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夏天 > 《拍卖处女》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三章

作者:夏天

远扬饭店的会议厅,最著名的是拥有一扇宽两百公尺、高上三公尺的落地窗,而窗户的外面,便是精心设计的庭园。

庭园的中央有着圆形喷水池,二十四小时会喷出水柱,表演水舞。

白天,有青葱的草地和斑斓的花朵映衬,水声和虫鸣鸟叫互相应和;夜晚,喷水池四周的地板上有七彩灯光照射,水柱在中间的维纳斯雕像前交错折射,光彩万丈。

“冷先生,你看这庭园,是不是很美?”站在身旁的女人,谄媚的笑道。

冷聿对她的问话只是微微点头,算是尽到基本礼仪。

“我常听家父说,远扬饭店当初花了几亿元建造这些景观庭园,很多人都不看好呢!”

女人想努力激起冷聿的反应,但后者依然面无表情,连点头都不点了。

美景当前,但两人之间的谈话却是毫无乐趣。

末了,女人的嘴角开始抽搐,连声音都气到发颤。

“冷先生显然对庭园的兴趣远大于和人交谈。一般说来,和人交谈时,应该要看着对方的眼睛吧?但冷先生只看着庭园,却对身旁的女士看都不看一眼,真是太失礼了!”

女人高傲的抬起头,像只翘着尾巴的孔雀走掉了。

靠在落地窗前的冷聿,无奈的喝掉最后一口残酒,吐了口气。

什么女士?如果他闭起眼睛不看对方的话,他真的会以为刚刚站在他身旁的是只咯咯不停的母鸡!

刚好那女人穿的礼服上面缀了不少羽毛,很适合这个称呼。

“唉……你可以配合一点吗?”一个穿着深灰西装的男人,叹气的走到冷聿身边。

“配合什么?我只想赶快离开,回医院工作。”

“我就是怕你工作过度,才约你出来散心,结果你现在却跟我说你宁愿回去工作?”东海逸没好气的反驳他。

“这里怎么能散心?气氛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冷聿觉得自己上了大当,车海逸根本没说要来的地方,居然是这种宴会场合!

“你不是刚跟女友分手吗?我是为了你好,让你找新的春天!”

“我看是你想追着女王跑吧!”

冷聿知道车海逸一直为杜氏企业的大小姐神魂颠倒,只要有大小姐在的地方,他一定也在,没有一次例外。

今天一到会场,车海逸就伸长脖子到处看,一看到杜氏小姐,便飞也似的冲过去,而不少男人显然也是跟他同样想法,团团围在那位女王的身旁。

结果,导致剩下没多少的男士却要应付一大票的小姐,而其中又以冷聿最为出色,所以来攀谈的小姐络绎不绝,但是全被他的扑克牌脸气走。

最后冷聿索性躲到角落去看风景,欣赏一下远扬饭店著名的夜晚花园,怎知,又被一只母鸡缠上,咯咯不停的从职业身家,年纪健康一路谈下来,幸好他的“冷淡绝招”还是胜利了。

“你的女王呢?”冷聿好奇的问。

“唉!她不知走到哪去啦!”车海逸沮丧的说。

“是吗?”

难怪车海逸会跑过来烦他,原来是女王芳踪已杳。

“我再去那边找看看。”

车海远无奈的丢下一句,便朝对面走了过去。

附近的女人,在看到车海逸离开之后,又有了蠢蠢欲动的迹象,不时朝这里望来,甚至有些打算走过来。

冷聿衡量之下,决定不要再造孽伤害清纯少女们的自尊心,不如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他迅速的朝通往花园的门前进,先那些女人一步,逃离了这里。

圆形喷水池的七彩灯光,隐约照亮了庭院里的葱郁树木。

冷聿沿着弯曲的石板路通往喷水池,打算等会议厅快要曲终人散时,再回去寻找车海逸。

由于大半客人都还待在室内,庭园寂静的只听得到淙淙水声、和偶有被风吹拂过的树丛沙沙声。

这才叫做“放松”!与其和一堆衣香鬓影的客人们周旋,冷聿觉得在这里,反而可以消除连续工作好几个月所累积的疲劳。

明天开始,又是一连串看不到尽头的工作了……

冷聿疲劳的按摩着太阳穴时,突然听到树丛里传来奇怪的声音。

沙沙……沙沙……

听起来象是有什么东西在爬动?

