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卓羚 > 《终结采花大盗》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十章

作者:卓羚

诚如靳阳所言,人总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焰擎跨国集团的副总裁办公室里难得一次聚集了名声远扬的四大坏男人,自其中三个结婚以来的第一次。

而那三个结婚的坏男人在亲亲老婆们的调教下,已摇身一变成为新时代的好男人、好丈夫、好爸爸。

只剩下他──面色凝重,愁眉不展的朗擎。

“感情就像尝鸦片一样,初尝的时候没感觉,等你想放手时已上痛,无法自拔。”司空陷有感而发的说着。

想起他失去舒屏儿的那段日子……唉!只能用苦不堪言来形容。

“两个月够让你厘清自己的感觉,你还想逃避?”几乎不生气的蔚霆桑盯着朗擎那副要死不活的模样,感到气结。这真的是平时笑脸迎人的朗擎吗?

“妈的,谁说我逃避来着!”怒火窜升,朗擎失声咆哮:“舞儿像团轻烟似的彻底消失了,你们知不知道?”

天知道,当他知道自己的确无法自拔地爱上她之后,已寻找她两个月之久。

“她还在台北。”靳阳轻蹑口茶。

“不可能,你在耍我!”两个月来他不知道换过几家侦探社,如果篮沁舞真的在台北,他不可能找不到的。

“是真的,昨天我女儿的满月酒席她有出席。”蔚霆桑如是说着。

其实,朗擎所雇请的侦探人员全让他们三个给半路拦截,重金收买,会找不到蓝沁舞是意料中的事。

“她有出席?”愤怒再度窜上胸口,炙烈的燃烧着,他不免气恼地吼道:“该死的,为什么没有人通知我?”

可恶,他早该想到避不见面的蓝沁舞会同她那群姐妹淘联络的,守着她们准没错!可他……

该死的!他竟忽略这点而白白错失一个良机。

“我……”

“我们……”

“说!”

“太座不准啊!”靳阳和司空焰异口同声道。

“那你呢?”朗擎瞪着蔚霆桑,没好气地问:“你总可以吧?”

“我?我这主人忙着招呼客人,根本脱不了身。”他说得合情合理。

事实上,他们三人早就得知蓝沁舞必定会前来吃满月酒,可碍于众人的太座想整整朗擎,所以皆以“离婚”威胁他们不得泄露半点风声,更不可以通知他参加满月酒席。

靳阳摇摇头,严肃地道:“是你的,跑不掉,不是你的,求也求不来呀!”

“说得头头是道。”瞪了三人一眼,朗擎阴郁地问:“试问,你们哪一个的老婆不是‘求’回来的?”

喔,好像是喔!三人面面相觑,很有默契地起身离去。没办法,人家都发火了,再不溜,难道留着当箭靶吗?

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门外响起敲门声,可思绪早已飞得老远的朗擎并没有听到,兀目沉浸在回忆里。

约莫五秒钟后,门由外往内推了开来,出现一抹气质清新的女子身形。

“副总裁,这、这碗面是我专程为您买的,很不错的!”刘秘书一脸讨好的端着面立在朗擎面前。

“搁着吧!”

“哦。”将面搁在桌上,刘秘书半是失望地催促道:“海鲜面搁久了会糊掉,不如副总裁您先尝尝?”

海鲜面?他曾吃过一碗舞儿亲手煮的海鲜面,也是那晚她终于成为他的女人;可如今他伤了她的心,而她则是逃得远远的,连见他一面也不肯!

也许是思念她过度吧,此刻他竟然想借着海鲜面一解相思之苦,好笑吧?

朗擎打开免洗碗的封盖,一股熟悉的香气倏地扑鼻而来,令他食指大动,胃口大开地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这味道……

他惊诧的抬眸忙问:“这面在哪儿买的?”

“好吃吧,副总裁?”刘秘书一脸得意地反问。

心急如焚的朗擎不耐地又问了一次:“我问你面在哪儿买的?”是她吗?他一颗心异常狂跳的期待着。

“在、在公司转角第三条巷子里一间名为‘老王面店’的面店。”

老王面店?店名听起来就像是老伯伯开的,不可能会是舞儿煮的呀?可这口感一如他吃过的那碗,相似极了,他很是纳闷。

“副总裁,老王面店是对老夫妻开的,短短时间内已在咱们公司附近闯出了名号,远近驰名呢!”一心想讨好朗擎,刘秘书自顾自的说着。

“是吗?”间接证实自己猜测错误后,朗擎失望的轻应,连带地失去了胃口。

哇!这可是副总裁头一次同她说这么多话耶,有希望了、有希望了!她得加把劲儿才行,加油!加油!

“可不是吗?”有点得意忘形的刘秘书继续滔滔不绝的说:“听说这面店起初生意还可以,可自从‘面店西施’出现之后,生意突然兴隆,客源不断……”

面店西施?难道是她?

