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58元体验金 > 月光宝石 > 《被遗忘的恋人(上)》
返回书目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第三章

作者:月光宝石

  爱情是荆棘之花所诞生出来的毒果,甜蜜与苦涩并存。

  卯月清楚的知道,自己和天野两个人宛如一张异象诡谲的塔罗牌一般,正过来看是深深扎根入同一片丰沃土壤中纠缠盘绕的并蒂花,紧紧拥抱无分你我,倒过来看却是手持刀剑彼此相对的仇敌,恨不得将对方撕成碎片。刻骨铭心的爱背面就是同样刻骨铭心的恨,感情是柄双刃剑,伤害了对方的同时也深深刺伤了自己。

  却还是忍不住深深陷落下去,无法自拔。

  “这是什么?”

  前几日当花店的人将那盆看起来有些夸张的大型盆栽送到公寓的时候,卯月清楚的看到同居室友眉头间隆起的小山,忍不住从心中笑了起来。

  “Epiphyllumoxypetalum,我想养养看。”

  鸟羽没有说出反对的话,仅仅是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睛,随后就转身走回房间去。清楚的知道男人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已经到了麻木的程度,毕竟自己再夸张的事都做过,就更不用说只是养一盆看起来稍微有些夸张的大型盆栽了。

  将“月下美人”搬到了自己的房间,放置在白色的纱帘前,卯月趴在床上一边打开电脑浏览网页,一边看着舒展着绿色花茎努力生长的植物。在自己房间中已经摆放了四天,按照花店附赠的养花守则上所说的方式浇了水,还特地去订购了所需要的肥料,这之后就意味着固定的照顾过程,这对于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的卯月来说还真是一大挑战。

  不过这却是一件有意义的事不是么?只要这么一想的话,纵然有满肚子的牢骚也就发不出来了,毕竟养花也是不错的消遣不是么?

  风从打开的窗户中吹了进来,雪白的纱帘飞舞飘扬,笼罩在那株植物上,别有一种朦胧之美。记得它开放的时间应该是初夏或者是秋天吧?可是如果照料不好的话,说不定还不会开花呢……在文件资料上看到的照片相当漂亮,不知道亲眼看到会是怎样的感动。

  对着月下美人发了一会儿呆,又看了看床旁边的钟上所指示的时间,卯月叹了口气,认命的关掉了网页,将电脑提到客厅去开始着手修改剧本。

  这几日想方设法的不去和电影那边的人打交道,却还是逃不过这一劫,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自己可以随心所欲支配的时间越来越少。

  本来作者就可以不用参与这方面的工作,大不了只是和改写剧本的人商量一下未来情节走向发展等等问题,却不料三崎那个人真是难伺候得半死。说什么一定要拍出百分之百符合原作的优秀作品,所以一定要写出那本原作的老师参与拍摄的工作不可。

  卯月本来就为过去的那段记忆而痛苦不堪,再加上看到肖似天野的人在那边表演出最不想看到的情景。尽管那本书对卯月而言具有特殊意义,却也让他对拍摄工作退避三舍。

  一开始的时候是用出版社工作繁忙的借口搪塞了回去,本以为三崎这下该知难而退了,但是卯月还是低估了从美国学成归来的优秀导演的影响力和实力问题。

  不知道三崎对出版社说了些什么,那个顽固不化的主编居然将自己的截稿日推后了足足两个月,并且让高桥来劝说自己一定要参与影片拍摄工作,说是这无论是对于出版社还是自己的名声都大有好处。于是在编辑高桥死缠烂磨的恳求下,卯月不得不再次参与那让他头痛不已的拍摄工作。

  虽然按照自己的个性大可以将这种等同于强制性的要求抛之脑后完全不搭理,但是那个之前一向任由自己欺负的高桥却出乎意料的坚持,甚至是跑到自己家里来一边哭泣一边哀求自己答应下来。

