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慕容雪 > 《罗密欧送上门》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二章

作者:慕容雪



  热,今天真是热死人的天气!

  差点被热个半死的商紫凤一踏进公司大门,顿时觉得通体舒畅,脑筋也清晰了一些。

  她搭电梯上楼,快步走向她的办公室。

  秘书江芳芳一看见商紫凤走近,立刻跳起来,慌张地说:“总经理,那个罗、罗……”

  手机铃声乍然响起,紫凤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扬手打断江芳芳的话,边接电话边走向办公室。“是你呀定薇,找我有什么事呢?”

  罗定薇直接切入主题。“我刚才听说我大哥今天下午会回国喔!”

  商紫凤一踏进办公室,本能的觉得不太对劲,抬眸望向正前方——

  她不悦的眯起了双眼。没想到有人居然胆敢擅自踏进她的办公室,而且那个背影还很像某个人。

  原本半靠在桌缘,背部面对她、正看着窗外的伟岸男子,听到开门声,扭头看向商紫凤,而她也在同时间看到一张再熟悉不过的帅气脸庞。

  “哼,我已经看到他了。”紫凤生气的抿着唇。

  原来刚才江秘书是想跟她说罗定律在她的办公室里,难怪她会一脸着急的模样。

  “嗄?”在电话彼端的罗定薇愣了一下。她才刚得知大哥回国的消息,怎么紫凤那么快就看到大哥了?

  “定薇,我晚一点CALL你。”

  商紫凤收起手机,用力甩上门,双手插腰怒瞪着他。“罗定律,你总算出现了,你不是故意休假休到今天吗?”她还以为最快也要明天才会看到他,没想到他今天自己送上门,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因为我在国外时,耳朵一直好痒,八成有人太想念我了。”罗定律转身面向她,露出俊美无俦的脸庞,眼中闪过一丝宠溺。

  肯定是她每天照三餐骂他,才让他耳朵好痒呵。

  “我看是有人在诅咒你吧!”紫凤理所当然的挑眉怒道。“活该,谁教你故意临时请假,好躲避我的炮轰。”

  “奇怪,你可以休假,我却不可以吗?”罗定律好笑的扬眉。

  她嗤之以鼻道:“时间点太巧了,而且你的手机还刚好没开机。你一定是知道我会打电话找你算帐,所以你才故意关机的吧?”

  “哪有!我只是刚好忘了带手机出国,当然没开机。”他一脸无辜的摆摆手。

  “你说谎!”紫凤杏眼圆瞪。

  厚~~他也抄袭抄得太凶了吧?完全跟她之前休假的状况如出一辙。

  “怪哉!你可以没带手机出国,我就不能忘记带吗?”罗定律反问她。

  “对,就你不可以!”紫凤用力点头。

  罗定律对于她孩子气的话,忍不住摇头失笑。

  紫凤眯起眸子,双手环胸问:“你笑什么笑?”

  “没。”罗定律轻咳一声,免得自己不小心逸出笑声。

  “你明明就在笑。”紫凤气呼呼跺着脚,恼怒的瞪向他含笑的黑瞳。厚~~他真的很令人生气,不论她做了什么事,他好像都把她当成小孩子般嘲笑她。

  “错觉错觉。”俊眼落在她怒气冲冲的脸蛋上,罗定律依旧一派轻松,唇角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聪明的转移话题。“对了,我今天不是以董事的身分,而是以私人身分来找你的。”

  早在六天前,唐腾就把紫凤当天的话一字不漏的告诉他了,看样子他消失了六天,她也气了六天,真是难为她了。

  他不提起董事的身分也就算了,一提到这件事,她马上联想到模特儿被撤换一事,于是她的怒火来得快又急——

  商紫凤气得拍桌,昂高下巴,火大的低吼:“你凭什么撤换我选定的模特儿?你今天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

  罗定律看她抿着红唇,眸子染上怒气,一副想找人干架的模样,差点失笑。

  紫凤的脾气真是数十年如一日,非常的好挑拨,她想当他的对手,实在是太生嫩了点。

  不过她现在的这个姿势,倒是有点暧昧,仿彿是要跟人接吻似……

  他低笑一声,身子微倾,单掌撑在桌面上,缓缓靠近她的脸庞,以富磁性又好听的男性嗓音说:“紫凤呀紫凤,你不觉得问这句话很多此一举吗?我从不做无意义的事。”

  她在他面前永远是这么任性又骄傲,老是一副不肯服输的模样,真不知道她的脾气怎么会这么大?

