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夏天 > 《拍卖处女》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六章

作者:夏天

夜影酒吧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吧台旁的座位和其他独立的桌子,加起来林林总总够容纳二三十人。

冷聿从晚上八点就被拉着坐在吧台旁喝酒,酒过三巡,同事们依然兴致不减,从工作问题一直谈到私人生活。

冷聿向来不爱聊天,他只是静静的坐着喝酒,直到话题扯到自己身上来。

“冷聿,听说你跟女友分手了?”

喝酒后,人的嘴巴总是变得特别大,马上有人不识相的问了起来。

“咳!好好的干吗问这种事?”

“我问冷聿嘛,又不是问你!”发问的人,带着醉意滔滔不绝的说:

“你女友不是在一家私立医院任职吗?听说她喜欢上别人,所以甩了你?我可是听到了一传十、十传百的消息呢!”

冷聿微笑的摇摇头,不想回答这种私人问题,只是啜着自己的饮料。

“为什么不回答?是真的吧?”平常嫉妒冷聿的人就不少,这下借酒装疯,平常 憋在心里的话就大胆说出来了。

“咳!男人再帅也没有用啊,女友要跑时还是会跑。”

“你这样说太过分了。”

“少说几句吧!喝你的酒!”

旁边的人看气氛不对,开始试图弭平可能会有的风暴。

“冷聿,你可别放在心上,他喝醉了。”

“没关系,小事。”

冷聿微笑回答,云淡风轻,但却叫发问的人更生气。

“什么小事啊?被女朋友甩了就直接说啊,干吗还故意装酷,一副没失恋的样子?”

看着那个满脸通红,不知为了什么生气的人,冷聿有些无奈。

虽说这是酒后说的话,但想必这人平时也把这些话积在心里有好一阵子了,要不然怎么会突然爆发出来?

他知道自己的工作态度和私人生活,都受到不少人欣羡或嫉妒,所以一旦发生问题,这些人难免会幸灾乐祸。

冷聿不想管、也不屑管这种事。

但是,谁知这种漠然的态度,反而让那人更加怒火中烧。

“你太一帆风顺了,吃点亏也不错!”

冷聿被挑衅的颇为不悦,冷冷的放下杯子。

“工作都做不好的人,有什么资格把气出在别人身上?要嫉妒别人之前,先注意下次不要再在手术时犯错吧?”

他的语调毫无起伏,但是更加讽刺的叫人心寒。

“你……你还不是被女友甩了,嚣张什么……”

被点名的家伙不顾形象的鬼叫,但话还没说完,一只纤白的手突然放到了冷聿的肩头上。

娇柔的女声从头上传来。

“聿,怎么了?谁被女友甩了?”

聿?

冷聿竖起耳朵,微微皱起英挺的眉。

他可从来没这样被人叫过。

“到底是谁舍得甩你?”

女人的手更加放肆的环绕住他的肩,依偎在他身上咯咯娇笑。

冷聿抬起头,有些惊讶。

“是你!”

站在面前的,不正是那天晚上的女人吗?

今天的她比那天朴素许多,穿着简单的高领洋装,长发披肩,但绝对是个抢眼的妙龄女子。

旁边本来还在争闹不休的人们突然安静下来,冷聿从他们脸上读到觊觎跟不甘心。

才说被甩掉了,身旁却又出现一个美女,叫他们怎能不嫉妒?

“是我。”

女人慵懒一笑,坐上冷聿身旁的高架椅。

此时,冷聿又闻到了那熟悉的花香味,以及淡淡的……酒味?

“可以吗?”

女子的手举起他原来在喝的杯子,向他眨眨眼睛,那个模样娇俏至极,迷倒身旁一票色狼们。

不过,冷聿可是不为所动,他上次才见识过这女人喝醉酒后的疯癫样!

“你这次喝了多少酒?”

“嗯……五瓶?六瓶?”见冷聿脸色微变,女子吐吐舌头。

“放心!是啤酒!”

程灵萱快乐的瞅着他。

嗯,能这样自在的跟他说话真好!

但为什么没有喝酒的时候,她就是说不出来呢?

就连进这家酒吧前,她双腿也是在酒吧的门槛上跨进跨出,最后抓狂的冲到街角的贩卖机,一口气买了六七罐啤酒灌下肚,然后——

她突然觉得做什么事都很容易了!

