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慕容雪 > 《罗密欧送上门》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四章

作者:慕容雪



  一等赵董离开,她立刻甩开他的箍制,挑眉问:“你怎么会来这里?”她可不记得赵伯伯和罗定律有什么交情。

  “他是商伯父的朋友,我爸命令我来打声招呼。”罗定律耸肩。

  紫凤撇撇唇。“你不必那么做,我们八字还没一撇呢!”她可是一点都不领情,反正她从没打算嫁给他,他也不用做人情给她。

  “那你自己去跟我爸说。”如果她有办法退得了婚的话。

  “呃……那就不用了。”紫凤吞吞吐吐的拒绝。

  她才不要自己找上罗伯伯呢!并不是罗伯伯对她不好,而是他对她太好了,好到巴不得她赶快嫁进罗家,所以现在她躲罗伯伯都来不及了,哪会笨到自己送上门让罗伯伯逼婚?

  罗定律看她一脸敬谢不敏的表情,忍不住唇角上扬。

  其实她没得选择了,因为他明年绝对会娶她!

  早在今天下班前,商晨曦透过电话询问他时,他就已经给了肯定的答案,但他要他们先别告诉紫凤,反正他今年正好二十九岁,不可能跟她结婚,而距离明年还有一段时间,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晚一点才让她知道比较好。

  紫凤气恼的再丢了几个白眼给他。

  厚~~他这次回国后,怎么突然变得特别爱笑,也特别爱跟她拌嘴啊?有事没事就来招惹她……她还真摸不透他的想法。

  罗定律的视线突然落在她配戴的耳环上,若有所思的碰了下那价值不菲的耳环,低声说:“这副耳环很适合你。”

  “是定薇送我的。”紫凤看着他的动作,心跳莫名加快。

  奇怪,他明明只是摸她的耳环,又不是摸她的耳朵,她的心怎么会不由自主的扑通乱跳?而且还突然觉得他的目光好温柔,令她几乎看傻了眼?!

  真是见鬼了!他怎么可能会那么温柔的看着她呢?

  罗定律抽回手,微微一笑。“她的眼光不错。”他妹妹挑东西的眼光一向不差,但这也表示他又得付出高额的代价。

  紫凤猛然回神。

  啊~~商紫凤你犯什么花痴!居然会对罗定律动心?!你一定是疯了。

  “的确。”紫凤甩掉刚才的胡思乱想,当她转移目光看向宴会的另一端时,心跳好像又恢复正常了。

  慢着,她干嘛没事跟他聊天呢?

  她抿着唇,蹙眉走向一旁,然后回过头对他威胁道:“你没事离我远一点,我可不想和你划上等号。”

  虽然她早已否认她和罗定律的婚约,但罗定律却是从头到尾没承认也不否认,所以她要是常常跟他站在一起,难保这件事不会被别人拿来当闲聊的八卦话题。

  罗定律微笑耸肩,任由她拿了一只酒杯,走向宴会的另一端,被其他男人搭讪。

  一名俊逸秀气的清瘦男子,在一旁看了好一阵子后,摇摇头走向他。

  “我实在搞不懂你们两个,以男人的心胸来说,你的肚量还真是少见的大。”大哥老是任由商紫凤和其他男人来往,就算她交了男友,大哥只是笑看着她,从不生气也不插手管她的事,完全不像正常的未婚夫妻。

  罗定律看着自己唯一的弟弟罗定理,挑眉道:“我要是让你搞懂,大哥换你来做。”定理刚才不知道跑去做什么了,居然摸到现在才来。

  罗定理干笑一声。“我猜老爸他们也不会放任你们多久了,你还是快点想办法搞定她吧!我看等你三十岁生日一过,就准备被他们逼婚喽!”