  三年前,他被父亲派去美国打理分公司,因为忙着工作,所以他足足有两年半的时间没见到紫凤。

  虽然她从小就是他的未婚妻,但他以前只把她当成妹妹看待,所以他从未把双亲擅自作主的婚约当一回事,直到半年前,定薇寄了大表弟帮紫凤拍的照片给他看后,他才意外发现紫凤变得如此漂亮……

  他那个大表弟是圈内很有名的摄影师,不但精准的抓住了紫凤的神韵,还把紫凤最漂亮的一面都拍出来,而那些照片更是美得让他非常的惊艳,并且因此而心动了。

  那时候他在美国待了两年半,也已经待腻了,正好他很想念以前捉弄商紫凤的乐趣,加上她又变得那么漂亮,所以他想回来看看现在的她究竟是什么模样?

  他很想知道,她还是不是那个从来都不怕他、老爱和他拌嘴的小女生?

  于是看到照片不久后,他就请调回国,开始担任罗氏集团的财务长,而那时紫凤正准备就任商罗生技总经理。

  结果,时隔两年半再见到她,紫凤除了外貌变得更漂亮、更成熟外,她的个性还是没变多少,仍然是那个不怕他又爱和他顶嘴的小女生,而他也发现自己无法再把这么一个漂亮的大美女当成小妹妹了,因为他居然发现自己很想把她。

  果真是女大十八变呀!才短短两年半,她竟变得这么漂亮动人。

  不过,紫凤漂亮归漂亮,她的个性还是跟以前一模一样。

  明明她讲的话都很任性,却老是让他有想笑的冲动,所以即使心里已经有了追求她的念头,他还是很爱捉弄她。

  商紫凤看着他越来越接近自己,顿时心头一惊,才发现自己这个姿势不太对劲,好像是她要主动送吻耶!

  她的心跳不自觉加快,本能的想后退,但看到罗定律的唇角缓缓上扬,似乎早料到她接下来的举动,再加上他挑衅的眼神,她不甘示弱的僵住身子,抿紧红唇,硬是和他四目相交——

  哼,要看大家一起看,我瞪我瞪我瞪瞪瞪!

  她挑剔的打量着他的脸庞。

  他的眼睛太好看了,根本不像个男人;他的鼻梁又太挺了,搞不好有偷偷去隆鼻;他的眉毛太黑太浓了,八成有暴力倾向;他的唇瓣太薄了,肯定很冷血无情,心八成也是黑色的;她身高一百七十一公分已经够高了,而他竟然还比她高十来公分,害她还得仰头才能看着他……嗯,又是一项缺点!

  他果真是个超级讨厌鬼,才会让她怎么看就怎么不顺眼。

  紫凤嗤笑一声,扬高眉毛道:“哪有?!你每次还不是都故意找我碴?”

  他不做无意义的事才怪,他几乎是以找她碴为人生目标,偏偏他又是公司的董事,否则她真想把他踢到月球上去。

  罗定律故意瞟了她一眼。“我一向是对事不对人,才不像某人。”不知道是谁爱找谁的碴呢!她从小就爱和他唱反调,他要她往东,她就一定会走西来气他。

  哼,他想要她对号入座,她才不会上当呢!

  “对呀,我才不像某个人假公济私,好帮旧情人接CASE。”紫凤回瞪他一眼。

  罗定律客气地问:“请问是我的哪一个旧情人呢?”他可不记得有帮哪个旧情人接过CASE。

  “还有哪一任?不就是章文媗!”紫凤用力戳着他的胸膛。

  厚!他的记性未免太差了吧?才刚做过的“好事”,他现在倒忘得一干二净。

  “喔~~她呀!”罗定律恍然大悟。

  紫凤白了他一眼。“女友太多了也是个困扰,因为会多到记不起来对吧?”哼,花花公子!

