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乘加零 > 《谎言背后》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一章 离别

作者:乘加零

  「当」的一声,有个硬物不偏不倚地砸在我的脑袋瓜上,很硬,很痛!

  「唔——」我申吟着坐起身来,一边用手轻轻揉着受到「攻击」的部位,一边睁开惺忪的睡眼。

  映入眼帘的,是建纶略显惊慌的身影。

  「干嘛啊?」建纶俯身拾起闹钟的动作,让我大概猜到了事件的始末,忍不住出声埋怨,「想叫我起床也不用这个样子!」

  「对……对不起啦……」建纶顿时像个做错事的小孩,支支吾吾的,「我把闹钟拿起来关掉以后,手不小心滑了一下……真的,我真的是不小心的……然后,然后……」

  「算了啦!」虽然「伤得不轻」,但是看到建纶一脸的愧疚,火气便消了一大半。

  「哎哟,你都不知道,闹钟已经响好久好久了耶!我原本想让它一直响下去,看到底要多久才能把你叫起来,可是后来真的吵到受不了……」

  或许是我不小心表现出太宽宏大量的模样,建纶一喜,最后竟然得了便宜还卖乖地发表出这样的结论:「小睡猪,砸一下也是应该的!」真是厚脸皮!

  我脸一沉,眼睛一瞪,佯装生气说:「我刚才梦到我有好多好多吃不完的饼干、好大好大逛不完的花园,和一个好漂亮好漂亮会让人羡慕的不得了的公主,现在全都不见了啦!你说,怎么赔我?」

  「好帅好帅一样会让人羡慕的不得了的王子,要不要?」建纶非但没有相信我的「梦话」,还露出那专属的、坏坏的笑……

  危险!

  想逃,但是来不及了,一切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进行着——被建纶拽进怀里,狠狠地在脸颊「啵」上一下……

  「你干嘛啦!」我大声嚷嚷着,挣脱了建纶的怀抱,「我早跟你说过不可以随便亲我的,对不对?不然……」

  「不然,你边吃早餐边想好了。」建纶挂上一个「懒得跟你瞎搅和」的表情,径自往门外走去。

  我先是一呆,接着是委屈、不平……

  为什么被欺负的总是我?

  不行,我要「自立自强」!

  「早餐我已经买回来了,快点起来吃吧,冷了味道就不好了。」建纶的声音再次钻进房里的时候,我刻意摆出一副臭脸,确定万无一失——不会被无聊的笑话或白痴的举动逗笑——以后,这才跳下床,往餐厅的方向走去。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建纶马上皱了眉头。

  我撇过头,「哼」了一声,只管去拿属于我的鲔鱼三明治和绿奶茶。

  「不会是真的生气了吧?」建纶追问。

  我干脆当他是透明人,拿报纸经过他身边时,正眼斜眼都没有给。

  「笑一下啦!笑一下我就知道你不生气了。」

  别理他,我这么告诉自己,目光瞄向今天的头条新闻……

  「哈哈哈哈哈!」一股麻痒猛地从腰侧窜上,我在触电般跳起来的同时笑出声来。

  建纶也笑了,不过是极度邪恶的那一种。

  「卑鄙!你明明知道我最怕痒的!」我不服气,我当然不服气!

  建纶摆明了「抗议无效」,只自顾自地说:「笑了,哈哈,不生气了!」

  「你……唉!算了……算我怕你。」我无奈地重新把椅子拉回定位,坐下,咀嚼着悲惨的晨间时光。

  「不是我在臭屁好不好,」啃汉堡喝奶茶并没有让建纶那张嘴适时地闲下来,依旧喋喋不休,像是要把将来五百年的话一次说尽一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想倒贴我的女孩子有多少,能给我亲一下是你的荣幸!」

  我毫不犹豫地给建纶一个干净的白眼:「我也不是没有身价的好不好?想亲我?我可是要收费的。」

  没想到这句话竟让建纶揪出语病,只见他若有所思的说:「原来是『卖肉』的啊……」

  「喂,姓尹的,不要太过分啰!」

  这样的玩笑,不好笑。

  「好啦!我尽量。」建纶嘴里这么说,脸上却依然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于是,我真的不高兴了,嘴唇一抿便再也不肯打开。