  “我早就猜到了。”他又没说不结,根本不怕他们逼婚,不过改天还是得跟双亲讲一声,以免他们误以为他跟紫凤一样不想结婚呢。

  “知道了,却看不出你有什么行动。”罗定理嘀咕一声,偏头看向被男人捧上天的商紫凤。

  她的确长得很漂亮,也够落落大方,难怪总会吸引一堆色狼围绕在她身旁,如果她是他的未婚妻,他可能每天都会头疼了。

  “你不用管大人的事。”罗定律话锋一转,看向弟弟。“我看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你这次在公司的考绩很难看,要晋级恐怕是有点问题。”以定理这种烂考绩,想升迁恐怕得再等一百年。

  “大哥,我是被雷公故意刁难啦!”年纪尚轻的罗定理扮个鬼脸,现在他只是罗氏集团新进人员,雷公是他的上司,老是喜欢鸡蛋里挑骨头,不论他怎么做都被整得很惨,所以他的考绩也很惨。

  “这个不构成理由,每个人都会经过一番磨练,他当年也是我的上司。”罗定律的目光落在远方的商紫凤身上。

  罗定理鼓起勇气,大胆猜测:“大哥,该不会是你当年惹毛了雷公,所以雷公这一次才特别‘关照’我吧?”他早就怀疑自己是被大哥拖累了,不然怎么就只有他一个人老是过不了雷公那关呢?

  罗定律唇角上扬,似笑非笑地说:“你何不去问问他呢?”

  罗定理大叫:“呀~~大哥,我会被你害死啦!你得罪雷公,为什么他却把帐算在我身上?”

  “自己想办法解决,这也是晋级的考题之一。”罗定律把问题丢回去给他,他绝对不会因为他是他亲弟弟就特别通融他,让他走后门。

  “这太不公平了。”罗定理申吟一声。

  在大哥之后进罗氏集团真衰耶!不知道大哥在当上财务长之前得罪过多少人……呜,有一个名声响当当的大哥,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你也该长大了。”罗定律现在看到罗定理,仿彿看到当年的自己。

  趁着大哥看腕表的时候,罗定理偷偷扮个鬼脸。

  “我等一下就要走。”今晚的任务达成,他也该闪人了。

  “这么快?那你就不管她了吗?”罗定理再次瞥向另一头的紫凤。

  “你这么无聊想管闲事,那我找点事给你做。”罗定律丢下话,迳自走向商紫凤那边。

  罗定理没想到大哥居然被他说服了,连忙快步跟上去。

  嘿嘿,他当然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跟过去喽。

  ***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

  罗定律步伐稳健的走向商紫凤,从她身后拿走她手上的酒杯,放置在一旁的餐桌上。

  她不悦的转身,一看到是他,立刻蹙眉。“你做什么?”

  罗定律对其他男人微微一笑。“抱歉,她要跟我离开了。”

  “呃?!”那些男人没想到会突然杀出个程咬金。

  紫凤立刻否认:“我才不跟你离——”

  罗定律单手扣住她腰,附在她耳畔低喃:“你想要我公开我们的婚约的话,尽管拒绝没关系。”

  他居然威胁她?!真是气死人!

  紫凤抿着唇,忿忿不平的瞪着他。

  他以前虽不承认,但也从不否认他们俩的婚事,就已经让她很生气了,如果他现在对外公布他们的婚约,她岂不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告辞了。”罗定律优雅的告退,微笑的搂着她走向屋外。

  紫凤气得握紧拳头,以免自己忍不住一拳挥向他的下颚。

  一走出门口,她立刻忍无可忍的愤愤甩开他的手,扭头走向停车场。“我郑重的警告你,不要再拿这件事威胁我!”