  罗定律耸肩低笑。“并不会。”他的确认识章文媗,但他不记得自己何时跟章文媗交往过。

  那他是承认他交往过不少女人吧?

  一股莫名的怒意横在胸腔,紫凤顿时气得头昏眼花,忘记要和他互瞪,退了一大步,双手插着腰低吼道:“我才不管她是你哪一任前女友,但你把我选的人换成章文媗,实在是太过分了!你们罗氏集团的事业那么大,你不会把她安插到你们集团的就好,干嘛把她硬塞给我?”

  “硬塞?你如果对演艺圈有一点了解的话,就会知道章文媗的档期有多满了。”罗定律觉得啼笑皆非,要不是他认识章文媗,商罗生技是不可能临时敲到章文媗的档期。“在亚洲地区,金汶慧的人气早已不如从前,而且以知名度和人气来说,章文媗绝对比金汶慧还要强。”

  紫凤人在台湾,并不清楚金汶慧在韩国的状况,就他得到的最新消息,金汶慧最近在韩国人气下滑很多,并不是最好的人选,所以他才会主动插手干预那支。

  “没错,我的确是不了解演艺圈,也不清楚金汶慧最近在韩国的人气如何,但金汶慧很符合这支要的气质和形象这就够了,就算她人气下滑,我相信这支还是会成功的。”

  “话是没错,但是万一那支失败了,谁要负责呢?”罗定律很自动的坐在她的真皮旋转椅上,悠闲的单手撑着下巴。

  “万一不幸失败的话,大不了我扛那个责任。”紫凤看着他坐在她椅子上的自在举止,忍不住拧起眉心。

  这里明明是她的办公室,他却坐得这么舒服,反倒让她这个主人“罚站”,这男人真是一点都不懂得“客气”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紫凤,罗家占了商罗生物科技一半的股份,我家投资了一大笔钱,并不是拿钱给你玩的。”罗定律的表情很正经。

  “我哪有拿你们家的钱乱玩?我当上总经理后,有哪一季的业绩很难看?”紫凤握紧拳头,不平的低吼。

  自从接手公司后,她哪天不是战战兢兢的?尤其罗家又占有公司一半的股份,她深怕会辜负了父亲的期望,每天都很努力的工作耶!

  “你是达成了,只是还不够好……”罗定律低吟一声。

  “只是什么?”紫凤没听到他后面的话。

  罗定律若有所思的睇着她纳闷的小脸,摇头道:“没事。”

  他早看出紫凤虽然有经商天分,但她毕竟还太年轻,工作经验和历练都不足,还需要一段时间才有办法得心应手,只不过他怕其他董事们等不到那个时候就把她这个总经理撤换了……嗯,或许事情还来得及,只要她这阵子表现得够好的话,那些董事们应该不会跟钱过不去。

  紫凤撇撇唇,横了他一眼。“说话说到一半真令人讨厌,你今天是专门来惹我生气的吗?”

  罗定律顿时哈哈大笑,烦恼一扫而空,她真的很会逗他开心。

  他扬唇笑道:“你猜错了,我今天并不是专门来找你吵架的。”

  “你不是才怪!不过,对于一个月才来公司不到几次的人,你知道的事情还真多呢!”对于他插手一事,商紫凤只有一句评语——他真的是吃饱撑着,才会闲到跑来管她公司的事。

  “还好啦。”罗定律无所谓的耸肩。

  她嗤笑一声,心里很清楚他的八卦管道肯定是她那个大嘴巴大哥商晨曦!臭大哥,老是胳臂往外弯,真不知道谁才是他的亲妹妹。

  “总之我也是为了公司好才下命令的,你不用太敌视我。”好歹他也是商罗生技的董事,自然不会做出对公司不利的事情。

  好个大头啦!紫凤斜睨他一眼。“如果你愿意跟我调换职位,我以后也可以跟你说同一句话。”虽然他这个董事很少干涉公司的事,但是以他的家世和他在公司的职位,确实有权干涉她……讨厌,感觉上她好像还矮他一截耶!