  如果自己不答应的话,那个男人可能真的会每天跑过来哭着向自己哀求,对于自己不知不觉居然变成这种恶人而尴尬的苦笑了一下,卯月在没办法的情况下也只好屈服于眼泪之下。

  于是便从三崎那里要来了所有改编自小说的剧本,在仔细的看了一遍之后便提出修改的要求。看过了别人所改写的小说剧本后,不得不说有很多地方不满意。不知道是自己的感情表达不到位还是那位改写者的理解问题,有很多想要体现的东西压根就没有体现出来。也因此在说出这个想法之后,那个一直找机会挑自己毛病的导演大人就将剧本丢到自己手上,并且擅自决定了交上来的日期。

  如果会乖乖的遵守截止日期才是怪事……

  卯月已经决定按照自己的步调去处理这件事,既然是不情不愿接下来的工作,那么至少可以让自己用自己的速度和方式去解决。虽然知道自己这种想法很小孩子气,但是卯月却控制不了。

  注视着电脑,尽管想着应该写点什么,却不料敲打出几行字之后又再度删去,来回折腾着就是等不到灵感的降临。结果直到墙上挂着的时钟上的指针已经过了六点的刻痕时,文档上的篇幅却不超过半篇。

  觉得肚子有点饿了,卯月想要撑起身子,却发现因为一直蜷缩着双腿坐在椅子上打字而使得双脚开始发麻。因为动作过于剧烈而使得椅子发出“喀啦”一声响,卯月一个没注意身子向着前面就倒了下去。勉强伸出手来撑住地面,就这么半跪在地毯上,刚好就在这么狼狈的时候,玄关那边传来开门的声音,同居人换好鞋子进来之后就看到他这种诡异的姿势。

  “……你在做什么?”

  鸟羽语声冰冷,卯月尴尬的昂起笑脸,等待着双腿的麻痹慢慢过去。

  “不小心坐太久,结果双脚麻痹了……”

  鸟羽没说什么,只是走过来拉起他的胳膊,一用力将他整个身子都拉了起来。熟悉的味道在鼻端蔓延,男人将自己拉起来之后就将自己推入椅子之中,皱着眉看了看自己现在没有知觉的双脚,冷漠的声音缓缓流溢而出。

  “用那种姿势写东西的话,确实会脚麻。”

  如果是别人说的话,这句话多少也包含着谴责或者是幸灾乐祸的感觉,但卯月却十分清楚对面的男人没有这种想法。鸟羽只是就事论事而已,他那种严谨容忍的个性就算自己刻意欺负他,他也不会有任何反应。这是鸟羽的优点,却也是鸟羽的缺点。至今还记得自己国中时为了看那个木头人的反应特地惹他生气,却不料鸟羽没什么反应,反倒是自己被他气个半死。

  卯月不由怔怔的出了一会儿神,鸟羽见他不说话以为是脚麻的厉害,不由伸出手来捏住了他的膝盖部位。卯月忍不住缩了下脚,对方低沉声音在耳边响起。

  “还难受么?”

  本来已经好很多了,但是卯月看着男人认真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想要撒撒娇。也许是因为太多烦心事累积了压力的缘故吧,卯月现在真的很想感觉到和别人亲近的感觉,而鸟羽则是个不管自己说什么都不会拒绝的男人。

  “不知道怎么的,突然痛了起来,你帮我揉揉吧。”

  “麻痒”变成了“痛楚”,不管怎么想都不合情理,但是男人却没有说话,仅仅是用那双骨节突出的手捏上了自己的膝盖、小腿,不急不徐的按动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人对于照顾自己已经变得非常习惯了。不管是从刚开始同住的时候,还是大三那年之后,不知不觉之间鸟羽照顾自己就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

  卯月看着他出了神,鸟羽低着头按摩着他的双脚,也不说话。时间缓缓流淌,过了大概十分钟左右男人站起身来,那双隐藏在眼镜之后的眸子看了他一眼,便转身去了厨房。知道自己一工作起来就懒的吃饭,就算肚子饿了也懒得去自己做,所以男人便体贴的去做饭。只听到厨具相互碰撞的声音远远的传来,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日子里,曾经有人也为自己做饭,至今还记得瞥见的那抹清瘦身影。

