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慕容雪 > 《罗密欧送上门》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七章

作者:慕容雪



  正在跟几个特助加班开会的罗定律,突然听到紧急来电铃声,扬手中断会议。

  “什么事?”罗定律眉头紧蹙,接听罗氏集团安全部门的电话。

  罗氏集团的安全部主任严肃的开口:“大少爷,紫凤小姐的手机传来紧急求救讯号。”

  “她现在人在哪里?”

  “在仁爱路上,目前讯号还在移动中。”

  罗定律脸色一沉。“你有没有派人跟踪她?”

  “有。”

  “知道了,我现在马上过去。”罗定律收线,推开椅子,一边大步走向会议室门口,一边命令道:“散会!唐特助跟我来。”

  “是。”唐腾机灵的跟上去。

  罗定律边跑向电梯边指示他。“紫凤出事了,你立刻连络司机,我们马上下去,然后你立刻跟安全部保持连络,我要她目前的所在位置。”

  “是。”唐腾马上连络司机备车,再连络安全部的人。

  一分钟后,他们坐进车子里,飞快驶向仁爱路。罗定律重复拨着紫凤的手机,却一直没人接听。

  她是不是出事了,所以才无法接听电话?他更加担忧她的状况。

  可恶!紫凤快接电话,让我知道你没事……

  不一会儿,唐腾从手机中得到最新消息,立刻转告罗定律:“财务长,安全部主任说目前追踪到的讯号位置是在源福饭店附近。”

  “抄近路去源福饭店。”罗定律心急如焚,脸色更为冷沉。

  他这里距离源福饭店很近,或许还来得及。

  当罗定律一抵达源福饭店,他不等车子完全停好,就急着开门下车,唐腾也紧跟在他的身后。

  “安全部的人呢?”

  “比我们早到一步。”

  罗定律到达电梯门口时,正好一台电梯门打开。“知道她被带到几楼吗?”

  “八楼,808号房。”

  罗定律立刻按下楼层键。

  唐腾紧接着报告最新状况。“我们的人正准备从隔壁房的阳台进入808房,听说是源福饭店小开开的房间。”

  “哼,原来是朱家那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子朱贵仁。”罗氏集团旗下也有经营饭店,罗定律自然对别家饭店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电梯一到八楼,走廊上就有位罗氏集团安全部人员恭敬的迎上来。“大少爷。”

  罗定律边走边问:“救到她了吗?”

  安全部人员答:“我们的人刚进去,马上会有消息。”

  当他们走到808房时,紧闭的门突然被打开,开门的男人正是罗氏集团安全部的成员之一,他一看到罗定律立刻笑道:“大少爷,你来得正好,我们刚好完成任务,紫凤小姐平安无事。”

  “办得好!”罗定律踏进房间,就看到一个男人被压制在地上,口中粗话连连。

  “该死的!你们擅闯别人的房间,坏我的好事,我一定要宰了你们!”才刚进房间不久,衣服脱到一半就莫名其妙被人扑倒在地的朱贵仁,气急败坏的大声叫骂。

  罗定律暂时没空理会他,迅速的冲向躺在床上的商紫凤身边。

  “紫凤!”他轻抚她的脸颊,发现她似乎不太对劲,蹙眉问:“她怎么没有反应?”出了这么大的事,她怎么可能睡得着?

  安全部人员解释道:“我想紫凤小姐可能被下药了,因为我们看到她时,她就是这个样子了。”

  罗定律目光冷冽的扫向地上的人,他打了个手势,让安全部的人员松开朱贵仁。

  朱贵仁一发现他们松手,立刻翻身站起来,得意洋洋的说:“知道怕了吧!哼,你们这群无法无天的小贼,我老爸是饭店的董事长,你们敢坏我好事,我绝对要报警,让你们通通去吃牢饭!”

  罗定律走向他。“朱贵仁,你认得我是谁吗?”

