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卓羚 > 《终结采花大盗》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八章

作者:卓羚

邪魅的唇微微上扬,朗擎终于放松手劲。

不过,不是放开她,而是改以手指把玩她的发丝,缓缓缠绕成一团,放开再缠绕,反覆着这个充满挑逗意味的魅情动作。

乌黑浓密的发丝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发香,混淆了他的呼吸,迷乱了思绪,直想把脸深深埋入其中汲取香味。

但是他不能,他怕这大胆的行径只会得到反效果,让她逃得更急、躲得更远。

然而,生平头一次小心翼翼、设身处地为一个女人着想的他,似乎得不到相等的回应。

“呃……你、你这样子让我没办法思考,又怎么回答你的问题。”声如蚊呜。浑身虚软的蓝沁舞一点也不敢直视他的眼。

朗擎皱起眉头,着实不满意她这种生疏淡漠的称呼,尤其是在他辛苦地追了她这么久之后。

他决定了!

朗擎沉声一笑。“实际的行动用不到脑子的。”他紧盯着她红艳的菱唇,贪婪地想尝尝它是不是如预期中的柔嫩甜美。

实际行动?蓝沁舞双眸闪着问号,一个接着一个。

就在她怔愣的时候,冷不防的被他强健的手锁住柳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她往怀里带,令她跌人他伟岸的胸膛上。

朗擎霸道独断的命令:“从这一刻起,你只能唤我的名。”他决定不再做正人君子了,他要她即刻成为他的女人。

因为,这是唯一可以拉近他们之间不进也不退的关系的好方法。

“我不!”

“嗯?”

他的双眼倏地眯成一直线,迸射出一道危险的讯息,吓得她连忙噤声。

薄唇再度上扬,他缓缓欺近她冷绝的脸庞,温热的唇在她的发际、耳畔、粉颊厮磨着,而后落在她诱人的唇瓣上。

哦,她的唇比他预期中的柔软、甜美,似蜜一般的芳甜,震慑他颤悸的心神。

“唔……唔……”

天啊!她竟完全挣不开他狂烈的攻势。

这……就是接吻?

原来吻的滋味是这样啊!而她的初吻竟是给了这个花心的男人?

虽然她很不欣赏他霸道豪夺的作风,但不能否认的,她非常喜欢他的吻,甚至有点贪恋。

而既是贪恋,那就任凭感觉主宰她的意志吧!

柔润的唇瓣在他蛮横的汲取下又疼又肿,但他还是舍不得移开,硬是吞进她的嘤咛娇喘;就像是狂妄霸道的狩猎者,一旦捕攫守候已久的猎物,不愿也不想放开了!

似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朗擎终于停止让她感到天旋地转的拥吻,神采奕奕地凝视着怀中佳人羞怯的模样。

敛去一身傲气、冷然的蓝沁舞,完全的被动、完全的生涩、完全合乎身为女人该有的娇柔,令他狂喜不已。

“初吻?”他在偷笑。

“是又怎样!”蓝沁舞羞怯的瞪他一眼,身子却直往他怀里缩去。

天啊!眼前霸道不驯的男人彻底勾动她平静的心湖,激起阵阵涟确,夺取她宛如少女初绽的悸动情愫。

害臊了?嗯,这才像个女人嘛!

他自负的眉峰得意一扬,逸语问:“喜欢吗?”

“喜欢。”蓝沁舞老实的回答。

她承认了,她真的承认她喜欢他的吻?

“舞儿……”朗擎满足的唤道。

她的坦白令他激动得微微使力按下她的头颅,将之轻轻靠在他的肩上,享受着此刻难得的静论气氛。

天知道当他听到她说喜欢时,心里有说不出的快乐。

相较于他激动的反应,蓝沁舞的反应也不亚于他,她明白一颗冰封的心已然遗落在方才那缝结缠绵的拥吻里。

只是遗落在他身上的心,他可愿意珍藏?

蓝沁舞,别傻了!

花心而风流成性的朗擎浪荡狂放惯了,多少女人对他掏心掏肺都嫌碍眼,又岂会珍藏呢?笨呵!

嘴角微微牵动,她故作淡漠地下逐客令:“时候不早,你该回去了!”闪烁着浓情的双眸悄悄泄露了她对他在乎的程度。

唉!过了今夜,她一定要逼自己忘了这个吻,拾回已然遗落的心……

“你说谎,你不想我走的。”

笑望着她牵强的神情,朗擎一语戳破她的谎言。

“哪有!”她冲动的反驳。这不过是印证一句──此地无银三百两。

哎呀,回魂啊,蓝沁舞!

明明一再叮咛自己要心如止水的,怎么遇着他全不听使唤,泛起一波又一波的涟调,搅乱一池心湖?

