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慕容雪 > 《罗密欧送上门》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六章

作者:慕容雪



  一串手机铃声响起,罗定薇放下蛋糕叉子,看了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她挑眉接起电话。“喂?”

  “我刚才遇见饭店经理,他说你今晚和紫凤约在餐厅吃饭,那你们现在还在餐厅里吗?”罗定律快步走进电梯里。

  “对,怎么了?”

  她和紫凤已经吃完饭了,但因为她们好一阵子没见面,所以聊得久一点,并叫了些点心来吃。

  “我有事找紫凤,你找个借口先离开。”罗定律最近忙着处理公事和接待章文媗就已经分身乏术,所以他也一个星期没看到紫凤了。

  他刚才跟章文媗吃过最后一顿饭,算是帮她饯行了,也终于能够放下心中一块大石。

  解决了章文媗的事后,他突然很想看到紫凤,等不及想知道她的回覆。

  “有什么事是我不能听的?”罗定薇水眸骨碌碌一转。

  “要走不走随便你,大不了等我到的时候再把你丢出包厢。”他才不要大电灯泡待在旁边,就算那个人是他的亲妹妹也一样。

  罗定薇没好气地应:“好啦!”

  大哥真坏,早知道刚才就不帮他一把。

  “下次我再补偿你。”罗定律唇角一勾。“我两分钟后到餐厅,再见。”

  罗定薇收线后,把手机丢到皮包,起身对紫凤说:“我去一下洗手间。”

  商紫凤不疑有他的边喝饮料边点头。

  罗定薇拿起皮包,假借尿遁轻轻松松闪人,至于帐单就留给大哥付了。

  不一会儿,包厢的门被拉开,紫凤以为是定薇回来了,抬头望向门口,却没想到竟然会看见罗定律。

  “你来这里做什么?”紫凤忍不住对他皱眉。

  “我听饭店经理说你在这里,所以就来找你。”罗定律关上门,直接坐在她对面的空位上,黑瞳牢牢盯着她的脸庞。

  紫凤抿唇冷声道:“那是定薇的位子,而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我想她不会介意。”罗定律笑了笑。

  紫凤听完皱了下鼻头,却也拿他没辙。

  “紫凤,我是来听你的答覆。”他直视着她的眼。

  紫凤冷笑一声。“哼!你不是在追章文媗吗?那么我的回答对你而言重要吗?”

  罗定律表情认真地点头道:“当然重要,因为我并没有在追她。”

  “喔!对不起,我忘了,你们是死灰复燃,所以你不需要再重新追求她。”紫凤酸溜溜地说。

  “我跟她并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我们只是朋友而已。”

  “你们不是才怪!”紫凤不以为然的瞪着他。

  新闻炒得沸沸扬扬,她今晚也亲眼看到他护着章文媗的举动,况且最近他一通电话也没打给她,却跑去当章文媗的护花使者,他会不喜欢章文媗才怪!

  慢着!她刚才看到他送章文媗回饭店是在晚餐前,那他怎么会到这个时间还在饭店呢?难道说他根本没离开饭店……

  紫凤声音紧绷的质问:“你刚才在哪里?”

  罗定律顿了一下,坦荡荡的直视着她的水眸。“我在章文媗的房间里。”

  “那我们没什么好谈了!”紫凤脸色一沉,拿起皮包准备闪人。

  他居然毫不避讳的说出来?!分明是一点也不在意她听见后会有何感受。

  罗定律挡住她的去路,解释道:“紫凤,你误会了。章文媗明天就要离开台湾了,我刚才只是跟她在房间里吃个饭,帮她饯行,因为我们要是一起出现在餐厅,一定又被记者乱写。”

  记者一向都爱乱写、乱掰,要是拍到他们在餐厅一起用餐,肯定会写得天花乱坠,于是他干脆就叫人把餐点送进章文媗的房间,省得麻烦。

  借口借口!他们单独在房间用餐才更暧昧好不好?

  紫凤根本不想听他的解释,火大的挥开他的手低吼:“滚开!我才不管你是跟章文媗吃饭还是做其他的事,我都没兴趣知道!”

