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慕容雪 > 《罗密欧送上门》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十章

作者:慕容雪



  罗定薇兴冲冲打电话给紫凤,开心的叫道:“紫凤,大哥向你求婚了吗?”

  “什么?!你从哪里听来的?”紫凤不小心呛了一下。

  “没有喔?那奇怪了,我刚才回老家,无意间听到爹地和妈咪的对话,他们很高兴大哥主动说要在明年过年前娶你,所以我想他应该跟你求婚了才对。”

  “明年过年前?!”紫凤申吟一声。“他要娶自己去娶,我可没有答应要嫁给他。”

  结婚?她还没想过这件事,而他居然想在过年前娶她?!她根本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你不答应?那我可不准。”一道声音在她身后响起,长臂圈住她的腰。

  因为现在他几乎都在她这边过夜,所以他有紫凤家的钥匙,才能自己开门进来。

  “定薇,他回来了,我晚点再CALL你,拜拜。”紫凤收了线,转身瞪向他。“你搞什么,我们什么时候要结婚了?”

  罗定律挑眉问:“交往到最后,不是要走入婚姻?更何况我们本来就有婚约。”未婚夫妻要结婚是理所当然的事。

  “话是没错,但你以前并不想结婚不是吗?”虽然他们早就有婚约,但她以前也不认为自己会嫁给他呀!怎么能相提并论呢?

  “那是以前。”

  对于明年过年前结婚的事,紫凤是一个头两个大!因为她根本没想到那么远的事情,毕竟他们才刚交往不久,谈结婚未免太匆促了吧?

  罗定律反问她:“你不说点什么吗?”她知道他想结婚了,居然不开心,反而怒气冲冲?!难道这段感情只是他一厢情愿吗?

  “呃……要我说实话的话,我并不想那么早结婚。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过年前后都很忙,再说我的工作也还没稳定下来,再晚个几年吧……”她还没坐稳总经理的位子,而且最近两人都忙,怎么可能在明年过年前结婚呢?

  她才刚和他开始恋爱,就要准备步入婚姻,一想到结婚后会有一堆烦人的事,她现在光是想,头就疼了。

  她觉得他们现在的状况就很好,只差了一道结婚手续,却不需要烦恼那么多。

  至于结婚这件事,她要过几年后才会考虑。

  罗定律承诺道:“只要你点头,婚礼我会全权负责。”早点娶她回家,他才能安心。

  “这……”商紫凤眉头蹙得更紧了。

  他把结婚想得太轻松了,毕竟结婚是两家子的事,她怎么可能只在婚礼那天穿得漂漂亮亮等着当新娘子就行了?

  罗定律冷声问:“这就是你的回答吗?”

  紫凤见他脸色一沉,扯了扯他的衣角。“定律,你不要这样嘛!我并不想跟你吵架。”她是很喜欢他,但她还没有准备好当他的妻子。

  “你只想跟我同居,却不想跟我结婚!真有你的,商紫凤。”罗定律难得动气的拉开她的手,转身走人。

  她真是想把他气死!

  “罗定律!”紫凤追上去,而他根本不理会她。

  她站在门口看着他头也不回的开车上路,懊恼的跺脚。

  她知道他生气了,但是她很无辜耶!谁教他突然提结婚的事情?她本来就不想那么早婚,也不想那么早生小孩呀!

  ***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

  商晨曦和罗定律坐在PUB里,边喝酒边聊天。

  “我听说那个姓朱的被关了,是你做的吧。”商晨曦口中那个姓朱的,就是之前想迷奸他妹妹的色狼朱贵仁。

  “朱贵仁老是爱玩弄一些下流的手段,把柄不难找,我只是给他一点点教训。”敢动他罗定律的女人,他要是不回敬的话,他名字就倒过来写。

  “做得好!”商晨曦击掌大笑。“那小子老是靠父母花钱摆平问题,也该吃点苦头了。”

  “我倒要看他们有多少钱和人脉可以摆平这件事情。”罗定律不打算让朱贵仁轻易脱身,不然又有人要受害了。

  “好样的,这次朱家可要伤脑筋了。”商晨曦乐不可支。“对了,你和紫凤交往得还顺利吧?”