  心脏猛的加快跳动,对于无时无刻不想起那个人的自己有些厌恶,卯月咳嗽了一声,将自己的精力再度集中到工作上去。看了看要改写的剧本,字里行间都是既陌生却又熟悉的影子,卯月觉得就快要窒息一般,索性将文档关闭,索性打开了网页浏览不相关的内容。

  结果到鸟羽叫他吃饭的时候,剧本还是差不多保持原样。一想到这项工作一点进展都没有,卯月就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

  撑起身子向着餐桌那边走去,在坐到自己位子上的时候,卯月下意识的将腿蜷缩起来,这个动作让男人的眉皱了一下。尽管知道对方对自己这种行为的不满,卯月却也不打算改变,就算鸟羽开口斥责,自己想必也只是会嘴上答应随后照样做自己喜欢的事吧?更何况鸟羽是不会管这种事的,那个男人最好的本事就是“忍耐”不是么?

  拿起筷子开始吃饭,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吃完饭后鸟羽自动自发的收拾着碗筷,而卯月也不得不重新面对那该死的工作。

  大大的打了个呵欠,感觉到身子有些僵硬而伸直了腿,卯月拉开椅子向着手提电脑走去,今天看来要干个通宵了。

  “我今天可能要熬夜,我想尽快结束这个工作。”

  如此向鸟羽招呼着,对方也仅仅是了解性的点点头,说出一句“请你多注意身体”,随后就走入自己的房间。可就是如此单薄的一句话,就让一股暖流从心底涌出来,让卯月的心情好转了很多。重新开始工作之后却是意想不到的顺利,灵感源源不绝的涌出,等到卯月察觉的时候,天边已经透出蒙蒙的光芒。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夜这个事实让卯月稍微愣了一下,尽管中途稍微在沙发上蜷缩了一会儿,但是那却完全称不上是睡眠就是了。虽然以前也有过如此投入的情况,不过毕竟还是少数,等到察觉之后才觉得困意席卷而来,这让卯月大大的打了个呵欠。

  鸟羽的房门在身后打开,刚起床的男人看着他依然呆在客厅中,一言不发的去了洗手间。洗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鸟羽将仪表整理好之后直接走到了厨房,不消片刻吐司的香味就飘了过来。闻到这个味道肚子就咕噜噜的叫了起来,卯月撑起身子,舒展一下蜷缩了整晚而觉得有些僵硬的身体,向着厨房走去。

  “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还是去睡一下吧。”

  卯月点点头,实在是不能抗拒睡眠的诱惑,劳累了一夜的结果就是头昏脑胀,身体都觉得格外虚弱起来,如果今天白天如果不让自己补眠的话可能会死人的。

  将夹着培根的吐司慢吞吞的吃完,卯月便拎起了手提电脑,摇晃着身子回到房间。将身体丢在柔软的床铺上,刚一闭上眼睛就瞬间睡的不省人事。却不料昏昏沉沉之中有人摇晃着自己的肩膀,鸟羽的声音听起来很近却也很遥远。

  “卯月?起来,高桥编辑通知你去片场……”

  “……推掉……”

  “可是好像是很重要的事。”

  “……麻烦……”

  卯月嘟囔着,不耐烦的伸手打开男人探过来的手。在短暂的沉默之后,鸟羽似乎在和别人说了一会儿话,突然伸手将自己的身子抱了起来。迷迷糊糊的靠在他的胸膛上,听着鸟羽沉稳的心跳声,这让卯月觉得很安心。

  似乎是被鸟羽抱上了车子,收音机中传来流畅的晨间音乐,欢乐的声音充溢在小小的密闭空间之中。卯月感觉到自己沉入深深浓浓的黑暗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卯月依稀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被友人拉起,整理好衣服随后又被拉着向前走。

  瞌睡虫在大脑中一直晃动不休,卯月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被鸟羽塞进了电梯之中。在等到达固定楼层的时候,卯月再度靠在墙上闭上了眼睛,结果最后的发展就是鸟羽将他半扶半抱着的拖进了先前来过的会议室。

  “抱歉,他昨天熬夜工作了,能不能找个地方让他暂时睡一下?”