  他从来就不把她这个未婚妻当成一回事,就算她交了男朋友,他也是一笑置之,仿彿跟他毫无关系,因为他自己的绯闻也是一直没断过。

  罗定律一脸无所谓的跟在她身后,并在看见她拿出车钥匙时,伸手抢了过来。

  紫凤口气很冲的回头朝他吼道:“罗定律,你做什么啦!马上把车钥匙还给我。”

  “喝酒不准开车。”罗定律把钥匙往后一丢,朝身后的人道:“你把车子开到她家。”

  罗定理接住钥匙时,终于知道大哥要帮他找什么事——当柴可夫“司机”。

  商紫凤猛然回头,看到罗定理时,讶异的扬眉。“定理,原来你也来了。”

  “是呀!你好。”罗定理苦笑一声,摸着鼻子,走向她的跑车。

  唉~~早知道就不多话了,现在倒变成她的临时司机。

  罗定律不等她回神,随即拉着她走向他的车子,再把她塞进后座,命令司机开车。

  当紫凤坐正身子时,车子已经上路了,她转头咬牙道:“你实在不用多此一举,我的酒量并没有那么差。”只喝了几杯鸡尾酒是不可能醉的。“反正定理今天很闲,他不会介意当你的司机。”

  她吐槽道:“他不介意,但是我很介意。”她介意车子被“外人”开走,自己却得坐上罗定律的车子。

  “反正我正好也有事找你。”罗定律本想过几天再找她谈谈,但今天都见面了,择日不如撞日。

  “你就不会改天再来找我?”她翻翻白眼。

  “我没那么闲。”罗定律瞟了她一眼,在她要发火前,从公事包里拿出一个纸袋塞到她的手中。

  她蹙眉问:“这是什么东西?”

  “是商罗和其他生物科技公司的比较资料。”罗定律瞥了她一眼。

  紫凤警戒的瞪向他。“你没事分析这个做什么?”

  罗定律理所当然道:“我好歹也是商罗生技董事,帮公司尽点心力调查同行,做点评比分析也是应该的。”

  “我才不相信事情有那么单纯。”紫凤才不相信他的鬼话。

  罗定律抿唇,缓缓开口道:“好吧!虽然当初说好商罗生技是由商家负责管理主导公司的营运状况,罗家只站在监督辅佐的角色,但是你别忘了,只要董事会认为你做得不好,你也是有可能被撤换的,况且总经理也不是只有姓商的人才能胜任。”

  紫凤僵住身子,心中一凛,咬着唇问:“你想要我的位子?”

  “或许。”罗定律模棱两可道。

  “对你来说,一个董事身分还不够吗?所以你现在对总经理的位子也有兴趣了?”

  罗定律交叠双腿,冷冷地说:“你如果不想要我以后插手商罗生技总经理之争,从今天起,最好坐稳这个位子。”

  “你在威胁我?!”紫凤不以为他或罗氏集团会看得上商罗生技总经理这个位子,但他的表情却异常的认真。

  “如果你真的有能力,又何必怕我跟你争呢?”罗定律扬眉反问她。

  “你想都别想!”紫凤恶狠狠的瞪着他。

  “那也要你有点本事。”罗定律一瞬也不瞬的锁住她的眸子。

  紫凤气得全身颤抖,撇开脸不理他。

  当车子总算到她家时,紫凤不等司机打开车门,迳自推开车门下车,她坚决的对他说:“商罗生技总经理的位子我绝对不会让给你的!”

  “我会拭目以待。”罗定律冷笑一声。

  “砰”地一声,紫凤气呼呼的甩上车门。

  对于她会甩车门泄愤,罗定律并不意外。他回头看着她气冲冲的抢过定理放在手心上的车钥匙,走进她位于台北郊区的住处。

  罗定理表情古怪的瞥了眼屋子的方向后,才坐进车子。“大哥,你真厉害,才一段路而已,你怎么又把她惹毛了?”

