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月光宝石 > 《被遗忘的恋人(上)》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一章

作者:月光宝石

  习惯性的想要将腿蜷缩起来,但是刚抬起膝盖就被旁边坐着的责任编辑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卯月修司不满的嘟囔一声,在放直双腿几分钟之后,再度将右腿蜷缩了起来。

  他写作上的恶癖不知不觉已经传染到了日常生活之中,这种将身体蜷缩成一团的行为,在某个对心理学有点研究的同行看见后,说了一句“你不要那么保护自己嘛”,对此卯月一句话都没有回答,微笑着将那个人列入永远拒绝往来客户。

  蜷缩身体虽然是习惯问题,但是也许也和卯月出于内心的想法有关吧。不愿意让自己完全的暴露在人前,能少一点就少一点,这样的话所招来的好奇和伤害也就会少一点。

  当右腿已经蜷缩起来,下颌也懒洋洋的依靠在膝盖上时,他听见隔壁的高桥先生剧烈的咳嗽着,以及四周人诧异的视线。

  这里是《僕の瞳に映してる君》映画化某制作株式会社特别委员会办公室内,据说花费巨额请来的某知名导演看到他蜷缩在椅子上的右腿,双眼正爆发出熊熊怒火。

  卯月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温柔礼貌的微笑之后,是小心翼翼的将左腿也照样蜷缩了起来。这下子只见到那个充满了后现代主义色彩的大师立刻一副脑充血的模样,却碍于日本人的劣根性和自己是作者的面子,才没有发作出来。

  由此看来,自己的那本小说看起来在众人心中还是有很大的分量的,要不然他们也不至于纵容自己到了这种地步。

  在书出版之后连续六个月都在销售排行榜上名列前茅,虽然不能说是老在前三位上呆着,但是销售额却已经相当不俗。

  凭借这本小说卯月算是奠定了在文坛的位置,虽然受到很多纯文学作家的鄙视,但是现在这个社会就是销售量说了算不是么?

  在文坛之中,很多事情也是复杂的很,而自己写的这种小说绝对是非主流文学,居然还如此大卖特卖,还真是削了不少同行的面子。

  成功来得都太过容易,似乎完全不用思考就这么理所当然,本来性格就懒散的卯月于是变本加厉地纵容起自己的惰性来。

  所以在出版三年之后,卯月从责任编辑的口中得知了有株式会社想要将那本书拍成电影的事情,而且在自己并没有细想的情况下就糊里糊涂的同意了。

  如此轻率决定的结果,就是事到临头的时候才匆匆去反省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虽然没有明确指出这部书的原型是谁,也没有说出自己就是书中的主角,而且自己也压抑着可能会爆发的种种绯闻,但是电影化之后会发生怎样的事情谁又能料到呢?万事没有绝对,况且他和天野交往的时候可是明目张胆到处闲逛,很多人都知道他们在那一段时间出双入对,猜测什么的自然也避免不了。

  但是卯月明知电影会引来很大的麻烦却还是不打算停手,正如一开始接下来的初衷一般,他的心情从来就没有改变过。尽管自己的认知是模糊不清的,但是这种事情就仿佛是本能一般,深深镌刻在身体上,难以抹煞。

  会那样轻易地答应下来,有性格和经历的因素,但现在想起来,恐怕多半还是为了保存自己的记忆吧。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人的记忆这种东西,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被淡忘的。想要想起来,却在无意识之间将原本的记忆修改美化,随后自己欺骗自己一样的持续下去,等到了十几年之后,留下来的恐怕就是自己自以为是的过去吧。

  说穿了这是一种逃避的行为,但是卯月却还是在摇摆不定中参加了前期制作的准备工作,也因此才会困在这个会议室内,惹得众人脸色难看。

  对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以及对自己本身的强烈厌恶感,让他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到了工作上。尽管知道这是不应该的,但是卯月就是控制不了自己,也不想去控制。

  大家都密集的讨论着有关电影拍摄的种种事宜,从剧本到选角,从场景到演员,都作了周密的安排。

  卯月半垂着眼帘,看着修剪整齐的指甲,心不在焉的听着。

  他们所讨论的一切都是自己曾经犯下的罪过,将本以为痊愈的伤口再度剖开,撒上一把盐。感觉到这绝对是自虐感作祟,卯月忽然站起身子。刺耳的椅子挪动声在一片讨论声中显得格外突兀且刺耳,在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到自己以后,卯月扬出甜美的微笑。