  她才走了一步,就撞进罗定律的怀中,被他抱个满怀。

  “罗定律,放开我!”紫凤懊恼的仰头瞪向他。

  “不放。”罗定律几近无赖的勾唇一笑。

  “你混蛋!”紫凤因为他的无赖瞪大杏眸,同时间也闻到了一股陌生的女性香水味。

  这并不是她惯用的香水,而且是从他的身上传出来的,不用想也知道是哪个女人的香水。

  她淡漠的横他一眼。“你身上有香水味。”

  罗定律看见她明显在吃醋的眼神,开心的笑问:“你在意吗?”

  紫凤倔强的昂高下巴。“我才不会在意。”就算气死了,她也不会跟他承认她在意死了。

  罗定律挑眉故意又问:“就算我跟她上床,你也不在意吗?”

  一想到罗定律跟别的女人在床上打滚的画面,她完全无法接受,脑筋顿时一片空白,几乎不能呼吸,美眸立刻迸出怒火——

  她甩开他的手。“你这个色狼!不要拿你碰过别的女人的手碰我。”

  罗定律愉快的笑了。“紫凤,我没有跟她上床,也没有跟她交往,更不可能有什么死灰复燃的问题,我跟她只是朋友,因为我喜欢的人是你。”

  “骗子!我才不相信你的话!如果你喜欢我的话,你早就追我了,但是你并没有,甚至还为了躲避我而离开台湾三年。”紫凤低吼道。

  “我不是为了躲你,而是躲那个婚约。”罗定律并不否认自己离开是为了那个婚约,但是他的动机是想让双亲死心,并不是因为他讨厌她。

  “那有什么不一样?你从来就没有把我放在心上。”两人很早就有婚约,而他总是一直换女伴,仿彿在向她示威炫耀似的。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呢?”罗定律紧盯着她吃味的俏脸。

  紫凤生气的戳着他的胸膛回吼:“我就是知道!”

  面对她盛怒的表情,罗定律唇角上扬,轻笑一声。“那表示你没有想像中的了解我。”

  紫凤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厉声斥喝:“够了,我不想听!放开我!”

  可恶!为什么她要在意他?为什么她心里会这么难受?他根本只是个用情不专的花花公子。

  罗定律懒得再说服她,二话不说的俯下身……他这么多天没看到她,现在他只想好好的抱住她、好好的吻她,一解相思之苦。

  “不!”紫凤一惊,在他怀中挣扎不休。

  罗定律将她的双手反剪到她的背后,一手勾起她的下颚,薄唇欺上她的唇瓣。

  商紫凤闭紧双唇,双手挣扎得更是厉害,只是挣扎了大半天,她的双手仍是动弹不得。她又试着扭动身子,这才发现自己根本是整个人贴在他的身上,她越是扭动,两人的身子就越密合。

  她不由得胀红脸,一时不察,他的舌头就顶开她的贝齿,强悍的和她的舌头交缠……

  她想别开脸,却被他压在脑后的手逼得迎向他热情的索求。

  火热的吻没停,紫凤的脸蛋儿也越来越热,直到他温热的唇吻上她的脖子,印下一串细吻,她才猛然惊醒。

  “住手住手!”她别开脸,双颊染上一片红云。

  罗定律不准她逃开,双手捧着她的脸说:“紫凤,你是喜欢我的。”

  “我才不!”双手一得到自由,她立刻推开他,跑向包厢门口。

  罗定律深情的看着她,轻声说:“如果你看到自己现在的表情,你就会知道你在说谎。”

  “我才没有!”她回头矢口否认后直接冲出包厢。

  罗定律留在原地哭笑不得,无奈的扯扯唇角。“唉~~你还是这么倔强,老爱和我唱反调,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对她太强硬,她会反抗他;但是对她放软身段,她偏偏又不领情,真是伤脑筋。

  ***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

  商紫凤狼狈的逃回家,在她回到家后,才猛然想起自己居然把罗定薇忘得一干二净。

  她立刻拨电话给定薇,不好意思地说:“定薇,是我。抱歉,我走得太匆忙,忘记你还在餐厅。”

  “呃……没关系,反正我也回家了。”罗定薇扮个鬼脸。

  这下子换紫凤诧异了。“为什么?”

  “我大哥没跟你说吗?”罗定薇早就回到家了,她正在洗泡泡浴。

  “这跟他有什么关系?”紫凤皱眉。

  “我离开包厢前不是接了一通电话吗?那就是我大哥打的啦!他说有事要跟你单独谈谈,我要是不走的话,他威胁要把我丢出包厢,所以我只好假藉尿遁闪人了。”

  “他怎么可以这样!”紫凤咋舌。

  他好霸气!为了跟她单独谈话,居然这样威胁定薇?!