  “我怎么可能认识你这号小人物……呃,你不是罗氏集团那个罗定律?”朱贵仁一脸讶异。“原来是你闯进我房间坏我好事?你不要以为罗氏集团可以帮你撑腰,就敢动到我的头上!这里可不是罗氏饭店,而是源福饭店,是我的地盘。”

  “我管这里是不是你的地盘,她都不是你能动的人。”罗定律狠狠的往他脸上出拳。

  “该死!你这个王八蛋居然打我……”朱贵仁立刻低咒一声。

  紧接着又有好几个拳头落在他的身上,不一会儿,他就像沙包一样被揍得很惨,还摔倒在地。

  他捣着肚子哀号:“你这个神经病!我要打电话报警抓你,你等着看吧!”

  “报警?你确定警察抓的会是我吗?你对她下药,我打你是为了救人,也算是正当防卫吧!我想现在送她去医院检验,应该还验得出她是被人下药的吧?”

  “你……我哪有下什么药,你别胡乱栽赃!是她心甘情愿跟我来饭店的,她只是喝醉了,才会昏迷不醒。”朱贵仁心虚辩解道。

  罗定律不客气的拎起朱贵仁的衣领。“朱贵仁,你说谎!她是我的未婚妻,我知道她酒量好得很,除非你对她下药,不然她不可能这样昏迷不醒。”难怪紫凤一直不接他电话,原来是被下药了。

  “她是你未婚妻?!”朱贵仁瞠目结舌。

  “敢动我的女人,你最好有本事承担后果。”罗定律撂下话后,松开他的领口,抱起紫凤离开。

  他今天暂时放过朱贵仁,不过他是不会轻易放过欺负紫凤的人,走着瞧吧!

  ***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

  罗定律很担心商紫凤的状况,所以在离开源福饭店后,就立刻把她送到熟识的医院做检查。

  折腾了一个小时后,医生确定紫凤虽然被人下了M药,但是并没有任何内伤或脑震荡,罗定律这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紫凤并无大碍,但他并不想让商家的人为紫凤担心,所以他拜托从小看他长大的医生对今晚的事封口不提。

  一踏出医院,他立刻要求司机送他们返回他的公寓。

  不久后,他顺利的抱着紫凤进入他的房间,然后把她放在白色大床上。他坐在床边,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摇头。

  没想到一向精明又聪慧的她居然也会着这种道,真是太不小心了!幸亏她还算机灵,还记得按下紧急求救键,否则他根本无法及时救出她。

  罗定律倾身,忍不住吻了下商紫凤的唇。“我还真想打你一顿屁股。”谁教她可害他担心了一个晚上。

  磨人精!她连昏迷了,都让他紧张个半死。

  不过朱贵仁死定了,他要是没整死他,他就不叫罗定律!

  ***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

  “嗯……”白色大床上的睡美人,浅浅低吟一声。

  睡在她身旁的罗定律,被她惊醒,半坐起身,抱起她轻问:“紫凤,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好难过……”紫凤蹙眉低吟。

  她的头好痛好昏,又有点恶心想吐。

  “把药吃下去会好一点。”罗定律拿起医生开给她的药,喂她服下。

  她吃完药后,罗定律让她平躺在床上,帮她揉着太阳穴,纾解她的头疼。

  商紫凤的眉头皱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舒展眉心。

  半晌,她睁开眼,在看到罗定律后猛然愣住。

  “你……怎么在这里?!”紫凤压抑着些许的不舒服,不解问道。

  罗定律想起她差一点被朱贵仁强暴,俊眼一眯,冷声问:“不然谁要在这里?”

  “总之不会是你嘛!”紫凤小声的嘀咕,转头打量着房间的装潢,发现这里并不是自己家,也不是罗定律在老家的房间。“这里是哪里?你的公寓吗?”

  罗定律轻声应:“嗯。”

  “我为什么会在你这里?”紫凤缓缓坐起身,她有点想不起来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罗定律不答反问:“你何不先告诉我,你怎么会笨到被人下药呢?”

  经由他的点醒,紫凤立刻想起全部的事情。

  对了,她之前去PUB喝酒,遇到一个姓朱的男人,没多久她就发现自己被下了药,她最后的印象是她昏昏沉沉的被他带上车,然后她好像就昏过去了,所以她完全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罗定律双手环胸。“你想起来了吗?我正在等着你的解释。”

  紫凤因他的话皱起眉头,疑惑问道:“我按了手机的求救键,我以为来的会是罗氏集团安全部的人,怎么会是你呢?”