  “哎,你们先讨论着,等到差不多决定了,再叫我一声。”

  说完不顾众人惊异的目光,卯月大摇大摆的走出会议室,向着楼下走去。

  来的时候搭的是编辑的顺风车,在很不负责任地早退之后自然是不可能使用了。卯月想了想,也没有伸手招来出租车,而是慢慢走向公车站牌。

  虽然冬天已经过去,现在已经是四月的春天,但是卯月却还是感觉冷得要命。天生下来就格外怕冷的他,在这个时候还是穿上了厚厚的毛衣。还记得每次到这个时候自己这种夸张的打扮都会惹来好友白神嘲笑,但是现在却已经听不到了。

  白神离开日本去法国的原因,卯月自然知道的清清楚楚。以爱为名的罪行,恐怕是最糟糕的那种罪了。因为越强调情感的真诚,就越显露出虚伪,对比给予对方的伤害,所谓的“爱情”只有显得格外讽刺而已。基于理性立场,或许该对白神下“罪有应得”的评语;只是因为身为好友的私心,以及同为失意者的地位,自己对白神的痛苦下意识地倾注了更多的关注和怜悯。

  白神离开了,带着痛苦到无法呼吸的伤痕离开了日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人能有勇气重新回到这个伤心地,重新面对那个永远都不可能爱上他的人。

  对于好友的恋情,卯月真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事实上也轮不到他插手。

  自己的事情就弄得焦头烂额,哪里还有闲心去理会别人的事情。

  爱情是苦涩的毒果,他和白神明明知道,却还是禁不住那种诱惑,从此堕落下去。

  随着公车晃动身子,看了看表,鸟羽应该还在大学里。

  不想一个人呆在空荡荡的房子里,也不想进行下一个工作,卯月在车子经过东京大学附近的时候下了车,慢慢步行向前方走去。

  反正自己也很无聊没事做,既然这样的话还不如在这里等着鸟羽下课,随后一起回家。

  肚子饿了,本来就属于夜猫子一族的卯月,在早上被编辑叫起参加会议的时候就没有吃东西,加上密集讨论下来众人浑然忘我,结果导致午饭的推后。没有找格调高雅的店,卯月在附近的便利店随便买了一点食物,坐在花池的旁边,一边吃东西一边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

  现在先吃一点填饱肚子,晚上抓鸟羽陪自己吃大餐好了。

  说起来因为彼此都很忙的关系,虽然同住在一栋房子里,却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好好吃过饭了。

  对于鸟羽的依恋越来越深,甚至到了卯月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移情别恋喜欢上那个木讷男人了……这么一想,卯月差点被口中的牛奶呛到。如果事情真的变成这样,也许自己会获得幸福也不一定……毕竟像是鸟羽那种个性呆板木讷的人,是绝对不会逃出自己的手掌心的。

  越是幻想两个人以情侣身份相处的情形,卯月就越是觉得好笑,但也越是明白自己绝对不会用那种目光看待鸟羽的。他那么依赖鸟羽,可能是除了家人和那个人之外,鸟羽是唯一可以走进他生活的人。

  “呦,妹妹,一个人呆在这里没事做么?”

  没吃了几口,正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出神,头顶上方就传来年轻人轻佻的声音。下意识的抬起头来,就看到个穿着时尚、头发也染成刺眼大红的少年。大概只有十五六岁的男孩子在看到卯月抬起来的容颜瞬间眼睛放出光来,那种亮晶晶的眼神让卯月露出一个甜美微笑。

  卯月的个子虽然站起来是173CM,已经比面前的少年要高了,但漂亮得略偏中性的面孔,也会导致被人误认是“高挑的高中女生“的事情发生。如今他端正秀丽的容貌仿佛定格一般,想来日后岁月在他身上也无法留下任何痕迹。

  虽然不想承认自己和什么“威武有力”完全无缘,但是事实就是事实。也因此,卯月对于别人从外貌上将自己定位在“柔弱温顺”上格外反感。

  “妹妹,如果太无聊的话,和我们去唱KTV吧?”

  少年完全没有察觉面前是个已经是二十四岁的社会人士,性别男,同时还拥有一大堆可怕的头衔,径自不知死活的邀请着。

  卯月站直身子,对着高自己一个头的少年微笑。

  “抱歉呢,我男朋友马上就过来接我,我不能和你去唱歌呢。”

  少年的脸孔扭曲起来,想来也是觉得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居然已经有约了很些惋惜,但还是没有退缩的继续纠缠。

  “哎,反正他还没来么,所以啦,和我们一起去玩吧,走啦走啦~~”

  “……你在这里做什么?”