  “那件事就算了,结果大哥到底找你谈什么事呢?”罗定薇早忘了大哥威胁她的事,她现在比较好奇他们在包厢里谈些什么,否则大哥没必要支走她。

  紫凤想起刚才他霸道的热吻,别扭的启口:“没什么重要的事。”

  “怎么可能?大哥难得威胁我,他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找你。”

  紫凤不敢跟定薇说罗定律吻了她,只好讲出另一件事。“他只是来问我要不要跟他交往而已。”

  罗定薇兴奋的追问:“哇~~那你有没有答应?”大哥总算开口了,她还以为他一直不打算开口呢!

  “当然没有。”紫凤撇撇唇,坐在床沿闷闷的回答。

  “为什么不答应呢?”罗定薇的语气难掩失望。

  “我怎么可能答应嘛!我才不相信他是认真的。”紫凤抚摸唇瓣,觉得刚才的吻很不真实。

  “紫凤,我哥才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大哥从回国后,对紫凤的态度明显跟以前很不一样,连她都看出来大哥喜欢上紫凤了,所以她才会帮大哥一把。

  “反正我不信任他,更何况他来见我前,一直待在章文媗的房间里……”他们的关系说有多暧昧就有多暧昧,而且他身上净是章文媗的香水味,任何人都会想入非非的。

  “紫凤,你放心啦!他们之间绝对不可能有什么暧昧关系。”罗定薇很肯定的挂保证。

  “你怎么知道?”

  “我早就问过我大哥有关他和章文媗的事,他们并不是那种关系,纯粹只是朋友,而且章文媗曾经欠他一个人情,所以章文媗才会二话不说的接下你公司的。不过章文媗为了拍摄那支CF,必须推掉原先排好的CASE,因此赔了不少违约金,而且她又不肯让大哥支付那些钱,大哥觉得对她很不好意思,这几天才会对她特别好啦。”

  “既然那么麻烦,那他为什么还坚持要找章文媗来拍CF呢?”之前她曾经为了这件事和罗定律吵架呢!

  “他当然是为了你呀。你是商罗生技总经理,商罗生技的愈成功,就可以为公司带来更可观的收益,大哥就是为了让那支CF成功,才会擅自把人选换成章文媗。”罗定薇早就跟大哥问清楚了,否则她才不肯帮他呢!

  “我又没有要他那么做……”商紫凤现在才知道,原来是罗定律向章文媗讨人情,否则章文媗根本排不出档期来拍摄这支。

  罗定薇微笑道:“有件事我没告诉你,其实大哥是为了你才回到台湾呢!”

  “呃?!怎么可能!”紫凤吓了一大跳,她不相信自己对他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去年我不是请表哥帮你拍了一些照片吗?”

  “嗯。”紫凤迟疑的点头。

  定薇的表哥是个知名摄影师,去年定薇说她表哥想拍一系列的人物照,需要一些模特儿,所以也把她拉去拍了一些照片。

  “表哥把你拍得很漂亮,所以我就把他帮你拍的照片寄到纽约给大哥,并且在信中告诉他,他要是不在两个月内回来台湾,你就会被别的男人娶走,因为我会主动帮你找别的对象,也顺便解决你们之间的婚约,好让他解脱。”罗定薇得意洋洋道。“嘿,结果他不到两个月就调职回台湾了。”

  她是故意寄照片给大哥的,好让他有点危机意识,免得紫凤哪天真的嫁给其他男人,那大哥可就真的后悔莫及了。

  “那只是巧合吧?”紫凤抿嘴。她并不觉得自己和三年前差了多少,她还是她,并没有什么改变,所以她才不信自己有这么大的魅力可以把他“逼”回台湾。

  罗定薇微笑的建议道:“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可以亲自去问我大哥啊!”

  紫凤才不会问罗定律这么丢脸的事,连忙转移话题。“对了,你为什么突然把我的照片寄给他,还写信威胁他?”

