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夏天 > 《拍卖处女》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五章

作者:夏天

已经亮了七个小时的手术灯,终于发出“啪”的一声,暗了下来。

昨晚一群飙车族械斗,一堆人送了急诊,其中就有几个需要动到腹部手术,所以昨晚不少医师都被紧急召来,而冷聿则是本来就一直待在医院,自然也得前去帮忙。

冷聿身为这家医院的住院医师,名义上,他应该要在一旁协助主治医师开刀,并且见习,但是事实上,这次的手术有很多部分都是冷聿做的。

住院医师的命运就是如此,主治医师嫌麻烦、不想做的,就全交给住院医师,让这些住院医师们整天累的跟条狗一样。

而且重要的是,身为别人的下属,不可抢功,是要点之一。所以做得再好,也要把功劳记到上司身上。

深谙职场之道的冷聿,在手术结束后,拉下自己的口罩从后门走向走廊,而让主治医师从大门出去,和病患家属说明他们的手术有多么成功。

在走廊上的自动贩卖机投币买了杯热咖啡,冷聿便坐在旁边的塑胶椅上喝着咖啡提神。

算一算,从上星期天,好不容易挤出一次休假后,他又整整一个星期没有个像样的休息日了。

好累……这样的生活至少还得熬上一、两年吧!

冷聿啜饮完了手上的咖啡,将纸杯丢进垃圾桶后,便换下一身的手术服,走到值班室想补眠。

现在是早上十一点,冷聿看着表算了一下,他又将近三十个小时没有和床亲近了,再这样下去,说不定可以破自己的最高纪录呢!

冷聿一边苦笑,一边踏进和值班室相连的护理站时,便看到外科里,一向以开朗著称的陈护士,忧心忡忡的站在窗边盯着楼下瞧。

陈护士听到他的脚步声,转过头来,发出惊呼:

“冷医师,你的脸色好差!”

冷聿听到她的关怀,无奈的笑答。

“吓到你了?”

“有点。”陈护士走过来细看他的脸。

“你最近要去做健康检查才行,我看是疲劳过度了。”

“我自己是医生,这点小病还看得出来,休息一下,就又生龙活虎。”

“现在年轻还可以这样,以后就知道了!”

陈护土责怪的看他一眼后,似乎也满腹心事的坐回自己位置,开始工作。

“病人可不会依照正常的作息送进医院。”

冷聿耸耸肩。

他走到窗边,想看看陈护士刚刚在看些什么,结果,看到一位白衣护土在楼下的草坪,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病人沿着道路前进。

陈护士见到他的举动,有些不好意思。

“我在看……我朋友的女儿啦!”

“她怎么了吗?”

冷聿眯起眼睛,想要看清楚那位护士的长相,但是距离太远,只能看到依稀的轮廓。

总觉得……似曾相识?

冷聿搜寻脑海,但是丝毫没有联想起任何熟识的女性。

“她是我好友的女儿,进来医院也已经一年半了,在内科颇受好评,可是我最近遇到她,总觉得她有些心事……”

陈护士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便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她又不能跟程灵萱的母亲说,如果说了,却发觉只是自己想太多,那怎么办?

“问她发生什么事也不说,只笑着说是我想太多了,这样更叫人担心呢!会不会是在内科跟同事处不好?她进来才不到两年,不适应也是正常的……”

冷聿边听陈护士说,边凝视着楼下的年轻护士。

她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病人,完全看不出有陈护士所说的情绪问题。

应该是个习惯克制自己的人吧!

而且她在病人面前,动作舒缓娴雅,不时弯下身体倾听病人说话,并且笑着给予回应。

这样的护士,一定会让病人觉得受到体贴的照顾。

“她在工作上,看起来很适任。”

冷聿的回答果然让陈护士安了不少心,一张脸明亮了起来。

“那么……果然是我想太多了吗?说的也是,她这孩子内向,可是一些我交代她的事情也能做的颇圆满……”

“这就是了,何必担心?”

冷聿淡淡的说完,从旁边的铁柜中抽出病历表开始填写,这是他的例行事务。

“没办法啊!做人家长辈的……”

楼下的白交身影推着轮椅的动作突然停住,纤细的瓜子脸朝着这层楼望过来,冷聿这才看到,女孩是眼镜一族。

她似乎发现自己的身影,朝冷聿所在的位置凝视了几秒,便低下头,沉思一会后,才推着轮椅离去。

看到娉婷的身影消失在建筑物中,冷聿发现自己居然有点小小的失落。

怎么回事?