  建纶能分辨我是真的生气还是假的生气,因此跟着安静下来。

  就这样,世界顿时被一种静到有点不安的气氛包围着,过了好久,或许是十个世纪、一百个世纪那么久,才有一句话从建纶唇间飘出来,淡淡的,轻轻的,听在心里,却是千斤万斤压迫的一句话……

  「过了明天,我想欺负你也没办法了……」

  眼睛顿时酸涩起来,我不想哭,只得强作笑意:「白痴喔!干嘛说成『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样子?」

  建纶「呵呵」干笑两声;他也不是真的在笑,我知道。

  算了,那不是重点,重点是……

  「你犯规了!」这次,我想我是真的笑了,尽管眼里多少泛有些许晶莹,「说好不能提『那件事』的!现在,你欠我一个愿望。」

  「怎么,你想亲我吗?」建纶回神,马上又是一个坏坏的笑。

  「臭美!」我不客气地向他扮了一个鬼脸。

  「不然咧?」

  「嘻嘻,保留。」

  「随便你。」建纶边说边咬下一口汉堡。

  「吃快一点啦!」把最后一口三明治咽下去以后,我找碴有理,「慢吞吞的,说要带我出去玩一天,结果一直在拖时间。」

  「喂,是谁先赖床的?」

  「不管啦!事实是我已经起床了,可是你还没吃完。」

  「哪有这样子的……」

  「还在讲话?还不快吃?」

  「好好好——」

  「不用回答我啦!你说『好』的时候,又浪费两秒钟了……」

  「不管啦,我就是要去故宫博物院!」

  和平的景象没有维持多久,就为了「参观展览」的暑假作业该在哪里完成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风云再起。

  其实我不是那么任性的,要去哪里看什么东西对我来说都无所谓,反正不过是「作业」、是「例行公事」,仅此而已。

  然而,建纶又耍了我一回……

  「等一下要去哪里看展览?」建纶是用问句开头的,我百分之三百确定。

  「嗯……不然去故宫好了。」我对美术什么的一窍不通,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个连三岁小孩都知道的地方。

  「故宫啊……」建纶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接着语气突然一转,「去文化中心就好了啦!故宫?多远啊!」

  我先是一愣,然后是,不、高、兴!

  「你早就决定的事干嘛还问我?」我的声音冰冰冷冷的,表情想必也很不好看。

  「喂,不要这样好不好?文化中心拐两条街就到了,不是比较方便吗?」

  「不要问我不是更方便?」

  「我是想征询你的意见嘛!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要去。」

  「结果咧?采纳了吗?还是……只是『征询』而已?」

  「你……哎哟,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

  「啊,我不管啦!你的意见是最好的,我的就是无理取闹!」

  后来想一想,的确,自己是在无理取闹,但在气头上的人哪想得了那么多?

  「不然你说,干嘛跑那么远?」建纶吵不过我,试图沟通。

  「就是想去嘛!文化中心天天看,没什么意思。」

  「装气质!你什么时候『天天看』了?这话拿去骗谁都好,就是骗不了我。」

  「不管啦!我就是要去故宫!」辩不过就用闹的,这是我和建纶相处时,勉强能占上风的唯一方法。

  「撘公交车要一直转车……很麻烦耶!」

  「有直达故宫的专车啊!」

  「那是放假的时候才有的啦!」

  「现在就是在放假嘛!」

  「笨蛋!现在是学生在放暑假,其它人哪有啊?根本就不算。」

  我一时语塞。

  「所以,」建纶固执地发表结论,标准的独裁者,「去文化中心,就这么决定了。」

  啊?怎么会这样?

  说到底,我的意见不是意见就对了?

  「不管啦!我就是要去故宫!」

  臭建纶,讨厌的建纶,明天就要搭飞机走了,为什么今天还不多让我一些?一直在欺负我,讨厌啦!