  他们还真是他看过最爱吵架的未婚夫妻了。

  “没什么,只是激励她努力工作而已。”罗定律命司机开车,闭眼休息。

  他对商罗生技总经理的位子根本没兴趣,但不代表商罗生技其他董事满意紫凤的成绩,尤其罗家派来坐镇的董事们,可都是看在他和父亲的面子上才迟迟没有大动作。

  说句实话,紫凤的表现其实算是不错的,因为商罗生技一直是平稳的成长,只是商罗生技有某些企图心旺盛的董事蠢蠢欲动,所以他才故意在紫凤面前假装他对总经理的位子有兴趣,想让她不服输的个性激励她认真工作。

  “哇!大哥,你千万不要对我用激将法,我很受教的。”罗定理咋舌。瞧紫凤气成那副模样,他这阵子最好不要遇到她,否则一定会被台风尾扫到。

  罗定律睁开一只眼,冷哼一声。“你今年要是不能顺利晋级到待助,最好从今天就开始祈祷未来都不会被派到财务长室。”

  罗定理一脸苍白道:“大哥,我一定会在今年晋级到特助。”

  因为要他未来的日子都不会被派到财务长室,那实在是太难了……凭大哥的身分,一句话就可以把他调到财务长室,然后努力操死他。

  呜呜,大哥的威胁确实击中他的弱点。

  光凭这一点,他拚死也会在今年当上特肋,不然他以后肯定会死得惨兮兮的。

  同是天涯沦落人,罗定理开始同情商紫凤了,但是就不知道大哥是拿什么威胁她的?

  算了,他还是别太好奇,免得又自讨苦吃。

  ***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

  “罗定律这个混蛋!”商紫凤一回到家里,就气得把罗定律给她的纸袋丢在客厅地板上。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对商罗生技总经理有兴趣,但是她绝对不会把总经理的位子让给罗家的人。

  虽然她当上总经理才半年的时间,工作经验并不长,资历也尚浅,但她还是不认为自己的能力会输给罗家的人,尤其是罗定律。

  吐气、吸气、吐气、吸气……她平稳气息后,才弯身捡起地板上的纸袋,抽取里头的文件,快速翻阅一遍。

  “见鬼啦!”紫凤不敢置信的瞪着手上的文件。

  里头不只列出她的公司,还同时列出四个国际知名的生技公司来比较,而且分析的种类细到可怕,连其他四家每年推出几支,效益如何都很详细的列在里头……难怪这份文件这么厚。

  最吓人的是,里头有不少东西是属于其他公司的机密资料吧!

  罗定律是从什么管道拿到手的?

  紫凤愈翻,眉心拧得愈紧,忍不住嘀咕道:“哇噻!罗氏集团的人八成是做间谍出身的吧!”难怪罗氏集团经营得有声有色,因为他们收集情报的功力真教人望尘莫及。

  她低头瞟了文件一眼,苦恼的蹙眉。

  这份文件这么厚,她就算一整晚熬夜不睡觉都看不完,但是她现在又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详细一点的资料,看样子她百分之两百得挑灯夜战了。

  臭罗定律,他怎么不早一点拿这份文件给她呢?他八成是故意整她啦!

  她明天还要上班耶!呜呜,她明天铁定要顶着熊猫眼去上班了……

  她一定跟罗定律犯冲啦!

  ***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

  三天后——

  下午三点,商紫凤刚开完会,一回到办公室,秘书江芳芳就说她有访客。

  她迳自推开办公室门走进去,就看到她大哥商晨曦正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大哥,你怎么来了?”紫凤关上门走向他。

  “刚才在外头谈公事,顺便买了点心给你。”商晨曦放下杂志,指指放在茶几上的精致纸盒。

  “哇~~太棒了,我正好肚子饿了。”紫凤看到罗氏饭店的白色蛋糕盒,双眼一亮,立刻跑过去打开纸盒,拿起蛋糕大大的咬了一口。“好吃好吃。”

  商晨曦看着她不怎么淑女的吃相,只能轻叹一声。紫凤明明是个大美女,怎么吃相一点都不淑女?真不知道罗定律是看上她哪一点。

  “你不吃吗?”紫凤边吃边问他。

  “不了,我早就吃饱了。”商晨曦摇头拒绝。

  “耶!那全都是我的了。”紫凤不客气的进攻第二块蛋糕。

  她最近忙着工作,很少去吃些好吃的美食,连她最喜欢的蛋糕都没空吃,难得今天有好吃的蛋糕,她一定要大快朵颐一番。

  “一口气吃完这一盒,小心肥死你。”商晨曦坏心眼的恐吓道。

  紫凤皱起可爱的鼻头。“才不会呢!”