双眼一亮,朗擎将椅子往后推开,下一秒即闪过刘秘书身边冲出门口。

啊?“副总裁?”怎么会这样呢?垮着一张脸,刘秘书懊恼不已。

真是言多必失!她没事作啥鸡婆的提起面店西施这号人物?笨啊!

众所皆知,朗擎是个喜好美女之人,而那面店西施她也瞧过,的确是姿色一等。这下可好了,她完全无望啦!

☆☆☆

怀着期待、忐忑不安的心情的朗擎来到“老王面店”。

不远处,一抹窈窕身影跃入他眼底,真的是她!

一步步地迈向思念多日的人儿,兴奋的心情自是无法言喻,朗擎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女子竟是他苦寻不着的心上人?

两个月了,寻寻觅觅,佳人却近在飓尺!

多日不见,他的舞儿纤细身形依旧,一身红色T恤加上一件烟管牛仔裤,长臂扎起一束马尾,亲切的笑容显得活力十足。

伫立在她面前,朗擎望着她下面时的利落身手,时光仿佛回到了他吃到她第一碗面时的幸福情境,不禁看得出神了。

咦?好像有人盯着她看呢?

低垂双眸,就着眼角余光看过去,蓝沁舞证实在她左前方真的有个西装笔挺的男人正紧盯着她不放,她只能一笑置之。

算了,随他爱看多久就看多久吧!反正这种爱慕的眼神对她已是见怪不怪,不然她怎么会在短时间内就成了远近驰名的面店西施呢?

低垂着头,蓝沁舞将煮熟的面条盛人白瓷碗内,递给右手边的母亲。

“妈,3号桌。”

“好。”接过碗,蓝母笑容可掬地招呼仍立在原地、含情脉脉的朗擎:“帅哥,吃点什么呀?”

“海鲜面。”

这声音?笑容自蓝沁舞脸上迅速敛去。

熟悉的嗓音惊得蓝沁舞心头一阵颤悸,咚的一声,煮面的木杓子自她手中滑落沸腾翻滚的热水里,溅起一些水花。

“小心!”朗擎眼明手快地将一脸呆愕的她拉开,适时躲过那溅起的水花。

不经意的碰触,震得蓝沁舞下意识地猛退了两步,神情慌乱而淡漠地避开他手心所传来的热流。

“没烫着吧?”不理会她的淡漠,朗擎迳自往前跨出一步,抓住她的手细心地审视,发现并无水渍,才安了心。

“谢谢你。”蓝沁舞扯回自己的手,生疏而客套地说:“先生,里面坐。”

那生疏而客套的口吻,犹如一把利刃狠狠划过他的心口,朗擎不禁叹了口气,落寞地找了个方便注视她一举一动的位子落座。

趁她煮面的同时,朗擎发现为数不到十坪的小面店竟沿着两面墙角一路摆满了各式包装精美的鲜花。

他好奇的弯腰拿起桌脚边一束缀满满天星的火红玫瑰花仔细地端倪,接着凑近鼻头嗅了嗅……嗯,还很香嘛!

他嗤之以鼻,随手抽起里头附上的一张卡片看──美丽的小姐,今晚一起吃饭好吗?

恋你的苏明诚──哇,这一看简直是不得了了,醋坛子打翻,妒红了双眼。

苏明诚!该死的王八蛋,竟敢追他的女人?

该死的、该死的!

妒火中烧的朗擎低咒连连,恨恨地将手里的花扔甩回原位,并抽起一副免洗筷,无意识地撕开塑胶封套。

哼,他们想都别想追她!舞儿是他的,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只能是他一个人的,谁也别想抢走他心爱的舞儿,别想!

随着妒火持续燃烧,朗擎并未察觉手里那双筷子早已禁不起他的恶意摧残,可怜的断成两截了,直到──“哎呀,年轻人,肚子饿可千万不要拿筷子出气啊!只要你催促一声,我们会改进的!”端来海鲜面搁在他眼前,王叔打趣地揶榆着。

“是呀,年轻人,我这女儿平时不会这样的,可今天不知怎地,打你进来到现在,下不到三碗面,客人都等得不耐烦,一一离去了呢,唉!”风韵犹存的蓝母状似无奈地摇头兴叹。

其实他们心底早已有了谱,隐约猜出这个小伙子十成十是那个让女儿逃避现实的男人,所以他们是故意上前同朗擎“聊聊”的。

怎么说呢?因为,看了看站在面摊前的女儿,打这俊帅的小伙子进人面店,她就一副心不在焉、恍惚的模样,双手无意识地切着小菜,一盘接着一盘……

天知道,面店里已经没有其他的客人了啊!

夫妇俩一脸苦笑。

“呃,对不起。”朗擎一脸尴尬。

“真要对不起,做给我们看啊!”蓝母朝仍是很忙碌的女儿的背影努努嘴。

朗擎愕然不已。

“你们……”知道他是为了蓝沁舞而来的?