  罗定薇嘿嘿一笑。“我早就想试探你在他心中的分量了。总之,他赶在两个月内回来,证明他还是在乎你的,要是当初他没回来的话,我就会拿棍子去敲他的头,看看能不能把他给敲醒。”

  “你想太多了。”紫凤嘴硬道,其实心里早就一片混乱。

  他真的是为了她回到台湾吗?她只知道他这次回来后,对她的态度跟以前不太一样,看她的眼神也和以往不同……

  “紫凤,排斥那个婚约的人不只是我哥,你也一样,所以你才迟迟不肯相信我哥是为了你回来。”

  紫凤沉默不语。

  罗定薇轻叹一声。“你认识我大哥二十年了,你敢发誓你从来没有对他动过心吗?你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也没有吃过醋?”

  “我当然没有!”紫凤立刻否认。

  罗定薇早就料到她会否认,摇头笑道:“紫凤,你不用急着跟我否认,我只是希望你好好想想你们之间有没有可能。毕竟你们还有婚约,只要婚约没有解除,你最后还是得嫁给我大哥的,如果你们能彼此喜欢不是很好吗?”她知道大哥和紫凤都是骄傲的人,要不是他们都排斥由长辈做主的婚约,或许他们早就在一起了。

  “但是……”

  “你好好想想吧!感情的事,只有一方一头热是没有用的,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我大哥,那只能说你们之间没有缘分吧!”

  两人道了晚安,紫凤切断通讯,趴在床上,闭起双眼,脑中却一直浮现定薇刚才那两句话——

  你敢发誓你从来没有对他动过心吗?你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也没有吃过醋?

  ***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

  “总经理?”

  紫凤猛然回神,看见刚来公司半个多月的新特助关切的目光,懊恼的咬着下唇。

  糟糕!她又恍神了。

  戴着银框眼镜的文特助打量了商紫凤一眼,关心问道:“总经理,你今天脸色一直不太好,要不要先回家休息呢?”

  她昨夜难得失眠了,刚好今天比较忙,午休时没空补眠,又勉强留下来加班,所以她的气色变差是难免的。

  算了!反正不太能集中精神,再留下来加班也是一样的状况,反而浪费了文特助的时间。

  她轻叹一声。“也好,你早点下班吧!”

  文特助点头,快速的收拾好桌面的文件,然后向她道别。“总经理,再见。”

  “嗯。”商紫凤看着他走出办公室后,乏力的将额头贴着冰凉的桌面。

  唉~~她真是个差劲的上司,留他下来加班,结果自己却一直恍神。

  说起这个文特助,他不但精明能干,工作效率又好,虽然才来公司没多久,倒是帮了她不少忙,或许改天她应该请当初推荐他的大哥吃顿饭才对。

  商紫凤重新提振精神,把桌面上的文件丢进公事包,决定自己也该提前下班了。

  当她开车离开公司后,她突然不想这么早就回家,正好刚才有看到一家PUB的招牌,当下决定干脆去喝几杯、放松一下心情好了。

  她心思一转,把车子掉头,找了个地方停好车后,走进那家PUB。

  刚好吧台前最右边有个空位,她直接坐下来,跟酒保点了一杯调酒。

  紫凤很快的喝完一杯酒,当她拿起第二杯调酒时,握住酒杯的手顿了一下,突然想起了罗定律。

  如果被他知道她自己一个人跑来这里喝酒,他一定会一脸的不赞成,并且命令她不准自己开车回去……

  糟糕!怎么又想到他了?

  唉~~昨天晚上,她居然因为罗定律而失眠了!都是因为定薇的问题考倒了她。

  她几乎认识了罗定律大半辈子,却很少认真的想过那个问题。

  罗定律从小就长得很俊美、讨人喜欢,是很多同学、学姐爱慕心仪的对象,但她对他的俊脸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因为她早就看习惯了。

  她唯一有反应的那一次,是半年多前他刚回国的时候,那时她已经有三年没看到他了,结果愣了半晌才回过神;因为罗定律看起来比三年前更英挺、更沉稳了,举手投足间有种令女人着迷的魅力……

  紫凤想起自己那天着迷的看着他看到忘神,又想起他昨天霸道的热吻,顿时心跳加速,双颊染上一片潮红。

  她心慌意乱的捣着脸。

  怎么办?她好像被定薇说中了!