  少年鼓噪的声音被低沉磁性的嗓音打断,身材高挑、样貌端正俊美的青年站在几个年轻人后面,拧紧的眉下一双漆黑的眼睛冷冷得看着居然在东京大学门口遭遇到这种事情的友人,而平常就够冷洌“冻“人的气质更是让人受不了。

  卯月一看到他出现,嬉笑着跑上前去,丝毫不顾自己被食物弄得相当油腻的手指会弄脏好友身上质地高贵的衣服。

  “小晴,你总算来了,我等你好久。”

  温柔甜蜜的笑容奉送过去之后,卯月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身边男人全身更加僵硬。恶作剧的心态在心中蔓延生长,也让卯月更加得寸进尺起来。手指拉住高大好友的胳膊,将脸颊亲昵地贴上去磨蹭,微微上仰的眼睛清楚瞥见了好友瞬间笼罩上一层铁青的脸色。

  先前找自己搭讪的小男生似乎还打算继续劝说自己,却在抬头看到鸟羽浑身上下笼罩的冰冷感之后缩了回去。看着他慌慌张张逃跑的身影,卯月恶劣的抱住肚子笑的弯下了腰,一旁的好友冷眼看着他,扶了一下眼镜夹着书本就向外走去。

  这种事情发生过不止一次,而卯月将鸟羽当作挡箭牌也不止一次。之前鸟羽还对这种事情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现在却也晓得利用冰冷外表驱散那一堆分辨不出正确对象的可怜男生们。

  “鸟羽,今天晚上我们出去吃好不好?”

  鸟羽没有说话,昂起头继续向前走去。卯月跟着他走过去,在对方高挑的身子在公车站牌下面站定的时候,顺理成章的抓住他的胳膊,整个人理所应当的靠了上去。鸟羽没有表现出不满也没有将他推开,仅仅是在公车开来的时候,抓住他的胳膊将他一起带上了车。

  在座位上坐下之后,鸟羽将手上的书本摊开,认真的阅读起来。

  卯月看着他俊秀的侧面,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将身子靠在他的肩膀上,缓缓垂下了眼帘。

  虽然鸟羽外表气质显得格外冷漠,但卯月却十分清楚这个男人笨拙到难以想象的温柔。自己也曾经以为这个从国中开始交往的朋友什么都不在乎,对于那么喜欢他的自己保持着可有可无的态度,却在和他一起合住之后有了全新的认识。

  那种蕴藏在心灵深处的、等待别人发觉的小小温柔,虽然和别人的相比差上好大一截,但是却在获得的时候欣喜的无法形容。也许就是因为得之不易,所以才显得如此珍贵。

  本来在鸟羽大三即将升大四那年,他已经决定要在东京大学继续念研究生,并且已经递交了申请入住宿舍的申请,却因为自己不善于处理日常事务而放弃,依然和自己在一起。虽然那时候的情形是自己故意制造出来的,但是鸟羽却单纯的没有想到,甚至在那之后就一直任劳任怨的照顾自己,默许地纵容着自己的任性。

  鸟羽是个品行高洁的人,和他相比,自己绝对就是个小人。

  唇边忍不住勾勒出上扬的弧度,卯月将身子更加靠近身边的鸟羽,从他身上传来的温暖正是自己迫切想要得到的。在听到公车的报站声算准了在哪个站下车之后,卯月拉着鸟羽走下了电车。

  记得在下车的附近有家不错的意式餐厅,卯月一直想去试看看味道如何,就是一直找不到机会拉人陪同。

  “我们今天晚上吃意大利风味的晚饭吧。”

  鸟羽皱着眉头看他一眼。

  “我不知道你今天有这种打算,没多带钱。”

  “没关系,我请客就好了。”

  卯月眯起眼睛笑着,对于钱财方面只要够温饱挥霍就够了,并没有什么存钱的观念。况且出版社给的报酬相当不错,虽然现在还不至于立刻买下层造价不菲的豪华公寓,但是买了一辆不错的车还有挥霍掉大部分之后,剩下的金额也多到一般上班族十几年的积蓄这种程度。

  “不,我们还是各自付各自的好。”

  鸟羽意外的坚持着。知道他是这种过于讲究原则的人,卯月耸动肩膀,拉着他的胳膊向里面拖去。

  “OK~~回去之后你还我钱好了。”