  罗定律耸肩道:“好,如果商董事长和其他董事们全都同意的话,我无所谓。”虽然他对商罗生物科技总经理一职没啥兴趣,也没时间,还是当董事轻松一点。

  “哼,你走开啦!我还有要紧的事要处理。”商紫凤不客气的丢了几个白眼给他。

  唉~~全台湾敢对他这么没大没小的女人,大概只有她商紫凤了。看来他是真的太纵容她了,但他倒是不怎么介意她的无礼。

  “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走了。”罗定律摇头失笑,缓缓起身。

  “快滚吧,后会无期。”紫凤立刻拉开办公室的门,下逐客令。

  罗定律在越过她时,轻拍了下她的头,微笑的低吟道:“对了,紫凤,生日快乐!”

  正当商紫凤愣住时,罗定律已经走远了。

  她纳闷的看向窗外。

  呃……天要下红雨了吗?要不然他怎么会记得今天是她的生日呢?

  ***看言情独家制作***www.kanyanqing.cn***

  商宅是一幢仿巴洛克风格的豪宅,座落在阳明山上。

  今天是商家一家四口团聚的日子,一丝不苟的管家正站在白色长餐桌旁,随时盯着餐桌上的状况,以提供最完美的用餐服务。

  商父年近六十,两鬓微白,虽然他早把两间公司的经营分别交给儿子和女儿负责,自己则提前享受退休生活了,但是目光却依旧精明犀利,他边用餐边问女儿:“我听说罗定律今天去找你?”

  “嗯。”商紫凤啜了一口酒。

  商晨曦兴致勃勃的追问:“他找你什么事?”

  “不知道,大概是找我吵架的吧!”紫凤耸肩,在牛排上划下一刀。

  其他人的表情全是一脸古怪。

  商晨曦白了她一眼。“他在休假时,特地去公司找你吵架?”而且这一天还是她的生日?!别逗了!

  “不然呢?”紫凤挑眉反问大哥。

  商晨曦噗哧一声笑出来。“我真是败给你了!”他这个妹妹神经实在有够大条,真亏罗定律受得了。

  商母也是一脸哭笑不得。“紫凤,定律怎么可能会做这种无聊的事?”

  “那你去问他嘛!对了,记得警告他没事别找我的碴!”紫凤讲到这里,不悦的瞪向大哥。

  “你干嘛突然瞪我?”商晨曦觉得很莫名其妙。

  “一定是你告诉罗定律有关拍摄的事吧!”紫凤放下酒杯,生气的扬眉。

  “他是公司的董事嘛!所以当他问起你公司最近有什么事时,我大略提了一下,其他的可不关我的事喔。”商晨曦立刻撇清关系。

  商罗两家长辈友好,所以商晨曦从小就认识罗定律,加上彼此年纪相近,会成为好友也不意外,就跟紫凤和罗定薇会成为死党是一样的道理。

  “哼!我管他是什么身分,总之下次你再跟他讲任何有关我的事,你就完蛋了!”紫凤伸手在颈子上做了一个杀头的手势。

  “没礼貌,你居然威胁我。”商晨曦伸手弹弹她的额头。

  紫凤气呼呼拍掉他的臭手。“臭大哥,罗定律是给你多少好处,让你出卖我?”

  “出卖?要卖掉你,我可能还要倒贴呢!”商晨曦不客气的吐槽。

  她以为她的行情有多好吗?

  “你说什么?!”紫凤眯起美眸。

  “不用怀疑,就是倒贴。”商晨曦非常肯定他一定要倒贴才能把紫凤卖掉,倒不是因为她长得太爱国、太抱歉了,而是她太凶悍了,他必须补贴对方医药费和精神补偿费。

  紫凤美目一横。“商晨曦,你再说一次!”

