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乘加零 > 《谎言背后》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七章 失色

作者:乘加零

  日历转眼间撕到二月十八日,开学的前一天,我——罗仲霖——的生日。

  和建纶失去联络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了,希望早就转为失望,但生日这一天,我重新有了期待。

  我想建纶会打电话给我的。再怎么说,我们有将近十年的交情,拨空向我说声生日快乐,不过分吧?

  话说回来,最近几年的生日,哪一次不是建纶陪我过的呢?这个属于我的日子,很不巧的总是挤在寒假假期中,会专程打电话来祝贺几句的自然寥寥无几,只有建纶的用心,能稍稍抚慰我的缺憾,也只有他愿意无条件地花一整天陪我,带我到处疯,让我每年生日都过得好精采好有趣。记得有一年,我极力存钱想买一台随身听,生日时便说什么也不肯答应任何会用到钞票的计划。建纶于是带我去逛光试吃就可以撑破肚皮的美食展,还拿了一块小到不能再小的蛋糕,冲着我就要唱生日快乐歌……那样一个滑稽却和温馨不冲突的画面,我是一辈子也忘不了的!

  今年呢?建轮会为我准备什么惊喜?还是……

  我并不打算早起,但不知为何,一向好赖床的我,在七点整准时睁开眼睛以后就再也无法入眠,只好认命地起身梳洗,然后随意找了本数学试题,守在电话旁,边准备开学后随即要面临的模拟考,边等铃声响起。

  我相信建纶会打电话来的,尽管这样的相信,包含了不少名为期待的成分。

  没多久,我便发现自己没办法把心思专注在跳舞的数字上,我不由自主地不断想着:听筒那一端传来建纶声音的时候,我该说些什么?

  白痴,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不行,这样会让建纶得寸进尺!

  浑蛋,你想找我就找我,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不行,好不容易才等到建纶的消息,何必再把他逼走呢?

  你说吧,我没什么好说的——不行,万一建纶也没话说,直接挂电话,怎么办?

  唉,烦死了!想那么多做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嘛!还是把心思放回书本上吧……

  可是,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要是真的没有准备……

  一个上午的时光,便在这样的矛盾中蹉跎而过。

  接近中午的时候,无预警地,电话响了。

  一直在等的就是这一刻,但真正到了要面对的时候,我反而变得犹豫。

  还没打算好该怎么应对,要是一时之间接不上话,怎么办?

  建纶这些日子以来刻意地躲着我,我是不是该让他多拨几次电话,藉此表达我的不满?

  关于Jeremy的事,我原谅建纶了吗?我的语气应该冰冷还是应该一派轻松,亦或干脆不接电话?

  「喂。」我终究拿起了话筒。

  心底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至少这是个和建纶重新搭上线的机会,不管结局会是什么,我都应该要有个经过,而不是直接放弃。

  「喂,午安。猜得到我是谁吗?」耳朵辨识出来的是一个甜美的女孩子。

  不是建纶。

  「于芷璇?」我想我的语气一定充满失望。

  「不想听到我的声音?」于芷璇挖苦我,「真是对不起喔,我马上挂电话好了。」

  「我没有那个意思……」我无声地叹了口气,「怎么,找我有什么事吗?」

  在我的认知里,于芷璇不是那种一闲闲没事就喜欢聊电话的三姑六婆,她总是说「把电话费拿来花在茶馆咖啡厅不是比较好?有气氛,坐的又舒服」。

  「装傻!」于芷璇笑着骂,「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我打电话来说一声『HappyBirthday』啊!」

  「啊?喔。」

  「怎么了,不喜欢别人跟你说生日快乐?」

  「没有啊……嗯,母难日嘛。」我乱无章法地回答着。

  「你在班级通讯簿上的生日是二月三十日,根本没有这一天嘛!所以我查了一下你的学生数据……你应该不会生气吧?算了,不说这个,」于芷璇接着窥探似的问着,「你是不是……在等别人的电话?」

  我一愣:「你怎么知道?」

  「感觉得出你心不在焉的……呵呵,是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啦!」我顿时些羞红了脸,还好于芷璇看不到。

  「那就好……」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好像听到于芷璇舒了一口气,「咦,是尹建纶吗?你在等他的电话,是吗?」

  我不自在地扭了扭肩膀,「嗯」了一声,没有否认。

  「感情真好!跟建纶有半年没见面了吧?时间过得很快呢……」于芷璇紧接着下了结论,「那我先挂电话啰!尹建纶打给你的时候,可以顺便帮我跟他问好吗?」

  「没问题。」

  「后天的复习考记得要加油喔,掰!」

  「再见。」

  怅然若失地结束通话以后,才发现忘了跟于芷璇说谢谢——谢谢她的「生日快乐」,也谢谢她不占用电话线的体贴。

  建纶……

  一想到这个名字,思绪又混乱起来。

  这一天已经过去将近二分之一了,怎么还是没有建纶的消息?