  鸟羽这才顺从的任由他拖着走。

  两个人进了大门之后,跟着侍者来到靠近角落的位置,卯月拉开椅子坐下来,看了看呈上来的菜谱,随便点了几样自己比较喜欢的食物,随后就推给面前的鸟羽。

  双手交叠,他昂起头来看着四周的布置,格外浪漫的感觉十分适合情侣过来吃饭,而周围的也都是一对对的男女情侣。

  在点完食物之后,侍者突然走过来在等待饭菜上桌的卯月面前放上了一杯葡萄酒,诧异的抬起头来,那个年轻男人笑眯眯的开口解释。

  “客人,这是我们餐厅特地送给女士的礼物,请您好好品尝。”

  说完也不顾卯月的反应如何,侍者很有礼貌的一鞠躬,转身离开。

  卯月盯着面前的那杯红酒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对面的鸟羽没有说话,仅仅是喝着面前的无酒精饮品,对这种事情已经见识到麻木的地步。卯月哭笑不得的盯着面前的酒杯半晌,终于还是挫败的捂住了额头,申吟声从口唇中流溢而出,他算是佩服死那些人的眼光了。

  “搞什么啊,我明明是男人好不好?小男生也就算了,为什么连看过不少人的侍者都会弄错?”

  沉默寡言的鸟羽自然不会回答他的问题,卯月在埋怨了一阵之后也只有无奈的吃起面前的食物来。

  和三年前相比,把自己认错的人比以前多出许多,虽然哭笑不得地想着“自己的外表改变得不大啊“,但还是可以猜测出这种情形发生率上升的原因。

  确实听说和别人做爱之后给人的感觉会不同,却没想到这点除了适用在女生身上之外,连男人都适合。

  是气质发生了改变了吧?由原本虽然柔弱但是好歹也是男性化十足的感觉变成了模糊的中性化,这也就是让很多人误认的原因。

  这并不是凭空捏造的事实,原因就是自己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人,在和自己再度发生了关系之后,那种隐藏在身体之中的love感就越来越强烈的表现出来。那时候自己光是远远的看到他就忍不住想动手动脚,就更不用说接近一点的拥抱接吻了。那种色香就仿佛等待别人采撷的花香一般,吸引着别人接近,难以忽视。

  这顿饭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静静的吃完之后卯月和鸟羽走出了餐厅大门。伸手招来出租车坐了上去,鸟羽端正坐在后座上,卯月还是自然而然的靠在他身上。

  夜幕笼罩在整个东京上空,污染严重的天空灰蒙蒙的看不见几颗星星,反而是霓虹灯闪烁不停,耀的眼睛有些发昏。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听出来是自己手机的曲子,卯月从口袋中掏出来按下了通话键的瞬间,那边就传来编辑大人气急败坏的声音。一向温和敦厚老是任由他欺负的责任编辑高桥先生终于发火了,卯月也知道自己当时不理会众人感受任性离去有多么糟糕,也只好乖乖的听对方训话,不过听没听进心里就是另外一码事情了。

  在责备之后就是交待之后的事情,在听到自己也要参加选角会的时候,卯月忍不住打了个呵欠。那边编辑唠唠叨叨的说了一大堆注意事项,而卯月只记住了时间地点而已。

  三天后的选角会啊,并不是很想去……但是却又不得不去。

  当兴趣变成工作后,有很多原本很有兴趣的事情都会变得无趣起来。对于如此后知后觉的自己心情有些复杂,卯月在无意间望向外面的时候,眼睛一下子睁大。

  “停车!!”

  “诶?可是……客人。”

  不容分说的伸手抓住门把想要打开车门,出租车司机完全被他这种毫无预警的动作吓坏了,赶快将车子停在路边。卯月完全不顾身后的鸟羽,直接跳下车子向前跑去。

  这时候刚好路过繁华路段,十点正是夜生活的繁盛时段,大街上人来人往,相当热闹。卯月慌张的扭头,寻找着刚才突然闯入视野的那个身影,在看到那抹熟悉身影时,也刚好看到他站在女人的面前。

  早在三年前那个人和姐姐订婚之后,自己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那个会让自己窒息的家,这三年除了必须回去的节假日匆匆露面之外,卯月基本上能避就避。