  我没哭没上吊,把全部火力加在「闹」上面,威力更足。

  「我想去故宫啦!为什么你不让我去?」

  叹口气以后,建纶问了句:「真的要去故宫?」

  「废话!你以为我刚才是说好玩的吗?」

  「好,听你的,就去故宫。」建纶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往门边走去,接着开始穿鞋。

  转变实在来的太快太突然,我措手不及,反倒失了「胜利」的喜悦。

  「还杵在那里干嘛?我先走了,自己追上来。」

  说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建纶的声音已经在门外。

  该不会是……我心里直涌出不祥的预感……建纶生气了?

  「砰」的一声,门「关」上时显然被施了不小的力道,隐约证实了我的猜测。

  我马上就后悔了。又不是小孩子,闹什么脾气啊?虽然建纶常常欺负我,但每次都是开玩笑的语气,哪像我,对他说「你要让我」时下巴都抬高高的……

  而且,应该是我要让他才对吧?明天过后,独自面对一个陌生环境的人又不是我,我……我到底在干什么?

  我想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建纶一定也是,结果,结果他为了迎合我,硬是做了他不喜欢的决定……

  这样子,他怎么会开心嘛!他不开心,我又怎么可能开心?

  小心翼翼地走在建纶旁边,我不时用眼角余光打量他的表情……

  要是建纶的表情有一点点缓和,我就道歉;只要有一点点就好,我知道他不会跟我计较的。

  万没料到,建纶竟然……笑了?

  我愣住。

  「我知道我很帅,可是也不用偷看我吧!」他猛地转头,完全逮住我的鬼鬼祟祟,「我特别允许你:可以光明正大的看!」

  「才不是要偷看你!」我大声澄清,可是要说出原本的打算的时候,分贝数又降了下来,「我是想看你……想看你……有没有在生气……」

  「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

  「你不是一直坚持要去文化中心吗?突然态度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我以为……你在赌气……」

  建纶露出一个「原来如此」的表情,然后,又是那个拥有注册商标的坏笑,边笑边说:「没有赌气啦!我只是想说,欠你一个愿望……」

  「啊?」

  「所以你现在的『愿望值』归零啰!」

  「啊,不行!等等,等等……」

  又被耍了!我的思虑乱糟糟的,翻来覆去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踩着建纶的脚步踏进文化中心的那一剎那,我深深地替自己感到悲哀,深深地……

  然而,悲剧因子还没凝聚到最高峰;真正的「好戏」出现在三十秒后,当我看清楚展览主题时……

  「哇,是书法展!」建纶的兴奋毫不保留地写在脸上。

  我却只想吐血。

  如果展出的是可以直接评论「好不好看」的油画或素描之类的作品,那我勉强可以接受。然而,现实总是那么的残酷,高悬在展览会场上的,「第三届宝岛名家书法大赏」,好长好大好显眼的一张要我退避十舍的红色命令。

  「建纶,我不想……」

  「看」字还来不及出口,建纶已经把我拖了进去,「快点啦!你刚才不是还嫌我慢吞吞的吗?现在该自己做个示范吧……」

  除了苦笑,我还能有什么选择?

  讨厌书法展不是没有理由的,拿最规矩的楷书来说好了,名家的作品美则美矣,但真的能比计算机打印出来的还要一丝不苟吗?隶书我看不懂,所以不喜欢——我不喜欢任何超出我理解范围的东西;草书就更差劲了,什么「乱中有序,其实存在着一定的章法」,怎么听起来那么像狡辩……

  刚开始我和建纶大概还能同步,十分钟后,我实在是受不了,耐心尽失的情况下忍不住愈走愈快,愈走愈快……

  结果,想当然耳,当我「看」完全部作品的时候,建纶还兀自对着其中一幅字帖比手画脚的,半天不肯移动一步!

  闷到发慌的我,只好先一个人走出展览会场,吹风,等。

  建纶还算有良心,「只」花了二十分钟便追上来……

  「怎么那么快就看完了?」建纶的嘴角上扬着,以一种碍眼的角度。

  我没好气地回说:「你故意整我的吧?你明明知道我待不住……」

  「啊,还是不喜欢书法吗?可是我觉得这次的作品比较精采耶!」

  精采个头!