酒商要拍时,真应该找她代言才对!

“不许喝。”冷聿把她的杯子拿走,他不想再毁掉一件衣服。

“小姐,我们请你喝!”

旁边的人争先恐后的冲上前来,恨不得花钱把这位美女灌醉。

美女挑衅的看他一眼,冷聿明白她的眼神。

你不请我喝,那我去喝别人的酒!

冷聿愤怒的看她一眼。

他到底怎么了?!

竟被这女人吃得死死的!理性告诉他,他应该就此转身就走,她爱怎么做都是她家的事,反正她喜欢喝醉酒,喜欢躺在别人的床上——

开什么玩笑!冷聿在心里低吼一声。

他一把将她拉了起来,马上引起旁人的抗议。

但是在冷聿冰冷的眼神横扫一遍后,瞬间趋于一片寂静,只剩美女的笑声。

“冷聿,你要带我去哪啊?为什么大家被你一瞪之后,都不说话啊?这样不行喔,你人缘不好……”

话都没说完,冷聿便占有性的把她搂人怀里,美女惊讶的睁大眼睛。

“要不要跟我走?”

面对他无理的问话,美女傻愣愣的点头。

“那就走吧!”

此时四周扫射过来的眼神,冷聿相信如果每道都化成一把刀的话,自己绝对会横尸当场,但管他呢!

美女快乐的偎着冷聿,美丽的笑容让他的怒气被浇熄了,但是接下来,她回头大喊的话差点让他气疯。

“大家下次再见喔!我下次来,你们要请我喝酒喔!不醉不归!”

“好!”

“没问题!”

“你要再来啊!”

火山孝子们拼命挥手承诺,气得冷聿抓住美女的下巴,直接印上一个吻,然后环顾后面的男人,发出冷笑。

有种来抢抢看!

“冷聿,你要带我去哪里?”

“……”

“冷聿,你刚刚干吗抱我又吻我?”

“……”

“喂!冷聿!”

美女的话语终于让冷聿停下脚步。

天啊!他刚刚干了什么?

他在众人面前吻她!那不就是“公然猥亵”?

相对于内心的嘶吼,冷聿外表一派平静。

“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秘密管道。”

美女也平静的看着他,讲出这种有答跟没答一样的话。

“为什么知道我在这里?”

“秘密管道。”这次连头也撇过去了。

“干吗找我?”

“喜欢你。”

“喔。”冷聿讪讪的应了一声。

真是干脆的很啊,这女孩。

“那么,你叫什么名字?”冷聿叹口气,对她的态度毫无办法。

“萱。就叫我萱吧!”女孩讲到名字时,突然有些怅然。

“萱?萱……”

冷聿情不自禁的念着她的名字,看她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忍不住说道:“你知道吗?你是个很奇怪的女孩子,至少,我不懂你。”

“怎么说?”萱紧紧挽着他的臂膀,疑惑的问。

“我不懂你为什么又来找我,那天早上离开时,我认为你应该是不想再见到我才对,因为你的眼神说明了你根本不想看我。”

冷聿直接点出这点,并且等待她的回答。

“并不是那样的……”萱轻轻的否认。

“那是?”

“有时候……我也不是我自己……”

不是自已?冷聿皱眉。

“想做的事、想说的话,我不知道是否是我真的想做的……但是,至少做的时候很快乐,那时遇到你也是这样,能理解吗?”

萱瞄了他一眼,微笑着。

“老实说,不能。”

双重人格?还是丧失记忆?

“不要紧,反正我也不懂。”萱喃喃的说。

“不要去想那些……”

萱突然停下脚步,投入冷聿的怀中,双手紧紧攀着他。

“我好想见你……好想触摸你……好想这样抱住你……”

冷聿震慑住了。

他不知道她是什么来头,也不知道她为何知道他的事……

但是,她话里的感情,绝不是假的。

没有人可以假装在话语里注入如此深的感情。

“你知道吗?你无视于我的存在的时候,我觉得好像被人狠狠刺了一刀,好痛好痛……”

无视于她的存在?