  不想见到那个人一副无所谓表情的容颜,也不想见到姐姐什么都不知道的幸福笑颜,卯月生怕自己的感情超越了理智,冲上前去将所有的一切和盘托出,将那个爱入骨髓的人从姐姐身边抢走。

  伤害自己的家人这是他最不愿意做的事,哪怕是伤害自己都好,从小到大,让姐姐伤心哭泣,这是卯月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但是现在眼前的情形却让他将这个准则抛之脑后,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带着熟悉的微笑,伸手拉住女人的手指。接近于憎恨的负面情绪潮水一般地奔涌而出,甚至想到如果能毁灭这种画面不知道该有多好,这样强烈的敌意连自己都感觉到一阵寒意。

  白皙的肌肤,如夜色一般的黑发,那双足以沉溺任何灵魂的双眼温柔的看着对面的女人,他的妻子,也是和自己流有同样血液的亲人。

  那个人伸手搂过姐姐的肩膀,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带出了格外温馨的感觉。他的容貌没有什么变化,但却能明显的感觉到之前的那种暧昧和love的感觉消失了不少。在抛弃了和自己的丑陋rou体关系之后,那个人的气质也逐渐变得趋向正常化了。

  自己和他的关系是不正常的……这点不用别人提醒,卯月也清楚的知道。尽管如此,问题却不是出在性别身上,卯月自己也清楚的知道就算自己是女性,或者那个人是女性,他们两个人也绝对不会坦诚相爱的。

  两个人之间充斥的感情混杂了太多杂质,这是彼此的个性以及过去的错误所造成的,就算是时间的沉淀,恐怕也难以消除彼此之间的隔阂。

  更何况是早就已经觉悟的现在。

  但是为什么在看到那个人的时候会跳下车子,傻瓜一样的跑过去就是为了远远的看他一眼?不能上前抓住他的手,抱住他的身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属于自己同样重要的亲人?明明知道那是早就该死心的恋情,却为什么就是不肯放弃?

  “该回去了。”

  鸟羽冷漠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随后男人的手抓住了自己的胳膊,将自己依依不舍的眼神拉离眼前不能碰触的那个人。

  卯月忽然间觉得鼻子酸楚,却不管怎么努力想哭都哭不出来。

  鸟羽和他相交甚深,虽然对他和那个人之间暧昧的关系不算是相当清楚,但是也大概知道这两个人的矛盾和感情。而这个原本就不善于言辞的男人,此刻所能给予最大的安慰就是紧紧抓住他的手,不会松开。

  两个人上了迎面而来的一辆出租车,卯月撒娇似的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已经对他这种寻求安慰的行为麻木的男人只是轻轻将手放在他的腿上,这就已经算是最大的安慰了。卯月心中一阵暖意袭来,忽然间觉得如果说出来可能会好一点,反正他和鸟羽之间基本上能说的话就说,不用担心鸟羽对自己说谎,也不用担心他对自己心生厌烦。

  不知不觉之间,他对于自己已经是推心置腹的存在,这是谁也取代不了的。

  不过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三天后我要去参加甄选演员的选拔会,不知道能不能从里面找出合适的人来呢……”

  鸟羽似乎怔了一下。

  “怎么?”

  这才想起小说电影化的时候还没有对他说,卯月咯咯的笑了起来,随后又觉得莫名悲伤。

  “没什么啦,就是我那本长篇小说要拍成电影,所以让我去选人……嗯,但愿能找到不错的演员呢。”

  鸟羽没有说话,就连放在他腿上的手指都收了回去。

  卯月苦笑一下,却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如果觉得困的话,就先睡一会儿吧。”

  知道这是他默许自己休息随后将自己抱上楼去的暗示,卯月微笑着,放肆的将头转移到男人的大腿上。意识朦胧的瞬间,闪烁在黑暗深处的却是男人搂抱着姐姐的身影。自己那么喜欢的人现在已经能自如的应对原先根本不可能爱上的女人,这一点让卯月觉得格外哀伤,却也无奈。

  尽量不想去回忆起那个人的名字,明明是竭尽全力都想要忘记的名字,却偏偏忘记不了。明明仅仅是几个字符拼凑成的文字而已,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让自己痛苦得不能呼吸。

  那个为了报复自己而奉献上身体情感从而玩弄自己的男人,那个为了报复自己而娶了自己姐姐、成为自己姐夫的男人,是自己早就该遗忘了的恋人。

  天野广明……

  没有说出口来,仅仅是在心中默念着那个人的名字,卯月就觉得自己几乎承受不住那份悲伤的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