  “你不用转移话题。”罗定律单手扣住她的下巴质问:“你为什么会跟朱贵仁那种不入流的男人在一起?”

  朱贵仁的名声很差,平常仗着家里有点钱,常和几个狐群狗党做些龌龊下流的事情;偶尔玩出事情,都是由家里花钱摆平他捅的篓子。

  “朱贵仁那个混蛋!”紫凤总算想起那个混蛋的名字,立刻严正声明道:“我才没有跟那种不入流的男人在一起咧!我只是去PUB喝酒,他主动跑来跟我搭讪,吵得我头痛,后来有个人认错人,结果等我喝完饮料时,就突然头昏眼花,然后就被他带走了!幸好我在昏迷前及时想起手机有个求救键。”要不是她够机灵,她恐怕早就失身了。

  “你简直是个白痴!怎么会只身一人去PUB喝酒?你知不知道一个女孩子单独去PUB有多危险?”罗定律忍不住要骂她一顿。

  “我才不是白痴,我现在不是平安无事吗?”紫凤的头早就不痛了,她气呼呼的坐直身子,火大的瞪向他。

  厚~~她好不容易才逃出禄山之爪,他没有安慰她,还痛骂她一顿,真是个冷血动物。

  “要不是安全部的人顺利救了你,你以为自己可以平安无事吗?”罗定律生气的捶向她脸颊右侧的墙壁。

  当时的她熟睡到不醒人事,根本无力反抗,幸好他们及时赶到了,不然她不就被强暴了?一想到她差点出事,罗定律的脸色就更冷沉难看了。

  “我又不是故意被人下药,你干嘛那么凶?再说,我现在不就没事吗?”她知道自己太不小心了,但被他一凶,她忍不住也火大了。

  罗定律口气很冲的吼道:“那是你运气好,你下次就不见得有这种好运!你下班不直接回家,跑去PUB做什么?”

  “我高兴。”紫凤昂高下巴。

  “以后不准你再一个人去PUB喝酒,否则我会揍你一顿。”罗定律专制的命令她。

  她不悦的瞟他一眼。“哼,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她要是会乖乖听话,她就不叫商紫凤!就算她对他有点动心,但她还是无法接受他命令她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能做,就算他是为了她好也一样。

  “什么我都可以听你的,唯有这件事你必须听我的。”罗定律板着脸。“你知不知道你昨晚让我担心死了。”

  紫凤倔强的噘起唇。“我又没要你为我担心。”昨晚?那她不是睡掉一整晚了?

  罗定律逼近她的脸,咬牙切齿道:“你这个女人不知好歹!我叫定薇拿新款手机给你,就是怕你的个性容易出事,才给你以防万一用的,结果你还真的给我出事,你是存心想气死我吗?”

  有时候,他真的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这是不是自己以前太不在意她的报应呢?

  太管她嘛,她偏偏会故意反抗他,跟他唱反调;但是不管她嘛,她还是偶尔会挑衅他一下,挑战他的耐心。

  紫凤错愕的看着他。“原来是你要定薇给我那支手机……”她一直以为是定薇从罗家电子A来给她的。

  “我亲自拿给你,你会收吗?”罗定律冷哼一声。

  “当然是……不会。”

  “你有自知之明就好了。不知道是谁从小就把我好心送的生日礼物都丢在储藏室。”

  紫凤一脸心虚。“干嘛,你现在想跟我算旧帐吗?你知不知道我当时收得有多痛苦?”每年她收到他送的礼物时,她的双亲就在一旁,她要丢也不是,不丢也不是,只能勉为其难的收下,最后再把他的礼物丢到储藏室去。