  臭大哥快跟罗定律一样坏了,才会老是爱亏她。

  讨厌,她怎么又突然想起罗定律了?

  这几天她努力重新整顿公司,并没有遇到罗定律,所以她已经有三天没看到他……好奇怪!才几天不见,她居然会想念他耶!是因为之前太常遇到吗?

  她摸摸额头。

  没发烧呀,那么一定是她最近工作太累了,才会产生这种奇怪的念头。

  商晨曦唇角一勾,切入正题。“对了,听说你的特助决定辞职不干?”

  “对呀!他家出了事,他要照顾家人,所以决定离职了,我正打算过几天应征新的特助。”紫凤一想到最近忙个半死还要应征新特助,头就更疼了。

  “刚好今天有个朋友推荐一个特助给我,资历和能力还不错,只是我那边现在不缺人手,我想如果你有兴趣的话,要不要面试他呢?”

  紫凤眼睛一亮。“好呀!”如果那个特助真的不错的话,她就省得再花一堆时间去应征新特助了。

  商晨曦微笑道:“OK,你把有空的时间给我,我会请秘书连络他来公司面试。”

  “没问题。”紫凤点点头。

  “听说你这几天很认真的工作,你是吃错什么药吗?”商晨曦怀疑她是哪根神经不对劲,才会一直加班工作。

  “你才吃错药呢!我只是想整顿一下公司。”紫凤白了他一眼。

  “那八成是发烧了,不然你怎么会突然想整顿公司呢?”

  “我高兴不行吗?”紫凤避重就轻道。她才不会跟大哥说她是受了罗定律的刺激,才会卯起来工作。

  “怪哉怪哉,我看你刚当上总经理时也没这么认真。”商晨曦才没有那么容易被唬弄。

  紫凤眯起眼,没好气地问:“你是在褒我还是在贬我?”她刚接手公司时也没有不认真呀!大哥说得好像她以前很混似的。

  “当然是夸奖你最近很勤劳的工作。”商晨曦心虚的轻咳一声。

  才怪!其实他是怕讲实话会走不出紫凤的办公室。

  唉~~谁教他这个妹妹完全不懂得要尊敬兄长,老是对他没大没小的,一点都不像别人的妹妹乖巧可人。

  “这还差不多。”她冷哼两声。

  他挑眉问她:“是不是老爸跟你说了什么?”

  “才不是呢!”

  “既然不是老爸,那一定是罗……”商晨曦立刻想到从小到大的好友兼死党,也是他未来的妹婿罗定律。

  紫凤打断他的话。“厚~~大哥,你好啰嗦喔!你工作都做完了吗?不然你怎么还在这里混水摸鱼呢?”

  “嘿,我关心妹妹的状况也不行吗?”

  从紫凤突然打断他的话,还赶他离开的态度看来,她认真工作的动机八成和罗定律有关。

  “你这么关心我的话,就顺便帮我处理一下公事再走吧。”紫凤指指茶几上一堆文件。她非常乐意让大哥帮她做一些公事,那她也可以乘机休息一下。

  “啊~~不好了,没想到时间这么晚了,再不回去,我的秘书会抓狂的。不用送我了,再见。”商晨曦瞥了下腕表,匆匆闪人。

  呆子才会留下来帮她处理公事,那他还不如回自己的办公室办公算了。

  紫凤看着大哥迫不及待的溜了,没好气的摇头。“跑得还真快!”

  呿!要大哥帮忙一下,简直像要他的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