  鸟羽低沉诚恳的声音在耳边响着,那种熟悉的、让人安心的感觉更是让卯月身上的瞌睡虫徘徊不休。似乎听到了三崎那带着点惊讶的声音响起,随后卯月就感觉到友人的双手将已经完全站不稳的自己拦腰抱了起来。

  可以听到杂乱的脚步声响起,混杂着推开门的声音,格外刺耳。悬空的身体接触到床铺的一瞬间,卯月便发出迷迷糊糊的一声申吟,翻过了身子享受着睡眠的舒适。依稀间鸟羽还在和三崎说着些什么,卯月觉得大脑昏昏沉沉的,那两个人之间的谈话絮絮呶呶的好像是永无休止一样,觉得有些吵而发出抗议的声音,在听到门关上的声音时才安稳的陷入梦乡之中。

  也许是工作告一段落的缘故吧,这一觉睡得格外沉,就连梦都没有做,不过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就算是做梦了自己也不会记得。不过残留在梦境之中的是那种难以形容的暧昧感,这让卯月觉得有些不舒服。

  在梦境所营造的黑暗尽头窥见了一丝光明,有人伸手抓住了自己的肩膀,修长的身影和黑发让卯月一瞬间认为那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人。似乎是沉浸在过去那段记忆中的缘故,在尝到了噬骨的情伤之后,对于那个人的体温渴望到了全身发疼的地步。

  反射性的伸出手来拉过对方的颈项,随后就是出于习惯和妄想所导致的火辣辣的接吻,舌尖舔舐着对方的嘴唇,撬开唇瓣之后便堂而皇之的侵入。用自己所熟悉的方法热情的舔动着对方的齿列,在舌尖纠缠上对方怯懦的舌尖并大力吸吮的时候,身子也顺势将对方压在身下。

  卯月完全凭着本能将那个人压在床上,任何一个普通男人起床后的生理现象将他淡漠的外壳剥去,更何况手下的这个人有着自己熟悉的感觉。嘴唇分开的时候,卯月又顺着下颌的曲线舔上了对方的喉结,碍事的衬衫阻碍了他的行动,卯月嘟囔着用力拉开那领口,换来对方一声惊叫。

  和印象中截然不同的声音让卯月的动作一下子冻结了,瞌睡虫一下子被驱赶得干干净净,卯月睁大双眼,就看到那个被自己压倒的人一脸惊恐表情。

  “对、对不起……”

  慌乱的从对方身上下来,就连卯月都觉得事情突然而开始慌张起来。

  那个叫醒自己的人并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个人,而是和天野相似的清水!

  凌乱的黑发,染上一层诱人粉红色的白皙肌肤,混杂着异样光芒的眼眸,以及紧紧抓住衬衫领口的动作,都昭示了自己刚才的失礼。男人畏惧的看着他,看起来似乎脑筋一片混乱,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刚才那突如其来的举动。

  在看到这样的反应之后,卯月感觉到心脏跳快了一拍。

  虽然清水在演戏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是剧本中所渗透的妖艳妩媚,但是平时的他只不过是个个性懦弱的男人而已。所以在遭到同是男人的自己攻击时,会露出这样胆怯羞涩的表情也是相当正常的不是么?这样的清水像极了初相识时的天野,正因为如此才会让卯月心跳瞬间失常。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对于自己对除了天野以外的人居然还会产生这种情绪,这让卯月忍不住自我厌恶起来。一意识到这一点,卯月就无法压抑从心底深处涌现上来的厌恶感,对别人产生这种情绪是对自己那份执着感情的侮辱,就算是对方和天野相像也不行。

  卯月从房间里跑了出去,也不管身后的清水是什么表情和反应。对于自己那瞬间的心动觉得极其羞耻,而且也对于自己居然吻了天野以外的人而觉得恶心。刚跑出休息的房间就觉得一阵想要呕吐的欲望从胃部涌了上来,卯月捂住嘴跑向洗手间,干呕了半天。

  用冷水泼在燥热的脸颊上,又漱了口,卯月注视着镜中的自己,看着自己混杂着复杂光芒的双眼,一方面对于自己出乎意料的洁癖感觉到诧异,另外一方面却又对那紧紧纠缠住自己不放的影子觉得惧怕。

