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卓羚 > 《终结采花大盗》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九章

作者:卓羚

十天前,朗擎占有了蓝沁舞的纯真之身后,整个人就像团蒸气似的消失了。

在失去他的踪影后,蓝沁舞整天浑浑噩噩。心情低落的勉强捱过了几天,直至今日──“你说的是真的?”一双难以置信的水眸眨呀眨,直想看穿靳阳的心思。

他说朗擎接近她只是为了报复她恶整他,真的吗?

不,她不相信!

那一夜,她明明在朗擎的眼中看见了爱……

“骗你有好处吗?”靳阳淡淡一笑,反问。

是没有。“不过,你似乎没这么好心吧?”

“之所以告诉你,无非是不想看你就这么被蒙在鼓里,任由那爱情骗子逍遥快活。”他一脸好心的说着。

蓝沁舞落寞地垂下双睑。

就在此时,官以轩和季品璇不约而同地朝靳阳投射出一道道寒栗之气,冻得他直打哆嗦;而司空焰则是抿唇窃笑。

“小舞,真爱一个人时,面子并不值钱的。”季品璇拍拍好友的肩,很是心疼的说着。

“是啊,小舞,看看我们三个不都找到至爱了吗?”舒屏儿漾着甜美的笑容说着,“只要抛开世俗的眼光,你也会和我们一样的,”

和她们一样……可能吗?人都不见了,哪来的幸福可言?

“小舞,别再胡思乱想,去找他吧!”

找他?

“这样好吗?”蓝沁舞犹豫着。

“不找他,你能了解他心中真正的想法,明白他对你有无感情吗?”靳阳一针见血地说着。

“我……”他这么说好像也对。

男女之间的感情总不能老是玩你猜我疑的游戏。

再看看今天的聚餐,好友们哪一个不是带着老公来聚会?唯独她,孤身寡人一个,看着三对有情人眉来眼去的,甜蜜得很,令她心里怪难受的。

“快去吧!小舞。”伸出右手,官以轩做了个加油的动作为她打气。

“是啊,爱情是不等人的,错了这个,你会懊悔的!”

“我……谢谢你们!”

在一干好友的鼓励下,蓝沁舞毅然决然地起身,决定鼓起勇气放下自尊,前去找朗擎“示爱”。

不服输、不轻言放弃──这就是蓝沁舞。一旦认定了,哪怕是教她失去了自尊、矜持,她也要为爱一战!

接着,蓝沁舞便消失在众人面前。

“靳阳,不是教你别说出来的吗?”官以轩气急败坏地吼着。

震耳欲聋的吼声教众人一阵惊愕,倒是靳阳一下子就回过神,连忙顺着老婆的背脊,柔声安慰:“老婆,你才刚坐完月子,身子还很虚呢,千万别动气,息怒、息怒!”

虚?众人相视一眼,冷哼一声。

不会啊,听听她那如河东狮吼的音量,一点儿也不虚啊!

官以轩红唇一呢,“不管啦,今天你没说出个合理的解释,别想人家会和你再说句话,哼!”

“是啊,靳阳,我也觉得你的作法对小舞太残忍了点!”

“屏儿说得对。”季品璇频频点头附和,“你私心太重,一心想报复小舞,可你没想过她是个女人,再坚强的女人也承受不了事实的真相啊!”

哇!怎么炮口一致对准他来了?

“别急、别急,各位美女听我说!”靳阳勾起一道饱含玄机的笑容,慢条斯理地道:“之所以同那女人说出事实真相,目的是逼她主动去找朗擎……

“然后呢?”官以轩冷冷地打断他的故弄玄机,一点为人妻应有的温柔也没。

都当妈妈了,性子还是这么急躁?

也罢,谁教他就是爱惨了这火爆女呢?

深感无奈地叹口气,靳阳继续说:“那女人生性高傲又不服输,若是前去找朗擎仍得不到如预期中的结果,心灵受创的她必定会痛心地离开他。”

“离开他?”那怎么成?美眸又是一瞪,官以轩大声怒斥:“这岂不是得到反效果了吗?”

