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夏天 > 《拍卖处女》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八章

作者:夏天

“这边交叠过去后,再把这边的绷带覆上去,像这样……”

程灵萱将身体稍微移开一些,让后面的实习护士可以清楚看到她的动作。

“呈现八字型,这样病人活动才不会不方便……”

说到这里,程灵萱突然停下话,连自己都不自觉的怅然叹气。

跟在身后的实习生,互相瞄了瞄,都不敢说话。

今天一整天下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

一向严谨的学姐居然会在工作中途发呆,实在太令她们惊讶了!

过了几秒,程灵萱才回神,又开始说话。

“这样即使用绷带包扎后,膝盖依然能够活动自如。你们有没有哪一个人想试试看?”

“我!”

“我也想!”

实习生们争先恐后的说,躺在床上的病人只能一脸无奈的任凭处置。

“那你来吧!”程灵萱点了一个后,便站在一旁看着她做。

看着看着,她的心思不禁又飞到了昨晚和冷聿的对话上。

她总觉得昨晚的对话中,冷聿的表情不太对劲,甚至让她感到心慌。

“学姐……”

终于做完的实习生,等待程灵萱评判,却见她迟迟没有动静,终于怯怯的开口发问。

“学姐?”

“啊!”程灵萱猛然惊醒,羞赧一笑。

“抱歉,做完了?”

“嗯……”

都做完好久了!每个人都担心的看着程灵萱,她今天到底怎么了?

程灵萱蹲下身来,检视刚刚实习生做的包扎。

“做得很好。”

被称赞的学妹看到程灵萱的笑容,也跟着单纯的笑了起来。

“这样大家都已经熟悉了吧?还有谁不会的吗。”

见实习生没有异议,程灵萱便又带着她们走出病房,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这一期的学妹,只要再带一阵,她们就又要回学校了,所以程灵萱打算把握剩下的最后时间,好好的教导她们。

惟一美中不足的是,她始终会因为私事而分心,连带影响到她的教学品质。

振作点吧!程灵萱

程灵萱推推自己的眼镜,抬头挺胸,笔直的往前进。

“咦——”

突然后面传来阵阵轻呼声,让程灵萱心里一紧。

会让这些实习生发出这种看到偶像似的疯狂叫声,就只有一个人了——

果然,她一抬头,就看到冷聿从对面走了过来。

他一身白衣,俊逸的脸上满是冷漠。

程灵萱尽量面无表情的和他擦身而过,她料想,冷聿应该是不会停下来的,他一向如此。

但这次程灵萱想错了。

冷聿居然在经过她身旁时,停下脚步,程灵萱瞬间屏住呼吸。

“程护士?”冷聿俯视着她,嘴角有着笑容。

“呃……是。”程灵萱冒着冷汗,脸蛋低垂。

“我有些事想请你帮忙。”

冷聿的声音很温柔。

“咦?”

“可以请你跟我过来吗?”

“啊?”

程灵萱看看冷聿,再看看自己身后的那群学妹。

“学姐。”后面不少学妹都推推程灵萱,机会难得哪!

“快去呀!”

开什么玩笑!程灵萱感觉自己的背后都快被汗水浸湿了,还跟着去呢!

她绝不要让冷聿和白天的自己相处。

“抱歉,冷医师,我还要带学妹……”

后面的实习生,听到程灵萱的声音都感到奇怪。

为什么学姐的声音故意压得低低的,还有着些许颤抖?

“只是一下子而已。”

冷聿看着她那张用眼镜掩饰的脸。

就算他以前认不出来,但在经过这些天两人的夜夜缠绵后,他对她已了若指掌了。

见程灵萱还是不愿意,冷聿加重语气。

“非你不可,请你过来帮忙。”

见冷聿的眉峰开始拧起,程灵萱虽然不知道究竟有什么非要自己不可的事……

但是再不去的话,他一定会生气。

“你们先去护理站找护理长,并且跟她说我先去帮忙冷医师,好吗?”