冷聿咀嚼着她话里的意思,但是,她看着他的泪眼不容许他有思考的空间。

吻我。

那张红润的唇缓缓发出了这样的口型。

抱我。

湿润的眼睛里传达这样的讯息。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抗拒得了的,就不是男人了……

心型大浴缸里,满是泡泡。

程灵萱感觉自己的醉意似乎开始消褪了……

证据就是,她倚靠在男人古铜色的厚实胸膛上,开始感到羞赧。

原来喝六瓶啤酒的效力只有如此,下次她得再多喝一点……

她可不想重蹈第一晚的覆辙,酒醉醒后,又变成一个呆板的女人。

程灵萱一边这样想,一边把自己往泡泡里面藏。

冷聿的体温在她身后像是火苗一样的挑动她,更别提那双假借替她清洗之名,胡乱游移的手。“碍…”

听到自己发出的娇吟声,程灵萱连忙咬住自己的下唇。

“怎么了?”冷聿不怀好意的在她耳边笑着问。

“我在帮你洗澡呢!”

“没……没什么……啊!”

他在摸哪里啊?

程灵萱恨恨的瞪他一眼,但是看到冷聿的笑容后,反而更加难以面对他的低下头。

不行,她得再去喝点酒……

这个发出娇吟声的女人不是她,她如果不喝酒的话,绝对是个良家妇女……

“嗯!”声音又再次背叛了她,也挑战着她的道德观。

“不要……”

“不要什么?说出来,我才知道该怎么做啊!”

冷聿咬着她的耳廓,微笑的用低沉的嗓音轻声诉说,而程灵萱只是不停的摇着头,企图抗拒他不安分的手。

“快说。”冷聿也隐约发觉了她的不对劲,更加逼迫。

刚刚在床上时,她并没有这样,但是现在她却咬着牙抗拒。

“不要……不要……”程灵萱洒落泪水,那种又麻又酸的感觉是什么?

总之,拜托!让她去喝酒!否则她马上就会兵败如山倒了!

终于,冷聿的手一松,程灵萱跌跌撞撞的从浴缸里爬起来,捡了条浴巾披上,便飞快的跑到房间的冰箱旁,拿起酒开始灌。

她害怕,她不能没有喝酒就面对他!

灌下几杯后,程灵萱感觉有张大浴巾包住自己,接着环上来的,是比浴巾温暖几百倍的坚实臂膀。

“怎么了?”冷聿低沉的声音抚慰着她。

“你不喜欢的话,我不会做的。”

“不……我没有……”程灵萱死命摇头,再喝了一口酒。

“别喝了,我有丑到你要把自己弄到昏迷不醒才能接受我吗?”冷聿开玩笑的说,拿走她的酒瓶。

“才不是!”程灵萱大声否认。

“是我……我不是个有趣的女人……”

“你很有趣啊!”冷聿笑着说,至少很有胆识。

敢在酒吧大方勾引他的女人,居然说自己无趣?

“别想那么多好吗?你看,没擦干就跑出浴室,你手脚都冰了。”

冷聿细心的搓揉她的手脚,温柔的举动,让程灵萱好想掉下泪水。

不要这样对她……她会太爱他的。

然后等到有一天,她不能负担虚假的自己时,就会崩溃。

“快乐点。”

冷聿亲亲她的面颊,将她像公主似的抱起,放到床上,然后环住她。

“累了吗?要不要睡了?”

程灵萱轻轻点头,钻进冷聿的怀里,吸着他身上的味道。

“你身上有种特殊的花香味。”冷聿抱着她低声说。

他喜欢这个香味。

“有吗?或许是洗发精……”程灵萱不确定的回答。

“不是。”冷聿的大手抚摸着程灵萱的秀发,继续说:

“下次,要怎么见面?”

“咦?”程灵萱的心猛然跳了一下。

“难道要再等你醉倒在路旁,我们才能见面吗?”

程灵萱瞅着他,像是要分辨他话里的真假。

良久,她才又抱住他。

“我给你……我的手机。想见我的时候就联络我,我会飞奔过来的。”

当然,先喝醉再说。

“你不要我的电话?”冷聿反问,那么她想见他时怎么办?

程灵萱摇摇头,紧闭起眼睛。

她怎么能联络他呢?

她只想一心隐藏住白天的自己,只让冷聿看到夜晚的自己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