官以轩开始后悔当初怎么会同老公一起设计小舞,如今看到小舞失魂落魄的模样,真是教她好生愧疚,悔不当初啊!

“人总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唇角微勾,靳阳仍是一脸淡然。“老婆,没经过考验的爱情岂能长久?相信我的作法,失去蓝沁舞后,朗擎才能痛定思痛地了解她在他心中的地位及重要性。”

“我同意阳的作法。”司空焰紧搂着季品璇的纤腰,柔情地问:“老婆,你觉得呢?”

美丽的唇角漾起一抹灿烂的笑容,季品璇由衷的说:“听了靳阳的说辞,我认为此法不无可行,现下就看他们俩的造化。”

“我有把握!”靳阳的手缓缓握拳,幽深的黑瞳扫视众人一眼后,跟着露出一道如狐狸般的狡笑,“不用多久,咱们六人便可坐收渔翁之利!”

笑睨好友一眼,司空焰摇头轻斥:“设计他们还能得到免费资助的二度蜜月,你这小子!”奸商!

“你们说,咱们是不是该通知朗擎远在加拿大的双亲前来准备结婚事宜?”

司空焰微眯双眼,忍不住的打趣道:“阳,瞧你急的咧!”因为直觉告诉他,朗擎还有场硬仗得打呢,哪这么快就能办婚事!

“虽然咱们最终的目的是撮合他们,可是……人家还是觉得这样的作法似乎太狠了些。”心地善良的舒屏儿很是不舍的说着。

“不会啊!我倒觉得阳这招一石二乌之计简直是天衣无缝!”搂着即将临盆的老婆,蔚霆桑已经开始期待没有宝宝阻碍的二度蜜月。

甜美可人的舒屏儿睨了老公一眼,“你当然不会了!”

哼!别以为她脑筋动得比别人慢点,就不知道满脑子色欲思想、又禁欲多日的老公打的是啥如意算盘?

眨眨慧黠双眸,官以轩兴奋地建议:“不如咱们开始规划去哪儿二度蜜月?”

闻言,季品鲢和舒屏儿不约而同地瞪着她,“官以轩,你真是……”

被她打败了!

☆☆☆

“啊──”一声尖锐的嗓音倏地响起。

震耳欲聋的音量震得朗擎一时性欲全失,冷冷瞪着身下的女人,他着实不解她为何突然放声尖叫?

就算他床上功夫了得,她也不该叫成这样吧?

他不悦地蹩起双眉,“Angel?”

“她、她……”受惊过度的Angel指着门口,说不出话来了。

顺着她的手指转头,全身赤裸的朗擎不经意地接触到门口一抹呆立的身形。

他愣了愣,随即抓起内裤套上,淡然地问:“你来做什么?”不知怎地,乍见她出现,他竟产生一种背叛的感觉?

蓝沁舞指着一旁忙着穿衣服的Angel,深感痛心的问:“这就是你消失不见的原因?”出乎意料的是,她还很冷静。

朗擎抿唇不语。

他的沉默对她而言无疑是种默认,她忍着心痛追问:“告诉我,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不是为了报仇?”

如果是,她会恨死他的。

“是。”

闻言,蓝沁舞的眼底闪过一抹痛意,不禁退了一步,“为什么?”

“难道你接受我的追求就不是为了一个月长假的赌注吗?”朗擎冷笑。

枉费他已为她悄悄失了心,深深地爱上她,而她对他却只是……一片虚情假意啊!

天知道为了忘掉她,连日来他可是变本加厉的同女人厮混;可是,不管他再怎么尽情玩乐,他始终无法忘情于她。

该死的!

“朗少,你该不是真的对她动了情吧!”穿戴整齐来到朗擎身旁的Angel出于自私的占有心理,故意刺激思绪已动摇的朗擎。

动情?

