着他就够了。

  「一定要帮我找到哦。」刘雨说着,轻轻的亲了他一下,「否则我会不爱你的。」

  南宫成没有回答,只是一个翻身狠狠的吻住她。

  「要帮、帮我啊……」刘雨喘息道,「你一定要帮我,否、否则就不爱你……唔……」

  没等她把话说完,他就彻底的封住她的嘴,虽然他没有回答,但从那气急败坏的气息中,她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这个男人,很怕她不爱他呢。所以,在他没帮她找到姐姐前,她永远也不会告诉他,不爱他,很难……

  ***看言情独家制作***www.kanyanqing.com***

  天气很好,云很白,天很蓝,南宫成的脸却很黑,他瞪着窗前的刘雨。

  「我说了,不准!」

  这声低喝也许能吓得无数人变脸,但刘雨却只是哼了哼。「你没有理由说不准,你到现在都没有帮我找到姐姐。」臭男人,一定没有用心找,否则以他那超恐怖的找人功力,怎么可能找不到?

  「所以,从今天开始,你一天不帮我找到姐姐,我就一天不理你。要是到一百天还没找到,哼哼,我就不……」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南宫成一个箭步冲上来,狠狠的堵住她的嘴。

  「你、你放开我,唔——」刘雨拳打脚踢着。死男人,又来这套.每次她提到这个问题,他都把她吻到七荤八素,这次绝不能再让他得逞。

  虽然这样想着,但她的挣扎却越来越无力。就在她要再一次跌入这种甜蜜的陷阱时,罗均腾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主人,梁先生来了。」

  如同醒醐灌顶,刘雨猛然清醒过来,一把推开南宫成,向门外冲去。「梁彬,是不是有我姐姐的消息了?」

  梁彬勉强的扯了扯嘴角,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拿出一个古朴的檀木盒子递了过去。

  「做什么?」刘雨疑惑的接过来,「你不要以为送我个盒子就可以把我打发,有我姐姐的消息吗?」

  「妳打开看看。」梁彬觉得自己几乎要疯了,「然后告诉我,那不是刘云的笔迹,不是她写的。」

  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刘雨打开盒子,只见里面是一块有些发黄的丝绸,她展开丝绸,只看两个字就蹦了起来。「你在哪儿找到这个盒子的?」

  「妳先看完!」梁彬急迫地道,「看完再说是不是。」

  刘雨转过视线,只见上面写着——


  笨蛋!

  知道急了吧,知道找不到妳,我是多么担心了吧,以后再敢给我玩失踪试试。不过,我想以后妳也玩不成失踪了,即使再失踪了,着急的也是妳身边的那个男人了。

  好奇吗?其实我现在要说的不走别的,而是……对不起。一千一万个对不起,非常非常的对不起。因为,我回不去了。

  是的,和妳一样,我被禁锢住了,我离不开他。虽然我曾是那样渴望离开、渴望回去;但是现在,当我有机会离开的时候,我却留了下来。

  这一留,也就表明我永远和妳、和那个时空割断了联系。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回到了古代,就像小说中写的那样,跑到了另一个时空里;一直到现在,我还觉得自己是在梦中。但身边的他却是真实的,如果是梦,我很自私地不想醒来。

  虽然妳没有办法看到我,但我却从玄天镜中见到了妳,我知道妳这个笨蛋这次终于做对一件事,那就是找到一个真正爱妳的人。

  我很好,虽然不能回去,虽然这里的生活有种种不便,但我却是幸福的。所以,不要再为我担心了,好好的和爱妳的人生活吧。在不同的时空中,妳我知道彼此都是幸福的,不就是幸福了吗?

  P.S.虽然这么说让姐姐我很没有面子,但身为一个资深的看注册送58元体验金编辑,我还要告诉妳:笨丫头!妳真的不适合写看注册送58元体验金,还是老老实实地当妳的「作家」吧!


  这虽不是刘云的笔迹,那种苍劲有力的力道明显出自于男人的手笔,但那种语气、那种说话的方式,以及只有她们两人才知道的称呼,却明确无误的表明,这封信是刘云给她的。

  「坏姐姐……」刘雨流着泪紧紧的抱着信,「竟然说我不适合,我一定要写出一本让妳看看,到时候妳就知道我适不适合了。」

  「妳有没有搞错!」梁彬跳了起来,「妳没看到上面说的吗?她是在古代!古代!天,这怎么可能?一定是哪个家伙在和我们开玩笑。」

  「怎么不可能?」刘雨擦了擦眼,「这盒子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一个在考古队工作的朋友给我的,说上面指名要交给妳。不过这不是重点。」他烦躁的爬了下头发,「我的大小姐,妳没看明白吗?上面说的是妳那个亲爱的姐姐回到了古代,一个现代人穿梭时空跑到古代!」

  「这很稀奇吗?你没看小说中经常有这样的情节吗?既然小说的创作来自于生活,那就说明这种事情是真的发生过嘛!」她理所当然的说着。

  梁彬瞪着眼看了她好一会儿,转过头,求救似的叫道:「南宫兄……」

  南宫成理也不理他的看着刘雨,「妳姐姐找到了。」

  已经习惯了他思考模式的刘雨点了点头,「知道、知道,我姐姐找到了,不会不理你啦。」

  南宫成满意的点点头,转头看了罗均腾一眼,后者立刻回神过来,拉着傻在那儿的梁彬走了出去。

  一直到了门外,梁彬才回过神,结巴的叫道:「罗、罗兄……」

  「真是多谢了,那个寻人启示也可以停下来了。」

  「罗、罗兄……」梁彬猛地摇了摇头,「你听到我刚才的话了,你相信?你真的相信刘云跑到古代,你真的相信?」天哪,谁来救救他,谁来敲醒他啊?为什么这么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在这些人眼中看来却像是理所当然的?

  罗均腾没有答话,径自走开。真的假的,都无关紧要,主人满意就好了。

  梁彬呆愣的看着他的背影,好一会儿,才喃喃地道:「不是你们疯了,就是我疯了……」

  天气很好,云很白,天很蓝,但梁彬的脸色却很黑,但是这点已经无关紧要,毕竟这种病情,不怎么严重……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