  “你从小就排斥我,虽然我也是,但我最后还是喜欢上你……”罗定律伸手触摸她的脸颊。

  当紫凤亲耳听到他承认他喜欢她,心里有些飘飘然,觉得有点高兴,又有点害羞。

  他对那桩婚约的排斥不下于她,但他还是喜欢上她了。

  其实早在他收到定薇寄来的照片之前,他在国外就常常会不经意的想起她,很怀念跟她斗嘴的日子,后来在看到紫凤的照片后,还曾经利用出公差的机会回来偷看她。当时他才确信自己对紫凤的感觉和以往不同,因为他不再把她当成妹妹,而是一个女人,一个令他心动的女人。

  撇开婚约不提的话,他确信自己是喜欢她的,因此他才会决定调职回台湾,好进一步追求她。

  罗定律深邃的乌眸牢牢锁住她的水眸,紫凤被他火热的目光看得双颊泛起了红晕。

  罗定律看到她这难得的娇羞模样,再也忍不住倾身吻住了她的唇——

  由于紫凤也已经知道自己其实是喜欢他的,所以这一次她没有抗拒,反而闭起眼睛、搂住他的颈项,迎上他的热吻,不再否认自己的心意。

  “嗯……”紫凤被他吻得全身发烫。

  罗定律抵着她的唇,开心的搂紧她。“磨人精,我总算等到你的回应了。”

  商紫凤的脸蛋更红了。他真的很了解她,光是一个吻就知道她对他的心态不同了……

  蓦地,她感觉自己被压向白色大床。

  “定律?”紫凤惊呼一声。

  罗定律悬在她上方,眼中染上浓浓情欲。“紫凤,我要你。”

  紫凤双颊绯红。“太、太快了……”她早就不是小女孩了,当然知道他话中之意,那表示她得把自己交给他。

  “我等今天已经等了半年了。”罗定律大手划过她的唇瓣低喃。

  他想要她太久了,他无法再等她准备好。

  “你……”紫凤脸蛋嫣红的望着他。

  当他厚实的大手覆上她的娇躯,立刻引起她一阵哆嗦。

  罗定律着迷的望着她。“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长大后也会是个美女,但是没想到你会愈变愈漂亮,让我舍不得移开目光。”

  “但是三年前你并不这么觉得……”当罗定律扯掉她身上的障碍,紫凤咬着唇瓣,逸出一声娇喘。

  罗定律边挑逗她边说:“我们相差四岁,你又和定薇同年,我老是觉得自己有两个妹妹,只不过你常常让我头疼,不知道要拿你怎么办。直到半年前定薇寄来你的照片,让我第一次把你当成一个女人看待。”

  “我从来就不觉得我这几年有多大的改变……”紫凤仰头喘息,努力把心思放在话题上。

  “经过三年的洗礼,你越来越美艳迷人,变成一个令我着迷的女人。”罗定律低首看着她被情欲薰红的美丽脸庞。

  她都不知道现在她的样子好诱人、好性感,害他好想马上就吃了她!

  “有吗?”紫凤眨眨水眸,愈来愈无法专心在他们的谈话上。

  “有,如果三年前你就这么漂亮性感,我绝对不会这么放心的离开台湾。”罗定律低笑一声。

  “真的吗?你……嗯……”

  罗定律抵着她的唇道:“紫凤,我是为了你才回来台湾的。”

  紫凤又惊又喜。

  真的被定薇说中了,他的确是为了她才回国的……当一股强悍的力道贯穿了她,她忍不住低呼一声,指甲陷入他的肩胛。

  罗定律撑着身子,错愕的对上她的水眸。

  “你……居然是第一次!”罗定律又惊又喜的看向她。

  “果然很痛!”紫凤拧起眉心,虽然她的身子还是不太舒服,但她还是忍不住抗议道:“罗定律,你到底是高兴我没经验,还是怎样?如果你不高兴的话,你现在就可以滚下床,而我可以另外找高兴跟我上床的男人……”