朗擎一愣,冲着Angel扬起一抹邪笑,然后紧搂着她印下火辣的一吻。“达令,你是知道我从不对女人动情的。”一心只想扳回面子、好胜心又强的朗擎硬是强迫自己转头直视蓝沁舞,恶意地问:“还不走,想玩3P?”

无情的言语像把利刃残忍地刺穿蓝沁舞脆弱的心,一刀又一刀,伤得她遍体鳞伤。

“我恨你、我恨你……”每说一句,她就退一步。

终究承受不住打击的蓝沁舞脚步踉跄地飞奔离去,奔跑之际,她竟掉下了一颗颗豆大的泪珠……

她哭了!

她还是哭了,只为了个无心无情的男人。

寒风凄冷,一抹纤细的身影独自漫步在街道上。

明知他生性风流,为何她还是不知不觉地投下了感情?

明知他无心,她却对他有情?

明知他残忍,她却仍割舍不掉对他的爱意?

蓝沁舞,你真笨、真傻呀!

她神情恍惚的走着走着……

一道惊喜的声音倏地响起:“小舞?”

两道立在地面上的人影顿时落入蓝沁舞低垂的双眸里,她停下脚步,半是好奇地抬眸一望。

“妈、王叔?”这么巧?竟然会在街上巧遇母亲和王叔?她惊诧不已。

“小舞,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还在街上游荡呢?很危险的!”眼见这么晚了女儿仍独自一人在外逗留,蓝母忍不住训了女儿几句。

“老婆,先带她去咱们家,有话待会儿再说吧!”一向视蓝沁舞如亲生女儿般疼爱的王叔巧妙地转移老婆的注意力,免得老婆继续数落她。

蓝沁舞偷偷使了个感谢的眼神给王叔。

“也好。”牵起女儿的手,蓝母尾随丈夫引领着女儿转过两三条巷子,进人一间坪数不大、却十分温馨的店。

“妈,这、这是你们的店吗?”

“嗯。”蓝母轻点螓首,仔细地端详许久不见的女儿一会儿,心疼的说:“孩子,你瘦了。有心事?”

“没、没有。”她心虚地敛下眼睑。

“你是妈生的,能瞒得过妈吗?”

“妈,我……”在母亲面前,蓝沁舞就像个透明人似的被看透了,编不了谎言。

“是感情吧?”蓝母一目了然。这种痛苦她以前也经历过,为期长达二十余年,所以女儿此刻的痛她感同深受。

幽幽的叹了口气,蓝沁舞故作轻松地道,“妈,可不可以别聊这个话题?”

心,又痛了!

“没有痛苦,人不会成长。”

“妈?”蓝沁舞不解地蹙起秀眉。

拍拍女儿的手背,蓝母语重深长的说:“小舞,经过感情的磨练之后,你该明白人生有许多无奈,不可能无风无浪,也该是你学着成长的时候了。”

成长?一向聪明如她随即明白母亲话里的涵义,她深深吸口气,努力重整心中那痛苦复杂的思绪。

是啊,唯有成长才能帮她脱离苦境!

慢慢地,她漾起一抹浅笑,“妈,是不是让自己的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快乐、充实,那么痛苦就能远离?”

蓝母深感欣慰地说:“是不是能够真正远离,妈不敢断言,但至少妈可以保证你的新生活才要开始呢!”她深信自己那勇敢又坚强的女儿复活了。

新生活?

对呀,她不该为了个花心男人失志,她该重新生活,这才是那个坚强的蓝沁舞呀!

美眸眨呀眨,她语带俏皮地问:“妈,试问你和王叔可以‘收留’女儿吗?”

收留?

“你这孩子!”赏了女儿一记卫生眼,蓝母佯怒道:“古灵精怪一个!”她欢迎都来不及,还说什么收不收留的!

一旁的王叔煞有其事的板起脸孔,“小舞,要咱们收留你没问题,但是得以劳力换取,做苦工来抵喔!”

蓝沁舞拍拍胸脯,自信地道:“那有啥问题!”

霎时,一阵响亮的笑声回荡于屋内,不绝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