程灵萱交代完,目送学妹们离开后,才站到冷聿身旁去。

冷聿在其他人走后,表情又恢复淡漠。

他冷冷的看她一眼,说:

“有些资料想请你整理。那些资料,是有关内科转到外科的病人,我去找过你们的护理长,她说那些资料先前是由你负责。”

原来是因为这件事……

程灵萱偷偷嘘了口气。

这么说来,在她印象中,的确前几天处理过几位原来在内科就诊,但后来发现需要开刀,而转到外科的病人。

“原来如此。”

程灵萱展露微笑,而这样的脸庞,看起来居然比夜晚的她,更增添几分纯净可爱,冷聿发觉自己居然有些心动。

两人进了房间后,程灵萱顺手翻起放在桌上的那一大叠厚厚的资料。

“是这些吗?”

“是。”

冷聿反手带上门,他的身体靠在门上,而程灵萱又专注于桌上的东西,完全没有注意到冷聿的动作,连门锁锁上发出小小的“喀”一声,都没注意到。

“这些资料有什么问题吗?”

程灵萱大略翻完一遍后,抬头,却发现冷聿靠自己异常的近。

他就这样站在她身旁,程灵萱甚至可以在凝结的空气中,感觉到他的体温……

而两人的呼吸声,在狭小的房间内也清晰可闻。

“这边的数值,和他先前进医院时,所做的检查不太一样,你看,还有这边和这边……”

冷聿靠近的脸,深邃的眼脸就近在咫尺。

程灵萱无法克制住自己,眼神随着冷聿的手指移动。

“这位病人……”声音好干!程灵萱吞了口口水。

“他进医院时,身上还有其他并发症,所以肝指数、血糖指数等都不太正常,但是现在并发症已经治疗好了。”

“是吗?”

冷聿的手伸了过来,程灵萱以为他要触摸自己的脸,而猛然闭上眼睛,却发现他越过自己的肩头,去拿身后柜子里的资料夹,不禁羞红了脸。

大笨蛋!她到底是在做什么?她现在是程灵萱,可不是“萱”!

“怎么了?”

突然,冷聿沉声的说。

程灵萱抬起头,却对上他脸上带有恶作剧意味的笑容。

怎么回事?灵萱不自在的想从这种情况中脱身,却发现冷聿的手,不但没把柜子中的资料央拿出来,反而将她因在他和柜子之间。

“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面对他宽阔的肩膀、低沉的嗓音,两人夜晚的记忆居然在这种时候冲上她的脑海,让程灵萱的脸无法克制的更加嫣红。

“冷医师……请你放开。”

“为什么?”

“冷医师!”程灵萱不可置信的带着指责呼喊他。

他还问她为什么?这个样子……

这个样子,简直就像他在骚扰她!

如果在这件事发生之前,有人跟程灵萱说冷聿会做这种事,程灵萱打死自己也不会相信的……可是,现在却真的发生了。

冷聿的笑容转为冷酷。

“我们不是第一次这样吧?”

“咦?!”

“你要指责我在骚扰你吗?”

“……”

程灵萱的身体掠过一阵寒意,她有非常不好的预感……

冷聿的脸越靠越近,气息吹拂在她耳后。

“我们第一次一起共度的那晚,你对我的骚扰,可比这严重。”

程灵萱再次想逃走,但双手却被冷聿强而有力的铁腕制祝

“放开我……放开我!”

程灵萱低喊,努力想挣脱他的钳制。

但是,冷聿好不容易放开了一只手,却是为了拿下她的眼镜,瞬间,眼镜就被放到冷聿身后的桌上去了。

“以为戴眼镜,就可以隐藏自己的脸?”

他的声音中有着不容忽视的怒气。

程灵萱平时伪装的扑克牌脸全面崩溃,纤细的脸庞上满是惊慌。

“还有,你的头发!”

乌黑的长发被解开,被散了满脸全身。

“你把我当作三岁小孩?!”冷聿掐着她小巧的下巴,冷酷的瞪现她。

“不是……不是的!”