  “瞧瞧你,越来越没大没小,罗定律真是太放纵你了。”商晨曦蹙起眉头。女人果然是不能太宠的,那只会让她得寸进尺、没大没小。

  “他放纵我?你哪一只眼睛看到了!”他哪里放纵她了?她倒是常常被他气得半死才对。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商晨曦没好气的回答。

  罗氏集团在商界很有势力,而商界的人也都知道罗、商两家友好,所以很少人会轻易得罪商家;加上紫凤从小就和罗定律有婚约,要不是有他罩着紫凤,以她火爆的个性恐怕早就得罪一票人了,现在怎么可能稳坐商罗生技总经理的位置?

  “好了,你们两个不准再吵了。”商母插话制止,免得一发不可收拾。

  他们互瞪一眼,讪讪地别开脸。

  商父朝女儿蹙眉。“紫凤,你年纪不小了,不要老跟晨曦斗嘴,真的那么闲,就去给我结婚。”

  紫凤不平的扮了个鬼脸。“爹地,你未免太不公平了!大哥早就年过三十,也不见你催他结婚!”

  她真的很会拖人下水欸!

  商晨曦斜睨她一眼,没好气的反驳:“因为男人一过三十还是涨停板,依旧是黄金单身汉;女人一过三十却是跌停板,乏人问津,所以我劝你还是早早嫁人的好。”再拿乔,就等着当老处女吧!

  “你不说话,没人会当你是哑巴!”紫凤咬着牙低吼。

  商母出面打圆场。“晨曦,今天是她的生日,你就让着她一点吧。”

  “好啦,看在你是寿星的分上,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商晨曦摆摆手,决定不跟年纪又“老”了一岁的女人计较。

  紫凤挑高眉毛。“下次你生日时,我也会不跟你计较。”

  商晨曦气得翻白眼,要不是看见母亲大人不悦的眼色,他早就呛回去了。

  商父语重心长的开口:“紫凤,长了一岁,你的脾气也要改一下,要懂事点,别老让我和你妈咪操心。”

  紫凤偷偷扮个鬼脸。

  商晨曦用完晚餐,招来管家送上蛋糕,嘴巴还不忘酸道:“牛牵到北京还是牛呀!”要她改改她的坏脾气,简直是天方夜谭。

  紫凤不客气的在桌下踩了他一脚。“狗嘴吐不出象牙。”

  商母忍下翻白眼的冲动,语调轻柔地说:“紫凤,既然你今天这么想聊天,我们何不谈谈你的婚姻大事呢?”干脆早日把她的婚事办妥,也好让他们放下心头的重担。

  紫凤把最后一块牛排塞进嘴巴,匆匆丢下餐巾,急惊风似地跳了起来。“抱歉,我跟人有约,先走一步了,你们慢慢吃,再见。”

  “她是在逃难吗?”商母看着女儿落荒而逃,实在有些哭笑不得,每次只要一谈到婚事,紫凤都溜得很快。

  商晨曦三两下嗑掉一个蛋糕,一脸受不了地说:“我看也差不多了,不过一个婚事能拖这么久,也真是够呛的了。”

  商父蹙眉看向妻子。“也是,罗定律今年即将迈入三十岁了,因为传统上二十九岁不宜结婚,所以亲家母的意思是让他们在定律三十岁生日过后再结婚比较好。”这两个孩子对这桩婚事都不急,任由婚事一拖再拖,拖到现在都没有履行的打算,真是令人伤透脑筋。

  商母不放心地说:“不过我看还是先问过他们的意见好了,免得节外生枝。”

  商父转而询问商晨曦的意见。“你觉得呢?”

  商晨曦悠闲的擦拭嘴巴。“依紫凤的性子,她才不会乖乖点头咧!我看还是先搞定罗定律吧,否则一切都免谈。”

  “这倒是实话。”商氏夫妇也认同这一点。

  罗定律对紫凤的确有点放纵,从没干涉过她的交友状况,而他的花边新闻也没断过,两个人一向各过各的,倒像是不相干的路人,一点都不像是未婚夫妻。

  商父轻叹一声。“他们婚事也不能一直悬着,这样我们对罗定律的双亲也交代不过去。你找个机会去探探罗定律的心意,他们要嘛就结婚,要嘛就干脆取消婚约算了!”要不然,他们双方家长迟早会被这两个孩子活活气死。

  商晨曦点头。“好,我改天会找时间去问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