  奇怪,男人不是应该高兴他的女伴是第一次,怎么他的表情却那么意外?实在太不给面子了。

  “你想都别想!”罗定律对她低吼。“我当然很高兴,只是我没想到你以前居然没被那几个花花公子给吃了。”她虽然没交往过几个男友,但是每一个都是有名的花花公子。

  “我并不习惯男人碰我的身体……”紫凤朝他扮了个鬼脸。

  她绝对不是为他守身如玉,只是迟迟没有适当的好对象,要不然她早就想摆脱那层处女膜了。

  罗定律欣喜的吻上她的唇瓣。“这真是好习惯,我喜欢。”这真是个意外的惊喜,她绝对不知道他有多么的高兴。

  原来紫凤到现在还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他深深吻住她的唇,缓缓的占有她,将初识情欲的她带入另一波的高chao。

  商紫凤,今生注定是他的女人。

  ***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

  罗定律小睡一会儿,再醒过来时已经是早上八点半了,他温柔的看向睡在他身侧的商紫凤,笑意更深了。

  几个小时前的欢爱,让紫凤睡得很沉。

  他知道自己该起床了,否则他和紫凤都会迟到,但他却不想吵醒正在熟睡的紫凤。

  他拿起手机,走到客厅打给唐腾。“唐特助,我今天请假,明天我会去上班。”

  “好的,财务长。”唐腾并不意外,因为昨晚紫凤小姐出事,他也猜到罗定律今天有可能会请假。

  罗定律交代了一些重要事项,才挂断电话,然后顺便打电话帮紫凤请假,免得她的秘书和特助担心。

  最后,他又拨了一通电话到罗氏饭店,要人送餐点过来,才切断通讯。

  半个小时后,他刚淋浴完,外送的人就到了,罗氏饭店的餐车被送进门。

  他签上大名后,饭店的外送人员便退了出去。

  罗定律踅回床上,看着趴睡在床上、露出雪白裸肩的睡美人。

  他把滑落的毯子盖住她的裸肩时,紫凤被他的动作吵醒了。

  “嗯……”她翻了个身,缓缓睁开眼。

  “不小心吵醒你了,本来想让你再多睡一会儿。”既然已经吵醒她了,罗定律就不客气的索取了一个早安吻。

  紫凤就算还没完全清醒,也被他吻醒了。

  她眨眨眼,从热吻中回过神。微疼的身子证明她真的被罗定律吃了,而不是她在作春梦……

  下一秒,她被他搂在怀中。

  她还不习惯两人的新关系,脸颊微微染红,仰着头问他:“几点了?”

  “九点多。”罗定律盯着她红扑扑的双颊,又想一口把她吃了。

  紫凤杏眼圆瞪。“我居然睡过头了?!”

  “不用担心,我已经帮你请假了。”罗定律忍不住又想要低头吻她。

  紫凤皱着眉,不客气的伸手挡住他的嘴巴。“你怎么不早点叫我起床呢?”她看到他一副刚洗过澡的模样,猜测他老早就清醒了。

  罗定律慵懒的一笑。“我想你今天会很累,所以才不叫你起床。”是他没有节制的索求才让她睡过头,他这个罪魁祸首当然要体贴一点。

  紫凤脸蛋一红,娇斥道:“我才没那么娇贵。”

  “喔~~你是在怪我太体贴吗?那我现在似乎不该那么轻易的放过你才对。”罗定律立刻把她扑倒在床上,他不介意和她在床上消磨时间。

  “罗定律,现在是大白天耶!”紫凤胀红了脸,不让他得逞。

  他之前还要不够她吗?昨夜她是被Ji Qing冲昏了头,但现在她的身体已经在跟她抗议之前的贪欢。

  “大白天更好,我正好可以好好的爱你。”他沙哑笑道。

  “罗定律!”紫凤双颊滚烫的娇斥着。

  羞死人了,她的脸一定热到可以煎蛋了。

  罗定律看到她的脸几乎要烧起来了,才不再闹她。

  “逗你的啦!”他哈哈大笑的亲了下她的脸颊,然后把她连人带被的抱进浴室,然后把她安置在浴缸中。

  “你先泡个澡再出来吃饭。里头的浴袍和毛巾都可以任意使用,知道吗?”

  她松口气,点头看着他走出去,才让按摩浴缸按摩全身。

  嗯~~好舒服,有按摩浴缸还真是不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