  在洗手间呆了半天,直到随身携带的手机响起后才不得不再度回到会议室去参加接下来的讨论工作。制作委员会特地将需要卯月参与的讨论课题放在他醒来之后才开始商讨订正,所以卯月想要直接丢下工作回家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在讨论的时候卯月一直低着头,手指焦躁的捏着原子笔,尽量不抬头看见对面的清水。但是尽管如此,卯月却还是能清楚的感觉男人的视线一直盯着自己,用那种既怯懦却又隐藏着说不出炽热的视线偷偷的看过来,也让卯月那种反胃的感觉更是强烈。

  不是反感被人告白,也不是排斥同性恋。事实上身边就有喜欢上同性的朋友,自己写的书也属于边缘题材,甚至自己也确实和男人发生过rou体关系。会这样露骨地厌恶着和清水的接触,原因自己知道得很清楚:

  这是因为自己潜意识之中将清水当作了天野替身的缘故,原本就排斥的厌恶感此刻更是因为无意识之间的亲密动作而变得更加强烈。而在那么厌恶的接触之后,清水现在这种明显充满了暧昧光芒的目光让卯月更加难以接受。

  好难受……真的很想逃走算了……

  卯月伸手压住胃部,清楚的感觉到胃液在不停的翻滚着,随时都可能呕吐出来。

  好不容易等到会议结束,卯月完全不顾身后三崎导演叫自己的声音,直接冲出会议室,想要赶快回家。却不料在车库的时候看到自己的那台车旁边伫立着一道清瘦身影,听到自己脚步声对方抬起头来,在阴影下有些模糊的脸让卯月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抱歉我有急事!”

  一看到清水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卯月干脆利落的丢下借口就要离开,却不料男人的声音毫无防备的震动耳膜,冲入大脑。

  “请问我可以成为老师的情人么?”

  单刀直入的告白让卯月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难以掩饰吃惊的表情显得有些错愕。虽然大概猜到男人喜欢自己的事,但是却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直白的说了出来。

  “事实上我一直都是老师的书迷,在不知不觉中似乎就喜欢上老师了……虽然老师并没有指出书中的主角原型是谁,但是我知道老师就是书中的主角。而至于那个老师所苦恋的人,我也知道是谁……他既然已经放弃老师了,为什么老师还是要执着于那段感情呢?”

  男人的声音和天野的声音不同,天野的声音柔和低沉却流露着一种冷漠的华丽感,而清水的声音则是略微的沙哑低沉,明显比天野的声音多了一分性感,却少了一分神经质。而现在这个可以说是“好听”的声音却突然开诚布公的点出问题的症结所在,怎么可能让卯月不吃惊?

  虽然也想过会有人能够猜测的出书中的原型问题,但是却想不到居然会在此刻当面向自己捅出来,而且对方似乎还知道天野的事。

  “……你调查我?!”

  卯月握紧了拳,无法遏制的怒气在全身上下徘徊,在跨前一步的时候,清水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从那双大睁的黑色双眼中卯月可以清楚的看到就连自己都害怕的另外一面,那个隐藏在黑暗深处的、就连自己都无法控制的狂暴化身。

  “不、不是……只是我和您还有天野学长是同一所大学的,虽然之后天野学长离开了早稻田……”

  男人惊慌失措的声音揭示了事实的真相,也让卯月愣了一下。看到卯月并没有再度逼近,男人颤抖着声音缓缓说出过去那段岁月里隐藏在暗处里的事实,也让卯月无法置信的双眼越睁越大。

  “卯月老师你从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在杂志上写稿子了不是么?我从你一出道就一直很喜欢你的文章……天野学长也是我景仰的人,他和我完全不一样,既聪明又高傲,拥有很多崇拜者……后来我发现卯月老师和天野学长在一起说说笑笑,我知道老师你喜欢天野学长……后来我一直注意着你们,那本小说一出版我就知道……那是卯月老师写给学长的书……”

