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夏天 > 《拍卖处女》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七章

作者:夏天

程灵萱很早以前就拥有一只手机,上面的电话簿里只有四个电话。

父母、家里、和杜常欣,而会打来的也只有这些人。

所以,以前程灵萱都不会注意手机响了没有,但是现在不同了……

护士的工作很忙,所以她每次一有休息时间,都会飞奔到护理站翻看手机有没有讯息。

如果是晚上的话就更好了,她可以一直盯着屏幕期待它响起。

这样很傻吧?可是,她就这样和冷聿又见了好几次面,听他说话,看着他笑,抚慰他因为工作而过度疲劳的心灵及身体。

这种关系叫做什么?

程灵萱不想称之为“性关系”,因为她有放“心”在里面……

只能叫做,“无以名之”。

程灵萱先悄悄观察四周,嗯,护理站目前没人,她才翻出手机里的讯息。

晚上七点,艾菲餐厅。

这一行字,让她一整天的辛劳都消除了。

她可以见到冷聿呢!不是在医院里,不是工作,是只有他和她的会面。

想到这,程灵萱心满意足的微笑,离她下班时间还有两小时,先把工作好好做完才对。

程灵萱在手机上按了几个键,传送讯息给冷聿。

好,准时到。

传完,她将手机放回包包,便又踏出护理站,继续自己的工作。

当程灵萱走到一楼时,在转角处便听到吴医师的声音。

“你笑那么开心,为什么不让我看一下手机里的简讯?”

语气充满恶作剧的意味。

程灵萱忍不住无奈的笑出来,这个吴医师对谁都爱开玩笑,不知这次又是谁遭殃了。

“秘密。”

是冷聿的声音。

程灵萱忍不住缩到角落,偷偷伸长脖子想看他们在做什么。

只见冷聿挂着浅笑,一直回避吴医师的问题。

“女朋友?”

“秘密。”

“少来了,你最近工作特别有劲,是因为爱情的滋润吧。”

吴医师穷追不舍,但冷聿只是笑而不答。

两人站在贩卖机前,显然是工作告一段落,偷偷出来透气的。

“这样吧!我请你喝咖啡,然后你就告诉我,如何?”

“一杯咖啡碍…”冷聿故作沉思的模样。

“我想想看,一杯咖啡十五元,我用十五元的代价告诉你这个秘密,然后你就告诉了黄医师,黄医师就告诉了张护士,张护士又告诉钱医师……十五元就让全医院知道我的秘密,好像不太划算?”

程灵萱听完,不禁噗的笑了一声。

不笑还好,一笑,瞬间两个医师都往这边看过来,而吴医师更是马上靠近,一看到程灵萱,就惊讶的啧啧两声。

“我抓到了!隔墙有耳。”

程灵萱满脸通红,断断续续的说:“对……对不起……”

这时,吴医师突然靠得很近,覆在她耳边说:

“每次我碰到你,都是刚好冷聿在的时候,难道你……”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程灵萱大惊失色。

“什么没有?”

冷聿也跟着走了过来,看到是先前的小护士,眉毛扬了一下。

“我问她听到什么,如果听到不少,就必须抓出去砍头,所以她很着急的说没有。”

吴医师还算善解人意,见程灵萱一看到冷聿,头就低的要去亲地板,心里已猜到十之八九,便替她回避话题。

“哦?”

冷聿看了吴医师一眼,又看看程灵萱。

奇怪,每次见到这女孩,她的眼睛怎么都不是在看人,而是看地下?

“你……”

冷聿细细看着她低垂的轮廓,越看越是觉得眼熟。还有那颈项、身材……

程灵萱一听到他的声音,整个人都慌了。

怎么办?她如果过不了这一关,会被抓包的!

而冷聿知道后一定会很生气,生气她骗他、生气她装模作样……

“我还有事,先走了。”

吴医师朝天打个哈哈,临走前还用眼神示意程灵萱,意思是“好好加油”。

天哪!不要!不要留下他们两个人!