  心烦意乱地抓了钥匙和一把零钱,我赌气似地冲出门去。建纶都不急了,我急什么?

  听说「吃」可以让人心情愉快,我因此决定好好地吃上一顿。如果消化过后,能把无用的怨气和烦闷通通排泄掉,那就更好了。

  思念真的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当你愈想一个人,便愈觉得他的形象无所不在。明明没有别人同桌,但把茄子从餐盘里挑出来的时候,无形中彷佛有一道熟悉的声音告诫着「不要挑食」;想买一杯垃圾饮料,得先东张西望,先确定没有人「监视」才敢付诸行动;甚至会一直觉得身旁有人聒噪不休……

  当然,食欲尽失。

  但建纶依然没有踪影。

  一直等到傍晚时分,电话铃声才再度响起,只是,带来的是意想不到的消息……

  「喂。」我飞奔着抓起话筒,深怕错过任何可能。

  「罗仲霖吗?」是一个似曾相识的音色,但不是建纶。

  「嗯,我是。」我回答时不免有些失望。

  「怎么,还在等Galen亲口跟你说生日快乐吗?」对方醋劲十足地说着。

  「Jeremy?」意识到来电的是何方神圣,我立即皱了眉头,「这应该不关你的事吧?」

  「很不巧的,这件事刚好跟我有关,要不然你以为我很想打这支电话吗?」Jeremy说的很不客气。

  我因此更不客气:「好,有什么事快点说,我给你十秒钟。」

  「吉安街三十六号三楼……是你那边的地址吗?」

  「对。」

  「开门吧,我已经在门外了。」

  还没来得及反应,门铃已经震天地响了起来。

  我于是拖着脚步心不甘情不愿地开门,劈头就是一句:「有何贵干?」

  下一秒,我看清楚Jeremy的模样,忍不住吃了一惊。

  几个月不见,他彷佛变了一个人似的,眼睛里的神采不见了,曾经有个性的发型变为一丛杂草,本来就很纤瘦的身材更加骨感,依然傲人的穿著品味则成了最大的讽刺……要不是已经知道眼前的人是谁,我恐怕得花上半天才认的出来。

  Jeremy把我的反应看在眼里,自嘲似的笑着说:「怎么,不认识我了吗?」

  「你怎么……算了,没事……」顿了顿,我说,「有什么话,说吧,我在听。」

  「呵呵,因为可怜我,所以态度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是吗?」Jeremy习惯性地抬起下巴,这时我才找到那属于过去的一点影子,「其实你不应该讨厌我的,当初好心告诉你『真相』的,不就是我吗?」

  「都过去了,不提也罢。」我下意识地回避着,「你不会是专程来找我叙旧的吧?」

  「都过去了……说的真好……」Jeremy边苦笑边递上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面装的是Galen给你的生日礼物,收下,然后我就可以走了。」

  「建纶?」我不禁怀疑自己的耳朵,「为什么要让你当邮差?他自己没有脚吗?还是他不想见我?」

  接着我想到:Jeremy怎么可能只对我说完「真相」就罢手?他一定会去找建纶的嘛!现在好了,建纶不但在我生日这一天缺席,还示威似的叫Jeremy拿礼物给我……是要我羡慕他们的双宿双飞吧?

  眼前顿时蒙上一层雾气,我气苦,我委屈,我口是心非地喊:「拿回去给你的Galen吧,我全部都不要!」

  竟然还傻傻地等了一天,我打从心里为自己感到不值得。

  Jeremy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然后叹口气,悠悠地说着:「我想你误会了,我跟Galen已经……都过去了……不可能了……」