冷聿停下脚步,想听得更清楚一点。

啪!

一只白皙的手臂突然从树丛中冒出,横陈在地上,让冷聿瞬间倒退三步。

过了几分钟后,手臂没有动静,连手指都没伸展过。

“…有人吗?”冷聿定下心神,问了一句,但没有回音。

好吧!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即使将成为某件分尸案的目击者,或是发现尸体的人,相信自己都可以冷静以对。

抱着这种心态,冷聿将树丛拨开,岂料,出现的并非他所想像的尸体。

躺在地上的是个睡美人。

雪白的胸部缓缓的上下起伏,显示她的呼吸平稳,生命迹象完好。

“小姐?”冷聿走过去蹲在她身旁,细细端详。

女孩穿着一件黑色性感礼服,布料少的让冷聿这个旁观者都觉得冷。

但是,她的脸色却异常潮红。

冷聿让自己再靠近点,稍微摸了下她的额头,体温过高。

“小姐?”冷聿皱眉的又重复叫了一次。

冬天夜晚的气温低,又在室外,穿得这么少睡在这里可不行!

如果这女人在这里待上一晚,远扬饭店可就真的要发生命案了。

冷聿拍拍她的脸颊,想唤醒这个来历不明的美人。

刚刚在会场可没看到她……

在他的轻拍之下,女孩总算嗯了一声,翻过身继续睡。

“小姐,这里不能睡觉,要睡回饭店或家里睡吧?”冷聿忍不住苦笑。

“嗯?”女孩的眼总算张开一丝细缝。

“我说,不可以在这里睡觉……”

“我没有在睡觉。”女孩总算坐起身,打了个呵欠,姿态慵懒。

“因为很热,所以我就从会场里出来,想找个阴凉的地方散热啊!”

都打呼了还说不是睡觉?

冷聿拿这个言语不清的女人毫无办法,只能脱下自己的外套帮她买上,至少挡点风吧!

“太危险了,回屋里去。”

“不要,好热。”女人摇摇头,撑住地面想站起来。

“一点都不热,是你发烧了!”冷聿扶住她,却猛然对上了她的脸庞。

他发现,这女人很美。

细致的脸蛋,是弯弯的新月眉,而她水灵的大眼里有着一层雾色,配上小巧的鼻和唇,让她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清纯又妩媚的气质。

她没有杜家小姐的艳丽大方,但自有小家碧玉之风,有如百合一般清新。

不过,尽管她是个美女,但若不是平常处理无理取闹的病人,让冷聿的耐心越磨越厚,他还真想丢下这有理说不清的女人自行离去。

“你站得住吗?还是我先扶你坐着休息,然后我去找服务生?”

赶快把这烫手山芋交给服务生,然后离去吧!冷聿心里分析着。

美女微弱地点头,冷聿便将她抱起,走到喷水池旁,让她靠着池边坐下。

“小心点,不要跌进池里去了。”冷聿叮咛。

“我没那么笨。”美女反驳。

“是、是、是。”冷聿根本没把这些话当真。

一个神志不清到连庭院草地都可以躺的人,她说的话能信?

“我去找服务生。”

美女不耐的挥手要他走,但他才走了几步,就看见她伸手去捞水里的倒影,还把冰冷的水往脸上、身上沾。

“你会跌下去的!”冷聿不悦的斥喝。

好歹听一下别人的劝告吧!千金小姐都是这个样子吗?

美女被他的吼声吓到,手便缩了回来,但是动作太急,突然重心不稳,摇摇欲坠,冷聿见状连忙过去拉她。

冷聿拦住她的腰,美女顺势搂住他的脖子,可惜的是,坠落的力道依然没有止转—

哗啦一声,两人全部掉进池里“泡汤”。

“你……你不是说你没那么笨!”冷聿气到发抖。

“不要在我耳边吼啦!头好痛哦!”美女哭丧着抱怨。

耳边?耳边?!