程灵萱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吴医师,奈何,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了。

“我、我也要去工作了……”

程灵萱故意压低声音讲得模糊不清,然后就低着头想从冷聿身旁走过去。

当两人错身而过时,冷聿突然震了一下,沉声道:

“等等。”

程灵萱怯怯的抬头,发觉冷聿正凝视自己,又惊慌的避开。

冷聿足足比程灵萱高了一个半头,他冷冷的俯视她,尤其是那双戴着眼镜的冷眸。

“我还有工作……”程灵萱细声抱怨,这也不算谎话呀!

“是吗?”冷聿看着她沉思。

“抱歉,耽误你了。去吧!”

看来,又逃过一劫。

程灵萱呼了口气,安下心。

冷聿应该不会有所怀疑的……

她快步离开,像是要逃离冷聿的视线一般。

而冷聿则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

香味……他在她的身上,闻到了熟悉的香味。

当夜幕低垂时,程灵萱终于结束了手上的工作,她先一步离开医院,准备赴冷聿的约。

她依照每次和他见面的习惯,画上彩妆,穿上时装杂志里介绍的衣服,看着镜中的自己,说真的,她越来越像杂志里的女孩了。

这是好?还是不好?

不过这样还不够,她必须再做一件约会前的必备工作。

走到超商后,程灵萱站在冰柜前细细挑眩

和冷聿交往后,还有一个出乎她意料的收获,那就是她已经对各种品牌的酒,都了如指掌。

她挑了自己最爱喝的一种,酸酸甜甜,但后劲够强,她一连买上好几瓶。

“结账。”

超商的工读生看到程灵萱时,脸部微红,让程灵萱又再度证明了自己的魅力,她不禁婉约一笑。

她丝毫没有发现到,这种情绪,是以往的她所不在乎的。

过去的程灵萱,可是从来不曾在意过自己的魅力,一切皆以方便为主。

在前往赴约的途中,程灵萱毫不在意路人的眼光,她边走边喝,喝完后也刚好到达约定的餐厅前,还心满意足的舔舔嘴唇。

不过,好像买的不太够,为什么她没有即将醉倒的预感,反而意识清晰?

程灵萱好奇的数一遍自己喝过的瓶子。

六瓶,再数一次,还是六瓶,她清醒的连自己都感到害怕。

难道喝酒也是越喝越容易习惯,久了就不会醉吗?

“萱!”

听到呼喊,程灵萱抬起头,看见冷聿笑着从马路另一头向她走来。

程灵萱快乐的向他跑去,投入他的怀中。

在医院里要装作不认识他而产生的孤独,让程灵萱在夜晚时更加想要冷聿的温暖。

冷聿环住她,鼻间缠绕的味道,让他微挑眉头。

“又喝酒了?”

“我……”

面对他话语里隐隐的责备,程灵萱不知该如何回答的低下头,却又突然想到,在冷聿面前的“萱”,是不会有这种木讷举动的。

如果她有喝醉就好了……

她尽量装出放肆的笑容,娇声说:“我就是喜欢喝酒。”

“任性的家伙。”

冷聿叹口气,搔乱她一头发丝,揽着她往餐厅走去,却在餐厅的玻璃窗上,看见“萱”笑得很僵硬。

从他的角度,正好高上萱一个半头,可以清楚的看到萱低垂的脸和颈项。

发觉冷聿突然停住,程灵萱抬起头疑惑的看他,张口问:“怎么了?”

冷聿凝视她的脸。

眼前这张被长发半遮面的瓜子脸,纤细妩媚。

但是,冷聿却忍不住将这张脸孔和另外一张头发梳的整整齐齐、不爱笑,总是有着拘谨表情的呆板脸蛋重合在一起。

不,他怎么会这样想呢?

她们两个人的气质完全不一样,而且,如果“她”是“她”,又何必在白天玩着不认识他的游戏?

而且她们两人,一个羞涩,一个外向;一个连和他说话都不敢,另一个却大方的说她喜欢自己。想到这,冷聿突然发现,他不曾看过萱站在阳光下的模样。

他们俩的相会,总是在夜晚举行,在白天来临时结束。

萱很神秘,不爱说自己的事情,但是,却很爱听他说话……

每次自己说着工作上的无聊事情时,萱却像是听着世界上最有趣的事情一样。

“聿?你怎么了?”程灵萱摇摇他的臂膀,担心的问。

“不……没什么。”

冷聿将盘桓在自己心中的小护士的脸,努力驱逐。

他怎么能和一个女人约会时,却又想着另一个女人的脸?