  接着红了眼眶,凄凉的笑着,「我买了后天的机票,这辈子大概不会再见面了……呵,你还需要吃醋吗?」

  「那……为什么……」

  「为什么Galen没有亲自来看你……你想知道的是这个吧?」

  我沉默,但热烈的眼神已经做出回复。

  Jeremy笑得更凄凉了。

  「你快点说啊!到底是为什么?」我不安的催促着,莫名的恐惧沿着背脊缓缓爬上……

  「他死了。」简单利落的三个字。

  我感觉到脑袋「轰」的一声炸开,随即呆住。

  「该办的手续都办完了。」Jeremy淡淡地说着,「Galen之所以没告诉你,是因为……不想让你难过吧……呵呵,如果他给我的用心能有你的十分之一,那该有多好……」

  「建纶是怎么死的?」我硬生生地打断Jeremy的感慨。对现在的我来说,没有任何话题比建纶的生死更重要,我必须确定Jeremy说的有几分真实性。

  「怎么死的很重要吗?」Jeremy面无表情地说,「出车祸?生大病?有什么差别?」

  「不可能,」我喃喃地说着,「建纶比任何人都守交通规则,怎么可能出车祸……而且他的抵抗力很好,连感冒的次数都很少了,怎么可能……不可能……」

  「你……请节哀。」Jeremy说完,把黑色的塑料袋塞进我已经使不出力气的右手,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骗我!」我猛然回过神来,对着Jeremy的背影怒吼。

  但Jeremy凌乱的步伐,并没有因此稍作停顿,只自顾自地任由一个个残破的句子,回荡在灰暗阴冷的楼梯间:「我一点都不想看到你,但是Galen希望我帮他……生日礼物,呵呵,这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了……也好,已经发生的事不需要回头,也不可能回头的,是吧……如果情绪是大脑能控制的,那该有多好,这样我就不会那么痛……Galen……我真的……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颤抖着手抖了抖黑色的塑料袋,顺势从里头滑出来、不知该定位为礼物还是遗物的,有一张照片、一张卡片和一张……看清楚「讣闻」两个字的时候,我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照片泛黄,护贝的动作显然是最近才补上去的,里头的我和建纶状似亲昵,站在水池边笑得无比灿烂,全然不知道属于他们的世界已经失色。

  卡片是一般商店里可以买到的那一种,除了歪歪扭扭的「生日快乐」四个大字以外,还惹人生气地写了一句:「Bemyfrienduntilyoudonotwantto」

  讣闻则真实的让人心惊:逼真的彩色照片、不灰暗的花俏设计、反其道而行的安慰亲友的幽默文字……的确是建纶的风格。

  我迅速地阖上,竟然不敢再看。

  「应该是开玩笑吧?」我反复地告诉自己,「既然只是玩笑,有什么好看的?」

  把照片和卡片小心翼翼地收进抽屉里,「假的讣闻」则揉烂了拿去做纸类回收。

  简单的动作不到三分钟便全部完成,人一空闲下来,顿时感到心慌。

  「明天要开学了,早点睡吧。」我说给自己听,「今天的不愉快等睡起来就会忘光光的……管他是谁的生日,睡掉就没事了……」

  接下来,像是想证明什么似的,我毫不犹豫地钻进被窝里。然而,翻来覆去过了几十分钟,我不但愈来愈清醒,还没来由地

  感到寒冷——不是身体,而是从心底直窜上来的一股冰凉……

  突然,我想到Jeremy。

  没错,一定都是Jeremy在搞鬼!建纶如果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还轮得到Jeremy来告诉我?笑话!

  要死不活的相片、卡片和讣闻,一定也是骗人的玩意儿!Jeremy得不到建纶,就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哼,让我担心受怕,他有好处可以拿吗?这样他也高兴?说到底,就是变态!

  我兴高采烈地下床开了计算机,然后迫不及待的发了封email给建纶。我知道建纶一直都在看我捎过去的消息,只是懒得回信而已,又或者是他想要躲我……哈哈,老套了,早就不稀奇了!

  「白痴:不管你今天有安排什么样的重要大事,没有跟我说『生日快乐』就是你不对。告诉你,这笔帐我会记住的!

  还有,你那边有一张我们两个人的相片被Jeremy偷走了,你知不知道?他今天超过分的,开口闭口都是诅咒你的话,还弄了一张假的讣闻……生气吧?可惜等你看到这几行字的时候,那家伙大概已经在飞机上,想找他算帐也来不及了。

  算了,不管他,说说我们吧!明天要开学了,我这边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你呢?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回个信吧,我很想知道你的情况,真的!

  我记得我有一个『愿望』还没用,对不对?不要装傻了,就是你出国前我跟你打赌赢来的『愿望』啊。我本来舍不得用的,但是你未免太狠了,连打一通电话跟我说一声『生日快乐』也不肯,我只好用这种方式逼你出来,嘻嘻……

  马上回信,愈快愈好。这是命令句喔,你收到指令以后要赶快动作,听到了没有?说真的,我好想知道你过得怎么样,其实我已经不生气了,我只是不知道要怎么联络你而已。我前前后后写过好几封email,你漏掉了对不对?不然你怎么都不回信?我很想知道你的消息啊!我不生气,只要你回信就好,哪怕只有简单几个句子简单几个字……你回信好不好?不然算我求你了,我是真的想知道你过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