或许……只是因为自己太累,而那位护士看起来又太让人安心,所以才产生了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

“对了,冷医师,你现在没有女友对不对,我介绍她给你认识好不好?”

陈护士察言观色,至少冷聿刚刚看程灵萱的表情,虽然没有很强烈的喜欢,但也没有讨厌。

而且,上次医院里才流传着,冷医师和女友刚分手的消息呢!

“是吗?”

冷聿不置可否的回答。

其实,他才刚和前任女友分手。

前任女友是他就读医学院时的同学,考试时,两人考进了不同的医院,而在两人都成为住院医师后,根本忙到没有见面的机会。

时间加上距离,双重问题,再加上第三者介入,不分手也难。

和同医院护士交往的话,虽然没有先前和上一个女友分手的问题,但是势必会成为医院中,所有工作人员茶余饭后的话题,他敬谢不敏。

尽管……那女孩曾短暂吸引他的注意力,但是依他现在的状况,还是比较适合OneNightStay。

例如说,那天晚上。

只是美中不足的是,那女孩醒来后,好像非常不欢迎他般的瞪视他,甚至连话都不想跟他说上几句。

是否他做错了什么?

不过,就算他真的做错什么,以冷聿的个性,也没有去深究的兴趣。

所以,他让这段记忆很快的埋藏在内心深处。

“要不要我当媒人,撮合一下?”

陈护士的热心,有时还真叫冷聿吃不消。

“再说吧!”

说完这句,冷聿便直接走到医师值班室去,很好,没人,他总算可以休息了。

在盖上棉被之前,他还听到陈护士不停的碎碎念。

“每次都说‘再说’、‘再说’,见个面嘛,又不会死人!”

冷聿决定当作没听见,闭上眼睛。

毕竟,久违三十个小时的床铺,远比这个话题重要多了。

“阿姨,我把转诊病人的资料送过来了。”

冷聿半梦半醒间,听到一个悦耳的女音从外面的护理站传来。

不是外科护士的声音……那些人的声音他都听得很熟了,所以他知道。

“放在那边吧!辛苦你了。”

嗯……这个声音是陈护士。

“不会。”

“你最近工作上没什么问题吧?”

“没有呀!”女孩发出了清脆的笑声。

“阿姨你昨天也问过我了,我真的没问题,不要担心。”

“好吧!可是如果你有需要商量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陈护土的声音听起来依然没有放心。“我可是答应你妈妈要照顾你呢!”

“我可以照顾自己的。”

此时,冷聿的神志已经清醒了四分之三,剩下的那四分之一,还留恋着床铺不愿起来。

外面的女孩,就是陈护士在担忧的女孩子吧?

冷聿总算睁开了眼,将旁边窗户的窗帘掀开一点,发现天色已昏黄。

“吴医师,你巡房回来了?”

看来连同期的吴医师都回到护理站了……刚巡完房的话,应该已经六点多吧!

冷聿打了个阿欠,把手表的冷光打开,果然正是六点半。

足足睡了八个小时,冷聿觉得自己的精神都回来了。

“冷聿那家伙还在睡吗?”吴医师开口问。

“冷医师他也真的太累了。昨天我七点半到,就看见他已经在工作,晚上走的时候,他又被叫去开刀,一直到今天快中午的时候才回来休息呢!”

吴医师啧了一声,以表同情。

“那我还真算运气好,前天帮着开完一个大手术后,这两天都可以按时回家,如果我像他这样日夜劳动,可能要先来这边占一个位置,好治疗我的胃溃疡。”

冷聿坐在床上听到同事们说的话,忍不住微笑。

他们一定不知道自己已经醒过来了,待会还可以出去吓吓人。

“冷医师这样……撑得住吗?”

悦耳的女声插入他们的谈话,虽然冷聿看不到表情,却听得出来,这女孩是真心诚意的在为自己担心。

这样的对待,还真让冷聿受宠若惊。

“工作就是这样,还能怎样呢?”陈护士无奈的说道。

“护士小姐,这样不行喔!你都只替冷聿担心,也替我担心一下吧!我也很可怜的,整天工作。”“碍…”

被吴医师取笑,女孩困窘的没接话。

冷聿起身,打开通往护理站的门,瞬间,原来在聊天的三人全都停下,朝他看过来。

“你醒了啊?”