“喜欢一个人没什么好害躁的!”眨眨双眸,他丢给她一个开心的笑容。

“我……”

俊脸缓缓低垂,他对着她细白的雪颈轻拂吹气,“我会留下来的。”

面对他如此煽情的举动,蓝沁舞感到全身虚软,毫无招架能力,体内仿佛有一把莫名之火正熊熊地窜燃着。

“我……你……”她不安的蠕动,妄想挣脱他的籍制,殊不知这样的举动反倒挑起他邪恶的欲望之源。

“让我爱你,好吗?”

朗擎狂妄的手隔着薄薄的布料罩上蓝沁舞胸前的凸起,将丰满的浑圆按揉在手中。

邪恶的手倏地侵袭纯真之身,蓝沁舞的脑们轰地一响,思绪顿飞。

“放、放开我!”她虚软无力地低呼。

“放开你?好是好……”他另一只手缓缓下移,暧昧的低语:“可是你的眼神告诉我继续哩!”那不安分的手来到她洋装的下摆,大胆地滑进细嫩的大腿内侧抚摸着。

“求你……离开好吗?”蓝沁舞用残存的意志开口说道。

她知道,如果他再不离开,她铁定沦陷在ji qing的迷惘里,万劫不复!

“如果我一辈子不放开你呢?”

“骗人!”

听说男人在ji qing时总是会说我爱你或者立下山盟海誓,可真正到手、ji qing退去之后,立即翻脸不认帐!

“不信?”难得情欲当头,她还能理智的反驳他的“爱语”。

蓝沁舞无力地点点头。

朗擎性感的薄唇漾起一抹邪佞的笑容,他的手来到丝质内裤边缘,接触到女性的温热湿润,叹息一声,“你不信我,可我相信你的身体是相信的。”幽深的眸子一敛,扬起手指道:“瞧,证据在这儿呢!”

“你……我……”

看来这场赌注她是输定了!不但心已遗落,连带的纯真之身也即将失去,又哪能全身而退呢?

她突然想起和官以轩的赌约,不免感慨万分。

“舞儿,我要你的身、心……”

“骗、骗人!”她的身体在他邪恶的碰触下已然投降,但她仍做着最后的挣扎。“你、你只是想要我的身体,而心……你根本不屑!”

“如果我真的在乎呢?”他问道。

饱含欲望的黑瞳紧紧锁住满是迷乱之情的她,手指倏地在她的身上探索着。他真的有点在乎,很奇怪吧?

“痛!”她浑身一颤,痛呼。

“放轻松。”他拉下她洋装的拉链,蔽体衣物应声滑落。

“啊!”蓝沁舞无措地伸手想遮住裸露的身子,却成效不彰。

“别遮。”他拉开她的手,炽热的眸光一寸寸膜拜着她纤柔娇美的女性曲线,赞叹道:“美,真美!”

毫不掩饰的欣赏与惊艳的目光,让她一颗不安的心怦怦的狂跳不已。

“舞儿,你这磨人的小东西广他狂热的殷切呼喊,彻底瓦解她以残存意志欲脱口而出的“不”字。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对他失去戒备?为什么她会对他的男性魁力毫无免疫力?

她找不出答案,她真的找不出;她只知道自从那个吻后,她就再也无法将失落的心拾回了。

慕地,她漾起一抹嫣笑。

大胆接受,放纵自己一次吧!

“舞儿……”乍然接收到自她眼底所传出的迎合讯息,朗擎惊喜不已。

他迅速褪下两人身上仅存的束缚后,拦腰将她抱往卧房并轻放在柔软的床上,壮硕的身子轻覆上她的。

“可以吗?”

她娇羞的闭上双眼,给了他肯定的答案。

“宝贝……”一个挺身,他深深埋人他这辈子最强烈的渴望之径,律动欲望。

“啊!痛!好痛!”泪水自她眼角骤然滑落。

“对不起、对不起……”轻轻吻去她的泪水,他静止不动,柔情而怜惜地呵疼着她初夜的痛楚,等她适应。

慢慢的,痛楚消失了。

她张开双眼轻声地说:“不痛了……”他的温柔,令她好生感动;更让她动心的是,她似乎在他眼底看到一丝不该有的感情,是爱吧?

“那么,让我们一起共赴天堂吧,舞儿!”

一声低吼,朗擎忘情地冲刺,引领她蜕变为真正的女人……

她是他的,终于是他的!

一夜的旖旎,终于画下句点。

盯着蓝沁舞沉睡的纯真容颜,修长的指尖轻轻刷过菱唇,顺着美丽的轮廓一一勾勒着,看似微不足道的举动却满是宠爱。

头一次,朗擎为女人感到不舍。

该死的!他已经如期得到她的清白身子,不可能还对她存有依恋的;怎么还会对她产生莫名的感觉,迟迟无法甩头离去?

是爱吗?他真的爱上她了?

不、不可能的,他绝对不可能爱上她的!绝对不可能!

墓地一惊,他抽回手。

是她的身子……对,是她的身子太诱人,使得他一时无法放开手……对,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蓝沁舞啊蓝沁舞,是你得罪我在先,怪不了我!

无情的唇角一句,朗擎抓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一一穿戴整齐后,心中五味杂陈的带上房门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