冷聿这才发现到,两人还维持着抱在一起的姿势,肌肤相贴,彼此因为寒冷而产生的颤抖,一丝不漏的传达到彼此身上。

美女的气息缓缓吹拂过他的耳畔,节奏混乱。

“我头刚刚就在痛了……你又对我大吼……现在我头更痛了……”

冷聿发觉自己己好像在对个小孩说话一般,但是偏偏这小孩,又有着发育良好的身体,还和他全身熨贴,挑拨着他的男性本能……

不行。

乘人之危非一个绅士该做的事。

于是,冷聿非常冷静的推开这个美女,让彼此保持适当的距离。

“除了头,还有哪里痛?总而言之,你赶快站起来吧!我们得找张大毯子擦身体。否则,明天不只头痛,还会得到肺炎。”

“我头好痛……”美女泪眼汪汪的看着他,突然脸色发青。

“你怎么了?”冷聿急得抓住她的肩头。

这美女怎么这么多名堂!

他内心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一个令他脸色也发青的声音。

“呕——呜呕——”

看来,今天是冷聿的大衰日。

“冷先生,衣服大约一小时后就会烘好。”

饭店服务生站在走廊,弯腰恭敬的说。

“衣物处理费会随着明天的账单一起送来?”

冷聿靠在房门口,穿着浴衣,慵懒的用毛巾擦拭头发。

把那身湿黏黏的衣物换下来后,他有种从地狱回到天堂的感觉。

“是的。”

“如果我待会直接下楼结清也可以吗?”

“当然可以,冷先生。”

冷聿问完自己想问的,使点点头,示意服务生可以离去,而服务生也很识相的拿着衣物离开。

“唉!真是一团糟……”

冷聿无奈的拨乱一头头发,而造成这种情况的罪魁祸首,也同样穿着浴袍坐在床上发呆。

在冷聿回头看她时,美女展露了一个微笑。

“这间房我已经订下来了,你可以住到明天早上。”

冷聿站在离床铺有一段距离的地方说道。

美女茫然点头。

“你不用担心,待会衣服烘好后,我会直接离开,这间房只有你一个人,很安全。”

看美女没什么反应,冷聿叹了今天不知道是第几口气,靠着墙壁发呆。

尴尬的气氛蔓延在偌大的房间内。

刚刚靠近这女孩时,闻到她身上有浓浓的酒味,或许就是因为喝了酒,才会让她这样不小心,糊里糊涂的做出这些事吧!

“你……要离开?”

女孩终于发问了,冷聿看向她,淡淡的回答:

“当然,这里是给你休息的房间。”

“一起留下来,也没有关系……”

“啊?”冷聿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这女孩的表情如此认真。

她这是在勾引自己吗?冷聿的眼眉蒙上一层寒霜。

“只有我一个人,好冷。”

女孩轻启朱唇,吐出这句话。

垂在脸侧的黑色秀发,映衬着雪白肌肤,让她在灯光下,看来格外妩媚。

冷聿曾经看过,许多女人刻意勾引人时展露的媚态,但是……在这女孩身上看到的,是没有任何心机,自然而然所产生的魅力。

“对男人说这种话,是很危险的……”

冷聿斜睨着她,嘴角勾起微笑,提出警告。

她可知道,她在玩火自焚?

“你说的话,已经过火了。”冷聿冷冷的加上一句。

“男人的理性禁不起考验。”

女孩跨下床铺,缓缓朝他走近,让冷聿屏住气息。

她走到冷聿面前,柔软的手缠住他的颈项,望向他的眼神里有着缠绵。

“你……你好像一个人……”

女孩困惑的说,但随即又像什么都想不起似的猛力摇头。

“不知道……头好痛……”

美酒的气味随着她的鼻息,也开始混淆冷聿。

冷聿想将她的手拉下,但手指一触碰,就仿佛触电般,柔细的肌肤让人无法放手。

而且,女孩身上传来的阵阵淡雅花香,骚动着他全身的细胞。

他勉强抗拒,保留着自己己最后一丝理智——

“你喝醉了,只要大睡一场就……”

“嘘……”

女孩闭着眼贴了上来,长长的睫毛颤动着。

接着,冷聿就感觉嘴上有温软的触感,轻轻的、一下又一下。

“好冷……”

女孩轻诉,咬住冷聿的嘴唇后又放开,改成舔舐。

她的动作笨拙,可是,这种青涩,却彻底撩拨了冷聿心里最深处的欲望——

“这可是你自找的……”

他嘶哑的低吼一声。

然后,他紧紧箍住她的纤腰,冷聿再也顾不得什么理智,他的火,需要她来熄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