  清水的声音越发颤抖着,似乎要说出这样的过往对他而言需要极大的勇气,这点从他不停颤抖的身体就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为了能够让老师看我一眼,我才参加了这次的甄选……就算不当选也无所谓,我只要能让老师看见我就心满意足了……而刚才老师你吻了我,我再也、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了……就算是替身也好,卯月老师你就算是把我当作天野学长的替身也好,求求你……让我当你的情人吧……”

  清水的声音到了后来逐渐高昂起来,而那扭动着衣角的手指也伸过来抓住了卯月的手腕。突如其来的触感让卯月反射性的剧烈颤抖了一下,而男人凑过来的身子也让他毫不犹豫的伸手猛地一下推开!

  “啊!!”

  意想不到的攻击让男人摔倒在地,卯月趁机快速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毫不犹豫的发动车子滑出车库,就仿佛对方是什么肮脏可怕的东西一样快速逃离现场。等到回到公寓里,卯月的心脏还在不停的狂跳着,虚脱的感觉从脚底一直蔓延到脊背,这让他完全不知所措。

  虽然在书籍出版的时候已经作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在出版以后也确实被人询问过小说原型的问题,但并没有掀起什么轩然大波。而直到三年后的现在拍摄成电影之后,也曾想过引起轰动的可能性,甚至说不定也会有记者挖出什么要命的内幕,虽然想象过这种事会发生,但是陡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事实却让卯月全身颤抖起来。

  就连卯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希望电影拍摄出来会让自己达成怎样的愿望,难道是在潜意识中希望别人挖出那段过去,而让姐姐和天野离婚,从而冠冕堂皇的霸占那个男人?

  这时候忽然意识到的隐藏在自己身体中最黑暗部分的想法让卯月全身的颤抖都无法停止,在无法驱逐那种丑陋想法之后,卯月终于忍不住捂住脸孔,背靠着门板缓缓滑下身子。

  心理挣扎了好久,一直到晚上九点钟左右,卯月才伸手拿起了手机拨下了虽然熟记于心却绝不会拨打的号码。心脏在等待电话接起的时候狂跳不已,直到天野的声音响起时,卯月差点将手机掉到地上。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卯月打了招呼之后就一直沉默下来,想了半天也只是冒出了一句“在早稻田的时候,你认识一个叫‘清水’的人么。”

  “我不认识。”

  天野平静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刺耳,也让卯月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在长长的沉默之后,手机那边传来一声微弱的叹息,就像是知道卯月绝对不会主动打电话过来的心态一样,天野低喃的声音听起来格外不真实。

  “卯月君,我们约个时间见面吧。”

  “哎?”意想不到的邀请让卯月诧异的惊叫出来,随后又觉得失礼似的掩住嘴。

  “你既然问到在早稻田时的事,又主动打电话给我,可想而知发生了什么棘手的事。和过去你我的事情有关的话,电话里说不太清楚,我们找个时间见面吧。”

  天野说出来的真是所有问题的症结所在,卯月一边庆幸对方是个如此聪明的人,一边却又对对方毫不在乎的态度而觉得有些伤感。按理说如果过去的事被捅出来的话,天野所失去的东西搞不好更多,但是男人却还是那种毫不在意的反应。

  难道说,他希望着过去的那段感情曝光在众人面前?而和姐姐理所当然的离婚,随后投入自己的怀抱?

  这个想法在脑海中一晃而过,卯月立刻骂自己愚不可及!如果天野他真的愿意和姐姐分手而和自己在一起的话,当初就不会和姐姐结婚了不是么?自己在订婚仪式上将那本记载着过去记忆的小说递过去后,天野如果真的了解到自己心意的话,就不会在大学毕业之后就马上和姐姐结婚了不是么?更何况如果他真的喜欢自己的话,对自己就不会是那种态度了……

  种种的事实让心中陡然升起的小小火苗瞬间熄灭下去,卯月忍不住伸手捏紧了衣角,却因为这瞬间的恍惚而使得错过了最佳拒绝的机会。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就在四十分钟以后在‘flower’见面好了,再见。”

  “哎?等……”