  罗定律和紫凤交往的事,他很早就知道了,但因为各忙各的事,所以最近他们也很少见面。

  罗定律耸耸肩。“三天前还不错。”

  “三天前?莫非你们吵架了?”商晨曦咧开嘴。

  罗定律苦笑一声。“紫凤知道我想结婚了,但她没同意,因为她并不想这么早结婚。”

  “哈!”商晨曦忍不住大笑。

  “少在那边幸灾乐祸。”罗定律白了他一眼。

  商晨曦收敛笑意,关心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她最后一定会答应的。”罗定律倒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商晨曦挑眉道:“最好是,否则到时候她大概得被长辈们押着上礼堂。”商、罗两家长辈都已经在筹备他们的婚礼了,总不能中途喊停吧?

  “她会同意的。”罗定律再次重申。

  他决定要做的事还没有失败过,只要她够喜欢他,他并不担心她不答应,关于这一点他很有信心。

  商晨曦满意的点头。

  罗定律果然很适合当紫凤的丈夫。

  ***看言情独家制作***www.kanyanqing.cn***

  紫凤瞪着桌面上的手机,发呆了好久。

  罗定律自从那天离开她家之后,就一通电话都没打给她过耶!

  可恶!他该不会是跟她冷战吧?

  厚~~不马上嫁他也不行喔?她只是不想要这么快就被婚姻束缚嘛,又不是一辈子都不嫁他。

  该不会她不在过年前嫁给他,他就要跟她分手吧?

  她生气的扮了个鬼脸,噘起红唇暗忖:他这样算是在威胁她吧?

  不过这几天没看到他,她很想念他耶!她好想念他的笑容、好想念他的温柔和他的体温……

  唉~~现在她已经很习惯有他在身边,很习惯每天一醒过来就看到他。

  罗定律一定是故意宠坏她,害她现在好不习惯一个人回到家里。

  不过,他该不会要跟她闹脾气一辈子吧?厚~~她不要他负责,他应该感到很高兴才对,哪有人还那么生气的……

  商晨曦弯身看向她的手机,纳闷的挑眉问:“这支手机有这么好看吗?”

  喝!紫凤猛然仰头,看见大哥的脸,没好气的推开他。“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一阵子没看到你,所以过来看看你。我看秘书和特助都不在,就自己敲门进来了,没想到你正在发呆。”商晨曦看见妹妹心神不宁的模样,唇角偷偷上扬。“你怎么了?该不会和定律吵架了?”

  “要你管!”她白他一眼。

  宾果!商晨曦顿时哈哈大笑。

  紫凤懊恼道:“大哥,没事的话,你可以滚回你的办公室了。”

  商晨曦自动略过她的话。“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之前那个叫朱贵仁的男人不是对你下药,想对你意图不轨吗?”

  “朱……哦!那个色胚,你干嘛提到他?”紫凤现在一听到姓朱的就很感冒,要不是罗定律救了她,她恐怕已经被他迷奸了呢!

  “他被关了,因为他又故技重施,正好被罗定律抓到把柄,现在被抓去吃免费的牢饭。”

  “关得好!”紫凤开心的击掌。

  那个大烂人早该被关了,最好被关到死,免得又出来害人。

  商晨曦话锋一转。“对了,我好像忘了告诉你,你每年收到定薇送你的生日礼物,其实都是定律送的。”

  “怎么会?”紫凤惊异的瞪大眼睛。

  “很久以前,定薇告诉他,你都把他送的生日礼物丢在柜子里,所以他干脆叫定薇帮你挑生日礼物,然后钱由他支付,这样你就不会拒绝了。”

  紫凤突然想起她今年生日过后参加宴会时,曾经遇到罗定律,当时他就有注意到定薇送她的那副耳环。

  好意外呀!原来她每年收到的生日礼物都是他送的……

  “因为罗定律一向大方,所以我本来没想那么多,我还以为他是因为你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所以才会送你礼物,但现在想想,搞不好他早就喜欢你很久了,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商晨曦是真的这么觉得,否则罗定律怎么舍得每年花大钱送她生日礼物呢?

  “是吗?”听到罗定律可能喜欢她很久了,紫凤高兴得唇角微扬。

  商晨曦半靠着桌缘笑道:“对了,听说你不打算嫁他呀?”