蓝母一脸笑意地说:“年轻人,不要解释也毋需再论过去,重要的是你该怎么把握现在,创造未来。”

“加油!”

夫妇俩识相地离去,并在门口挂上“休息中”的告示牌。

绝的是,忙着切小菜的蓝沁舞并没有发觉整间店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出神的境界无人能比。

朗擎悄然来到她身后,双手场上她的纤腰,下巴紧靠在她的肩颈,爱恋地道:“可以再吃到你亲手煮的面,感觉好幸福、好满足。”虽然那一碗他还没吃。

他……蓝沁舞挣扎了几下,无奈白费力气。

朗擎缩了缩手劲,力道不大、却足以籍制住意欲脱逃的人儿。

他轻叹口气,“你知道吗?抱着你的感觉很安心,感觉就好像是失而复得,令我舍不得放手。”

心头一颤,蓝沁舞冷冷地反唇相稽:“正确说法是,只要是有点姿色的女人都可以满足你这风流痞子,不差我一个。”

忆起他同女人打得火热的那一幕,她还是心痛不已。

“不,舞儿,今生我只爱你一个。”扳转过她的身子,朗擎一双炽热的眼深深地望进她眼底。

“为难你了。”蓝沁舞冷笑。

“我心甘情愿让你为难。”

“你!”气死了!怎么她的冷言冷语全起不了作用呢?

“舞儿,是我不对,我不该伤了你的心,更不该为一己之私而骗取你的感情作为报复,我错了……”

“别说了,一切都过去了,忘了吧!”捂住双耳,她拒绝再听他的甜言蜜语。

“不!”扯下她掩耳的双手紧紧包覆住,朗擎不容她躲避他的爱,霸道地宣示:“我忘不了,我就是忘不了你呀!”

双眼一闭,蓝沁舞淡然地道:“时间会淡化一切的,回去吧!”

“舞儿,你爱我,你明明爱我的呀!”

美眸一张,她冷冷地直视他,“是,我是爱你,但又如何?”他已经狠狠地伤害过她,她不想爱了!

“让我们忘了过去,重新再来好吗?”从她淡漠的眼神里察觉不出一丝的眷恋,朗擎感到心慌。

“重新再来?”蓝沁舞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幽然地问:“姓朗的,你以为我蓝沁舞有几颗心可以让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摧残伤害呢?”

“你真狠心不接受我?”

她撇开头。

“好!”朗擎放开她,“既然挽回不了你的爱,那么我继续活在世上也没有意义了……”

活在世上也……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

神情纳闷的蓝沁舞微转过头,赫然惊见他手里正拿着一把菜刀紧贴着脖子,模样煞是骇人,惊得她浑身打冷颤,急喝:“你、你别做傻事啊!”

“让我死!”

“不!”他死了,她该怎么办?

“舞儿……”朗擎脸上扬起一抹冷绝,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今生得不到你的爱,愿来生再续今生缘……”

未了,他作势欲往脖子一抹──“不!”蓝沁舞失声急喝,慌乱得伸出手想夺回朗擎手里的刀。

朗擎则是往后退了两步。

俊脸一沉,一抹狡猾自眼底一闪而逝,他状似心伤地说:“舞儿,你既然不爱我,何不让我一死了之?”

闻言,蓝沁舞脱口道出:“爱!爱!爱!我爱你!求求你别死,不要丢下我一人啊!”她浑然未觉自己已急得掉下了泪。

呼!好加在,他的“搏命演出”果真如期得到了回应,否则他岂不是真要以死明志?

“不,你只是在安慰我、敷衍我而已!”

“谁说的!”蓝沁舞小心翼翼地往前跨出一步,面带忧容地道:“刀子给我,好吗?只要你肯放下刀子,我会真心接受你的。”

双眼一亮,朗擎故作质疑地问:“是真的?”

天知道,他已不知在心底偷笑几回了呢,“真的,我发誓!”她举起右手,誓言道:“我蓝沁舞这辈子只爱朗擎一人,绝无贰心!”

绝无贰心?嘻……很不错的宣誓,他喜欢!

暗自窃笑的朗擎感动的学着电视剧里的情节缓缓地松了手劲,任凭刀子自他手中滑落,铿锵一声,然后再冲上前紧紧抱着沁舞不放。

“别哭,舞儿,你别哭,我会心疼的。”见心爱人儿泪如雨下,朗擎极尽心疼地一一吻去她的泪。

“人家会、会哭……还不……还不是让你给吓……吓出来的,”哭泣令她的指控断断续续的,可爱极了。

犹记得,她曾发过誓──人前,绝不掉泪;人后,亦然。

可如今,她又落泪了,情不自禁地再次落泪,竟是为了同一人!

唉!看来她这辈子注定是逃不开他的手掌心了。

“是、是、是,是我不对!”

勾起她的下颚,朗擎深情的吻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