  回答着自己的是代表着拒绝的“嘟嘟”的盲音,卯月看着手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在床上犹豫了十分钟左右,卯月还是认命的套上衣服,拿起放在桌子上的车钥匙,冲着坐在客厅中的鸟羽打了声招呼,就慌慌张张的出了门。

  怎么可能不知道男人说的那家店在哪里?那是三年前重逢的时候,自己赶去阻止姐姐和天野约会的那家店。虽然知道天野是怕自己找不到所以才特地挑了之前两个人去过的店,但是卯月却还是心中觉得非常不快。

  开了将近近四十分钟左右的车就到达了指定地点,卯月将车子停在车位中,推开店门的时候就看到坐在靠近玻璃窗的桌子旁的男人。

  和上次见面时庄重的穿着截然相反的休闲装让男人本就美丽的容颜显出一种少年的清纯感。天野翻阅着从一旁的架子上拿下来的休闲杂志,黑发从白皙额头上自然垂落,更是让那双深邃的眼中所散发的光芒捉摸不透。

  卯月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就迈开步子走到男人身边。在听到脚步声靠近的时候,天野抬起头来,那让人心跳的双眼就笔直注视着卯月的容颜。强行压抑下心中的激动,卯月知道挂在自己脸上的是微笑面具,略微心安地拉开椅子坐下来,点了一杯玛查格兰,等到侍者转身离开才切入正题。

  “这么晚了出来,姐姐没说什么么?”

  谈完这件事的话搞不好就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如果加上回去的车程,到家的话没有十二点是不可能的事。大可以另外约时间出来谈的不是么?卯月对此觉得有些不解。

  “理加子知道我不会出去花心,从来不过问我的事。”

  天野轻描淡写的声音中夹带着尖利的刺,让卯月咬住了嘴唇。自然清楚男人话中所指的意思,也明白对方对自己的抗拒,但是如此清楚明白的表现出来,还是让卯月有些受伤。

  将思绪整理了一下,卯月试着用比较简洁的语言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在说到清水对自己提出要做情人的要求时,声音忍不住停顿了一下,而双眼也偷偷的瞥向撑着下颌拧住眉的男人。

  “……这么说起来的话,确实有可能发生这种事。毕竟当年你我都没加掩饰,虽然一般人都会以为是好朋友一类的关系,但是看在具有同样感情的人眼里,确实和情侣没什么两样。嗯……既然清水那么喜欢你,你现在也没情人的话,就干脆和他在一起好了。”

  天野缓缓说出来的话虽然是在意料之中的回答,但是卯月却还是忍不住心脏一阵抽缩,忍不住将手指压在胸口的衣服上,觉得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

  “……可是我……我不喜欢他……”艰难的说出这句话来,卯月垂下头来,不想让男人看到自己痛苦挣扎的表情。是的,自己并不喜欢清水,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不是么?

  “如果卯月君不喜欢的话那也就没办法了……”天野轻轻叹息着,声音柔软温柔,好像是在安慰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毕竟感情的事情也不能强求不是么?既然这样的话就请好好告诉那个人,让他趁早放弃才好,要不然等到陷得深了抽不出身来,到时候痛苦的可就不是一个人了。我不清楚清水那个人的个性,如果是什么危险分子的话,就很糟糕呢~~”

  这些话虽然警告和讽刺的意味十足,但是天野的语气却充满了抚慰之感,听在卯月耳中更是说不出的难受。虽然已经有了被他斥责的准备,但是这种冷嘲热讽一样的感觉却还是远比破口大骂要来的痛苦得多。如果天野变了脸色对自己破口大骂倒还好说,只是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却更是让人心中不安。

  “……我会想办法处理这件事的,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他把过去的那些事说出来。”

  天野听到卯月这么说,唇角勾勒出一抹笑痕,眼睛也眯了起来。

  “怎么说?我还以为是卯月君想要别人知道这件事呢~~”

  突兀的直切入中心的话让卯月全身一震,虽然自己种种行为都显示出想要将过去的事揭露出来的意图,但是被如此当面说出来却还是觉得无地自容。

  “我说得不对么?不过卯月君这么想可真是错了……将来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对我和理加子的婚姻产生任何动摇不是么?毕竟我们都深爱着彼此,理加子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理加子。”

  就像是一桶冰水从头顶上浇下来一样,卯月只感觉到全身都被听到的这些话冻僵了,就连血液都凝固了起来。

  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无法动摇的婚姻么?也就是说天野将永远顶着“姐夫”这个头衔在自己身边生活着?如果姐姐听到这些话绝对会很开心的,而且对于一个女人而言这正是最美好的归宿不是么?两个人彼此相爱,发誓永远不离开彼此,这正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幸福不是么?