  难怪她会吃章文媗的醋,只因为她早就对他动心了……

  就在紫凤心烦意乱的时候,突然有人跟她搭讪。

  “小姐,你好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呢?”朱贵仁看见紫凤左手边正好空出一个位子,一个屁股坐下来,摆出他自认最帅气的笑容。

  紫凤皱眉看向他。“你认错人了。”她对他一点印象也没有,所以她冷淡的收回视线,继续喝她的酒。

  她真是个大猪头!亏她从小就把他当成敌人,如今却对他心动……她还真希望自己再迟钝一点,永远不要发现自己原来喜欢他。

  “不,我敢打赌,我们一定有见过面!我叫朱贵仁,我是源福饭店的经理,你有没有印象呢?”朱贵仁很坚持这一点。

  “少烦我,走开!”紫凤对于这种再老套不过的搭讪,一点都不感兴趣。

  全台湾叫老板和董事长的就不知道有多少人了,区区一个饭店经理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老爸可是源福饭店的董事长喔……”朱贵仁想吸引紫凤的目光,所以把老爸的头衔都抬了出来,但她仍旧无动于衷的喝着酒,完全不理会他。

  可恶!以他的家世背景,居然还吸引不了她?!

  这下子,他可丢脸丢大了!他刚才跟朋友打赌并夸下海口会钓上她,否则他就要在街上裸奔……

  幸好,他还有别的办法,他朱贵仁还没有遇过钓不到的女人。

  他扭头偷偷对他的跟班使眼色,那人立刻机灵的走过来,拍了下商紫凤的右肩。

  她抿唇不悦的扭头问:“做什么?”

  一个脸庞尖瘦的矮小男人,一脸惊讶的瞪大眼睛,迭声道歉:“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我认识的人,抱歉抱歉。”

  “你下次小心点!”一旁的朱贵仁出声斥喝,那个男人在道歉后就匆匆离去。

  “真是莫名其妙。”紫凤抿唇转回头。

  “你没事吧?”他假装关心的看向她,心底却希望她快点把饮料喝完。

  紫凤一听到他的声音,就开始头疼了,迳自拿起酒杯啜了口,懒得浪费唇舌应付他。

  朱贵仁一看见紫凤继续喝酒,眼中闪过一抹邪气的笑意。

  嘿嘿,得手了!

  当商紫凤喝完调酒,准备起身离开PUB时,突然觉得一阵晕眩,朱贵仁立刻好心的扶住她的手肘问:“小姐,你没事吧?”

  “放开我。”紫凤推开他的手,按着额头,甩甩头试图保持清醒。

  好奇怪,她的头怎么突然觉得好昏又好重……

  “我看你是酒喝多了,我送你出去吧。”朱贵仁强硬的搂着她走。

  “走开……”紫凤蹙眉,却推不开他。

  不对劲!她的酒量没这么浅,只是几杯调酒根本醉不倒她的,她刚才的酒一定被动了什么手脚……

  当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时,几个男人的嬉笑声传入她昏昏沉沉的脑海里——

  “朱贵仁,你好样的!又钓到一个大美女了。”

  “这个比以前的几个女人要正点多了,真是让你赚到了,早知道我第一个说要把她。”

  原来他们几个都是有钱的公子哥,常常在PUB里钓女人回家过夜。

  “你没机会了。我要带着美女先走了,晚上的时间很宝贵呵。”朱贵仁难得遇上这么美的女人,巴不得赶快享用她。

  “这么迫不及待的想上她呀!”几个男人笑得好邪气。

  “是呀!”朱贵仁抱起虚弱的她走出PUB门口。

  真是一群混帐!紫凤昏昏沉沉的在心里咒骂他们,可惜她因为药力的关系,无法开口讲话,也无力推开这个臭男人。

  对了,她记得定薇曾经说过,她送她这款最新型的手机有一个紧急求救键。她悄悄把手伸进口袋里,按下定薇所说的那个按钮。

  不好了,她又开始头昏眼花了,该不会是药效在发作吧?

  不准睡着、不准睡着呀……

  当朱贵仁走向他的车子时,他的跟班小赵早就帮他打开车子的副驾驶座。

  他把她放进车子后,赞赏的对着小赵说:“刚才你在PUB里干得很好。”多亏有小赵假装认错人,转移这女人的注意力,他才有机会在她的酒杯里下药。

  “小事一件。”尖嘴猴腮的小赵嘿嘿两声。

  平常他是朱贵仁的司机,必要时他是朱贵仁的得力助手;跟着朱贵仁做多了这种事,他转移女人注意的台词也越来越多种,愈演愈得心应手。

  “明天我会好好奖励你的。”朱贵仁拍拍小赵的肩,坐进驾驶座。

  他发动引擎,驶向距离这里最近的源福饭店,因为他等不及要享用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