  “原来你已经知道了。”紫凤噘了噘唇。

  大哥和罗定律是好朋友,大哥要是不知道她的事情,那才奇怪。

  “笨紫凤,你不赶快把罗定律这么好的男人订下来,还敢拿乔?!他可是炙手可热的黄金单身汉,他还不怕找不到老婆吗?你再拿乔,小心他跑了。”

  “你闭嘴啦!”紫凤狠狠瞪向他。

  罗定律的确很不错,个性好又宠她……如果她不答应他的求婚,他该不会真的去娶别的女人吧?

  一想到罗定律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就醋味横生。

  “你好好想想吧,你不要,别人可是抢着要呢!”商晨曦敲了下她的额头。

  “……”紫凤咬唇不语。

  ***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

  朱宅——

  朱亮心急如焚的在客厅来回踱步。

  当门铃声响起时,朱母立刻奔向大门,一开门看到完好无缺的朱贵仁,顿时放声大哭。“贵仁……你总算回来了。”

  朱母对于宝贝儿子昨天被警员带走,早就急死了。

  “妈,我回来了,没事了。”朱贵仁安抚了母亲后,看向父亲朱亮。

  他因为涉嫌性侵害而被警方带走侦讯,幸好今天就被交保了,不过他心里还是一肚子火。

  朱亮表情严肃的开口:“我有事找你,书房谈。”

  朱母喊住朱贵仁。“我马上叫管家帮你准备猪脚面线,等你们父子俩谈完事情,你就来吃面线,去去霉气。”

  朱贵仁点头,跟着父亲走向书房。

  一到书房,朱贵仁心中的怒气顿时爆发——

  “爸!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这次会被抓?”以前他就算捅出篓子也没事,只要花点钱就能和解,这次居然被关了一天!

  “你之前不是惹到罗氏集团的罗定律吗?我不是叫你以后玩女人要小心点吗?你怎么还不懂得收敛点!这下可好,倒让他给抓到把柄了。”朱亮早就知道儿子跟罗定律结下了梁子,因为当时朱贵仁跑来要求他给罗定律好看,结果反被他斥责了一顿。

  开玩笑,罗氏集团的财力和权势哪是他们得罪得起的?笨儿子怎么那么不小心,居然动到罗定律的未婚妻身上,才会招惹到罗定律的报复。

  而且这次儿子涉及的性侵害案件,可是有人证跟物证,非常的棘手呀!

  朱贵仁瞪大双眼。“原来是罗定律那小子把我害得这么惨的。哼,我没去找他算帐,他反而来找我的碴?!”

  要不是老爸不准他去报复,他早就找人扁他、砍他了。

  朱亮气急败坏地吼道:“你还说!你什么人不好招惹,偏偏去招惹他?为了你这件事,我白头发不知道多出了几根!你这个混帐,怎么老是捅篓子?你就不能学学你妹妹,让我少操点心吗?”

  朱贵仁翻翻白眼。“我又不是故意惹到他未婚妻的!何况我也没得逞……”他什么甜头都没尝到,还被打一顿,愈想愈气。

  “闭嘴!你这阵子最好给我安分点,要是再捅出什么篓子,我就打断你的狗腿。”朱亮真想掐死这个孽子,成天只会给他找麻烦。

  “厚~~我好不容易出来,不找点乐子多闷呀?”朱贵仁抱怨道。

  “等我把这件事情处理好,我就把你送出国,这阵子你给我安分一点。”朱亮气得打他的头。

  “痛死了啦!”朱贵仁惨叫一声。

  他看见老爸走出书房后,没好气的嘀咕:“罗定律,我们走着瞧!”

  ***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

  “定薇,生日快乐!”

  “定薇,恭喜你长尾巴了!”

  “谢谢。”罗定薇穿着碧绿色小礼服,在自家别墅接受众多朋友的祝贺。

  罗定薇陆陆续续接待了不少客人之后,终于看到好友商紫凤,立刻开心的搂住她。“紫凤,你来了~~”

  “生日快乐!”紫凤把手上的纸袋递给她。她今天一身黑色细肩带礼服,看起来非常的妩媚和性感。

  “谢谢。”罗定薇开心的收下礼物。

  商紫凤扫过大厅一眼,紧张地问:“你大哥人呢?”