我只是……我只是不想让你看到原本的我而已……

程灵萱满脸泪水,拼命的摇头否认冷聿的指责。

“那是什么?夜晚一个模样,白天一个模样?在我还不知道你就在我旁边时,你扮演这两种角色,扮演的很开心吗?看我被耍的团团转,因为你的一则简讯就高兴的飞上了天,你觉得很得意?”“我没有!”

“我的确是被你骗住了。我哪里想得到,平常身边不起眼的女孩,一到夜晚,就成了放浪的交际花?”

冷聿一句又一句没有感情的语言,让程灵萱仿佛被利刀刺穿一般。

他怎么会这么冷酷?在那些夜里,他不是对自己呵护备至,柔情万缕的吗?

“不是……”

程灵萱哭泣的闭上眼睛,不肯再面对冷聿的指责。

“你……”

冷聿突然放开她的手,一拳重击在柜子上,发出的声响,让程灵萱瞬间缩了肩膀。

好可怕!

“我最不懂你的,就是这一点!”

程灵萱只是蒙着脸哀哀哭泣着。

“你有过很多机会可以说实话吧?你为什么不说?我没有瞒过你什么,但你却不是!”

因为……因为我害怕告诉了你,我们、之间就没有可能了……

“即使昨晚我那样问你,你也可以面不改色的说谎。”

对不起……对不起……

“即使现在,你也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咦?

程灵萱愕然的张开眼睛,却意外的发现冷聿苦闷的望着自己。

在愤怒、质疑之后,冷聿居然用这样的表情看着她,这又是什么意思?

两人在对峙几秒之后,冷聿漠然的说。

“原来,那些夜晚都是假的。”

“聿……”一出口,发现冷聿阴骛的眼神正看着自己,程灵萱凄然的发现,这种属于恋人间的称呼,不再属于她。

“冷医师……那些夜晚,怎么会是假的呢?我是真的……”

难道用她的身体传达出的热情,还不足让他相信这一点?

“谁知道,你这些话是不是又在骗人。”冷聿轻笑。

闻言,程灵萱神色大变,抿紧了唇。

“既然你根本只是想玩玩,我也不想死缠烂打。”

冷聿对程灵萱的行为,惟一能够做出的解释就是如此。

否则,程灵萱为什么要刻意隐瞒自己的背景?

八成是她想找个人玩一夜情,却在找上后,才发现这个人居然和自己在同一家医院工作,只好拼命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

冷聿最痛恨这种把对方当傻子耍的行为。

但是,在看到程灵萱青着脸孔,脆弱的看着自己时,内心却又无法克制的感到动遥

“你……”

原本至少想说声再见之类的,但冷聿还是把想说的话吞了回去。

程灵萱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一直掉着眼泪。

说句话呀!至少说句话把他留下来!

程灵萱在心里不停的重复告诉自己。

告诉他,她不是故意骗他,是因为太爱他,爱到害怕失去……

“冷医师……我……”

谁知道,你这些话是不是又在骗人。

刚刚冷聿说的话浮现心头。

她怎么那么傻?现在不管她说什么,冷聿都不会相信了啊!

“你什么?”

冷聿淡漠的声音再次将她心里的伤一寸一寸的掘深。

程灵萱下定决心,用坚定的语气一字一句道出。

“对不起。”

她知道现在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可是,至少她必须说对不起。

无论如何,她的确骗过他,所以,她欠他一个道歉。

“对不起?”

“是的。我的确骗了你……所以,对不起。”

冷聿扫了她一眼,深邃的眼中有程灵萱无法理解的复杂光芒。

接着,他打开门,直接走了出去,毫不留恋。

程灵萱揪着自己被散满肩的长发,拾起被拿掉的眼镜,静静落泪。

而走在走廊上的冷聿,喃喃的说:

“对不起……是吗?”

那么,对不起之后呢?

他要的,并不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