  建纶还在鬼叫,我懒得理他,直接把他抛在后头。

  「仲霖,怎么了?生气了?」

  「废话!」

  气冲冲地说完两个字没多久,腰侧突然「电」了一下。

  「还生气吗?」建纶「柔声」再问一次。

  我寒着脸,本来想开骂,一次把今天所受的怨气全部宣泄,可是一看到建纶那十只不断蠢动的手指……

  「等等,我不生气了!」

  「哈哈哈,挺识相的嘛!」

  我暂且把建纶的冷嘲热讽当耳边风,只说:「你站在这里等我一下。」

  「怎么了?」他免不了一脸疑惑。

  「就站着等我一下嘛!」我坚持。

  「好啦!」建纶拗不过我,只能答应。

  眼见「妙计得逞」,我提气一次跑了几十公尺,然后才回头,大声喊:「臭建纶,现在,我生气了——」

  尽管跑的没有建纶快,但耍些手段以后,胜负就难说了,哈哈!

  「嘿,别跑!」建纶的声音从远远的后头传来。

  「这是你的愿望吗?」我笑着问,「我可以让你『负债』,你说啊,这是你的愿望吗?」

  果然如我所料,建纶没再开口。

  呼呼声不断扫过耳际,我在风里奔跑,差点以为自己就要飞上天际。

  快乐,大概就是这样子吧!

  下午,建纶原本说要带我去逛101大楼的,那个全世界最高的建筑。

  可是没有,我们只是在住处附近不断地绕着圈子。

  没有埋怨,我知道,建纶会想仔细看看的,这个陪他走过十多年青春的城市。

  他静静地走着,我静静地跟着。

  夕阳、老街、我、建纶……多美的画面!

  唉!如果,时间能就这么停了,那该有多好?

  突然,建纶若有所思地说:「一年以后,不知道这里会有多少改变?」

  气氛顿时感伤起来。这原本是在所难免的,就要离别,哪个人的心里会是波澜不惊?

  可是,我不想那样,我要快快乐乐的……

  「说好不提那件事的!」我大声嚷嚷,「现在,你欠我两个愿望了。」

  假意的热闹却似乎再没有维持的必要,建纶只是浅浅一笑,然后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说:「需要那么计较吗?只要是你说出口的,哪一次我没有答应?」

  「我不管啦!反正就是两个愿望。」

  开口的时候,我把脸撇往看不见建纶的方向;我怕积在眼眶里的泪水会不听指挥的溢出。

  建纶没有接话,只是无声地笑着,于是世界再度平静下来。

  其实我的内心是波涛汹涌的,那句「只要是你说出口的,哪一次我没有答应」搅乱了我的心池;有的时候,我会很希望建纶不要对我那么好,这样子,要我放弃友谊之外的感情会容易些……

  建纶,我喜欢你,一直都是,好喜欢好喜欢……

  这句话不知道已经在心里说过几千、几百次,不过,也只敢放在心里……

  「仲霖,我们认识多久啦?」建纶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这么一句。

  我微笑着,开始回想:好像小学二、三年级建纶搬来成为邻居以后,就开始慢慢有交集了,然后国中同校,高中分组后同班,到现在……哇!好久好久了……

  这样子总共是几年呢?规规矩矩地扳起手指头,直到发现建纶正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盯着我看,才惊觉自己的愚蠢。