  “他刚出差回来,正在楼上书房休息。”

  紫凤的目光看向楼梯口。“哦!”原来他去出差了……

  罗定薇看见紫凤心已经飞到楼上去了,微笑问道:“对了,你跟大哥和好了吗?”她知道紫凤因为拒绝婚事,和大哥正在冷战中呢!

  “还没。”紫凤苦笑一声。

  今天是定薇的生日,他却没有打通电话问她要不要跟他一起来,摆明是继续跟她冷战嘛!所以她也有点生气,才会到现在都没有主动打给他。

  罗定薇拉着她的手说:“如果你喜欢他,就点头答应嫁给他嘛,我想要你当我大嫂耶!如果你答应了,就是送我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定薇,是定律找你来说服我的是不是?”紫凤嗔她一眼。

  “没有,他什么都没说,不过大哥真的很疼你,疼得我这个做妹妹的都有点吃味了,所以你嫁给他一定会很幸福的。”罗定薇夸张的朝她眨眨眼。“所以你要不要改变主意呢?”

  紫凤笑着转移话题。“定薇,你今天是寿星,怎么可以只顾着跟我聊天?还不快去招呼别人。”

  “也是。”罗定薇吐吐舌头。

  紫凤指指楼上道:“定薇,我想上楼找他谈谈。”

  “好,快去吧!”罗定薇拍拍她的肩膀,帮她加油。

  紫凤点头,转身上楼。

  她们都没有注意到,有道阴森的视线看着她走上二楼,随后又消失在黑暗中。

  ***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www.kanyanqing.cn***

  商紫凤以前常来罗家玩,对于书房的位置自然不陌生。

  她站在书房门前犹豫了下,正准备敲门,背后却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她猛然回头,就看到朱贵仁拿着刀正准备接近她。

  “你不是被抓去关了,怎么会在这里?”她拧起眉心。

  “我早就脱身了。”朱贵仁举高亮晃晃的刀子。“只要你乖乖的,我就不会伤害你。”

  他知道今天商紫凤会来这里参加宴会,所以他就干脆穿着一身正式礼服,再假装成别人的朋友,就顺利混进来了。

  像他这么聪明的人真的不多了。

  紫凤看了眼他手上的刀子,挑眉问:“你想干嘛?”

  厚~~真是天理不彰,否则他怎么会这么快就被放出来了?八成又是用钱打通关系。

  “找罗定律算帐。”朱贵仁一脸凶神恶煞的表情。

  紫凤恍然大悟。“哦~~那你想怎么找他算帐?”

  “拿你威胁他。”朱贵仁得意洋洋的大笑。

  “原来如此。”紫凤点头。

  朱贵仁蹙眉,生气的挥挥刀子。“怕了吧?”

  “嗯……很怕。”商紫凤觉得他的架势一点都不吓人,反倒有点怕他不小心砍到自己了。

  唉~~这种三脚猫的功夫也敢来威胁人?真是一桩笑话!

  “开门……”朱贵仁才说完这两个字,书房的门突然被人拉开,让他愣了一下。

  紫凤反应敏捷地喊道:“定律,小心!”

  罗定律正准备下楼参加宴会,一听到紫凤的声音,马上有了戒心,所以当他看到门外的朱贵仁,就当机立断的扑上他,打掉他手上的刀,再揍他几拳,轻轻松松就把他压制在地上,危机立刻解除。

  “可恶~~”朱贵仁唇角流血,低咒连连。

  他没捅罗定律半刀,也没有揍罗定律几拳,居然就被他制伏了?!他真的恨死罗定律了!为什么他老是栽在他的手上呢?

  紫凤好奇问道:“奇怪,他是怎么混进来的?”

  楼下明明有保全人员,以他这种三脚猫的功夫,应该不太可能爬墙进来吧?

  “与其冒着风险闯进来,还不如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走进来,再假装跟别人一起参加宴会就行了。”罗定律指指朱贵仁身上的正式礼服猜测道。

  “哦~~原来如此。”紫凤恍然大悟。

  真看不出来他还有点脑子耶!

  罗定律立刻打了手机叫楼下的保全人员把朱贵仁带走,顺利结束一场闹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