可是,他才这样告诉自己时,萱紧紧依偎着他,让冷聿又再度闻到熟悉的花香味。

萱漾着纯净的微笑,那微笑中看不出一点证言。

“聿,我们今天去哪里好?”

“你想去哪?”冷聿严肃的看着正在想目的地的程灵萱。

这种机率有多少?

两个女人有着相同的轮廓、相同的味道、相同的身材……除非她们是双胞胎,否则明明没有血缘,却有着相似的气质和感觉,这种机率实在微乎其微!

“先去士林夜市好吗?每次都吃馆子,我也腻了。”

好不容易程灵萱想出了个好点子,便拉着冷聿往前进。

奇怪,为什么她总觉得冷聿今天不太对劲?

是不是工作上出了什么问题?

程灵萱偷偷抬眼看冷聿,却发现他若有所思的望着自己,连忙撇过头去,故作开朗的说:

“你今天怎么都不爱说话?是不是工作上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连躲避自己的模样都这么像。

冷聿看着她转过去不敢面对自己,轻轻叹气。

“工作上没什么大问题。虽然很忙,但是每天这样忙下来,也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了。”

“那就好……”

程灵萱不知道该回些什么话,只好应付似的回答。

该不会是因为今天她没喝醉,所以说的话都很无趣,所以冷聿和她说话时才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那以后还是多喝点酒好了……

完全没发现问题重点为何的程灵萱,还在计划干脆跟冷聿推说身体不舒服,想早点回家时,肩膀却硬生生的被拉住,她一回头,发现冷聿用认真的近乎恐怖的眼神看着自己。

她吓到了,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冷……冷聿?你怎么了?不要这样看我,怪可怕的。”

冷聿并没有因为她开的玩笑而配合露出笑容,反而沈声问:

“我一直想问你,你是做什么工作?”

“我?”

程灵萱有点舌头打结。

他怎么没事会问这个问题?

“这样不太公平吧?你知道我的全名,知道我的职业,连我在哪上班都知道。但是相对的,有关你的一切,我却什么都不知道,就连你的名字,都只给我一个单字。”

冷聿直视着她的眼神,如果从以前到现在她都是在骗自己的话,至少现在说一句实话吧!否则这段感情如何维持下去?

他的发问,是为了替程灵萱找一个坦白的机会。

“可是……我跟你说过,这些是秘密吧?”程灵萱困扰的低下头。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她就曾经说过这些都是秘密。

“那时不能说,现在也不能说吗?我以为我们够熟悉彼此了。”

“这……”

冷聿不理会她的为难,再度逼问。

“难道有什么理由,让你害怕跟我说?”

这句话刚好戳中程灵萱的痛处,让她脸色苍白,但还是试图以微笑掩藏过去。

“怎么……怎么会有什么理由呢?”

冷聿定定的凝视着她,眼神中有着逼迫的意味。

应付不过去了……怎么办……

程灵萱情急之下,一心只想着不能让自己的秘密被冷聿发现,不禁冲口而出。

“我……我是在家里靠父母养的!”

她认识的人不多,能想到的也只剩杜常欣,自然而然的就套上了杜常欣的环境为范例。

“先前在国外留学,现在书念完了,所以就回来台湾,现在在我父亲的公司帮忙……”

“哦?是吗?”冷聿冷笑的看她一眼。

还是不说实话……

既然如此,他也有他的作法。

毕竟,被人这样欺骗,可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是的……”

程霾萱紧抿着嘴唇点头。

有人说过,一旦说了谎,就会用更多的谎话去修饰,就是指她这种情况吧?

“没骗我?”

抓住程灵萱臂膀的手一直没放开,甚至加重力道。

“没……没有。”

“那就好。”冷聿咬牙切齿的说。

她闪躲的态度,表示她根本就没说实话!

为何她连工作都不敢告诉他?

那么这代表了什么?他的臆测对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