  自己应该祝福的……

  自己应该祝福姐姐能够得到这么疼爱她的丈夫以及这梦寐以求的婚姻不是么?姐姐的幸福就是自己的幸福,姐姐的快乐就是自己的快乐,难道不是么?

  但是为什么胸口这么痛……就连身边的空气都仿佛稀薄起来,痛苦的几乎无法呼吸,痛苦的恨不得死去……

  “……卯月君?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

  细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也让卯月抬起头来,绽放在对方面前的是灿烂的笑颜。

  “这样啊……不会动摇就好,要不然我真的很怕姐姐会伤心呢……我知道姐姐她很喜欢你,如果你也喜欢她就真的是太好了~~”

  “卯月君能这样说就太好了。”天野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指下意识的转动着脸颊边的黑发,半眯起的眼睛带着湿润色彩,“其实说真的,有段时间我真的很害怕卯月君会对你姐姐说什么呢……不过这三年里我也看得出卯月君对理加子的重视,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会保护她,这让我觉得很感动。所以为了理加子,也让我们忘记过去的事,好好相处吧。”

  忘记……过去的事,好好相处?

  卯月看着男人伸过来的手掌,手下意识的伸过去轻轻握住。男人的肌肤光滑细腻,体温比自己的略微低了一点,也因此更显得自己的手掌炽热如火。

  男人仅仅是轻轻一握,随后就抽回了手,顺势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露出惊讶表情。

  “啊,不知不觉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啦……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我会做好心理准备的,至于其他的事就拜托卯月君处理了。有什么新的情况请告诉我,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从口袋里掏出便条纸和原子笔,男人快速的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随后将那张小小的便条纸推到了卯月面前,“有什么事的话请打电话给我,拜托了。那么,再见,请路上小心。”

  男人拉开身后的椅子,将几张纸钞放在桌子上,随后就离开了咖啡厅,向着外面走去。卯月没有回头看天野的背影,只是呆呆的注视着面前的便条纸。端正娟秀的阿拉伯数字在洁白的纸上展现出来,让他忍不住伸手触摸,随后将那张纸握成一团。

  忘记过去那段荒唐岁月中彼此之间的事这是最好的选择不是么?这样一来的话因为过去不成熟的想法所造成的屈辱也就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烟消云散。自己所带给天野的伤害也将因此被慢慢遗忘,过去那段互相伤害的rou体关系也将完全被抹煞。

  就这么遗忘了之后再度展开全新的生活不是最好的选择么?毕竟不在一起,无论是对自己而言,还是对天野而言,都是最好的选择不是么?这样一来自己也就不会再次伤害到他,而他也就不可能再伤害了自己。只要维持着姐夫和弟弟的关系就此过完这一生,这无疑是最好的结局不是么?

  天野真心爱上了姐姐,而不是为了报复自己才和姐姐在一起的……这样对什么都不知道的姐姐来说,真是最宽容的结局啊。

  尽管在心中反复念着这些话,卯月却还是无法遏制那种让全身颤抖的剧痛而俯下身去。

  手指剧烈的抖动着,在男人面前所努力维持的自尊在一瞬间崩溃,笑脸的面具被击得支离破碎,因为男人的态度和坦白说出来的话语而汹涌澎湃的情感此刻就连卯月都压抑不住了。紧紧握着那张便条纸,拳头压在左边心脏的地方,感觉到血液中夹杂了无数根针,顺着血管流动刺入全身,是深入骨髓的痛。

  痛到再也无法抑制的小声啜泣着,卯月现在已经无法顾及别人的目光了。