吴医师惊讶的看着他,冷聿回以笑容。

“对,你刚刚说我坏话,我全都听到了。”

“冤枉,我哪有说你坏话!”

冷聿嘴上跟吴医师说笑,但却不着痕迹的瞄了下站在一旁的女孩。

女孩全身上下都纤细得不得了,小小的脸上挂着一个粗框眼镜,将脸上的表情全都遮祝

意识到他的视线,女孩低下头去,没有看他。

冷聿故意想逗她说话,便向吴医师开口道:

“还说没有?我听到你诅咒我得胃溃疡,还好还有人关心我,是不是?”

最后一句是针对女孩发出的,女孩终于抬起了头,脸上有着羞涩的红晕,引来冷聿微笑。

“灵萱,这是冷医师,你知道吧?”

“知道。”程灵萱的声音细小的快可以跟蚊子比了。

她没想到冷聿会醒过来,那这样她刚刚担心的话语应该被听到了吧?

他一定觉得很奇怪,一个素昧平生的人会说这样的话。

看,现在冷聿不就取笑的看着自己吗?

程灵萱看到冷聿带着笑意的脸,便反射性的回避。

她不想用自己现在的模样面对他,因为他不喜欢啊!

他喜欢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至少那天晚上是因为这样,他们才……

“你今天还要待着吗?”

吴医师这句是针对冷聿问的,冷聿考虑一下,摇了摇头。

“不,我在医院待太久了,待会把事情处理一下,我就要走了。”

“那晚上出来喝点小酒,放松一下。就在南京东路的那家‘夜影’,我约了不少人。”

趁吴医师和冷聿在说话,程灵萱走到陈护士身旁,低声说:“阿姨,我先走了。”

“不多留一下?”

“我得回去工作。”

南京东路的“夜影”……程灵萱走到门口,忍不住回头时,却刚好对上冷聿凝望自己的双眼,吓得转出门外。

“喂,人家已经走了,还在看什么?”

吴医师看了陈护士一眼,确定她没看这里后,偷偷的在冷聿耳边说。

“你喜欢那样的女孩?看起来好乖巧,现在,很少看到这样的女性了。”

冷聿微笑否认。

“不,我只是好奇……”

冷聿好奇她的态度——她在躲他,而且伪装的技巧不好,很容易看得出来。

“好奇什么?”

“没什么。”冷聿神秘的回答。

不管如何,程灵萱勾起了他想一探究竟的欲望。

放下一头长发,程灵萱定定的看着镜中的自己。

冷聿喜欢的是这样的她,对吧?

要靠近他,就得变成这样的女人……

程灵萱拿起回家途中买的化妆品,照着专柜小姐写给她的便条纸,将化妆品一样样的往脸上涂抹。

她一直认为,女孩最重要的是品德和才能,可是,现在她还知道一点——

这个世界是很现实的,就算拥有美好的品德,外貌如果不够,又有谁来看你的内在?

就连冷聿也不例外啊!盛装的自己可以吸引他的注意,但是平常不起眼的她,却不能在他的眼里留下身影。

这几天,她能想通的……就只有这件事。

看着镜中美艳的女子,程灵萱有种自己好像被污染的感觉。

别想那么多了……

程灵萱套上外套,走出房门,对坐在客厅的父母轻声说:“我去找常欣。”

她一向乖巧,所以父母对她说的话也毫不怀疑,只是笑着点头。

“还有……我可能会住她家。”

心虚的丢下这句话,程灵萱便匆匆离开家里,招了辆计程车。

“小姐,要去哪里?”

“南京东路。”

从司机的眼中,她看到他对自己有着赞赏。

但是程灵萱只是漠然的靠着窗户,看窗外风景流逝。

她的心里又浮现了前几天冷聿对自己毫不相识的态度,程灵萱倏地闭上眼睛。

以前,她或许可以不在意,因为他们只是陌生人,而她还可以保持着这分单纯的爱意,但是在他们有过关系后,程灵萱无法再保持这样远远观望的心意了。

所以,冷聿的这种态度,就像一把利刃一样,刺伤了她的心和她的自尊——

为了挽回这些了即使吸引冷聿的,只是这个假象的她,她也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