  「干嘛?我是想算清楚一点嘛!」我不否认,句子里有一些恼羞成怒的成分。

  「告诉你吧!九年三个月又二十一天。」建纶煞有其事地说着。

  「真的假的啊?连几天都记得那么清楚?」

  「当然是……」建纶给了个神秘莫测的微笑,然后拔腿就跑,「唬你的啊!哈哈哈!」

  听清楚整句话以后,虽然知道跑的没有建纶快,但还是死命地想追上。

  「欺负我,浑蛋,别跑!」我喊。

  出乎意料的,建纶不但马上停下脚步,还慢慢地往回走。

  反而是我变得不知所措了,小心翼翼地问:「你你你……想干嘛?」

  「没有啊!我只是想告诉你……」建纶又挂上那个邪气的笑靥,「你只剩一个愿望了!」

  「啊?」

  「你刚才不是希望我别跑吗?不然你以为我干嘛那么听话?」

  「怎么可以这样啦!」

  「哈哈哈……」

  幸福常常让人觉得很遥远,不过有时候,它又好像就在你唾手可得的那个位置。

  如果要求不那么多、愿望不那么大、欲望不那么满的话,幸福,其实不难。

  那……一直陪在建纶身边,只当好朋友的角色就好……这样,会太贪心吗?

  一阵笑闹过后,建纶说:「今天晚上再到你那边睡喔!」

  我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

  我知道,建纶很寂寞的,爸爸长年在海外忙事业,只有过年过节时才有机会露面,妈妈则在他还不懂事的年纪就跟别的男人跑了。所谓的「家」,对建纶来说只是没有温度的、用铁窗围起来的高级监狱吧?

  因此,建纶老爱跟我腻在一起,连睡觉的时候都「不放过我」;除了前几天、建纶要准备一些行李的日子以外。

  我的房间不大,却挤进一张双人床,据说是小时候睡梦中翻身常常翻到地上的缘故;后来,年纪大了,不会再滚到床下去,多出来的空位却依然派得上用场——给那个爱跑来跟我挤的建纶,像是冥冥之中早有安排似的。

  想到这里,嘴角不自觉地浮现一抹淡淡的哀愁。

  这是真的吗?建纶跟我抢棉被的日子就要告一个段落了呢……

  一年以后,不知道和建纶的感情会变成怎么样。淡化似乎是理所当然的,可是我好希望不要……

  「不回答我就当作你答应啰!」建纶说完还不放心似的,把手放在我头上,然后用力往下一按……

  「哇啊啊!干嘛?痛耶!」我的眼泪几乎要被逼出来。

  「是喔!我我我,我不知道……」建纶紧张起来,「我没有恶意啊……我只是要你答应而已……」

  「答应什么?」

  「答应我……可以到你那边睡……」

  「笨蛋!我哪一次不答应了?」

  …………

  晚上,窝着同一张床,很意外的,建纶没有吵着要抱我。

  不知道是不是从小缺乏安全感的缘故,建纶总是要我当他的抱枕。记得小学时建纶的个头比我小多了,缩在一起只有一小团,有时候作恶梦什么的,还会把眼泪鼻涕通通往我身上抹,不去计较卫生问题的话,真的很可爱很可爱!

  后来,可能是「坏习惯」养成了吧,一旦我不给他抱,他就鬼吼鬼叫地捣乱,硬是要我跟他一样不得安眠。

  真是个恶魔,从很久以前就开始欺负我了……

  附带一提,我是去过建纶家的。大概是三天两头往我家跑的关系,建纶对自己的「家」的熟悉度并不比我多多少。更特别的是,一张单人床,却有两个枕头。

  「一个垫在头下,一个拿来『代替你』的啊!」

  「代替我?什么意思?」

  「就是要拿来抱的嘛!谁叫你不能每天都陪我睡。」

  「什么?讲得好像是我欠你的一样!」

  「有什么关系?」

  「什么叫作没有关系……」

  就这样,一件再无聊不过的小事也能让两个乳臭未干的小鬼争上半天,现在想来都觉得好笑。

  「仲霖,让你猜,我在想什么?」

  我翻身,正好和建纶正对着、面对面。那双眼睛马上吸走了我的目光,单眼皮,却出奇地漂亮。

  「你想抱我。」我说。

  「嗯,算猜对一半吧!」

  「只有一半啊?」

  「我在想,我好像是从小就抱着你睡,一直抱到现在的喔?」

  「差不多吧,从小学开始的。」

  「一开始,你人好好喔,就让我抱着。」建纶的身体转了九十度,说话的对象变成天花板,「可是,后来你就开始会挣扎了……为什么?」

  我沉默,沉默就是我的回答。

  「还是不想说吗?」建纶叹口气,「你一直说是秘密,不肯告诉我……我不喜欢我们两个之间有秘密。」

  我无声地闭上眼,还是沉默。

  怎么开口呢?自从察觉到对建纶的情感不再只是单纯的友谊之后,我就开始会挣扎。虽然说被喜欢的人抱着是件幸福的事,但我不希望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感受到的,是更多的心酸,很酸,好酸……

  建纶,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开口呢?

  还是,像我一样,什么都不说……

  「睡吧!今天晚上我不抱你了。」建纶再翻个身,我能看到的只剩他的背影。

  不抱我了?不抱我了……这该是我希望的吧?不过,为什么半点喜悦的感觉都没有?

  矛盾。

  「为什么?」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轻轻地吐出这么一个问句。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不抱我?」

  「呵呵,我不想逼你啊,」建纶轻声笑着,「不然你自己说,想要我抱你吗?」

  我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轻轻的一声:「嗯。」

  「那我还客气什么?」建纶猛地翻身,双手一圈,我立刻进入他的势力范围里,听着他的呼吸,感受他的心跳,体会他的体温,很温暖,很满足,很安心;这才发现,我已经迷恋上建纶的怀抱。

  又或许是,早就知道,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怎么不反抗了?」建纶笑着,不过,还藏着千般滋味。

  「只剩今晚了……」我喃喃地说。

  建纶抱得更紧了,像是想把我直接嵌进他身体里一样。

  他也舍不得呢,只不过,他的心情不会和我一样就是了……

  「你知道吗?」建纶说,「你刚才说溜嘴了,现在,你欠我一个『愿望』。」

  「喔,」我已经没心情去计较这些事了,「想要我做什么,你说吧!」

  「嘻嘻,我也保留。」

  「嗯。」

  再度静了下来。

  「开朗一点好不好?」过了好一会儿,建纶的不悦刺破了夜晚的平静,「你今天晚上……好奇怪……」他接着偏过头去,「我不喜欢这样的仲霖。」

  呆了半晌,我心里五味杂陈地说:「我们不要再玩那个无聊的游戏了,好不好?」

  情绪一旦溃堤,便再也收不住脚。

  「因为,建纶,我有好多好多好多话想问你……」

  虽然什么都不提,但该来的还是要来……我不想接受啊,可是没有第二条路……

  「知道最详细的不就是你吗,还有什么好问的?简单来说,就是爸要我到英国读一年,算是培养语文能力吧……喂,我只是去一年,又不是去一辈子……喂,你你你,真的不喜欢我抱你吗?我我我……」

  在发觉我无声地流下眼泪以后,建纶触电似的弹开,反倒是我,用力地把他扭回来搂在怀里。

  我压根儿没想到我会哭,也没想到会去抱建纶,这还是我第一次主动抱他。

  然而,建纶的温顺不反抗,反而让我不安起来……

  意识模糊以前,我轻轻地把手抽离,挪回「适当」的位置——所谓的「朋友」,本该是这样子的……

  「如果你说一句『我不希望你走』,或许我会考虑留下来……」

  恍惚中,彷佛听到建纶的声音。

  真好笑,连作梦都离不开这件事啊……

  ***

  醒来时才发现,早就被建纶抱得死紧。

  口干舌燥的灼热感催促着我,我嫌恶地挣脱开来,下床,喝杯水。

  八月天,惊人的凉意却直叫人打颤,我瞄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五点。

  五点?早上五点!

  含在口中的水差点没喷出来——自己都被自己吓到了!怎么会这么早爬起来?看来今天的太阳,不管东西南北哪个方向,都不敢出来了。

  这么早起来,也不知道该怎么打发时间,干脆……

  想证明什么似的打了个呵欠以后,我选择窝回床上。

  虽然颓废,但是有人说突然改变作息不是好事——我放假时一向睡到直接吃午餐的。

  于是,我面临了今天的第二个抉择:该把建纶推开,挪出属于自己的空间,还是……

  心一横,我选择钻回建纶的怀抱……是建纶自己来抱我的,我……我只是起来喝口水,然后选择以「最不会打扰到建纶的原来的姿势」躺回去而已……

  就这样胡思乱想了好一阵子,心底丝丝透出的罪恶感,才慢慢的被镇压下去。

  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注定是见不得光的吧?

  醒了就是醒了,再也无法入眠的我一时兴起,决定善加利用这个机会,仔细观察建纶的模样。

  细长的眉、英挺的鼻、粉嫩的唇……眼睛是很有神的,可惜现在瞧不见……大致说来,长得挺漂亮的呢!不过建纶不喜欢别人这么说他,成长以后便勤练体魄、晒黑皮肤,一心朝着「男人」的目标迈进,不肯表现出一丁点的柔弱……

  可睡着以后又完全像个婴儿了;毫无心机、心不设防的纯真,大概就是像这样吧……我的手指情不自禁地抚上这个令人心醉的轮廓,同时闭上视觉——据说这样触觉会灵敏些。

  凹下去的,深邃却不幽暗的眼窝;挺起来的,鼻梁;再往下……薄而水嫩的两片,唇,不会属于我的……

  「建纶,我喜欢你。」心念一动,真心话偷偷流泻……

  指尖触着的那两片突然动了起来,接着建纶的声音窜进耳朵:「我也喜欢你啊!不然……怎么会做那么久的朋友?」

  我吓了一大跳,睁开眼,正好对上建纶的正字标记——那个坏坏的笑。

  「你什么时候醒的?」我吓了一跳。

  「一个人从我怀里钻出去又钻进来,还用手摸我,讲些奇奇怪怪的话……我怎么可能睡得着?」

  发烫的感觉从耳根子直蔓延到脸上,我拉住棉被,往头上就是一盖……糗死啦!

  「干嘛?我又不会笑你。」也不管我愿不愿意听,建纶的声音霸道地传来,「说真的,你的真情告白很让人感动耶!」

  「乱讲,我没别的意思!」反正,抵死不认帐就对了!

  「没关系,我喜欢你就是了。乖喔,小被被拉开……」

  「浑蛋!你明明说不会笑我的!」

  「哈哈哈,好啦好啦!你先把棉被拉开再说。」

  「不要!」不是任性,是坚持。

  万一让建纶看到脸红得像苹果的模样……

  「喂,我说真的啦,这样闷着不好!」

  「要你管,你走开啦!」

  「跟我斗?你以为我没办法治你吗?」

  「干嘛?喂,你要干嘛?哇哈哈……不行……不能搔我痒啦……尹建纶……哈哈……」

  注意力一分散,抓棉被的力道不免松动,「刷」的一声,我被迫重见光明,刺眼的光明。

  「喔……脸红啦!怪不得……」

  「还不是你,」我兀自狡辩,「把我闷在棉被里,还搔我痒,脸不红才怪!」

  「闷住你的明明就是你自己……」建纶咕哝着,音量却故意放大,「一大早就那么呛……还是昨天晚上比较可爱……还会哭哩……」

  我板起脸孔说:「就只会欺负我,臭建纶,滚出去啦!」

  「好心点吧!这么早,我能滚去哪?」

  「滚去……不然你滚去————买早餐好了……」

  说到最后,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

  「仲霖,我想问你……一件事。」笑毕,建纶换上绝对的认真。

  「什么事?问啊!」

  「你说喜欢我,是真的吗?」

  我愣了一下,接着「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当然是真的啊!不然怎么会做那么久的朋友?」

  「啊?版权所有,翻印……」

  「我去买早餐吧!」我起身,同时向建纶吐了吐舌头,「懒鬼,不去买,只知道欺负我!」

  「只是朋友的喜欢,你要确定喔……」建纶说这句话时的音量不大,我因此假装没听到。

  但是神色间还是有点落寞就是了。当然,建纶不会知道的——那是我转过身以后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